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四十七章:代价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427  |  更新时间:2021-09-25 14:50:10 全文阅读

陈总感慨完,恢复了那股挥斥方遒的气势,斗志澎湃的说:“韩林儿当年遭遇了什么,我们没办法知道,但现在我们还有机会能找到答案嘛!韩林儿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就做不到吗?想当年我白手起家,公司刚建立的时候,不就是靠着一股狼性精神……”

陈总这边在自顾自说着,众人都懒得搭腔。最后,还是老马先打破了沉默:“陈总哩,你说的我们也都认,谁不想发财改运,多掏几个宝贝哩?可那阴龙就在外头,它么不是一般个怂东西,是个妖怪哩,枪也不好使哩!”

陈总不以为然,继续打鸡血:“什么妖怪不妖怪,顶多是个大号四脚蛇罢了。21世纪是科学的世纪,只要人敢为,就没有不可为……”

老马有些急了:“这个阴龙不是一般的动物哩。你们不记得了?它是从顶上那个云里飞下来的,我是亲眼看见它在天上飞的!这要是一般的动物,没有翅膀它能飞?这肯定是神物哩!以前那大师说,阴龙以人的魂魄为食,我看这什么暌,肯定就是用这些人的魂魄来当自己的食物,好让他变成真龙……”

老马又越说越没谱,陈总阴着个脸,咬牙道:“好,那你说怎么办?那是个妖怪,我们是不是就困死在这里不出去?”

老马不吭声了。这时一旁赵老驴说,这东西表皮的鳞片确实很硬,光靠手枪的确拿它没啥办法,刚才老傅几枪打在它身上都只是留了点血。他以前当兵时,有个打过仗的老上级跟他们说,深山老林里就有厉害的爬行类动物,身上鳞片角质硬,不怕枪弹却怕爆炸物。一颗手雷下去,跟在池塘里扔了鱼类似的,肚皮朝上,拿刀剖开一看,原来里面内脏早就被炸的稀碎了。

听着赵老驴的话,陈总目中厉芒一闪,又看了看老马,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阿凯:“我们这边还剩多少子弹?”

阿凯把所有的弹夹翻出来,仔仔细细的数完了,愁眉苦脸说:“就这几个弹夹了,有些还在老傅的包里。按我们这个枪法,肯定不太够的呀……”

“嗯,子弹不够。照明工具呢?”陈总又问。

“老板,照明棒早没了,只有现在手里这些家伙了呀,包里倒是还有些电池……”

“那还剩什么?!”

阿凯不知道老板到底想说什么,满头大汗的翻着背包看了一阵:“还有些巧克力和罐头。哦,对了,还有之前炸墓门留下的炸药管。这……陈总,您的意思是咱们用炸药管?可这东西没准头的呀,就算手榴弹也不太行。”

陈总忽然转过头,问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的静雯:“你还记得咱们公司文化第十三条是什么吗?”

自打老傅在自己眼前死后,秘书静雯就一直处在一种精神崩溃,近乎神志不清的状态。一听陈总叫她,静雯像被火烧的烫针戳了一下,像复读机似的念道:“忠于职守,敢于奉献。无私奉献是一种情怀,一种对企业的深厚感情,并由此产生出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无私奉献更是一种氛围,一种团队与个人为实现共同愿景,而共同努力奋斗的气氛和环境:无私奉献是……”

“好了。”陈总一摆手,示意静雯停下,然后又环视众人,叹了口气,脸上半是悲痛,又半是果决:“大家都是领华集团的员工,咱们一路经受考验走到了这个关头,现在也该有人站出来奉献一下了。”

阿凯听到这话脸色一变,顿时汗如雨下,身子抖的几乎站不住,几乎是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哀求:“陈总……”

陈总没有理他,而是指了指老马。老马左看看右看看,问:“陈总,你,你找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做什么哩?”

陈总呵呵一笑,说:“没什么,只是谈谈心。马师傅啊,你这一把年纪还来倒斗,跟我们一路走来,真是辛苦你了!”

老马见陈总这番客气,有些莫名其妙:“没有,没有!不辛苦,不辛苦哩。”

陈总还是保持着之前的迷之微笑:“马师傅,您入职的时候跟我说,您今年四十是不是?但其实,您应该早就六十了吧?”

老马尴尬的说不出话,嘿嘿嘿赔了一阵笑,挠挠头:“四十九,那是算虚岁嘛!哎,我是讲夸张了一点,其,其实我这个年纪是有点大,您要我现在去打头阵,力不从心哩……”

陈总又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哎,我陈某人这辈子恪守法纪,做生意最讲究诚信,就讨厌有些人为了求职,伪造履历。”

老马蒙了:“我,我这也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哩……”

陈总忽然又摆出一副理解的神色,拍拍老马的肩膀:“哈哈,理解嘛!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是不是?马师傅,您家里几口人?爱人身体还好吗?儿女们过得还好吗?”

老马这辈子也没跟这么大的老板聊过,不知道怎么又拉起家常来了,只好告诉呐呐说自己爱人也在工地,三个孩子有两个没凑够彩礼钱,一把年纪还娶不上老婆。两人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家常,陈总一直保持着祥和的神态,又是微笑又叹气,仿佛是在慰问困难员工,其姿态温柔可以上新闻。

等老马跟陈总说过家里情况后,陈总又叹了口气,一副心痛的模样:“哎呀,这年头挣钱不易呀!你这么一大家子,这些年过得也不宽裕吧?”

没等老马点头,陈总又说:“可马师傅啊,您虚报年龄,等于是欺诈,是利用我的信任,是剥削我的资本呐!按道理说,我现在应该立即跟你解除劳动合同,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到时候法院下来强制执行书,您家里的这点家底,够不上给我赔偿损失的……”

老马脸色煞白:“陈总您就别拿我寻开心哩……”

陈总哈哈大笑:“当然是开玩笑。我一向都把咱们的员工当成自己的兄弟,怎么会干这种事呢。”陈总又拍拍老马肩膀,道:“其实是这样的,马师傅,我看你家庭里也困难,那我现在有个发财的机会想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接得住呢?”

他说这话时,给了阿凯一个眼色,阿凯立刻拿着枪走到老马身后,也不说什么。老马见这阵势,面如死灰,也不反抗了。陈总又说了几句漂亮话,才终于说了自己的整个想法:老马带着炸药管,出去吸引阴龙,趁它回头咬过来时拉响炸药管,然后把它炸死。

至于为什么选老马,陈总又呵呵解释一番,总之不外乎是“老马年纪大,经验丰富”之类的套话,又说,没有什么是几根炸药管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加上我们的勇气、责任和自我牺牲的奉献精神。

说完,他深情的注视着老马,声音也颤抖起来,就差流眼泪了:“老马啊!我们要打赢这场战斗,要消灭敌人,总是要有人做出牺牲和奉献,我们全都指望你了!想想我们,想想小魏、还有这些年轻人吧。老马啊,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尽管开口,我陈某绝不会亏待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