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七章:登天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2021-11-22 21:51:17 全文阅读

一直走到近前,两人才看清楚,眼前这棵巨树的“树干”外皮竟也是由许的尸藤缠绕形成,外皮那一层尸藤间的缝隙,差不多刚好能容得下成年人的半只手掌。

攀爬的过程要比魏明之前想象的舒服一些,几乎不要什么技巧,难怪老马可以爬这么快。不过肉体毕竟有极限,老马以那种壁虎似的姿势爬了才十来米就停了下来,用登山镐在尸藤之间凿开一个可以稳当挂住身体的角度,然后就搁那喘气了。

魏明手脚并用,姿势粗苯的爬了没几米,然后很慢慢开始熟悉攀爬节奏,一路到了老马的身旁。老马脸色苍白,不住的喘着气,显然是透支了体力。

果然精神的力量还是不能替代肉体。魏明见状,半是讥讽道:“我说,你做鬼做这么多年,糊涂了是不是?你要上身也不挑个身体好的?遭报应了吧?”

老马懒得跟他争,哼了一声,用下巴朝他登山镐的方向点了点:“别废话,你看看这个。”

魏明顺着老马的视线,看见他登山镐在树干上砸开的那个缺口里,竟然有那种红色的菌丝。这种形态的菌丝,他在下面的那些尸藤墙里也见到过,显然是同一种东西。

他强打起精神,空出自己的一只手,拿起登山镐爬敲开眼前通天树的表皮。外面一层的质地和他见过的那种尸藤很类似,非常坚韧,或者说,几乎可以认为是同一种植物。他使劲又用登山镐往里面挖了一阵,果然碰到了一层绵软的质地。小心刨开一截,这才发现之前那层尸藤似的东西只是外壳,这颗通天树的内部,全部都是这种细细的红丝,与尸藤的质地截然不同。

但这些红丝不仅比那些菌丝颜色更浅,走向形状也有很大的不同,它的首尾都有一个叶脉似的突起物,彼此分出许多分叉,又跟其他的红丝彼此连接,像极了某种生物的神经网络。

老马问他:“怎么样,看出些什么来了不?”

魏明想了想,一个酝酿已久的思路开始在他脑海中成型。他对老马说:“我大概明白了。老马,其实这所谓通天树,压根就不是一棵树。”

老马“嗯”了一声,又问他:“你说这个不是树,那它算是什么?”

魏明指着被他挖开的那一层“树皮”道:“这东西压根不是树皮,就是下面的那种藤,它本身是一种‘皮’,或者更精确一点,是一层壳子。你看这里头软软的,像肉一样的东西,才是这种生物的本体。”他说到这里,又用镐尖从尸藤缝隙中挖下一小块“肉”递给老马。

老马接过来看,“咦”了一声:“这好像是太岁肉啊?难不成这树里头都是太岁肉?”

“所谓太岁和蘑菇,其实都不是单独的植物,而是一种真菌聚合体。通俗一点理解,这所谓通天树,其实是一颗特别巨大的蘑菇,所以咱们刚才在下面,在那几口棺材的地方才看不到它的根须,而只有一摞一摞的尸藤。而咱们现在在爬的这个东西,也是一个更大意义上的‘聚合体’。”

“这么大个东西,它是个蘑菇?这咋立得住哩?”老马问。

“真菌类植物,本身肉质柔软,长到这么高大是根本立不住的,何况它所需的营养更是惊人的。但是,这种真菌跟一般的不一样,它能对生物结构进行模拟,用生物学的说法,叫做拟态适应。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它产生了自己的意识,于是这一颗大蘑菇,或者说——它的源孢子‘鬼眼’就操纵孢子寄生在尸藤上,又让它们沿着自己的周身缠绕一圈,就跟拧麻花似的拧出这么一大圈来,用作支撑和保护。咱们要是不趴在上面挖开看,根本就不知道它的真身。”

“你说这个蘑菇,它有魂儿?”老马苍白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魏明点点头,又指着树里面那些红色菌丝说:“你看这东西,像极了某种生物的神经元,类似的东西只有高等动物身上才有,它应该是鬼涡真菌对人类神经元结构的一种模拟,黄大师和憨子,对还有你——都证明了这种模拟是存在的。如果是这样,这棵树搞不好比我们聪明多了。”

老马又问:“总之,其实真正控制这里一切的,是这棵树……不对,太岁?”

魏明点点头:“这只是一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外面那些香尸,应该也是听从它的指令围攻我们,而不是因为它们‘疯了’或者它们有自己的独立意识。”

“不过,要是按照这个孢子拟态,转移记忆的理论,当年九方士兵的意识,应该也还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应该仍在这里的某个角落中存在着。”

说到这里,他又把手电向下打。当两人看清脚下情景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管疲累危险,卯足力气不要命的一路往上爬去。

原来就在他俩忙着研究这些菌丝时,那些香尸早已无声无息爬了距他们脚下不过数米的地方。这一具具的尸体像藤壶似的挂在树干表面,伸出来的尸藤搭成一个脚手架似的东西,底下的把前面的往上推,就这么一层层的不断往上升,额头上的独眼眨巴着闪烁白光。这情形实在诡异骇人,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其万一。

魏明和老马都是工地上累惯了的人,刚忙又爬了大概二十多步,老马又一个劲的大喘气,汗流浃背,嚷嚷着要歇会。接着又自顾自用登山镐砸开一层树皮,挂在上面一言不发,说什么也爬不动了。

魏明也有些累了,又望了一眼高度,心里一凉,这哪怕就算是最乐观的估计,他们现在也才爬了不到四分之一。魏明手心不断出汗,眼看着下面是不断步步紧逼的尸藤,上边是高不可攀的云层,真是险象环生,千钧一发。

老马稍微歇了一阵,又继续卯足一股力气往上爬。这一次,他比之前爬的慢,呼吸也更均匀了一些,明显看得出来省力不少。魏明控制着自己的速度,跟老马保持着同一水平线的高度。下头的这一堆尸藤叠的越来越大,高度越来越高,但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已经落后了他们许多。

两人就这样爬一阵歇一阵,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才终于算是勉强摸到了快一半的高度。老马这时已经是面色如纸,甚至一度气若游丝,差一点就摔下去,说什么都爬不动了。

魏明稍强一些,但没好到哪里去。他先用登山镐帮在树干上挖了一通,凿了几个抓手放脚的地方,让老马把手脚都伸进去,先挂一阵。

老马把两只手都伸进魏明帮他挖的两个洞里,闭眼休息了一会,又对他道:“你走吧,你先到上面去,看这情况,我都不一定能爬上去了。”

“别他妈说这种话,你歇会,歇好了咱们继续爬。”毕竟,一个脑海中存留着古人记忆的人,这足以颠覆考古学了。

这话也不知道老马听进去没,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魏明也挂了一会,看着树干中那些神经末梢似的东西,又说:“其实我刚才已经想到了一件事,但没来得及说。黄大师曾在地宫里告诉我,觋暌最后可能成功成了仙,他所成的就是这颗‘树仙’。”

老马问他:“你……什么意思?”

魏明道:“你看,你的存在就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意识虽然不能一直脱离物质,但至少可以短暂脱离物质存在,并通过某种方式转移到其他载体上,自然也包括植物。这种事情,在我们现代科学里叫做‘意识上传’,并不是什么神话,只不过我们是上传到机器里。”

老马:“你们这代这些个搞科学的,倒是跟我们的巫祝有点像。”

魏明又敲开树干表皮,指着其中一截‘肉体’道:“整个万尸阵、四根鬼珀柱应该都是觋暌设计好的,它们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维持咱们面前这颗‘通天蘑菇’的存在。这里面神经元似的菌丝,就是负责存储和运算信息的‘主机’。这种鬼涡真菌同化能力极强,下面那些跟它达成共生链接的香尸,他们的意识搞不好也还里头。”

老马又“嗯”了一声,似乎在想着什么。

魏明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又用下巴指了指上面那个黄色微光似的东西:“其实,还有一种方法。我刚才说的一切,它的所有源头和祸端,应该就是来自这个‘鬼眼’,也就是鬼方一族的先祖威当年去海外东山找到的那颗鬼种。这鬼种多半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种子’,很可能就是在上面发光的那玩意儿……”

他这边一个人说了老半天,才发现老马连一句腔都没搭,忙回过头一看,只见老马趴在树干上紧闭着眼不说话,面色苍白如纸。他又摇了两下,惊恐的发现老马身体僵硬,两只手似乎卡在尸藤里面出不来了。他慌了神,想把老马拔出来,却发现他的手臂上溢满了粘稠的、植物汁液般的鲜血,整个人像是已经粘进去了一样。

看到这里,他心头一紧,忙把手伸到老马的鼻孔下,已经感觉不到气息,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从心底升起。

老马死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