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三十八章:祭祀台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1-09-16 22:00:05 全文阅读

两人搀起静雯正准备跑,静雯却大叫一声,跟着了魔似的,嘴里喃喃念叨着“丢了”的,说什么都不肯跑。杨哥一急之下猛的给了她一耳光,把她打的差点昏死过去,静雯这才没敢再念,捂着个脸就着两人的搀扶往回走。

好在这一路也还算是有惊无险,老马和赵老驴两人一早就等在城门洞中接应,见他们安全归来,又看所谓的女鬼果然是秘书静雯,都松了一口气。静雯也没功夫嫌脏,一屁股坐在地道入口对面的一块空地上,抽抽噎噎的哭着。

魏明看着有些不忍,递了一瓶矿泉水过去给她喝。等她冷静了一阵,才问她陈总他们在哪儿,静雯擦了一阵泪,这才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当时陈总他们一行人进藏兵洞地道时,本来先分配了一个叫老傅的保镖在前面打头,又让阿凯负责殿后。可阿凯觉得后面也不安全,说什么都不肯殿后,说是要紧跟在老板身边候命。这陈总既然贵为堂堂领华集团董事长,自然不可能殿后,于是这份重担最后就落到了静雯这个女人的肩头上。阿凯还特意叮嘱她,这是公司给她的一个绝佳锻炼机会。

可谁知道他们选的那一条藏兵洞是最难走最复杂的,里头地道是说不出的弯弯绕绕,拐角无数,可偏偏陈总这个人又喜欢瞎指挥。他要指挥了还不算,还得一边讲些什么指导精神之类,让原本已经复杂无比的情况更是难上加难。

静雯只是个刚毕业一年多的年轻姑娘,文笔算是一流水准,这辈子都没见几个死尸骷髅,可陈总选的这条地道里时不时都碰到一些死人骨头。静雯一路上担惊受怕,跌跌撞撞惊吓连连,他们在地道里拐来拐去,竟不知什么时候把那本宝贵的《陈总实录》给弄丢了。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那圣经似的黑皮本子居然叫这个名字,真不知道陈总的领导稿子是不是也裱成明黄色,按着圣旨的格式来写的。老马听着不以为然,说你们这东西不就是一个破笔记本哩,你们这么大个公司,缺这笔记本还是怎的,至于哭成这样吗?

静雯一听老马这么说,又红着眼絮絮叨叨了一大堆,跟背书似的说这个本子多重要,对于公司意义多大,记录了陈总说过的每一句话。这还不算,每天白天记录完以后,一到晚上,静雯都要负责做摘要整理,第二天分发给到公司主管晨会上宣讲学习,为此经常通宵不眠,可以说就是她的全部工作意义和心血了。

所以说脑袋丢得,这东西可是丢不得,要换在平时,开除都算轻了,竞业禁止都得十年起。陈总在地道里直接当场发飙,先说什么静雯就是看不上他说的那些话,不是发自心底认同学习,每次都不情不愿。然后又骂她只顾着自己不顾工作,没有一点职业素养,最后上升到人身攻击的高度,说静雯这个人心中没有公司价值,甚至不配为人。

静雯哪里经得住这种骂,实在委屈极了,先连连道歉,又一个人回头钻进回过头去找那本《实录》。没想到这一下不但实录没找到,还把自己给弄丢了,跟不上队伍。她又在地道里兜兜转转瞎跑了一番,居然无意中从内城的墙角下钻出来了。

可她又是个天生的路痴,在石柱间瞎走了一阵,忽然远远看见一个长发头红色的人影子,乍一看像极了香港恐怖电影里的红衣女鬼,当时就把她吓的神志崩溃,躲在石柱间动弹不得,一直断断续续的哭,走也不敢走。

四个大男人听到这里,都是暗自悚然。老马问她,说他们刚才往里头扔了照明棒,叫她名字的时候干嘛不出来。静雯说:“我,我都不知道是你们,我以为陈总和Kevin在。可我还没找到陈总实录……呜呜呜……我,我不敢去见他…我没脸见他!…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一说到实录,她就哭的更伤心了。

杨哥倒是更关心那个奇怪的红衣影子,他看了魏明一眼,又问静雯:“你看到的那个红衣女鬼,她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有两团绿色的鬼火在?”

静雯很努力的回忆着,她脸色苍白,晶莹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半晌后才摇头道:“没,没有什么鬼火……这个就是一个长头发的,穿着一身红袍的鬼,好…好像会用,就是那种很大的袖子。哦对了,腰间好像还有一根很粗的腰带。”

很大的袖子?腰间有腰带?

魏明心中一动,问她道:“你说的这个,是不是有点像古代人穿的官袍?”

静雯想了一想,然后连连点头:“是,是有点像,不对,确实就是这个。”

从唐之后,一直到清之前的文官服饰都是红色,宋代皇帝尤其爱穿这种红色官袍。看来这鬼就算是古人,也不可能是商周时候的。

他这边还想继续问,忽然看见静雯脸正对着他身后,露出惊骇至极的表情,好像是魏明后面出现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

魏明心道要糟。他身后正是来时的那一条地道口,难道是有什么怪物出来了?转身一把抄起工兵铲,正作势准备砸向里面出现的怪物,却听见一个声音结结巴巴的说:“别…别砸!Stop,Stop!停!”

一个发型精致,却灰头土脸的身影从地道口里钻出来,是阿凯。阿凯又回过头去拉出一个统一灰头土脸的人,是陈总。不光陈总,其他几个保镖也都是狼狈不堪,有人身上还受了伤。

杨哥和谢疯子看见陈总这般狼狈不堪,连忙趋身上前接驾,又是递水又是安抚。静雯看到陈总却比见了鬼还怕,连连道歉,一边哭一边说自己没找到实录,现在就回去找。

陈总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只忙着喝水,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忘了实录这回事,理都没理静雯一下。等陈总休息了一阵,杨哥又问陈总怎么在下面走了这么久,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陈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别说了,这地道里曲曲折折,肯定是那姓黄的用邪法搞了鬼!我们这几个人磕磕绊绊遇到不少危险,好在终归还是把大伙儿带离了险境…”

一旁的阿凯也不忘附和:“哎呀,这都是陈总指挥有方,意志坚定,我们才能够从这个弯弯绕绕的地方走出来是不是。虽然这个地道里头曲折了一点,但有陈总在前面带领,那肯定还是光明的……”

这边正忙着吹牛,那头那个叫老傅的保镖先点了一边人头,才发现似乎是又少了人。

之前从瓮城处进藏兵洞地道时,一共分了六路,除了陈总他们外,魏明、老马、杨哥、谢疯子还有憨子各一路,拢共是五路。如今其他人都安全到了这边,唯有一个憨子不见了人影。不过憨子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使,估计这会儿多半是在地道中迷路了。

陈总顾不上管他,又问其他人有没有什么发现。杨哥他们带着陈总视察了龙蜕,又把之前见到阴龙、鬼火、地下城市和红袍怪影的事都一股脑告诉了陈总。陈总这回亲眼看到那条龙蜕,脸色也不由变了一变,问老傅有没有办法对付这个。

那个叫老傅的保镖不以为然:“这个不就是一条大号四脚蛇,哪儿是什么龙?别说死了,就算活着也抵不过咱们手里的家伙。我以前在缅甸丛林里头见过比这更大的,一梭子下去也没了,更别说咱们还有炸药管,咱们倒不如担心一下那个姓黄的还有没有在搞鬼。”

陈总让老傅打了一记照明弹,这才把更远处的情况都照了个清楚。这个地下城比他们想象的大很多,而就在正对着城门中轴大道的远处,似乎有一个梯形状的阴影,那梯形阴影的后面,又似乎有个什么更大的东西,但那距离这边已经太远,以至于连形状都看不太清楚。

陈总问魏明那梯形是什么。他想起自己之前在幻觉里看到的东西,对陈总说这形状多半是个祭祀台一类的地方,上面很可能有青铜鼎之类的摆设,更后面的东西他也看不清楚,不知道跟传说里的大槐树有没有什么关系,但应该就是祭祀台祭拜的对象。

这边杨哥也说那块视野应该很好,可以看清楚整个古城的全貌,又说这姓黄的在暗,多半也是冲着独眼石像去的,咱们不能让这姓黄的抢了先机,兵贵神速,最好先抢占眼前的高地再说。

陈总沉吟一阵,又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憨子还没来,咱们总不能把他抛下吧?领华集团的员工,哪个人不是我的兄弟啊……”

一旁阿凯忙道:“陈总讲信义,大家都是知道的,至于憨子,让静雯写个字条给他就好,毕竟他也是小学毕业的,不能算完全看不懂字……再说要是他真看不懂,就说明业务能力不行,那也可以算是就地裁员淘汰嘛。咱们要顺利做完这个项目,就会有一些牺牲,大家也都理解,是不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