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人类群星 > 正文
2.意外的结果
作者:讲故事的木偶人  |  字数:2742  |  更新时间:2021-11-21 21:10:35 全文阅读

一行人走到小巷的尽头,纹身男从一个废弃的垃圾桶里翻出一个背包,从兜里掏出一个按键手机连同背包一起交给了凌瑞。纹身男习惯性的抽出一根烟递给凌瑞,转念一想又放进自己的嘴里,招呼过来一个手下把烟点着了。吧嗒吧嗒猛吸了几口,纹身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凌瑞,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别墅。

这时,黄毛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烟,双臂抱胸,弹了弹烟灰,吐出朦胧的烟气,开口说道:“就那栋别墅,住着一个科学家,前不久刚拿了一个什么奖。有人最近看到他买了一个保险箱,那笔钱估计就在保险箱里。”

凌瑞顿时就有了一点小疑惑,都啥时代了,居然还有人用保险箱保护自己的钱,数字货币不香么?保险箱费钱又不安全,这不就给了眼前的人可乘之机了么?

凌瑞也没多想,保险箱除了装钱还能装什么呢?黄金?偷了也没人敢收;科研成果?偷了也没人敢用。除了这几个,凌瑞也想不出一个科学家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口罩、手套、开保险箱用的听筒都在包里了。手脚轻点,别搞太大动静。我们只有中午有机会,过了这个点,就没机会了。钱装包里后从楼上扔下来,几百万的钱背身上不方便逃走。记住,先扔钱,等安全了再分你钱,放心少不了你的。”

凌瑞没把心思放在话突然有点多的黄毛身上,眼睛一直打量着这栋老式别墅。别墅虽老,但安保措施却是不差。周围一圈都是监控,没有死角;正门装了最先进的人脸识别锁。唯一的破绽就是二楼阳台的窗没有锁死,墙体外有一根老旧的水管,凌瑞估计了一下应该承受的住自己的重量。但正值中午,动作得快,稍微慢点就会被发现。

纹身男把烟屁股扔在地上,锃亮的皮鞋碾灭了火星,抬起左手,看了看在太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的大金表,挥挥手示意凌瑞可以行动了。

戴上口罩,凌瑞不紧不慢的拐出小巷,路上行人不多但还有几个。凌瑞故意放慢了脚步,等那几人走出了视野,他一个冲刺,一个原地起跳,稳稳的翻上了围墙。

四下都是监控,没有落脚点。凌瑞心一横,打算硬闯,反正不会马上触发警报,顶多会留下痕迹。凌瑞从兜里掏出两个增高垫,垫在鞋里,又将T恤脱下反穿,还用发胶给自己的头发临时做了一个发型。准备好一切后,凌瑞从墙上跃下,落在院子里。

凌瑞屏息凝神,听着围墙外的声音,正巧听到一对情侣的嘻哈声,等声音越来越轻了,他才飞快地延水管攀爬而上。凌瑞跳进阳台后,躲进阳台的阴影里,背贴着墙壁,居高临下地用余光环视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看到他的犯罪行为后,才推开窗进入别墅二楼。

没有保险箱确切的位置,凌瑞只能一间一间地找。推开二楼的一扇门,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

凌瑞一看是一间卧室,但真的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除了一张凌乱的双人床,就只有四面墙壁了。墙上还挂着一张泛黄的照片,是一张全家福。全家人都穿的很阔气,与这间卧室格格不入。

二楼的其他三间都是杂物室,一栋别墅被用来堆放杂物,这让凌瑞不禁有些感叹。

下到一楼大厅,凌瑞严重怀疑这是一栋别墅。大厅里没有沙发,没有电视,没有茶几,要啥没啥,有的倒是一地的食品包装袋,一地的泡面,一地的啤酒瓶。怎么看都不想是一个有女主人的家。

一楼的四间屋子也堆满了杂物,看来在三楼了。

三楼的构造独特,只有一间房,与二楼之间还有一道玻璃门,安装了指纹锁,但好在没上锁。

三楼的物品让凌瑞眼前一亮,都是高科技设备。正中央摆着一张长方形桌子,桌子上放着几张报纸,和一把钥匙。

凌瑞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瞥了一眼,“昔日知名科学家”、“研究四维空间”、“穷困潦倒”、“无用的成果”、“表彰性奖励”,凌瑞大致了解了这栋别墅主人的事迹。

理论解释的通,但无法被证实。凌瑞不禁一整感叹和唏嘘,一切虚无缥缈皆为泡影。

保险箱就摆在墙角,凌瑞拿出听筒,贴在保险箱上,缓缓地转动保险锁。专门被那群人训练过的凌瑞,很快地捕捉到了嗒的一声,扭动把手,保险箱就开了。

凌瑞估摸着有四百万,捧起大把大把的钞票就往包里装。当装到两百万的时候,凌瑞拉上包的拉链,关上保险箱。

来到阳台,凌瑞拿出手机发了消息。在外面放风的人接到消息也发现了在阳台的他,示意他把包扔下来。

凌瑞没多想,从三楼把包扔出了围墙。纹身男拿到包,打开一看,先是满眼放光,然后是不满。一旁的黄毛对纹身男说了什么,凌瑞顿时感到有点不妙,立马往回跑,打算原路返回。

还没等他跑下三楼,凌瑞就听到了哐当一声,以及刺耳的警报声。所有的门立马关闭,凌瑞一下子被困在了三楼。

凌瑞试了所有的窗,无一例外,全部锁的死死的,三楼的玻璃质量都出奇的好,怎么砸都砸不开。

凌瑞已经能隐隐约约听到警车的警笛声了,慌乱中他看到桌上的那把钥匙,以及没打开过的一扇门,立马抓起钥匙,冲到门前,把钥匙塞进孔中,猛地一转,居然开了。

是一间储物间,有一个通风口。凌瑞一个肘击砸开通风口,从三楼跳到一个树上。落地一瞬间,凌瑞就感觉自己的右腿骨折了,忍着疼痛,拿出增高垫,弄乱自己的发型,正穿回T恤,蜷缩在角落里,希望能不被发现。

但没一会儿,凌瑞面前就出现了两个警察,问都没问直接被带上一辆救护车,被打了麻药后就失去了意识。

…… ……

等凌瑞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的右腿打了石膏,自己躺在一个灰色的房间内,房间的铁皮门上了锁。

凌瑞回想起自己犯罪的一幕幕,没有后悔自己的行为,没有愤怒那群人的背叛,只是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偷东西,他自己也不知道。

没等他多想,一个穿警察制服的人走了进来,带了一副担架。

“有人想见你,整理一下,跟我出去。”

凌瑞起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跟着走了出去。在走廊上,凌瑞看到的都是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青少年,看来是到少年看守所了。

被带到探望室,玻璃对面已经坐着一个男人。凌瑞坐下仔细一看,顿时有些惶恐。

是那个科学家,除了脸略显瘦削,衣冠不整,其它的都与照片上一摸一样。

教育我,责骂我还是讽刺我?凌瑞猜想着所有的可能性,但对方的话还是出乎了凌瑞的意料。

“为什么只拿一半?”

凌瑞默不作答。

“我那把钥匙是把钥匙是万能的,可以打开所有的门,但打不开回家的门。”

凌瑞觉得这个老科学家犯糊涂了,怎么可能有这种钥匙,就算有,为什么偏偏打不开自己家门。

“我那把钥匙还在你身上吧?”

凌瑞听到这就气不打一出来,合着你个老东西就是想讹我,但我能有什么钱。凌瑞冷哼了一下。

对方结束了探视,凌瑞被带回了灰色小房间。

躺在床上,凌瑞越来越觉得老家伙话里有话,我身上的东西应该都被拿走了,他怎么会认为我身上还有钥匙?

下意思地摸了摸裤兜,凌瑞惊奇地发现钥匙居然真的在他身上。凌瑞仔细回想了一下,越发觉得不可思议,慌乱之中自己肯定不会去拔走一个无关紧要的钥匙。

凌瑞盯着手里的钥匙,一瘸一拐地走到房门前。

把钥匙插进锁孔,明明形状不一样,却插地严丝合缝。

凌瑞扭动钥匙,锁开了。

凌瑞转动把手,猛地推开门,他顿时感到一股吸力,一整天旋地转。

刚从少年看守所出来的老科学家,回头看了看,意味深长地露出了笑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