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四十五章:小明王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9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17:16:25 全文阅读

一座建在鬼方国都城里的商王宗庙,这件事有多离谱呢?跟月球上有B-52轰炸机差不多。

连陈总也看出这其中的不对劲,问他:“这宗庙不应该是在都城之类的地方吗?商王为什么要把祭祖的地方放在敌国的都城里呢?还有,如果这是什么商朝宗庙,那之前带我们过来的那个什么英灵,又到底是什么来历?”

魏明分辨着石案上的碎石,一直想了很久,想来想去只觉得这件事诡异离奇。实在想不明白其中缘由,只好说了些含糊其辞的话,先带着疑问先回了其他人那边。

老马上来就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听到这里是一座庙,老马一拍脑袋说糟糕,合着刚才杨哥躺着的地方是献祭坑,这不是把人当祭品吗?虽然杨哥害死了福顺,但那也是当年的事了,不至于死了还得当什么东西的祭品,忙叫上谢疯子一起,把杨哥尸体挪到了一个平整的角落里头。

他们这一动,一直冷眼旁观的阿凯忽然怪叫一声,指着献祭坑说不出话,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肩膀一耸一耸发着抖。陈总和魏明打着手电赶过去一看,也都被他看到的东西吓了一跳。原来杨哥死前流了许多血,这些血弥散开来,竟然在在献祭坑的坑底里头勾勒出一个怪异的人影。

老马一看,顿时捶胸顿足:“哎呀,我真的是老糊涂哩!怎么就把杨哥放在这个祭祀坑里!这下好了,真成了祭品哩!”

这人形无论形状、大小都跟杨哥死前的形状并不相似,倒像是一个四肢张开躺平了的人,在手电光下散发出不详褐红色。赵老驴说:“你,你们看看这个影子,它是不是有点像之前带我们过来的那个鬼!”

这么一说来,大家也都觉得有些眼熟,难道只是单纯的巧合?

每个人在生命中都会遇到无数巧合,但如果许多巧合都在同一时间发生,那么它就很难说是巧合,而会被视为某种启示甚至必然。所谓巧合,所谓神迹,无非只是一般人无法察觉其规律罢了。而现在,魏明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就好像这坑底深处埋藏着一个他们一直以来在追寻的秘密。

他将这种直觉说了出来。虽然其实仔细一想,这没什么道理逻辑,但眼前这一切本来就不能用寻常的道理逻辑来理解,实在由不得他们不信邪。陈总一挥手,当即让老马和赵老驴上探铲,往下头仔细打打。

果然没过多久,两人就在这底下打到了些什么东西。这东西极硬,埋得也不算深,但块头不小。他们一人拿过一把工兵铲,七手八脚一起上,把这祭祀坑底的土挖开,果然没过多久就挖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人形物体。

但这东西并不是尸体,而是一具石人。这石人的材质,和他们进墓以前在外面挖到的那种差不多,没有毛发,五官都在,但面孔上赫然睁着一只硕大的眼睛,内里空空如也,平躺向上,好似在茫然的望着他们。

从形象上看,毫无疑问,这个“人”应该就是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的红衣怪影。

这石人有一点跟他们之前所见大不相同,那就是他身上还穿着一件真正的衣服。这是件丝绸质地的绯红圆领长袍,峨冠博带,袖口领口都有镶边,可以看见里面的白色内衬单衣。腰间系着一条金色束带,虽然沾染尘土,却仍不失华丽本色,可见这人生前地位之尊崇。

老马咂着嘴,一脸敬畏说:“天意哩,这个真的是天意,好神仙,显灵了哩……”说完,还对着这红衣石人拜了一拜,念念有词,先说希望不要怪罪他们惊扰此地,又求这“红袍神仙”能显灵把他们从这里带出去。

魏明却还忙着观察这人俑上穿着的袍服。从形制上看,这件衣服倒很像唐宋时常见的士大夫朝服,一般官员朝觐皇帝时才穿着,总之绝不可能是商代的东西。难不成,这是一个唐宋时代的盗墓贼,自己死在了这个地方?

可是,就算这人真的是士大夫官僚,又有谁会穿着朝服来盗墓?真当自己是摸金大夫了?

虽然疑问种种,但之前牛子惨死的一幕还近在眼前,也没人再敢轻举妄动,生怕又出什么意外。这边陈总让赵老驴用铲子把红袍拨开,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物之类。赵老驴扒拉几下,果然从衣物里掏出了点东西,端上来一看,竟是一方沾满尘泥的玉质印玺,差不多半个手掌大小,用是极好的玉,在手电光下反射出柔润的光泽。

这一下给老马看直了眼,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你们说,这会不会是哪个皇帝的印哩?会不会是哪个秦始皇的传国玺哩?”

赵老驴这边忙着擦拭印玺上的泥土,听见老马的话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东西最多就是个当官的印玺,还传国玉玺?我说老马你你就做梦去……”

这边赵老驴话还没说完,他正在擦拭印玺的手忽然停下,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嘴张大眼瞪大,神情夸张的像是中了邪。一旁的老马把那玉玺从赵老驴手中夺过来,仔细看了一阵,也忍不住叫了一声“乖乖”。

“册那,这东西怎么个稀奇的呀,难道真的是传国玉玺……”一旁的阿凯难得的不嫌老马脏,也跟着凑了上去,然后“咦”了一声,把那印玺刻有印文的一面转过来给大家看。

原来,这一方印玺上赫然刻着六个小篆,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大宋皇帝之宝”。陈总看了问魏明:“这……难道这个红袍石人是宋朝的皇帝?皇帝带头盗墓,这真是稀奇事……”

魏明初看也是一头雾水,再仔细检查过一遍印文后,确定不是他们看错了。不过,这一下他倒是发现,这玉玺不但规制与历代玉玺有所出入,其工艺也颇为粗糙。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充斥着一股山寨味。

看着红袍怪尸面孔上的独眼,一个念头在魏明心中忽然升起,顿时有如醍醐灌顶,打通了之前那些纠缠在一起思路。他说:“这个玉玺里的宋,并不是我们一般人认知的那个赵宋。这个穿着红袍的石像,就是当年在瓜州渡口沉船后,又在吕梁山附近失踪了的韩林儿!”

原来当年韩山童掘出独眼石人后,便在好友刘福通等人的拥立下登基称帝。韩山童自称是宋徽宗八世孙,因此以宋为国号,以龙凤为年号纪元,史称韩宋。后来韩山童被捕处死,其子韩林儿继位,以“小明王”之名而为人所知,后人也多不知其国号为“宋”。

史学家也不将韩宋视为赵宋的延续,但韩林儿和红巾军都认为自己是宋朝的正统继承人。因此,韩宋的一切衣冠礼制都是仿照宋朝所立,因此才会在印玺上刻“大宋皇帝之宝”。

这么一来,所有的线索也都通了。按陈总之前跟他所述的传说,韩林儿是自导自演的瓜州沉船,实则是变成了后来目击者所看见的“龙袍怪尸”。现在看来,跟“一目鬼王”的石人形象非常类似,绝不是巧合。

无论韩山童当年从黄河里挖出来的那一尊独眼石人,还是前几天他们在山上看到的那些独眼石像,它们可能都是同一种神秘力量的受害者。内中原理,恐怕不是简单的神鬼玄学就能解释的了的。

祭祀台上的金文曾说一目鬼王有蛊惑人心,知悉今古的神通。如果这个记载为真,那么一目鬼王的神通至少还残留了一部分在石像上,很可能也控制了韩林儿,并最终导致了异化,之后韩林儿的怪异行为也都是在“一目鬼王”的指示下进行的。

但这个可能,又让他陷入了新的疑问。如果一目鬼王的石化是因为其魂魄寄居来自于鬼眼,而失去鬼眼则等于失去魂魄,但韩林儿以及外面的那些人俑,生前无疑都是正常人,那他们又是怎么变成石头的?

这头魏明正忙着冥思苦想前因后果,那边赵老驴又继续忙着扒拉韩林儿石像上的红袍。自打老马知道这家伙是个皇帝以后,也兴致勃勃的帮闲,乐在其中。那红色朝服毕竟过了几百年,两人都不是专业考古队员,这一番瞎折腾下来,竟然一不小心把那朝服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元末韩宋政权的帝王文物,说稀有那都是客气了,压根就是绝无仅有。眼见这么宝贵的文物被毁,魏明正准备跟个老学究似的捶胸顿足间,却恍然见看见,就在这红色朝服的裂口处,竟露出了一缕奇怪的明黄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