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四十九章:龙陨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791  |  更新时间:2021-09-27 22:07:53 全文阅读

送死这件事,从嘴上说出来不难,可真正刻在人的骨子里的本能永远是求生。此刻老马刚走到一根石柱附近,一听到阴龙的吼声由远而近,一看周围四顾无人一片漆黑,两腿顿时控制不住的瑟缩发抖起来。

一愣神的功夫,窸窸窣窣的响动从头顶传来。抬头一看,只见头顶的横梁上竟出现了两团绿幽幽的鬼火,一团忽明忽灭,一团亮的跟篝火似的,照着嘴里吐出来的一条红信子,像是一条致命的长鞭。

鬼火一动,腥风扑过,阴龙从巨柱上蹿下向老马扑来。老马毕竟年纪大了反应慢,刚反应过来,阴龙已经扑到了面前。就在这时,一直躲在黑暗中的魏明开枪了。枪声一响,阴龙的动作也明显迟滞了几分,打没打中不知道,但阴龙的注意力倒是成功的被吸引过来了。

阴龙转向魏明的方向,全身鳞片张开,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腥臭味,尾巴摇动,猛地向魏明扑来,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魏明面前。他来不及跑,下意识准备举枪射击,可阴龙动作更快,用爪子将他手中的枪拍掉,然后一头把他扑到石柱上。

魏明眼前一黑,只看得清两团鬼火,鼻腔嘴里都塞满了腥臭味。浑身上下像散架了一样,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心道这次是要凉在这里了。

他靠在石柱上,与这怪物面对面,眼对眼。这阴龙长着张爬虫似的脸,虬结狰狞,说不出的丑怪恶心。可说来奇怪,这阴龙只是与他四目相对,用那双鬼火般的绿色蛇眼注视着他,却一直没有咬下去。

老马忽然从一旁蹿出,一手握着炸药,一边头也不回的把他拉走:“你个瓜娃子不要命啦?你呆在那干……”

话音未落,老马忽然向后一倒,被阴龙的尾巴勾住向后拖去,那一捆炸药管也脱手在地。这条阴龙虽然用用尾巴缠住了老马的脚,可它的尾巴毕竟没有一般蛇类那么灵活,不能用身体把猎物活活缠死。老马拼了死命抓紧地上的一条裂缝,它俩间恰好隔了一圈巨柱,这阴龙身体极长,转圜不灵,竟然就被这么被困在了这里。

挂在地上的老马用尽力气大喊:“炸药!炸药!后生,扔炸药!”

魏明慌慌张张反应过来,在地上搜寻着炸药管的踪迹。可这时囚城里正是一片漆黑,老马炸药管扔在地上没个准,哪有这么好找。

好不容易找到,老马的方向又传来一声惨叫,听声音是用上了死力气。魏明急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忙拿着炸药赶过去。原来阴龙从柱子的另一头绕过来,死死咬住老马的一处臂膀。这一下要是扔了过去,老马可就和阴龙一起同归于尽了。正当他手足无措间,黑暗中忽然又响起一阵枪声,阴龙惨嚎一声,两只眼睛中的鬼火也一闪一灭,显然是被击中了。

阴龙身子吃不住痛,尾巴放开了老马,身上又扬起浓郁的血腥味,看来这几枪都打在阴龙的要害部位。阴龙惨嚎一声,又往远处去找那打它黑枪的人。老马吊着一口气,大叫“快扔”,魏明一拉引信,将炸药管对着阴龙的方向扔了过去。

炸药管落地,紧接着就是轰隆一阵巨响,黑暗中传来一阵重物倒塌的声音,宛若惊雷一般惊心动魄,在这囚城巨大的地下空间中不断回荡着。

一听这爆炸声,魏明又想起进来时倒塌的那条墓道塌方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三千年前的古迹,贸然使用爆炸物,很可能让自己葬身此地。

好在爆炸引起的倒塌暂时没有引起更多的连锁反应。他又在黑暗中等了一阵,确定没有再听到阴龙的动静,这便打开手电头灯向前走去。惨白的手电光下,只见一根巨柱已经倾倒,又砸塌了另外两根巨柱,这其中一根正将那阴龙死死压在地上,砸得它双眼圆睁,口吐红信,就算是神仙也活不了了。

远处跑过来几个闪烁不定的手电光圈,是陈总他们。陈总一看阴龙被压在石柱底下,大喜过望:“好,好啊!我看这阴龙本事再大,皮再厚,终究还是斗不过人的脑子!哈哈哈,我的计策妙不妙!其实呢,我早就已经算到了,这就是倒逼生产效率提高……咦,小魏呢?”

魏明正忙着找老马。不知道老马是被阴龙甩飞的,还是自己跑远的,等他找到时,老马早就没了气息,半个身子都是血。虽然当时阴龙并未咬中他身上的要害,可老马本就年事已高,这把老骨头哪里还经得起这番折腾?眼看着老马的这幅惨像,又想起他在地道中他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感到一阵默然。

陈总见到魏明,发自内心的一阵夸奖:“干得好啊,好样的啊小魏!我刚才看见你出去,都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个胆子。不错,不错,有胆识有脑子,文化水平又高,不愧是个综合性人才。”。

他正忙着想老马的事,没搭陈总的腔。陈总又问他是哪里练的枪法,怎么打得这么准,怎么连阴龙的眼睛都看得清楚?

他听到这话忽然一怔,反问陈总:“刚才难道不是你们开得枪吗?”

“怎么会呢?我们从头到尾就没开枪,这么黑谁能得看清楚?就不怕打中你们吗?咦,奇怪了,不是你开得枪?难道是老马?可老马没枪啊?谁枪法这么好,难不成老傅没死?”

能在黑暗中精确命中阴龙要害的人,似乎的确只有老傅。但老傅的脖子被阴龙咬穿,这是他们有目共睹的,绝对没有人可以在这种伤势中活下来。

疑惑间,远处的黑暗中走出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拍了拍陈总的背。陈总下意识后退几步,用手电往那人脸上一照,脱口叫出一个名字:“憨子?”

沿着陈总视线的方向,一个平头圆脸,一脸傻相的男人憨憨笑着。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进墓时站在他身边一同殿后的憨子。憨子这人脑子有点问题,可就只有一个优点,对陈总是无限忠诚。他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过话,偶尔开口也都是傻乎乎的,自从进入藏兵洞地道以后就跟他们失散了。

陈总又问憨子,刚才那几枪是不是他开的,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拍拍他肩膀说好小子,回去以后给你发奖金。

原来憨子独自在藏兵洞地道里走了许久,迷了半天路,等好不容易走到城门洞出来,看见他们留下的便条,又在囚城中迷了路,还差点一脚踏入殉葬坑。好他这一路也还算平安,一听见这边好像有喊声就赶了过来,正好看见有个怪物欺负马师傅,便瞅准怪物打了几枪。

至于为什么打得这么准,憨子挠挠头,又高兴又不好意思道:“我,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概离得近吧。”憨子断断续续说了一番,他们这才得知,憨子在地道里迷了路,一个人不知死活乱走才走出来到了这里,正好看见阴龙缠住老马,憨子撞见这一幕,掏出枪对着阴龙要害开枪,正巧全部打中,这才让魏明完成了最后一击。

陈总先夸奖了一番憨子,说他是福将,傻人有傻福。又安慰魏明,不但老马的两百万一定会给,魏明和憨子的奖金也从五十万加到一百万。说完补偿措施,陈总又像是很感慨:“唉,老马这次是为咱们公司而死,之后所有的善后丧葬费用,都由咱们给他包了!等回去后,也给他一个优秀员工的名额……”

阿凯慌慌张张的从阴龙死的地方跑了过来:“不,不,不好了……”

陈总抒发感情正在兴头,被打断了很不高兴,让他慢慢说。阿凯还是急的舌头不停打圈:“阴,阴龙,那阴龙,它没了呀!”

听到这话,三人心里都是一凉,难道阴龙没死?陈总脸色猛地一变,下意识举起手里的枪,在头顶上的梁柱之间搜寻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更是近乎于歇斯底里。他们的照明棒早就已经用光了,现在只有头灯手电之类的提供照明,要是阴龙如果还活着,这正是攻击的最佳时机,一下一个准。

“不,不,不是,不是,它已经死了!是,是这个,哎呀,它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