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五章:故人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437  |  更新时间:2021-11-06 16:46:25 全文阅读

裂纹以子弹为中心向四周蔓延,一路蔓延到棺材边沿处才最后停顿,最终保持在了一种将碎未碎的状态。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鬼魄中的尸体犹如被好几个不同的镜像分割,更加显得模糊神秘了。

憨子又用枪指着陈总和魏明,意思是让他俩用铲子把棺材里头的鬼珀全部挖开。这种酱色的鬼珀的质地硬度很高,单靠凿很难凿的动,硬度跟金刚石有的一比。不要说商周时代的青铜工具,要是没有刚才憨子那一枪,光靠他俩用铲子根本凿不动。

但好在这东西很脆,拿工兵铲照着裂缝挖就行。两人挥着工兵铲,铲头一下一下,“咔、咔”的声音不断从裂缝深处传出来。忙活了好一阵后,那个原本被困在里面的模糊身影,如今终于变得清晰可见。

憨子猛地一把推开他俩,借着头灯的光往里头看,疯了似的寻找着鬼眼的踪迹。惨白的头灯光下,觋暌的面目依旧栩栩如生,脑后的细丝开始迅速凋敝,变成白毛,而身上的长袍也因为接触到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腐朽。

而在那件长袍上,缀满了各色玉器饰物,从玉环、玉璧、玉雕到玉圭,不一而足。每一件都是质地上乘,工艺精良,随便挑一件到外面去都能卖出天价。可憨子浑不在意,他只在乎鬼眼,一把扯掉白色的麻布外袍,随手把这些价值连城的玉器仍在地上。

看着憨子疯狂的举动,魏明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陌生,很难用言语形容,仿佛是原本并不属于他自己的情绪入侵了大脑。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一恍惚间,他好像看见棺材里觋暌的面庞轻微的动了一下。就在他以为他看见觋暌的额头忽然绽开一条缝隙,那缝隙又张成一个圆形,大概有半个拇指大小,露出生着鬼涡纹样的眼球,在黑暗中发出苍白的荧光。

憨子欣喜若狂:“哈哈哈,我终于……”

可是下一秒,憨子的笑声就戛然而止,他看见那只眼睛还在不停睁大,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觋暌的整个额头从中裂开,“眼眶”旁边的皮肤向两侧皱缩,变色变形,把整个脸上的五官都挤的变了形。

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那颗生着鬼涡纹的“眼球”的真身终于开始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来,那根本就不是眼球,而是一株真菌菌伞。魏明忽然明白,一直以来指挥着这整个身体的,并不是主人原本的意识,正是这些菌伞。从一开始的京观尸虫,到后来万尸坑中的尸藤,都是这种东西在幕后操控一切。

而憨子,或者说黄大师,也包括他的“前世”,那个不知名的小男孩——他们的所有意识,其实都是以碎片的形式,寄存在各自大脑中的孢子里的。这种孢子可以自我复制,也可以感染,因此就把这部分生物信息传递到了新的宿主身上。

但是,这种生物最初的本能仍旧存在,并没有因为人的意识加入而泯灭。所以,“这个人”就像韩林儿一样,一直渴望着能回归最初的母体,也就是那只所谓的鬼眼上。

“这,这是鬼眼?”陈总一边问,一边手足无措,茫然四顾瞪着魏明,好像在期待他能解答自己的问题。

魏明不知道怎么回答。一片死寂中,只听见憨子的呼吸声越发粗重,接着发出一声非人的哀嚎,一把丢掉枪,伸手猛地把头灯摘了下来。就在这么一眨眼间,憨子的额头上竟也裂开了一条缝隙,并且伴随着骇人的惨嚎声不断扩大,长出一朵鬼涡菌菇。

那朵菌菇像是充了气似的越来越大。憨子的四肢像昆虫一样扭动着,在头灯光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僵硬诡异。

而就在这时,正对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声,像是什么东西被破开了。魏明回头一看,瞥见一个影子似的东西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脚步蹒跚,形状怪异,连带着一堆蔓藤和白毛。

这个怪东西的后头,突然出现了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空格,地上多了许多碎陶土。魏明忽然想起来,那地方原本应该是一副画像。陶土破碎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魏明心头急得火烧一般,没空再细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赶忙打着手电在地上找到憨子丢下的枪。等他好不容易找到地上那把枪时,这人影的已经到了离他只有几步的距离。

他端起枪猛一回头,头灯正好打在一张枯槁狰狞的独眼面孔上。而当他看清来人的衣着扮相时,不禁吓出一身白毛汗。

那是一个商朝人,也就是他之前在那些陶土壁画上看到的商朝贵族之一,而那些壁画后面居然都是一些陶制的瓮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憨子的缘故,它们纷纷从之前安息那些陶土棺椁中爬出来,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步步紧逼。

魏明朝着它脑袋的位置连开数枪,打的虽然不算准,但好歹也有一枪命中了独眼。它刚一应声倒地,后面又出现另一个,这回足足打空了一个弹夹才把它放倒。这些行尸走肉身上缠满尸藤和真菌,压根不是靠着原本人类的双腿,而是由尸藤拖着来向前行走。魏明又举起强光手电一照,只见它身后还有更多影影倬倬的东西,估摸着都是来排着队要他的命的。

他正愁着怎么从前面杀出一条血路去,却又感觉身后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动。回头一看,只见黄大师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好像被尸藤墙吞没了一般。而那一层尸藤墙显然也在一点点缓慢蠕动,向他所在的位置逼近过来。

眼下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无路可退的境地。至于陈总,他的整个意志早已崩溃,一句话都不说,呆坐在地上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嘴里一个劲的念着“完了”,连动都懒得再动一下。

就在这时,那尸墙的背后猛地传来一道火光,接着是一声天塌般的巨响。魏明感觉一阵热浪袭来,差点让他喘不过气,胸肺一阵阵火辣的疼。等他再抬起头时,才发现前面条石已经被炸碎了一大块,连带那一层尸墙也被炸开了一道缺口。

条石的破口处扔下一根绳子,一个声音从上头传来:“嗐愣着干啥哩,快上来!这地方撑不久啦!”

这墓室本来就矮,而且也不算难爬。趁着那些尸墙没缓过神,魏明干净抓住绳子就准备上。这时老马从面指着他身后憨子留下来的那个包:“你别光顾着自己哩,把这包还有里头的东西都给我拿过来!”

憨子的背包极重,里面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一人一包差点把老马的绳子崩断。一旁的陈总见获救有望,这时也一改之前的消极态度,大喊着不要抛下他,然后跟着两人一起顺着绳子爬了上来。

上来之前,魏明最后往下面又看了一眼。憨子的四肢还在抽动,而觋暌的整个头已经变成了菌菇的形状。阴影之中,无数蔓藤在他身后像蛇一样涌动,支撑着他站起来,慢慢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过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