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枪之极 > 正文
枪与想要保护的人
作者:路尽看花  |  字数:4821  |  更新时间:2021-09-11 21:06:15 全文阅读

熙熙攘攘的市井中,有人挑着担,有人驾着车,“架!”耳边不时传来马夫驾车的声音,热闹非凡,人们都在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忙碌着。

藏宝阁前光滑的大理石道路上,一个身高不过半尺的孩提一只手正拉着父亲右手边的衣袍祈求道,“父亲,父亲,孩儿想要那个,那个...”,说话间,另一只手则指向藏宝阁大堂里的一柄七尺长枪。

只见那杆长枪整体呈银白色,枪刃处为两边开锋的结构,阳光的照射下,闪烁寒芒,耀眼夺目,在刃杆间,一缕惹眼的红缨无风自飘,枪杆处则为纯钢铁打造,枪篆为小锥形,稳稳地插在兵器架上,只觉一眼,便觉让人觉得这是一把绝世神兵,想要迫不及待的挥舞一番。

父亲弯下腰,一双和蔼的眸子看着身下的孩子,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孩提略显光滑的头道:“子凡,你要是能把它拿起来,哪怕是撼动他分毫,父亲就买给你!”

在父亲的眼中,这杆枪从构造来说,光谈枪杆,就恐怕有百来斤,更别提算上完整的这杆枪了。

孩提闻言,顿时就高兴了起来,两只乌黑贼溜的大眼睛盯着长枪放光,随即迈着不是很快的步伐,屁颠屁颠的就往藏宝阁的大厅走去,来到那杆长枪脚下,父亲笑着摇了摇头,在后方跟了进来。

“原来是薛家主来了,里面请,里面请!”门口的服务员很有眼力见的说道,生怕自己耽搁了,服务不周到,混他们这一行的,没有几个真本事,还怎么立足?

“我来主要是为了我家那小不点,你看,就在那儿!”薛道然指道。

“原来那是薛家的小少爷,我说怎么看他眉宇间和薛家主您有八九分神似呢!”服务员拍着马屁,薛道然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这时的孩提看着面前比自己都高几倍的长枪,稚嫩的眸子中神光流转,仿佛立在他面前的不是一杆不可拔动的长枪,而是一柄出鞘就可斩杀十方敌的利器!

孩提捋了捋衣口边的袖子,双脚猛地一横跨,倒是有模样的,一双粉嫩嫩的小手在空中摩挲着,然后伸向长枪底部。

站在不远处的父亲看到孩提这样,忍不住一笑,“我薛家世代以主修剑为生,但怎么到了他这一辈,就对枪感兴趣呢,看来薛家以后可能要出一位枪仙咯!”

“薛家主,令郎可真的优秀啊,小小年纪就对兵器如此痴迷,将来的成就只会不下于薛家主您啊!”

“我也希望如此吧,毕竟这条路不是那么容易的,如今我还在的时候,还能庇护他,要是哪天我不在了,他可怎么办?现在的薛国形式并不怎么理想,随时可能发生大战,身为薛国的一份子,早已看淡生命,视死如归!”

“其实我倒是希望他长大后,做一个闲人,远离世俗的纷争,就这样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薛家主所言甚是,人世间谁还不是为了那碎银几两,混口饭吃,至于天下大事,那并不是我这种底层民众所关心的,我们只关心自己和家人能否吃饱喝足,就无所求了。”

薛道然沉默,目光随即看向自己的唯一儿子“薛子凡!”

只见薛子凡此时圆嘟嘟的小脸被涨的通红,即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未能撼动长枪分毫,但他并未因此而放弃,而是不停地变换方向和姿势,企图让这杆枪动一下,不过最终都是徒劳的,而他的大眼中也流露出不甘与无奈。

父亲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执着,一时间竟有些心疼,“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既然他非要选择这条路,那就由他去吧!”然后走到薛子凡面前,一把抱起了他,放在肩头。

薛子凡两眼汪汪的看向父亲,似是在祈求,“好了,父亲给你买,给你买还不行嘛!”

顿时肩头上的孩提喜笑颜开,“这杆枪怎么卖?”薛道然对着服务员说道。

“这杆枪乃郑大师亲手所铸造...”

“行了,你也被我在这吹了,直接说多少钱吧!”薛道然摆了摆手说道。

“如果薛家主真心想要,这杆枪给您打个八折,只需两百玄币。”

薛道然并未多说什么,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两百玄币,直接丢给服务员,随即大手一挥,那杆在孩提眼中无法撼动的长枪,就这么轻易地被薛道然收到了储物戒指里。

“好了,父亲买好给你了,现在回家吧!”

“好耶,好耶!”薛子凡在父亲的肩头高兴的窜动着。

“小心点,可别摔着,不然你娘可又要责怪我了!”薛道然说道。

回到家中,时间已经来到中午,在不远处,薛道然就能闻到妻子所做饭菜的香味,“回来了!”

“是啊!”

肩头的小家伙看到自己的母亲,就直嚷嚷着要下来,小脚乱蹬,竟一脚踩在了薛道然的脸上,他自然是不会和自己的儿子去计较的,用手摸了摸脸上的鞋底板印,然后看着儿子奔向自己母亲的方向,薛道然叹了一口气,“这小家伙,可太皮了。”

“娘亲,娘亲,我要吃饭,吃饭!”薛子凡拍了拍瘪下去的肚皮说道。

“好好好,先去洗个手,再来吃!”母亲露出慈爱的笑容。

“今天怎么了,回来怎么迟?”李萍问道。

“还不是因为那个小子,竟然好生生的想要一个大玩具!”

“哦?什么大玩具?”

“就是这个。”说话间,薛道然已是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那杆枪。

“子凡他...”李萍震惊道。

“是啊,我薛家估计到他这一代就要改修枪咯!”薛道然无奈的说道。

“哈哈,那不是挺好的吗,整天练剑,我也是够了,倒是出现了凡儿这样的新鲜血液,不错。”

这时薛子凡洗完手回来了,看着父亲手中的长枪,爱不释手,“好了,好了,先吃饭吧,待会父亲送到你房间里去,你在慢慢看,好吧?”

吃完饭后,薛子凡来到自己房间,这个房间并不是很大,但十分的精致,房间里到处摆放着他这个年纪的儿童玩具,比如小老虎、拨浪鼓、和木马,但却有着一杆长枪插在那里,与房间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呼,没想到我堂堂枪道至尊,竟然沦落到当一个小孩子,还是这么大点的小屁孩,要是被我的那些老朋友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薛子凡也是了解到,这片大陆名叫清风大陆,以修玄力为主,和自己曾今所处的世界修炼方式相同,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非要说出几点不同的话,那就是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而且修炼者的境界普遍较低,如果想要在这片大陆崛起,重新登临绝巅的话,是十分困难的。

薛子凡看着眼前的长枪,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前世,自己乃一代枪道至尊,弹指间,万千生灵灰飞烟灭,没想到最后却落到了身死道消的结局,连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那是何等的悲怆与深深地无奈。

当时的我,修为已达人道巅峰,想要更近一步,几乎不可能,只有前往未央仙界的神禁之地寻找机缘,才会有那么一丝渺茫的希望,这一进去便不知道是多少年,在神禁之地中,危险与机遇并存,而我冒着十死无生的决心,最终才侥幸的获得了那杆枪,但自己也是命不久矣,恐怖的灭世神雷蕴含着大道的威压,接连轰在我的身上,即使我的修为在未央界已是无敌,但在这神雷下,却又显得十分不堪一击,最终身死道消,只残余下一缕魂光,孤独的游荡,随时可能消散。

而外界,自己前往神禁之地的消息早已人尽皆知,失去了我庇护的家族和宗门,经常受到其它势力的侵犯,我在的时候,他们自然不敢造次,但一得知我去了神禁之地,那地方许多大能前去,都未听说过活着出来的!

我不在的日子他们越发猖獗起来,竟联合未央界其它顶尖势力来对付我的家人们,而这起事件的主谋-“费新权!”,紫霄宫,宫主!一直对薛子凡的所统治的天神宫虎视眈眈,忌惮薛子凡的实力,也正因薛子凡是未央界百万年来难得出现的枪修,并修炼到至尊境,枪本就是四大兵器之首,以综合实力优秀,排名第一,又有着“百兵之王”的称号,更何况至尊境的薛子凡,那更是无人可以匹敌。

但现在薛子凡不在了,他也无所忌惮,薛子凡的魂光就在要消散之际,终于是赶上了再看妻子最后一面,但,接下来出现的这一幕,薛子凡至今都无法忘怀!

“这不是薛至尊的老婆王柔,王仙子吗?”

“果然生的国色天香,当年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青睐王姑娘的容颜,但都不入王姑娘的眼,最终却是选择了当时平平无奇的薛子凡!”

“当年我也是众多追求者之一,不知道王姑娘可还记得费某否?”

“不记得!”王柔目光冷冽,面对费新权毫无感情波动,似是在看一个死人般。

闻言,费新权当即脸色一变,努力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但又立马恢复儒雅的一面,“王姑娘,你也知道薛至尊恐怕是回不来了?”

“费宫主,你好歹也是这未央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怎么说话这么口无遮拦呢?”费新权话还没说道一半,就被王柔打断了。

“哈哈!王姑娘看来对你家的薛至尊很自信呐!”

“不过现在可都过去万年了,他还没出来,恐怕是早已身死道消了吧!”

“什么,都过去万年了!”薛子凡在一旁震惊道。

“你!”

“到底想干什么?”王柔怒喝道。

“哎,仙子就是仙子,连生气都那么的好看,我呢今天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嫁给我做小妾,天天服侍我,把我服侍高兴了,那么你的亲朋好友的性命或许我还能留着,要是你不同意的话,那么这个结果你是知道的。”费新权的妖异的眸子中,毫不掩饰的露出无尽的贪婪。

“这未央界的第一仙女,从此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哈哈!”

“费新权,你这个老匹夫!老子当初就应该把你紫霄宫给灭了!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了,竟然把主意打到我的妻子上!妈的!畜生!”薛子凡矗立在王柔身旁,只是王柔感觉不到罢了。

“费宫主,何必和她讲道理呢,以后你就是这未央界的新任主宰,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声令下,万千强者诚服与脚下,一个女人而已,直接把她禁锢起来即可,到时候还不是...还会怕她挣扎?”随即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不错,非常好!”费兴权点头道。

“为费宫主。”

“哦不!”

“是费至尊出谋划策,乃是我的荣幸!”

“你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王柔一脸决绝的说道,眼神之中已抱着死志。

而此刻薛子凡的心也沉入谷底,今天,真的就完了吗?

“我的时代真的要结束了吗?”

“如果死,我们也要在一起!”薛子凡的目光看向王柔。

“既然你软的不吃,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来人呐!”

“把她给我抓起来,记住,不要伤害到她,我会心疼的!”费新权的嘴角露出一抹奸邪的笑容。

忽然一柄飞剑自王柔的手中凭空飞出,直指自己的要害!

“快阻止她,阻止她啊!”此刻的费新权竟然比任何人都着急,失声的大吼着!

“你也去!”他一把推出了刚才出谋划策的家伙,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结局可想而知,至今薛子凡都还记得自己妻子王柔惨死在自己眼前的画面,那绝望的眼神,充满不甘,又充满释然,“子凡,我来陪你了!来世,我们还做夫妻!”,她的眼角此刻含着泪水,接着缓慢的闭上双眼,一缕晶莹的泪珠自绝美的俏脸上滑落。说完,一柄飞剑直接洞穿胸口,霎时间,血流如柱。

薛子凡呆立在一旁,凄厉的大吼着,冲上前去,想要替王柔挡住那无可挽回的伤口,不过都是无用的,不过他只是一缕魂光,并不能做什么,眼中却是流出一缕魂光凝聚而成的泪水。

“费新权!”

我薛子凡发誓,要是有来世,绝对让你生不如死,尝尽世间最为残酷的刑法!让你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薛子凡看着王柔眼神中的神采逐渐消失,“不!你会死的,不会死的!”薛子凡的魂光紧紧的搂住即将生死的王柔,脑海里浮现了与她在一起的一幕幕,都瞬间的在脑海里闪过。

“不!”

失去了玄力的王柔,此刻的身躯早已无法维持御空飞行的状态,正直线的下坠,速度很快。

忽的,王柔的身体竟凭空自主焚烧了起来,这是死,也要留住最后一丝清白!

薛子凡的一片空白,他想到自己的一生都在为追求人道绝颠而奋斗着,却一直忽视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此刻的他看着火光中自己的爱人才明白,纵使天下无敌那又如何?

“没有了想保护的人,枪就成了无用的玩具!”

泯灭前再看了一眼王柔,随即薛子凡的最后一缕魂光也随着微风最终消散。

回到现实,薛子凡随即闭目,看了看自己丹田里只有巴掌大的一杆金银交叉的长枪,此刻正闪烁着阵阵紫芒,仿佛有一股雷霆之力缠绕其身,“难道是你救了我?还给我了重来一世的机会?”

然后长枪并未回应,只是默默的立在丹田的中心位置,:“也是,我和一杆枪说什么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神经病呢!”

“诶不对!”

“那是!”

“王柔的一缕魂光!竟然也被你带了过来!”一时间薛子凡大喜。

“前世达到了他那个境界,即使肉身毁灭,只要一缕魂光不灭,有足够的天材地宝,就有机会复生,不过自己的被大道雷霆所伤,本源受到损害,没有办法再次复活过来。”

“难道这是天意吗?”

薛子凡睁目,目光前所未有的坚毅,看向面前的长枪,“此生,我定要用它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砰!”

屋子外传来一声巨响,薛子凡一愣,发生了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