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四十三章:龙与地下城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257  |  更新时间:2021-09-21 19:39:04 全文阅读

祭祀台上,枪声、哭声和尖叫声交织在一起,黑暗中两团绿色鬼火瞬息即至,只有陈总发号施令的声音被淹没在里面。一行人手忙脚乱连滚带爬,一窝蜂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跑。

跑在最前面的是阿凯,然后是依次是老傅、谢疯子和另一个叫猴蛋的保镖。老马和魏明一左一右扛起不省人事的杨哥,跟在陈总和静雯后面狂奔,差点一不留神把脚脖子给扭了。

就在这一愣神的空档间,身后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怪异响声。魏明回头借着头灯一看,只见这条阴龙动作极其灵活,在梁柱间蜿蜒行动,犹如飞行。古人说“婉若游龙”,用来形容眼下这条正在追杀他们的怪物再确切不过。

要是有个生物学家在这,看到这玩意儿准得惊掉下巴。好说歹说这东西毕竟还是没超出爬行动物的纲,它怎么能不靠翅膀飞行?难不成真的是妖怪?

就在他忙着愣神的这一刹那,那双鬼火似得眼睛已经蹿到了他们离身后不足十米远的地方。这一下再不敢瞎想,赶忙加快脚步继续跑。这时,他听见身边的杨哥用微弱的声音说:“这东西身子长……得找个小一点的地方躲……往城门洞方向跑,进藏兵洞去!”

眼看阴龙越追越近,老马扔给他一把打开保险的手枪,说他先搀着杨哥走。这把枪本来是冬瓜身上的,后来被老马搜过来保命的。魏明上一次打枪还是军训时,他慌慌忙忙接过手枪,又跑了几步,才把枪拿稳了朝身后阴龙的方向开了几枪,也不知道到底打中了没。

那阴龙的确是停了一停,往巨柱顶上窜去,暂时没有追过来。魏明趁机撒腿赶上大部队,跟着这一行人一往无前的继续狂奔。

谁知他们跑了好一阵,前面依旧只有无穷无尽的石柱,犹如看不到头的原始森林。陈总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还跑得动,便问跑在最前头的赵老驴:“你看到城门洞的影子吗?咱们到底跑多久了?”

赵老驴早就被吓得脸色煞白,上气不接下气:“没,没,没有啊,陈总,咱们跑了这么久,这前面全是石柱啊!”

“停!”陈总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说话声都结巴了起来:“别…别瞎跑了,找路!先找路!”

照明棒和信号弹在刚才就已经用完了,他们现在手头只有手电和头灯之类的照明工具,可视距离有限。众人往四周瞎照一阵,除了石柱什么都看不到,多走几步勉强能看到那人牲坑在他们靠右的一侧。

魏明打着手电,又看见石柱上刻着的那些花纹,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在他的脑海里闪过,大叫一声:“糟了!这是迷魂柱!”

陈总听到他的声音,忙问他怎么了,他说:“这些都是迷魂柱,咱们这是进了迷魂阵,碰到鬼打墙了!”

中国自古以来有所谓迷魂阵的说法,有说是诸葛亮发明,也有说战国时孙膑发明的。这是一种以柱子、人、旗帜之类,按照一定的规律组成的迷宫,能令闯入者陷入困境,从而创造军事上的有利条件,甚至能达到以一敌百的效果。

这东西传的神乎其神,其实和诸葛弩这种奇技淫巧类似,都只是一种在密闭空间中有效的机关,并没有野战上的实际用途。考古学中,这种东西也只在古墓中发现,一般是被用作迷惑盗墓贼的防盗机关,尤其在魏晋南北朝的疑冢里多见,更往后就少见了。

别看说着玄乎,原理却也简单,一般都是在墓室中立下一些石柱,上面刻着一些能制造视觉落差的纹路之类,利用了人脑和人眼的局限弱点,人为制造出一种鬼打墙,让缺乏照明的盗墓者进入以后迷失方向,最终被困死在里头。

从心理学上说,这种东西的原理有点类似于“语义饱和”,很像一个人长时间盯着一个字或者一个词,然后发现自己不认识它了。迷魂柱上刻着的那些线条,就是有意接近一些文字、符号和图画,从而造成了类似的现象。

陈总听完面如死灰,气急败坏对他吼道:“你别跟我讲原理,我要解决方案,我要怎么办,咱们怎么跑!”

其实他们只要跑的够久,硬要跑未必跑不出去,只是他们现在体力有限,又一个个的受了惊吓,又累又怕又缺乏照明。看到奄奄一息的杨哥,一想到那阴龙鬼火般的双眼,还有那迅疾如风的速度,再放眼望去,这四周全是看不到头的柱子,除非有奇迹降临,不然哪有地方可以逃?

这时老马忽然吸了吸鼻子,说:“后生,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哩?”

魏明也用力吸了吸鼻子,果然感觉空气中好像多了一股香味,有点像他以前在庙里闻到的焚香。他四处张望,想找到这香味的来源,正在老马背上的奄奄一息的杨哥忽然抬起手,指着他背后的某个地方,声嘶力竭的从口中吐出几个字:

“鬼啊!”

听到这话,他心里一紧,赶忙转身拿手电往杨哥所指的方向一照,心中一颤,果然看见眼前的巨柱间恍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影子。这影子看不见脸,似乎是背对着他们,长发垂下,一身红袍,腰间系着一根装饰华丽的金色腰带,伫立在那一动不动。

众人都愣住了。这些人里头有倒过斗的,有杀过人的,还有书读得多的,但没有一个见过这玩意儿的。

老马好像想到了什么,说:“这个鬼可能不是厉鬼哩!这个鬼穿的是官袍,是城隍老爷身上的袍子哩,我看这肯定是个商朝的鬼雄哩,不是来害咱们的!”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所谓鬼雄,又名英灵。古时有些英雄豪杰之辈战死沙场,其正气不灭长存世间世间,赏善罚恶,常庇佑世间百姓。像各地所拜的城隍老爷,其实就是这类东西,这种鬼对活人不仅无害,反而往往会对正直之人鼎力相助。

陈总却仍有疑虑:“我记得之前,那姓黄的不是说什么鬼神之类,常人一般看不见的,而是通过间接的方式来影响……”

老马急了:“陈总哩,那姓黄的是骗我们哩!咱们怎么还信他的瞎话哩!这鬼要害咱们,它干啥等这么久,跟着跑吧!”

说归说,但这一众人等谁都不敢动。一方面,正常人都很难接受这种神不神鬼不鬼的东西。再者他们可是来盗墓的,有一个算一个跟好人都不沾边,尤其陈总。要是真的像老马说的,这东西要真的是什么忠义之人所化的英灵,搞不好分分钟就把他们带到局子里去了。

他们这边还在纠结,那股熟悉的腥臭味又飘了过来。老傅脸色一变,大叫不好,拔枪就对身后的方向射击。原来那条阴龙不知何时到了他们头顶的一根石柱顶上,再一次大吼,身上鲜血淋漓,显然是中枪留下的伤口。

陈总见状,歇斯底里般大声叫道:“别跑!跟他拼了!这东西受了伤,可以用枪打死!开枪打它,打它,快打死它!狭路相逢勇者胜!上!”

陈总手里拿着一支手枪,自己却先不开开枪,而是命令最信赖的保镖老傅站在前面,自己躲到一根石柱后面。这老傅以前当过特种兵,保过陈总周全,总算也没辜负陈总的信任,拔枪瞄准上膛一气呵成,对着石柱顶上的阴龙头部连开数枪。

这其中一枪正中面部,打的它一番狼狈闪避。趁着阴龙躲避的间隙,阿凯和猴蛋等人也才反应过来,纷纷拔枪一阵乱射,阴龙只得不停在梁柱间腾挪闪避,一时竟落入下风。

这一下,魏明才看清楚这阴龙是怎么‘飞’的。原来这条阴龙身子极长,而各巨柱之间的间距不过数米,上面又有许多青铜横梁,它身上的四足和身子都可以发力,因此就在这巨柱之间来回腾跃,一次可以跳跃很远的距离,行动非常灵活。加上他们这边照明也不好,远远看去,的确很像是在天上飞。

它身躯和面部虽然中枪受了伤,但并未打在要害,反而激怒了它。这阴龙爪子身体都还柔韧灵活,在一根根梁柱之间穿梭起来速度极快,又聪明狡猾,会利用石柱和青铜横梁当做掩护。老傅打光一梭子弹又装上一梭,这回一共才命中两枪,还都没有打中要害,而相较之下,其他人就纯粹是在浪费子弹了。

阴龙的学习能力很强,它也发现老傅是这群人里威胁最大的一个。趁老傅在换弹夹时,忽然从一侧石柱上猛扑下来,一拱一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穿老傅的脖子,霎时间鲜血四溅。陈总的秘书静雯一直躲在老傅身后,被鲜血溅了一脸。这姑娘之前就受了不少惊吓,早就在崩溃边缘,这回更是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阿凯急忙装好弹,又对着阴龙头部连开数枪,其中一枪瞎猫碰上死耗子,打中它的头骨,打得它往旁边一颤。另一个保镖猴蛋也已经完成装弹,举枪准备重新射击。这阴龙似乎知道这些人手里的枪厉害,忍住痛四足并用,像条壁虎一样在枪声中爬回巨柱,又用尾巴勾住青铜横梁,几下就消失在手电光也照不到的黑暗中。

老傅是陈总带过来这支队伍里最好的保镖,寻常四四个人都不是对手,据说跟了他许多年。没想到这一下被阴龙咬穿了脖子,连挣扎都没挣扎多久,一句遗言都没留下。

好不容易有了喘息之机,陈总见状,心里也再没有有侥幸,喊了声让猴蛋背上静雯,一跟着向那个红袍怪影的方向跑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