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九章:神国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185  |  更新时间:2021-12-12 15:32:35 全文阅读

魏明往脚下看了一眼,看见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此刻他所站的地方,正是茫茫云端之上,向下俯瞰,所见之处皆是一片壮丽非凡的锦绣山河,他来时那阴森如地狱一般的地方再不复见。山川、平原、河流,到处都是一片姹紫嫣红,生机勃勃,山形水势雄浑逶迤,地势起伏到了一种非常夸张的地步。

但是魏明有一种感觉,非常明确但又古怪的感觉。那就是虽然这一切细节都极其真实,却绝不可能是真的。它自己在现实世界中见过的任何地理,而更像一个梦。

念头刚起,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失足跌落一般,往下急坠,最后落在一片草甸上,却毫发无损,就像落到了一团棉花上。

难道真的是在做梦?不,还是不对劲。他从小就经常做梦,也能在梦里面控制自己,只要愿意,就能从梦里醒来,他知道做梦是什么感觉。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梦里的感官是残缺的。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无论是真实入微的疼痛感,还是这清新诱人的草木花香,一切都在向他证明,眼前的一切存在,远不是“梦”可以解释的。

他又想到老马之前在圜丘上对他说的那些话,想起自己失去仪式前,看到的树顶上那团云雾似的东西,还有韩林儿留下的文字,陈总提到的那个所谓的“极乐世界”,忽然醒悟了过来。

难道说,他刚才摔死在了那颗通天鬼树附近,然后上了天堂?

他魏明小学时欺负女生,中学时砸人窗户,大学没毕业就来盗墓,可谓罄竹难书。再者,他一不信佛二不信上帝三不信飞天意面教,是地地道道的无神论唯物主义者,他这样的人死了能上天堂,能到极乐世界?

凭什么啊!

还是说,天堂真的就是以一个实体的状态,就建在那颗通天树的顶,就在槐仙岭的山体内?这太扯淡了……又或者,那里有通往天堂的门,他刚才从那里爬了上去,在那个地方成了仙?这样的话,他爹的病是不是可以靠仙术治好了?

种种愉悦的念头浮上心来,他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舒服和快意,连带整个人好像都变的轻飘飘了起来,先前的疲累、恐惧和疼痛也全都一扫而空。

魏明又把目光放回自己脚下的这片山河大地。他仔细检视着这里的地势、岩石和动植物,打量着每一寸细节。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世界和他记忆认知中的真实世界,有许多微妙的差异。这里的每一座大山、每一条河流,都充满了不可言说的灵气与生机,比起吕梁山一带的北方地貌,反而倒是更像亚热带的森林。

最关键的是,这些山水好像是“活”的。这种感觉实在很难用言语来描述,如果要用一个词,那就是“万物有灵”。如果以风水学的视角来看,这里的每一寸都是绝佳的宝地。

他站起来,在附近走动了一阵,意外发现了一座竹子搭成的茅屋。茅屋造型简单古朴,里面没有人,陈设着一些饮食起居用的陶器。这些陶器非常光滑干净,上面涂着漂亮的彩釉,明显是商代的风格。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连串的念头在魏明脑海中飞速闪过,串成了一条线。独眼石人的传说,觋暌的计划,独特的鬼眼孢子,树仙和极乐世界……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接近真相了。

魏明撇开这些彩陶,继续前进,一路翻过这座山,来到了一大片开阔的平原边上,然后看到了一座矗立在河畔,横跨两岸的城市。

他又走近了一些,这一下看得更加清楚了。这些建筑都是类似“回”字形的四合院结构,材料是木柱加夯土石块。这是一种典型的商代建筑样式,尤其在殷墟中多见。

就在他忙着打量建筑时,附近忽然出现了人。这是一名武士,比魏明矮一个个头,身上穿着金属的制成的铠甲,拿着一把几乎与他身高相同的斧钺。这些金属像是青铜,但又不是他印象里的青铜。正当他心头一紧,准备避让时,那士兵却好似没有看到他一般,直直走了过去。

随着士兵的脚步,魏明一路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更深处,走了许久。他发现,整个城市居然全都是这种大大小小的类似“回”字形的商代建筑,相较于外面的山形水势可谓乏善可陈。穿着商代服饰的各色行人车马走在路上,衣食无忧,平和富足,街道上井然有序。偶尔有人停下来交谈时,都是礼数周到,行坐有范。

而更远处,又有沃野千里,田埂分明,没有丝毫纷争乱战的迹象,一切都是最完美的状态。农民们一边唱着歌,一边耕种,住在漂亮干净的茅草屋里,养着吃不完的鸡鸭畜类,恭敬的向官员缴纳赋税,礼法分明。要是孔子有幸来到这里,能够看到这一切,一定会赞叹这就是他理想中的三代之治。

但这真的太荒诞了。

程教授以前说过一个史学观点,叫做地理决定论,即一种文明的形态是与其地理环境强相关联的。这眼前的一切,实在呆板的可笑,就像是把现实中的商朝强行移植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除了尺寸宏大,格外干净之外一无所有,眼前住在其中的这些人,更是毫无生气。

除非,它是假的。

要验证这一点,其实非常简单。他从一名武士手中夺过斧钺,武士却依旧茫然的往前走着,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紧接着,魏明举起武器对准士兵的肩膀猛砸下去,鲜血喷涌而出,士兵脸上的表情也定格在此处,随即身躯抽搐,摔倒在地上。

城市中的其他人全都停了下来,世界安静了。没有恐惧,也没有反抗,甚至都没有逃跑。魏明哈哈大笑,又举起手中的斧钺继续着刚才的行动。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杀过人,甚至都没有杀过鸡。但现在,他就像是在玩游戏,又杀了一个,两个,三个……

剩下的人仍旧呆呆的站在原地,对近在眼前的危险毫无反应,而是任其宰割,与其说是像绵羊,倒不如更像游戏里出了BUG的NPC。

就在他几乎要把整条街的人都杀光时,头顶的晴空万里之上,忽然炸响了一声惊雷般的怒吼。魏明忽然是失去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不由自主的一颤,扔下了手中武器。

而就在这一刻,他看见天空中出现了一张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