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三十六章:鲧引丹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567  |  更新时间:2021-09-14 15:45:49 全文阅读

说到这,老马长叹一声,说当年那和尚可能早就算到了这一切,这大概就是造化弄人,报应不爽吧。反正自打那往后,老马就再没动过倒斗的心思,一直老老实实在工地上打工养家,除了多生几个儿子挨了罚款也没什么大事,直至现在。

一旁赵老驴听完,不禁感慨:“我老赵走南闯北这么些年,怪事情也碰过不少,哪一件都没你老马说的这么玄乎。杨哥,你见多识广,你给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个一回事情?”

老马刚才说这事的时候,杨哥就一直坐在一旁低着个头不出声,也不知道闷着在想什么。一听赵老驴问他,杨哥眼神迷茫的“啊”了一声,随口敷衍了一句:“这个我也不知道,嗯,可能吧。”

见杨哥一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模样,跟丢了魂似的。赵老驴自找没趣,又对老马说:“不过你说这么多的神神鬼鬼,到头来,你老马不还是来倒斗了?”

老马苦笑一声:“这有啥办法么。恶鬼厉鬼打靶鬼,哪里有穷鬼可怕哩,小魏晓得,我家里儿子结婚等彩礼哩。”这话说的赵老驴一阵大笑。两人就这么蹲在龙蜕前闲扯了一阵,又商量着要是把这东西带出去,到底能卖多少钱。

魏明却还在琢磨老马刚才说的那个故事。自打进入这个地方以来,发生的种种怪事早已刷新了他的整个三观。不管“龙”是否真的存在,眼前这一条奇怪的尸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一般的动物。

但这种东西,真的会是从人肚子里生出来的?他想起那口石椁里密密麻麻的抓痕,商代觋暌竹简上记录的内容,然后又想起老马故事里说的那个“滚引丹”,叫住老马,用手在地上比划着写了一个“鲧”字,问老马在瓷瓶上看到的是不是这个字。

老马冥思苦想了好一会,然后才“哎”了一声,颇为意外的说:“好像是这个字哩!我当时认不太出来,不晓得这是啥么个意思,你能给咱们几个说说不?”

于是,魏明当即便把这个字,以及它背后的来历全部一五一十的解释了一番。

“鲧”在甲骨文中是一个钓鱼人的形象,在古代神话的传说中,是夏朝建立者大禹父亲的名字,因此有学者推测,“鲧”应该曾经是某个渔猎部落首领的代称,对水性非常熟悉。

传说洪水肆虐天下时,鲧受四方推举治水,但鲧却因为治水不利而被舜帝于羽山处死。鲧心怀怨恨,死后腹中怨气三年不散,从腹中生出一条黄龙升天而去,鲧也由此成为传说中的“四凶”之一。

其实不光是中国有类似龙从人身中出现的传说,在东南亚也流传着这种说法。像是缅甸的《琉璃宫史》中就曾记载过,湄公河沿岸的一些供奉那加的村落,会定期选择一名少女吞吃,让她吞下一枚“那加卵”,然后扔到河里献给那加。据说一直到19世纪,还有英国探险家亲眼见过这种仪式。他推测这是一种特殊的、有寄生能力的爬行类动物。

“鲧引丹”这个名字应该就跟这个典故有关,也可见其由来之悠久,老马故事里说的这种东西,乃至于地上这一条怪物,很可能就属于这种爬行类动物。

接着,他又说到之前在商代竹简上看到的内容,说这个觋暌既然发誓为商王永守此地,搞不好这个地方还不止一条阴龙。

老马神情坚定的摇摇头:“后生,你搞错了,这个是蜕——你晓得蛇蜕哩?这都是一样的东西,上了年纪,阴龙也会蜕皮重生。以前那个大师他就告诉我,阴龙是妖孽,妖孽是不会生老病死的,人的尸体那就是它的第一层遗蜕。往后它每死一次,就会新生一次,这个人的魂就附在这个阴龙里头。”

魏明没接老马的话。一是觉得荒诞的超出他的常识,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二也是这里的事情确实怪,他自己也拿不准。眼看着这怪物尸体就在眼前,有的事情真不由得不信。

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杨哥忽然抬起头,说:“都过了多久了?陈总他们怎么还不来?难不成这个阴龙躲在地道里,把他们都一锅端了?”

杨哥这么一说,大家才发觉已经过了很久,刚开始钻进来时他们扔的那根照明棒,眼看着也快灭了。陈总他们怎么还不出现?难道真的被什么妖怪抓去了?

杨哥有些焦躁的站起身,又检查了这个洞室四周的角落,但除了通往深处空间的洞口外,再没有别的出口。杨哥问他:“小魏,你说古代的藏兵洞,会不会有可能有一些岔道之类,是直接通往城里面的?”

仔细一想,这的确很有可能。毕竟地道的一大优势就是能制造迷宫,四通八达,既然鬼方人把水道跟藏兵洞系统连在一起,那么至少会有一些通往内城的水渠,只是可能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杨哥一边听,一边皱着眉头凝视着门洞深处的黑暗。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这城门洞中的一个墙角,身后就是通往瓮城的主城门,如今已被封死。而另一侧,就是通往那未知古城的道路。按照那个小学生李建铭的路线图,那里应该就是他看见大槐树的地方了。

几人的手电亮度都不够,往里头照半天也看不出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一片深邃神秘的黑暗,犹如鬼门关一般。杨哥掏出一根照明棒,点亮了往里用力一扔。等照明棒落地,亮光燃起时,几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由无数石柱支撑的超大型空间。石柱由近至远依次递进升高,在照明棒的光源下向后投下巨大的阴影,阴影彼此相互交织叠加,使得更靠后的部分隐没在一团黑暗中,宛若矗立此地的无字巨碑,向来者诉说着悠久而神秘的历史。

魏明激动的心脏怦怦直跳。他又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一步,把手电打在最近处的穹顶上,只见顶上有许多类似横梁的支撑部件和石板顶,稍远些就只剩下一片黑暗,连强光手电都只能照个大概,隐约能看到一些蔓藤状的东西。

这么深的地底也会有蔓藤?他想起杨哥的天坑理论,但这里明显沉闷要比露天的地方沉闷许多。还是说,这更深处其实有别的什么东西支撑这些蔓藤生长?

想了一阵没什么结果。他又收回视线,打量着自己周围附近的东西,只见光是眼前视野范围内的空间,就有至少半个足球场大小,其内部空间肯定还会更大。而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是两堵厚重的梯形城墙,与之前瓮城所见的城墙显然是同一套工艺。而从城门洞往里看,这墙居然有近十米的厚度,又向两边延伸直至没入黑暗,宛若两条巨龙。

这些支撑穹顶的都不是特别规则,呈一种大体的圆形。他想起以前看过浙江有个叫龙游石窟的地方,这里面的柱子就跟这个石窟的很像,只是柱子上多了一些扭曲诡异,说不出风格的线条纹路。刚看的时候好像能认出某些文字或者图案的特征,可等看久了,似乎又会变得莫名的陌生。

眼前的一切,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地下奇迹。不知道如果程教授能在这里,亲眼见证这样一座商代地下古城,该作何感想。

正当他准备向前一步,继续探索时,老马忽然从身后拉住了他。就这一愣神的功夫,他听见眼前的茫茫黑暗中,隐约飘来了一阵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明显悲戚至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