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三章:入地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570  |  更新时间:2021-10-21 22:08:22 全文阅读

憨子用枪抵在陈总眉心,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陈明伟的口气还是那样不紧不慢:“这里头还有其他岔道的出口,最内是一个圆形的墓室。墓室还有其他出口,我迷路了,找了一段时间才从这里出来。”

墓室?

魏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之前在幻觉里见过的那个圆形墓室,从墓室的形状、棺材的摆放和四周墙面上的人像,整个都大概给陈总描述了一遍,又问他看到的是不是这样。

陈总迟疑一阵,说:“我说不好。这个墓室吧好像确实是圆形,虽然不是很规则的圆形,但跟你形容的差不多。至于你说棺材,我没看见什么棺材。”

“没有?那里面有什么?”

“尸藤,全是咱们在外面看见的那种尸藤。一摞一摞,这么盘旋向上,一直没入到顶上。”陈总用手指打了个圈,看他的形容,很像是树根。

黄大师将信将疑,拿枪指着陈总让他在前面带路。陈总没说什么,非常配合的转过身钻进了前面的岔道里。岔道很窄,两侧都是他们之前见过的人物绘像,不知为什么,这些绘像给魏明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或者说,诡异的感觉。

要怎么形容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呢?看着这些人的姿势,脸上的表情还有头顶上那一颗太阳,魏明忽然想到了一个词:极乐。

极乐,这就是现在唯一可以用来形容这些人姿态和神情的词。

三人又沿着拐角的转折方向走了几步,果然看见岔道尽头是一根黑黢黢的鬼魄柱,里面也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子。而正对着人影子的方向有一条甬道,和他们进入地宫的路一样,整体用条石铺就,但要明显短得多。走了没两步,三人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豁然开阔的空间。

三人各自举起手电往里一照,大概把这里面的情况的看了个清楚。这里的确跟魏明之前在幻觉中的所见相差无几,是一个圆形墓室,大概五十来平米,四周的墙面画满了各种人像,上面所绘的人物加起来大概有好几十个,面容衣着佩饰甚至身高全不相同,其中还有女性。穿着华丽,全是清一色的商朝贵族,都跪伏在地向上而拜,似乎是在举行某种宗教仪式。

墓室的中间,是一大团纠缠在一起的尸藤。这些尸藤层层叠叠拧在一起,宛若一个倒扣的大喇叭,表皮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泛着一种病态的白色,犹如伫立在黑暗中的一团幽灵。

等再走近些看,几人才发现那些白色原来都是白毛菌丝。地底都是湿润黏黏的泥土,尸藤都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错综复杂,彼此交织密密麻麻。

一旁“憨子”按捺不住,流露出掩盖不住的兴奋:“陈明伟,你过去,想办法切开一个口子。”

陈总瞥了一眼那堆纠缠在一起的尸藤,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来,说:“这根本没办法切……”

憨子冷哼一声,手枪晃了晃:“讨打是不是?他妈的,废话这么多,我问你意见了吗?老子崩了你,也就是捏死个蚂蚁。”

陈总脸上青筋毕露,不知道内心里是何等五味杂陈。半晌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拎着工兵铲就往那一团尸藤去了。

陈总在发家以前也当过矿工,可到底毕竟养尊处优久了,事事有人代劳,早把劳作的滋味忘的干干净净。才刚干没多久,陈总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瘫坐在地上大喘气,说什么也干不动了,骂也没用。

这么个体面人,居然也有这么不体面的时候。憨子见状拿他没办法,便用枪指了指魏明,看这意思是让他也去帮忙。

魏明亲自上阵,才发现这里头的尸藤不如外边那些坚韧,加上陈总采购的这批工兵铲的铲头非常锋利,用点力气一铲子下去就能把皮打破,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红色菌丝。砍砸了十来分钟,他就用工兵铲把这层层缠绕尸藤墙切开一个小口子。

透过这个小口子,依稀可以看见后面有一个不小的空间,几乎与外面的墓室同高。魏明刚想看的更情绪些,一股浓烈的腐质腥臭味冲鼻而来。这味道不好形容,光是闻上一口就能让他眼冒金星,头晕目眩。魏明赶忙避开,从包里摸出防毒面具戴上。

躺在地上休息的陈总也被这股气味给刺激到了,一骨碌爬起来给自己扣上防毒面具,完全看不出一点不灵泛,瓮声瓮气的骂了一句:“什么味道,这么怪?”

憨子说:“这些尸藤已经整个被真菌寄生,成了它们的躯壳,散出来的味道就是这样,觋暌的尸体就在这个里头。”

等这怪味散了一阵,憨子又让魏明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他走到近前,对着那小口子举起手电一打,果然看见里面规则的摆着五口棺材,都是直盒的商朝长方形棺材,没有外椁,跟他之前在幻觉中看见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之处除了地面上爬满尸藤外,就是每一口棺材的棺盖都是盖上的。就连魏明记忆里位于角落那口打开的棺材,也是盖的严严实实,棺盖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图案,不知道是织物还是雕绘。

如今走到这一步,离秘密也只有一步之遥,魏明不再对这些真菌带来的幻觉的真实性有任何疑问。反倒是眼前这些微妙的不符合,让他陷入了困惑。

一种预感,一种不详的预感忽然从心头升起。

憨子在身后问他看到了什么,魏明简单描述了一下,憨子沉吟了几分钟,又拿枪催促陈总起来,让他俩继续把口子挖大一些。

尽管隔着防毒面具,但那股腥臭味还是过于浓烈让人不适。陈总低声骂了一句,马上挨了一锤,最后还是只得依言照做。两人一起忙活半天,直到用工兵铲在尸藤墙上挖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口子时,憨子才终于喊了一声停。

魏明和陈总都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什么也干不动了,两人把铲子往一旁一扔就靠坐在一旁。那一股腥臭气已经比之前散了些许,但还是呛人的要命。透过小口子向内望去,五口棺材依次排布,在手电光下散发着古朴妖异的气息,就好像五个沉睡了数千年的怪物。

憨子又用枪指着陈总,看这意思就是示意他们进去蹚雷。陈总已经被使唤的没了脾气,喘了口气就猫着腰从那个口子钻了进去。

魏明跟在陈总后面,踩着地上湿润黏黏的泥土踏入这片禁地。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最近的一口棺材。这下他才看清楚,这些棺材原来都是石棺,靠着他这一侧的端头上都画着一个文字似的图案。棺盖打磨的很平滑,跟棺材之间没有凹槽,而是直接压在棺材的边沿上,表面的纹路已经模糊。

陈总看着眼前的五口棺材,瞪大了眼睛,问他这是不是什么传说中的“五星疑棺”,有什么要命的机关一类。魏明说这都是无稽之谈,古代人防盗手段多得是,根本用不着费劲扒拉整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

憨子从他们身后钻进来,举着枪打着手电在里头转了一圈,注意到棺材当头上的字,又问魏明能不能看懂棺材上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魏明说:“这没口棺材上面写的字都不一样,好像分别是‘孟’、‘仲’、‘叔’、‘季’,唯独只有中间那口棺材上没写字。”

憨子听完,眼神忽然一亮,忽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话:“哈哈,原来是这样!好,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