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五十章:人间蒸发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611  |  更新时间:2021-09-28 21:59:35 全文阅读

等他们跑到那根倒塌的石柱附近,才搞清楚阿凯说的“没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几分钟前还有鳞有肉,尸骨完整的阴龙,到了此刻只剩一副光秃秃的苍白骨架,一寸鳞片都没有留下,那一身血肉鳞皮全都似蒸发一般消失殆尽。从骨架的走向形态来看,像极了一条大号的石河子,只有颅骨上依稀可见一对小小的突起,还能证明这不是寻常动物。

陈总问赵老驴和猴蛋有没有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谢疯子就说那会这阴龙虽然死了,但身上腥气太重,他们和阿凯怕它暴起伤人,也就一直没太敢靠近,一直躲在几步外。就在这时,阴龙的头部忽的闪过一丝灼目的绿色光芒,亮的叫人睁不开眼。

也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阴龙就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谁也没看清楚它到底是怎么没了。赵老驴说,这个感觉就跟电视里那什么刘谦变魔术似的,能感觉出猫腻,可就是说不出哪儿不对。

听到这,其他人都好奇的蹲下身,打量着这一条遗骨。魏明想起老马的故事里好像说过,这种阴龙的下颌里都有一颗阴龙珠。他蹲下身打着手电翻找了一阵,果然在阴龙头骨的下颌看见一个空槽,心中一动,看来这两件事之间多半是有什么联系。

他又看了眼赵老驴和猴蛋,难不成是他们合伙偷走了下颌上的阴龙珠?看着阴龙头骨上空洞洞的眼窝,又起它与自己四目相对的情形,异样的感觉又再度浮上心头。

陈总说:“这个东西,等咱们要回去了再研究,这么稀有的生物,卖个几亿不成问题。阿凯,谢疯子,你两负责这个阴龙的骨头抬回庙里,然后再过去把老马的尸体收敛一下,跟杨哥的尸体放在一起。猴蛋,憨子,你们等下去找找老傅的尸体,收殓了记得放到另一边。小魏——你先跟我回庙里去,我有些话要跟你谈谈。”

两人一路走过之前还是战场的地方,进了重屋,看见静雯一个人坐在门后,打着镜子在补妆,情绪平稳了许多,头发也重新梳过。她一看见陈总进来,忙停下手中的事,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陈总象征性的应了一声,往里面一指,说:“我要跟小魏单独谈谈话,你先去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

静雯走后,陈总又拍拍魏明的肩膀,先示意他坐在刚才静雯的位置上,说:“小魏啊,咱们领华集团的企业文化呢,就是讲究坦诚坦率,高效沟通。我呢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现在是不是还对我刚才的决定很不满?”

魏明没搭腔。陈总又轻叹了一口气:“我理解的你的想法。老马么,是你的同事,也是你的师傅,看着他死,谁也没法痛快。我是个生意人,我要的是利润,不是为了让人死。但你也必须承认,我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然我们都被困死在这里,是不是?”

听到这,魏明终于把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那我也直说了。陈总,咱们这一路走过来,准备是不是也太不充分了一点?白白枉死了这么多人,真的有必要吗?”

陈总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呵呵笑道:“小魏啊,其实你之前说你是北大的,我其实压根就没信过。但我啊却赏识你!你虽然不是清华北大,可你胆子大,你敢站出来!这就很了不起。我公司里有很多真正高学历的员工,但极少有我真正欣赏的人。阿凯算一个,但实话说,他不如你。”

“哦?为什么?”

“因为他们当了太久的天之骄子。不错,他们聪明,但也过于精致和自以为是。他们读了很多书,举止也很得体,他们比任何人都能以更快的速度熟悉规则,但真正制定规则的人,从来不是学习规则的人。我相信,只有那些真正从底层爬起来的精英,那些踏着尸骨上来的聪明人,才能深刻明白这个世界的真相,不至于被不切实际、漂亮精致的东西迷住眼睛,做出误判,我希望你能学到这一点。”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还没记事的时候,我母亲就得病死了。其实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病,没有你爸那么严重。可是那时家里实在太穷了啊,真的太穷了,为了省钱就耽误了,一不小心人就没了,所以你的心情,我其实是非常可以理解的。”

“所以我很怕穷,我好不容易读完高中,可高考也不顺利,没考上大学。我不甘心,又考了三年,周围的人都在笑我,管我叫‘陈清华’,呵呵。到了第三年,我久久收不到消息,我不想再被那些蠢货嘲笑,所以就背井离乡,跑到邻省去当了一名煤矿工人。”

“在煤矿,我干得很卖力,我什么都学会了,觉得我一个人比他们十个还强,我以为我能当劳动模范。可到头来,却差点因为一个人的漫不经心,在井下面弄死。那时候我就明白了,什么都不如搞钱实在。后来,我用各种办法发财——什么办法都用了,就是为了挣钱,一点点积累资本。到最后我怎么样呢?我成功了。小魏,你要有生意人的思维,你要明白,事情没有对错,只有收益和风险。你不是贵族,是没有爱惜羽毛的资格的。”

魏明沉默了。要说陈总刚才的这一席话,对他没有一点影响和触动那是假的。良久以后,他说:“可我们这个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一点?为了这个,咱们已经死了一半多的人了。”

陈总呵呵一笑:“不错,我们这次行动的风险很大,可一旦成功,它的收益将大到你无法想象!你想想韩林儿,想想觋暌和一目鬼王,他们难道只是单纯的疯子吗?再说,我们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只差一步了!再说小魏,你难道不好奇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吗?难道我们要因为惧怕牺牲,就裹足不前吗?”

魏明不说话了。这时憨子和猴蛋刚好抬着老傅的尸体进来,陈总站起身,拍拍魏明的肩膀:“你好好想想吧,平复一下情绪。咱们等下还有最后一段路要走,我希望你能以最好的状态面对接下来的困难。”

憨子和猴蛋把老傅的尸体放在一旁,静雯主动的帮老傅擦拭血污。陈总见状,一改阴沉的脸色,颇为赞许的夸奖:“不错啊静雯,有担当,有绝悟!”

静雯谦虚的说:“其实我刚才在庙里,记起了您说过的关于无私奉献的话,就感觉自己充满了干劲,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所在,就什么都不怕了。我也是领华集团的员工,我不能临阵逃脱,也要跟大家一起面对危险。”

陈总赞许的点点头:“太好了!我就欣赏你这样的敬业精神。”

静雯摆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正准备回答什么,一旁的憨子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喊着静雯的名字,一边蹦蹦跳跳跑了过来。憨子从自己包里掏出一个脏兮兮的东西,像小学生交作业似的递给静雯:“嘻嘻嘻,这是你掉的吧?我帮你找到了!”

憨子手里的东西,正是那本《陈总实录》。只见如圣经般庄严的黑皮封面早已满布污泥和脚印,正中的陈总玉照也已经模糊不清。静雯赶忙翻开封面,想要检查里面内容是否完整。实录本中的纸页都被印成红头文件样式,可里面也早就是破破烂烂,散发着一股怪异不堪的臭味,根本无法看清楚上门的字迹。

憨子嘿嘿嘿的傻笑着,脸上一副等夸的表情。静雯看到本子惨不忍睹的模样,脸瞬间就变了成了死灰。她先试图抚平本子上的皱褶,结果反而一不小心把这页纸弄破了。

对着被弄破的纸,静雯的手忽然剧烈一抖,接着动作越来越乱,一连弄坏了好几页纸。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她惊惶的张大了嘴,眼眶通红。她似乎是想哭,可努力半天也没有一滴泪水流下来,却只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难听的怪笑。

静雯把本子紧紧抱在胸前,眼睛睁大,嘴角抽动,整个五官瞬间在手电光下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形状,接着发出一声骇人的惨叫,还不等其他人阻拦,就发疯一般从庙门,消失在囚城巨柱的黑暗中。

接着,黑暗中传来什么东西碰到石柱上的闷响,几人顺着声音的来源一路找,见到静雯时,她的整个前额已经破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没了气息,手里还紧紧的抱着那本《陈总实录》,怎么拿都拿不开。

看见静雯的尸体,陈总叹了口气,漠然的“噢”了一声,沉默了片刻后又说:“咱们先看眼前的事情吧。阿凯他们刚才去搬老马的尸体的时,才发现他也不见了。”

魏明闻言,赶忙跑到老马尸体的所在的地方。他们本以为老马也像阴龙一样只剩下一副骨架,却不曾想连骨架都没剩下,只有地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

这可真是怪了。几人呆立在原地,小心翼翼的望着四周黑暗深处,屏气凝神,生怕下一个被蒸发的就是自己。

陈总说:“大家先别自己吓唬自己!小魏啊,你刚才发现老马的时候,他还有气息吗?”

他摇摇头,非常肯定的说:“老马当时伤的很重,失血很多……而就算他真的没死,也只剩下一口气,根本不可能走得了多远。”

“会,会不会是诈尸?”阿凯的结巴病看来是不会好了。

“咱们别自己吓自己,这世上哪有什么诈尸的事?人死了就是死了。你看前边的人牲坑里,少说有几千具尸体,这要是真这么容易诈尸,人牲坑里的那些家伙不早诈尸来扑咱们了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可让人炸了锅了。赵老驴说:“陈总啊,不是咱们弟兄们怕死,实在是这个地方,他太诡异了一点!本来是那个姓黄的带咱们进来的,现在咱们兄弟折了许多不说,现在这也缺那也少,要是手电还没了,可不就两眼一抹黑了吗?”

陈总听了这话,极其的不悦:“电还够,不用你说!再说这跟姓黄的有什么关系?啊,咱们这一路走来不都是靠小魏吗?再说现在往回走,你就能保证一定安全吗?”

赵老驴这下不吭声了。陈总又给大家打气,说咱们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期,咱们付出了重大牺牲才干掉这个看守圜丘的阴龙,到现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轻易放弃岂不可惜?关键时刻决不可以退缩动摇,现在应该化悲痛为力量,一鼓作气前往圜丘,把这个地方的秘密彻底解开,拿下一目鬼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