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五十九章:鬼魄柱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10-10 21:56:57 全文阅读

“你说,还有另一伙人?”

老马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深呼吸了一口,紧拧着眉头,像是非常努力的在回忆:“我不确定是不是看过,但我只是记得,记得有这么一群人,是…也是从商方殷都来的。穿的很华丽、进去以后就没有再出来……”

没有看过,但记得?这两个互相矛盾的说法,让魏明困惑了好一阵,直到他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那些幻觉,忽然明白了老马的意思。这是不是就意味着,眼前的“老马”并不是某个单一的“鬼魂”附身,而是承载了许多不同的记忆的“同一个人”?

这个思考,又让魏明陷入了进一步的困惑。如果是这样说,那么现在主宰老马的意识,又到底是属于谁的呢?

“好,咱们说了这么多,我就来做个总结吧。”没等魏明进一步发问,陈总率先打破了沉默,又恢复了他那副胸有成竹的领导气派。“几千年前,这个觋暌用许多人作为养料,种下了这棵所谓的通天树,或者说叫阴建木。”

“这棵‘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通往咱们头顶的这个‘天国’,所谓极乐世界。这片云一样的东西和里面的光,到底是什么,咱们现在不知道,按老马的说法,甚至可能进去了也不知道。而按本地的这个槐仙传说,上头很可能是一片瘴气,进去可能会送命。总之,除非实在没路子可走,咱们现在就先不考虑从这里爬上去。”

“说回现在,一切的关键还是在一目鬼王,以及这个觋暌的身上,这里所有的怪事都跟他们有关系。咱们只要找到他们,就能把所有问题搞明白了,是不是?老马,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一目鬼王的眼睛,是不是就在这地宫的下面?这里有机关一类的吗?”

老马“嗯”了一声,闭上眼说:“确实就在下面。其实,不光是它的位置,连它的入口和进入的方法,我也都知道。”

陈总顿时来了精神:“哦?那你干嘛不早说?咱们进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这件事,本来我是想等你们醒来再告诉你们的,结果你们就忙着把我当鬼了。”老马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带着他们往旁边走了两步,指着离他们正对面的一列台阶:“地宫的入口,就在这个底下。”

他们所在的圜丘和明清时的北京圜丘结构类似,都是三层堆叠式样的圆形祭坛,有四列出入阶梯,但没有围栏。老马所指的台阶,就是正对着祭祀台和重屋中轴线上的那一列。圜丘本体以条石砌筑,内包夯土。而阶梯三重,每重九阶,一共二十七阶,都是横放的条石,两侧都有石质护坡包裹,看缝隙却不同寻常的大。

魏明实在不算是什么盗墓倒斗的行家里手,看不出这里头的名堂,便问一旁的老马:“你说地宫在这个底下?这地方还能有什么门道名堂?还是说要我们去挖?”

“我都已经说了有机关,你要是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老马有些不耐烦。

“不是不相信。而是就算有机关,也早已经过了几千年了,是金属会生锈,是木头会朽坏,你要是知道点什么,还是直接告诉我们吧。”

老马“哼”了一声:“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别以为就你们现代人聪明。你们看看这颗通天树,觋暌连这样的东西都能搞出来,一点机关又算什么?”

魏明不说话了。这时老马又指着圜丘外面的四根柱子道:“当年修建囚城的时候,只有觋暌最亲信的工匠被允许在中间的位置施工,整个地宫的结构没有人看得见。修完以后,这些工匠也失踪了。我自己也是后来琢磨了很久,才知道进入地宫的法门就在这四根石柱上。”

老马所指的那四根黑石柱,离圜丘周围的排水沟还颇有一段距离,都是用一种特殊的黑色材料做的。魏明早就好奇这几根柱子到底是什么,打开头灯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石柱上落了很多灰,但仍能够看得出来表面光滑,质地温润,很像是用某种玉做成的东西。柱子顶端有个小碗似的半圆形凹槽,看不出是干什么用的。

他又用手小心掸开表面的灰尘,再用手电往表面一照,只见“石柱”内部似乎是透明的。再看质地,这几根柱子完全不像是石头做的,倒更像是琥珀。

其实之前在祭祀台上看到这几根柱子的时候,魏明就已经对它们的作用有了些大概的推测,当即说:“既然圜丘是祭天的,那么这四根柱子,也应该是跟商代‘天神’系统有关的。按照方位,正好对应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后世有五方上帝的说法,而商代只有一位上帝,之下有四方神,即风、雨、云、日,这可能是五方上帝信仰的渊源……”

“呵呵。”没等他说完,一旁的老马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这一路走来,魏明都是这支队伍里的考古学权威,自己也一直不自觉的以这个身份自诩,实际上,他也没出过错。老马这一笑,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多半是弄错了什么。毕竟在某些史实细节方面,哪怕是真正的考古学家,都未必会见得比一个货真价实的千年死鬼更靠谱。

“我先问你,你凭什么就认为,这个地方是一个祭天的圜丘?”

老马这话问得他一愣。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连陈总都不会认错吧。他道:“商代人以天帝为尊,包括祖先神死后也是上天侍奉天帝,成为天帝的廷臣。再者,古人的观念是天圆地方,圜丘本来也是祭天的场所……”

“噢,书背的不错,还有吗?继续说说,让我好好听听,看你们这些后人到底能扯出多少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这一下魏明被老马嘲弄得有些火气,脸涨的通红:“那您这老祖宗倒是说说看,我错在哪了?”

“你为什么就能确定,这一切都非得按照大邑商的规制来建造呢?你们是有什么把握,觉得这个地方的一切,都非得按照你自以为的规律运行?”

这话一出,他才终于明白了老马的意思。

从进墓到现在,无论是他们观察到的建筑、文物还是文字,完全都是商朝的东西。因此,他们也就不自觉的按照商朝人的观念,来推断他们遇到的一切事。但是,既然这个觋暌是为了自己的特殊目的制造了一切,这个圜丘,确实也没有道理一定遵照商朝的传统。

可如果不是,那又能是什么?

老马见他回过味,又转身把手电打向圜丘:“这个圜丘,并不是大邑商的祭天圜丘,而是鬼方人祭地鬼的‘鬼圜丘’。大邑商敬天神,鬼方国尚地鬼,这地上的表面部分只是形式,真正的核心在圜丘底部。那里是一目鬼王的所在,一切全都是鬼方的规制仪式。它起到的作用并不应该是镇压,而是恰恰相反——供奉。”

“而这四根柱子,其实有三根是假的,擅自触动的人会触发防御机关,只有一根是真正能打开地宫入口的。”老马又领着他们。走到另一边,指着一根柱子道:“而这种柱子,叫做‘鬼珀柱’,是觋暌从鬼方国祭坛中带来的东西。鬼方人修建地宫,用的是一种活机关,他们把活人装入槐树树脂里,再加入一些秘药符咒之类,能让这人一直活到树脂彻底凝固成琥珀时才死。等凝固后,人的魂魄就会被永远困在里面,这就叫做‘鬼魄’。”

老马这番说法真是匪夷所思,难以置信。魏明打着手电上下照了一通,却并没有在里面看见任何人影状的东西,只好又问老马:“你说有人在这个里头?那我怎么没看到?”

“你当然看不到,因为这个鬼魄埋在地下头。要打开这个机关,你就得给它传信过去。”

传信?陈总又问老马该怎么传信,老马嘿嘿一笑,说当然是靠说话了。接着半是讥讽的说:“难啊,就难在这个传信上头,因为这些鬼魄,都只听觋暌的话。”

原来,在将活人被制成鬼魄的鬼方秘术中,有一环是需要在秘药中混入施术者的血液,让这些鬼魄认得,就像用食物训练军犬一样。等鬼珀柱制成后,施术者要用自己的鲜血滴在鬼珀柱上边那个凹槽里。

古人常说血浓于水,若是对的人血,就会有一滴血珠渗下去,传到“鬼魄”身上,打开机关。但若要是不对的,就会浮在表面,怎么也渗不下去。

魏明打着手电往凹槽里一照,只见整个凹槽底部异常光滑,压根看不到缝隙、孔洞一类的东西,不禁纳闷起来。可就算真如老马所说,用了对的人血,又该怎么才能够渗得进去呢?

他刚把疑问说出来,还没等老马回答,一个僵硬陌生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冷冷传来:“废话那么多,能行不能行,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