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五十一章:圜丘尸阵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600  |  更新时间:2021-09-29 21:42:14 全文阅读

出发前,一行人又在重屋中修整了一阵。老傅、杨哥和静雯三具尸体并排躺在石台旁边的空地上,一个个都是死状极惨,鲜血淋漓。众人都沉默不语,一言不发,气氛莫名的压抑沉重。

陈总见士气不妙,站了起来说:“好了啊好了啊,这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该行动了,收拾一下东西出发吧,等行动结束,咱们再来给他们收尸。”

这座重屋离万尸坑的直线距离不算特别远,所谓的迷魂柱效果其实有限的很,之前就没迷住过他和赵老驴。大凡他们内心稍微镇定些,认准一个方向集中精神走,就绝不会迷路,所谓的鬼打墙,说到底其实都是人心里有鬼。

吃一堑长一智,再加上这一回身后没有什么怪物逼迫,因此这一路走的都还算顺利。D也就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后,他们已经望见了那巨型人牲坑的边缘,直面着头顶上的那团谜一般的灰色雾团和更高处那散发着朦胧微光的神秘事物。

眼下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之前祭祀台的正对面,一目鬼王所在的圜丘就在万尸坑正中。早先他们在祭祀台上远观此处,还只是觉得单纯的震撼,如今站在这么近的地方仰头上望,只觉得云雾翻腾,既像是暴雨前的乌云,又仿佛是什么神明鬼怪的大手,好似随时都要压下来一般。

饶是赵老驴这种狠角色,看着这头顶正上方的乌云也不禁犯了嘀咕:“这顶上到底是什么地方?刚才那条什么——什么阴龙是不是就是从这里头出来的?这里难道是个地下天庭不成?”

他们现在已经没了照明弹和照明棒,只有一些手电、头灯,还有一大包电池。陈总抬头仰望着那连通上下的“巨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魏明:“小魏啊,你之前看到过的那些文字里,有没有提过这个东西的来历?”

这一下把魏明也给问住了。他又仔细回忆了一遍先前金文里的内容,才注意到这里头的不寻常。的确,陈总要找的东西也好,韩林儿和崔毛子的传说也罢,都是确确实实能够互相印证上的。可在最关键的、觋暌留下来的那些记载里,居然根本从来就没有这颗巨树存在的踪迹!

这实在太不寻常了,而鬼方国被攻破前,巨树应该是不存在的。难道这东西是意外长出来的?他想起壁画上看到的内容,鬼方先祖从远方山中取回鬼眼的那一副里,似乎也有一棵大树,这肯定不是巧合,但这里明显又和那边不在一个地方。

他又联想到之前竹简里武丁的谕旨,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他还没发现的奇怪联系,可是关键线索的缺乏,使得这些信息如同碎片一般斑驳破碎,根本串不到一起去。

既然头上的东西讨论不出什么结果,他们便把眼光放在了脚下的尸阵中。人牲坑的坑底距他们所在的地面有大概两米的高度,全都密密麻麻躺满了干尸,只有靠近边缘的地方有些许空余。干尸的面目却栩栩如生,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晦暗的光泽,说不出的诡异惊悚。

阿凯拿强力手电往下面一照,皱着眉,指着干尸的脸道:“陈总,您看这些尸体的脸,好像在笑……”

陈总“嗯”了一声,沉吟一阵,忽然也笑了起来:“哈哈,古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静雯,你准备做笔记——”他话一说完,才意识到静雯已经死了,只好屈尊的摆摆手,暂时先适应一下没有人记录这件事。

旁边的人都一头雾水,实在想不通这有什么好乐的。但既然陈总贵为领导,大家也不好质疑,只得等陈总先发表意见:

“据我所知,对于商代人来说,所谓事死如事生。不管这个觋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目鬼王的神通有多大,他们要做的,肯定都是一件超越时代的伟业。而这,本身难道不是体现了他们——这些祭品的价值吗?你仔细想想,被那个时代最有权力的人选中……被上天选中,对于他们,这是幸运,是福报,是荣耀啊。”

赵老驴听了颇不以为然,轻声嘀咕:“好死不如赖活着嘛,人嘛,总还是活着好……”

“好死不如赖活着?呵呵。那些平平凡凡死掉的人,你会知道他们的名字吗?不,他们只会变成一堆尘埃,什么都不会留下。而这些人——”陈总指着下面人牲坑中的累累尸体,“他们为什么会被记住?为什么会被看到?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他们主子的选择。而也是因为他们的主子,你才会站在这里,有机会感慨着他们的不幸,也记住了他们的不幸。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有的人生来就是位于核心的车轴,而有的人只是被车轮碾过的泥土——而这些被车轮碾过的泥土何其有幸!至少它们能以车辙的形式留存在大地上,变成车轮的形状,才能被人记住。”

陈总说这番话时,目光灼灼,充满了激情。魏明听完后一时发怔,只觉得这个逻辑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从哪开始反驳。

陈总又说:“而这世上,有些人生来就是金属的,就是做车轴的!哪怕埋在泥土里,蒙了尘土,也还是会发光。你把碾碎了,它也有金属的尊严,它也是锈,也不是泥土,不是那些下里巴人能比得了的。而咱们的这支队伍,就是这样的金属车轴!”

陈总说这番话时豪情万丈,可就算是捧惯臭脚的阿凯,听了这番殉葬福报论,也实在不知道怎么捧,只好道:“是,陈总说得对,这人嘛…能混上殉葬资格…也挺不容易……”他憋了好半天,才灿灿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哎。”陈总又摆摆手,“我啊,以前也喜欢看历史。其实很多时候,殉葬只是给那些失势之人的体面死法。这些人说到底,其实不过是些跟着主子升天的鸡犬。主子不在,他们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没有嘛。”陈总负手而立,看着坑中的无数尸体,神色中却没有丝毫的怜悯或是惧怕,而是透着一份决绝。“既然如此,在主人离开时殉死,倒还不失一份美名呢!”

陈总这番话似乎意有所指,其他人默然无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陈总惨然一笑,道:“好了,咱们也不用老搞形式主义了,出发吧,咱们先准备下去吧。”

按照之前合同上的内容,打头探墓的事情,应该是由土耗子来做。进墓之前加上老马,陈总一共请了五个土耗子,据说个个都是好手,但到现在也就剩下赵老驴一个,照理说,他应该第一个下去,可赵老驴光看看这些尸体就给吓坏了,说什么也不肯。陈总奖金开到三十万也不行,只好命令憨子下去。

憨子耶不愧是对陈总忠诚的好保镖,一分钱不要,二话不说翻下坑里,然后又站在一具干尸附近,傻乎乎的朝他们比了个剪刀手,嘴里似乎还喊着什么话,但一个字也没听清楚。

陈总又让憨子待了一会,见没什么危险,便让其他人也都先下去。魏明下去时,感觉坑里好像又一阵微微上升气流,然后就是一阵异常浓烈的植物香味。他之后下来的,就是陈总,陈总刚一站稳脚跟,正准备来一番激情澎湃的讲话,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比平时轻了不少,隔得稍微远些就听不见了。

其他人彼此都说了几句话,都像是被消了音一般,大凡要说点什么,都非得大吼大叫不可,周遭仿佛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中。魏明打着手电仔细检查了一下附近,发现这周围的一切都很不对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