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十章:觋暌血脉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664  |  更新时间:2021-10-11 22:26:10 全文阅读

三人回过头,愕然发现憨子不知什么时候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他们,脸藏在深深的阴影下,古怪而又陌生。

陈总见状惊诧不已,下意识还想上前命令憨子:“你他妈在干什么?枪对谁呢?给我放下!”

憨子一拳砸向靠近陈总,口中发出一声古怪的冷笑:“您还发号施令呢?都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您的那些钱,能带进来哪怕一个子吗?”

陈总猝不及防,一下被砸倒在地,又惊又惧:“你……你别冲动,我平时待你不薄,从没嫌弃过你……”

憨子却不为所动,拿枪指着陈总的脑袋:“别废话,先把你身上的枪交出来。”

陈总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一直在他身后注视着憨子的老马一把拉住了他,沉声说:“别说了,这人压根不是憨子。”

憨子冷这个脸,既不争辩也不理会,径自走上前两步,伸出一只空余的手,熟练的把陈总身上的枪搜过来,一边说:“你说得对,我当然不会是那个傻子。可你又是老马吗?咱们的情况,难道又有什么不一样吗?”

一直近距离注视着憨子的陈总,忽然指着憨子大叫一声:“你……你是黄志伟!”

“憨子”脸上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惊惶,嘿嘿一笑,也不再故弄玄虚,换了一副更讽刺口吻:“陈总好眼光呐,果然不愧是成功人士!嘿嘿,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瞒你说,我给你算了一卦。你啊,今天横竖是没法活着出去了,所以我也就先留你一命。”

陈总恼羞成怒,又怒不敢言,踉踉跄跄爬起来站到一旁。

魏明看着憨子,问他道:“你既然有自己的目的,为什么还得拉上我们?还有,我在石椁里看到的幻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憨子”笑起来既古怪又猥琐:“其实不过是一点小把戏而已,本质上都是迷幻剂而已,都是古人用烂了的。还有,你们看到的那个‘小明王’的鬼魂,都是我制造出来的。嘿嘿,我本来还想把你们甩在那个瓮城里头,自己先一步找到一目鬼王。可就没想到这地方居然这么大,怪事情这么多。可惜啊可惜,这陈总真是个瞎指挥的猪脑袋,差点把你们都送上绝路,这才逼得我不得不亲自出手,装神弄鬼才指引你们去了祖庙。”

“你也没聪明多少,夺舍都不会夺个聪明点的,附在一个傻瓜的脑子里,就不怕自己也变成一脑残?”陈总方才受辱,这下终于找到机会反唇相讥。

“憨子”瞪大眼睛,仿佛受到了什么奇耻大辱,脸上浮现出格外愤怒的神色:“你再说?再说我就打死你!剩下的人里,就你最没用!老子就算夺静雯那娘们的身体,也不会来夺你!嘿嘿,既然走到这一步,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好了,老头子早就决定弃车保帅。你的公司,他是不会再出手救了。”

一听到“老头子”三个字,陈总像是被击中了什么要害,脸色煞白:“你……你瞎说!再说,只要我们找到这个鬼眼,给老爷子他……”

憨子哈哈大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接着脸色变得狰狞可怖:“真当自己是回事?你以为老头子不知道你的小九九,不知道你背着他干的事?有我在,轮也轮不到你!”

两人这一番对话,说的旁人都是云里雾里。这时憨子又把头转向老马,说:“现在嘛,既然这位老马师傅已经点出了进入的办法,我也正好摊牌,省的再节外生枝磨磨唧唧。咱们彼此坦诚合作,把事情做完,别跟我耍花招,我会放你们走。放心,我说到做到,跟一目鬼王的神通比,你们这条小命实在是微不足道……”

老马说:“没有觋暌的血,你是根本就打不开这个机关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憨子又是一阵怪笑,转而把枪口对准魏明:“谁说没有?请上吧,魏先生。”

我?可这地方要的不是觋暌的血吗,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看着憨子的眼神,他脑子里“轰”的炸响一声,忽然想起黄志伟在石椁幻象里跟他说的那些话。难不成,他是觋暌的后代?

可是石椁里那一具六指枯骨,难道不是老马的“前世”稼吗?为什么黄大师会有跟他有如此雷同的身体特征呢?

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现在已经分辨不出究竟了。憨子指了指一根鬼珀柱上的凹坑,示意魏明过去,又扔给他一把小刀:“过去,然后把血滴下去,然后回来,把刀还给我。”

眼看枪口在前,魏明只好照做。他回想起电视剧的桥段,忍痛用刀片在指头割了个伤口,然后挤出一滴血,滴在离他最近的一根鬼珀柱凹坑上。回过头用手电一照,那血果然还是浮在透明凹坑的底部,并没有什么血滴石穿的奇迹发生。

可也就过了一小会,那凹坑的底部竟像雪水消融一般塌下一小滴血珠,然后以一种缓慢的速度笔直往下垂落,拉长。绝大部分血液都留在上面,但这一小滴血珠却像是有生命力一般不断延伸,拉长变成一条细丝,艰难却坚定的向下“游”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太他妈诡异了。

“憨子”又说:“魏先生,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之前见过的那种鬼眼菇和它的孢子?”

还没等魏明回答,憨子继续自顾自的接着说了下去,像是老师在对学生上课:“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类非常特殊的真菌,这种东西的伞盖上有一个鬼眼似的花纹,因此我暂时管它们叫鬼涡真菌,也就是之前你在陶器碎片上看到的那些纹路。”

“而你们在这个地方见到的许多奇奇怪怪的现象,其实都跟这种真菌有关,它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真菌,能同化和改造生物,可塑性很强,并且在人为干预下突变出一些特殊用途的变种。古代鬼方文明正是利用了这种真菌,改造他们所处的生存环境,才造就了这么宏伟的一座地下城市。”

憨子现在说的这些东西,魏明多少也想到过,只是没料到这种真菌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只是有一点他还不明白:“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是觋暌的后代,而觋暌又是鬼方王族,你们这一族,就是最初的一目鬼王后代!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对甲骨文和古汉语这么精通?你的天赋,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魏明怔住了。之前的那些幻觉、梦境此刻全都一齐涌上心头,历历在目。觋暌是鬼方王族,而他又是觋暌的后代,那么……等于说,一目鬼王是他祖宗?

合着他这是来掘自个祖宗坟了啊。

“憨子”又继续说:“简单说,这些孢子是可以用来记录了的信息,它们,会在大脑的海马区中发育成一种类似神经元的菌丝。这些孢子还能进入后代的血液,从此一直流淌在你们这一族的骨血中,繁衍生存。”

这番话,几乎算是把他成长以来的一切人生观都颠覆了。这么说来,真正没入鬼珀柱里头的并不是血,而是血液里的孢子。而这种琥珀里面,多半也被添加了一些能催化孢子生长的东西,让这孢子一直在琥珀里生长下去,然后通过这种方式将这段“记忆”信息传递下去。

这时他突然想到,所谓的夺舍,是不是本质上也是一种记忆传递?

那么,这样传递过去的记忆,能够产生属于原主人的“意识”吗?

憨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旁的鬼珀柱中,那条血红色的菌丝像一条细线一样继续往下延伸,速度依旧很慢,但势头分毫不减,直直的向下面插去。

此时此刻,魏明心中的好奇早已胜过恐惧,他又反问憨子:“那你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的?难道是有什么失传的古籍文献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