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六章:尸墙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753  |  更新时间:2021-11-13 10:25:13 全文阅读

魏明正在忙着继续看时,却被老马给一把拉了上去。他们的头顶上,那一团高高在上的神秘微光仿佛又比之前更亮了一些,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了。

老马额头上的头灯随着脑袋转动一明一暗,那张老脸却始终看不清楚。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故人,魏明心里升起了一股说不出的奇怪滋味。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眼下的情况并不是提问的时候。

他们现在的位置,正好是圜丘上面靠近第一道边墙的地方。借着手电灯的光,从他们所咋的位置向外看去,一大片黑压压的尸群正从四面八方向这头逼近,影影绰绰,犹如一大团缓慢移动的乌云压上地面。有些尸体已经从另一头上了圜丘第二层,将他们整个前后包夹,其中的几只甚至已经到了他们面前不到几米的地方。

这些尸体虽然会动,但和一般人理解的所谓丧尸、僵尸根本不是一回事。操纵它们行走的真身,是那些寄生在它们体内的“僵尸藤”。这些僵尸藤只是借了人类尸体作为外壳,也多少还能运用人类的肢体器官,但本质上又是被真菌操纵的变异植物。僵尸藤的根茎上,缠满了血红色的菌丝,从这些尸体中穿出,层层扭结交织纠缠在一起,形成一堵厚重的尸墙,缓慢朝他们所在的位置围过来。

魏明一边忙着用工兵铲斩断蔓藤,又问大声问老马知不知道什么办法。老马还没说话,先上来的陈总一个劲的忙着大叫:“想什么呀!陪惨了,赔惨了!惨了!没了,完蛋了,都完了!死定了啊,怎么逃啊……”

魏明一早就不爽陈总了,被他抱怨的火大,按捺不住一脚把他踹倒。陈总的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一边冷笑一边看着他,也不说话。

这时老马沉声喝道:“我有办法!”说罢便撩起衣服,露出之前在重屋中缠上的那一圈炸药管,空了一半,还剩下另一半。原来老马能把上面炸开,用的就是这些之前缠在他身上的炸药。

一旁在地上的陈总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你看看,你看看这外头黑压压的一大片,就这一点炸药,你们怎么跑?往哪儿跑?你跑得过吗!我告诉你们,完了,都完啦!等死吧,等死吧……”

老马没理他,又指了指魏明带上来的那个包:“憨子的这个包里面,还有几副登山工具吧?”

“你想从这里爬上去?不怕这上面的瘴气?”魏明一边问,一边抬起头,这才忽然发现上面已经不一样了。

只见那一片原本朦胧的黄色微光,已经比他们来的时候更亮了许多,一闪一闪,像是夕阳黄昏的落日,又像是对他们发出召唤。而这一切都是在他们扬了觋暌棺材之后发生的,这说明,两件事之间存在着联系。

老马像是看出了他的疑问,指着上面说:“这一层瘴气的存在,肯定是跟觋暌有些关系,你们把觋暌扬了,瘴气也就弱了,那一团光就更亮了。我们用炸药从这些尸墙中清开一条路,跑到这通天树下然后顺着往上爬,能爬多远是多远。!”

魏明又问老马:“你能确定吗?那瘴气真的能散掉?”

老马一瞪眼:“不然呢?你有什么别的办法不?”

“没有,走吧!”

魏明俯下身正准备去拿憨子的包找登山工具,却不想陈总想只护食的野猫一样,一把将包抢过去,不知道从哪又找来一把枪,端在手里对准了他。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陈总神色惶然,歇斯底里有如丧家之犬:“不要挣扎了!死定了!我这还剩下几颗子弹,咱们一人分一颗,要体面……”

“能跑干嘛不跑?你是不是疯了你?”

陈总怪笑两声:“小魏啊,你记得咱们在进万尸坑之前,我说的那些关于殉葬的话吗?你觉得,咱们在这里没成,没把鬼眼找出来,出去了就能有活路?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生意做的这么大,是因为我有商业眼光?没有我背后的那个老头子,我什么都不是!没有一目鬼王,不能逆运改势,他一倒,我就只能陪葬!你不懂吗?输了!都输了!完了,都完蛋了,全完蛋了!”

“你要寻死就留在这,没人拦着你,别拉上我们,把憨子的包给我!”外面那一堆密密麻麻的尸墙越来越近,再往前一些,老马就很难在安全距离中引爆炸药了。

“我都跑不了,你凭什么跑?你跑出去,你就是个穷鬼!读甲骨文?谁他妈在乎?要有骨气,不能丢了咱们领华集团的脸!”陈总说这些话时,一会哭一会笑,显然整个人的精神已经进入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也是时松时紧,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扣下。

“…也就我那么赏识你,你以为别人看得起你?没有我,你下半辈子都会是个民工!要去当民工,还不如跟我一起死了算了,就像那些殉葬的人……”

陈总话音未落,脑后便挨了一下,“噗”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身后的老马把工兵铲挎回身上。“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

“不知道。我们这个时代的坏人都这个样……”

老马利索的拿过憨子的背包往下倒,从一堆杂物里找出几套攀岩用的装备,包括登山手套、安全带、登山镐和保护绳锁,简单分了一下。不过他们现在没法打岩钉,所以安全绳和安全带都指望不上,唯一靠谱的就是两把登山镐和手套。

这基本等于是让这两个没有经受过训练的人,去徒手攀爬几百米高的一棵大树,可谓是字面意义上的登天之举了。好在这颗通天树表面有很多突出的疙瘩,远看很像是大号树瘤,在攀岩里也属于是给新手练手的级别。

植物人组成的尸墙已经逼近眼前,蔓藤和菌丝甚至爬到他们脚下,刻不容缓。老马拉响两支炸药管,见缝插针似的塞到眼前“尸墙”的缝隙中。一时间便有七八根蔓藤从四面八方的尸体上围拢过来,像是动物园里的动物见到了投喂的食物一样,紧紧的把炸药管给裹住。

老马大叫一声“躲开”,两人刚往后头一趴,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轰响。魏明感觉自己喉头一阵发甜,刚想起抬头,就被空气中弥漫的土灰呛的流眼泪,还没来得及说话,老马已经站起身来拉着他一路往一个方向跑。

先前围困他们的重重尸墙已经被炸药炸出一个口子,各种残肢、蔓藤、菌丝散落在地上,没再蠕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炸懵了

他们才刚一跑出圈,附近三面尸墙已经从爆炸带来的震撼中缓过神,围了过来,眨眼间只给他们剩下一条半人身宽的缝隙。老马骂了声娘,孤注一掷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根炸药管都扔了出去,紧接着就是两声声巨响,这些植物人显然也意识到他们手中家伙的威力,避开了一条道。

老马站在硝烟中,招呼魏明快跟上。他和老马一路跑到圜丘第二层的台阶上。借着手电和头灯向下望去,整个万尸坑中的尸体都在向他们的位置压过来。空气中弥漫着化不开的浓郁香味,场面宛若炼狱修罗,难以言喻。

而头顶上,那一团黄色的微光仍旧神秘而不可捉摸,但那云雾似的瘴气确实稀薄了不少。或许只要等上几个小时,顶上那一团瘴气估计就会消失殆尽。

但眼前的境况,已经不容他再多拖延一刻。老马先爬到通天树的“树干”上试了试,说了声“可以”,然后也不等他,以这个年纪绝不会有的灵敏,像条壁虎似的往上爬去。

老马好歹曾是个古代军人,虽然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但攀爬的肌肉记忆也算是留了下来。魏明就不同了,他虽然算是年轻力壮,但为数不多的攀爬经验除了大学时候的攀岩社,就是工地上的高空作业。

可是,眼见地狱就在眼前,还是保命要紧。魏明捏了把汗,硬着头皮抓住树干表面的缝隙,然后小心翼翼的向上爬去。

这是逃离这场噩梦的唯一路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