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三十四章:龙蜕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21-09-12 13:11:49 全文阅读

这时,他们忽然又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响动。转过头往来时的水道方向看去,只见两个光圈一前一后,正从他们来时的那条水道向这边移动而来。

对面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停了下来。魏明听见那边传来交谈的人声,然后冷不防一根照明棒扔到近前,魏明下意识伸手一手挡眼,就听见对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小魏?老马?是你们吗?”

老马对那头应了一声。魏明适应了一阵亮光,然后才放下手,向着照明棒投来的方向望去,正见到杨哥和赵老驴两人一前一后向这头快步走来。

两人一路走到近前,看见他们正面那具小孩的尸体,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这个是怎么回事。魏明先简单的把日记本上的内容和崔毛子的传说总结了一下,又把之前在鬼方密室里看到的壁画告诉了他们。

他本来还想说冬瓜的事,老马却给了他一个眼神,轻轻摇了摇头,于是魏明只好作罢。

杨哥听完,让魏明把那副通天大槐树的画给他看,看了一阵又说:“你还记得,我之前在酒桌上跟你说过的那颗大槐树吗?”

魏明说:“记得,当时你好像是说,陈总是为了找到这个东西,许愿逆运改势?”

杨哥“嗯”的应了一声,又咂咂嘴,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我听完你刚才说的这些,就觉得这个事情吧,它不可能是简单的传说或者幻觉。这颗大槐树肯定是真实存在的,一目鬼王的鬼眼多半也就镇在下头。”

“可是,缺乏光合作用的地底,怎么可能长出这么大的槐树呢?”魏明问。

杨哥也没法确定,只好说:“我推测一下哈。咱们这个槐仙岭的山里,应该是有一个天坑。天坑里常年积雾,所以导致这个槐仙岭顶上雾气终年不散。而那大槐树呢,就在这个天坑里,又因为这个雾气折射之类的原因,就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月亮很近的错觉。”

这个推测确实有些道理。天坑是一种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特征,山西吕梁山正好是北方为数不多有喀斯特地貌的山区,分布着不少溶洞。既然这整个地下居住环境是以山洞开凿出来的,那么有天坑也毫不出奇。

杨哥又说,其实没见到大槐树之前,这些推测都跟瞎猜没什么区别,这里头说不好真有什么神通在。还不如先分析分析这孩子日记本上的路线,早点找到出口,找到这大槐树本尊。

说起孩子,老马又想起刚才的事,指着他们身后,说这孩子临死前把槐仙的模样给画出来了,还别说,长得跟魏明这后生贼像。

一直忙着在附近寻路、找宝贝的赵老驴听到这话一愣:“什么呀,你说什么画?”

老马骂他睁眼瞎,把手电往他们身后的岩壁一打,登时愣住了。只见那副原本在他们身后岩壁上的血画赫然无踪,只有一大团谜一般的赤红色,跟之前看到的人形根本不搭边。

老马惊得连手电都拿不稳:“没,没了?这是咋么个回事啊这个?我的娘也……”

杨哥走上前对着岩壁用手抹了抹,又看了看上头,说:“我说老马,小魏,你们是不是看错了?这些红色根本不可能是画上去的。你们看这上头有岩缝,应该是通着外头的溪流,水是就这么一路沿着岩壁漫下来的。”

魏明和老马面面相觑,难道刚才看到的一切只是错觉?可如果只是错觉,难不成这两个人同时产生了同样的错觉?如果是真的,这未免也过于巧合了吧?

杨哥用手电照了照周围,似乎是想凭着自己土耗子的经验,找找这附近是不是有什么机关诀窍。可忙活半天没什么收获,杨哥沉吟一阵,又问他:“小魏,你们从远处过来看到这个画的时候,它是一直就这样吗?”

魏明回忆了片刻,有些明白了杨哥这么问的意思。的确,要按照之前所见的画幅尺寸,他们应该在远处就能大概看清细节了。可直到走到非常近的距离时,他们才辨认出这一团红色是一个人影子。而且那时候,他的整个心态也好像受到了莫名的影响。

杨哥又说:“而且你们也不想想。这孩子临死前拉了这么久的稀,一没吃饭二没喝水,人估计都瘦的脱相了,怎么可能有力气还留下这么一幅画呢?”

杨哥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可他们先前看到的究竟又是什么?难不成这孩子真如他死前发愿一般,变成了一个恶鬼,给他们看到了这一切吗?

几人正径自疑惑,一直在忙着看东看西的赵老驴好像发现了什么,指着这孩子尸体腹部的位置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顺着赵老驴的所指,几人这才发现尸体的腹部位有一片不太不起眼的突出部分,被发霉破烂的衣物包裹着,里面似乎依稀能看见什么别的东西。杨哥面色凝重,用手中的工兵铲拨开外边的衣物,竟发现尸体上赫然长着一大片拇指粗细的鬼涡蘑菇,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杨哥见状脸色一变,大声叫道:“不好,快把防毒面具戴上!”

等几人手忙脚乱匆匆戴上防毒面具,又跑的远了些以后,杨哥才说:“你们刚才肯定是吸入了这里头的孢子,产生了幻觉。”

又是幻觉?

他隐隐感觉这事不可能这么这里肯定有什么别的玄机。没等他细想,杨哥又说:“我看这孩子画的路线图,咱们要找的地方已经离这儿不远了。这里不宜久留,咱们也不要太过纠结,先从这里出去再说。”

岩壁左右分别有两条暗道,跟他们来时进的那一条藏兵洞是同样的规格,得低头猫腰才能往里走。四人向前一路走了大概几十步,过了个拐角后又走了一段,最终在两条暗道汇聚处发现了一个新的洞口,尽头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杨哥一马当前往前扔了根照明棒,接着四人从矮小的地道口鱼贯而出。

只见这是一个方形的小空间,四周都是土石砌墙,不算很大,整体宽度与他们之前在瓮城发现的门沿宽窄一致,应该对应古城大门的门洞。而另外一侧有一条跟他们来时差不多的甬道,甬道不长,尽头处只能看见一片黑洞洞的漆黑,魏明拿手电照了照,似乎隐约看见一些巨大的影子在里头,宛若无言的巨人。

他想起李建铭日记本上所说的“有很多很多树,很神奇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面。而如果记载不错,那棵传说中的大槐树应该也在其中。

他这头正打着手电好奇里面,却忽然听见身后其他人陷入了一阵争吵。回头一看,这才注意到那边的角落里躺着一条极长、极大的东西,像是某种动物的尸体。这尸体表面腐烂的非常严重,骨骼脊椎都露出来了,只能依稀辨认出表面有一层网格似的东西。

魏明问他们:“这……好像是死蛇?”

杨哥抓了抓自己的光头,说:“小魏,你书读得多,你告诉我,咱这地界上有这么大的蛇吗?”说罢,便用步子量了一下,说这条蛇至少有五六米长。

魏明听罢摇摇头,华北一带的蛇最长也不过两三米,而即使是南美洲的森蚺,一般也不过五米左右。眼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在书中所学的范畴,他也解释不了。

杨哥见这位才高八斗的肄业大学生也没答案,又转向老马。老马此事面色凝重,看着这动物的遗体出了神,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一只手捏着蛇蜕上的一个角,另一只手在这条蛇蜕上找着什么,又发现了类似的东西。

看着那个突起的一块,老马悠悠道:“老杨,你也是倒过斗的,你看这个是什么?”

杨哥一时摸不着头脑:“这不就是个蛇么……等会,这是个脚?”

老马头点的像打桩机一样坚决:“你记得我跟你们说过,那石棺里头出来的东西是龙不?就是这个,这个东西它不是蛇哩!你看到这四个东西没有?这是脚!蛇身有四足,这动物是龙!这条东西,它就是龙蜕!”

老马这番说得大家既惊又惧,又不太相信。老马看其他人一脸难以置信,拍着胸脯不断强调,说自己说得是真的,要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

杨哥问老马:“你说得这么肯定,难不成你见过?”

老马说,这种龙一般叫做“阴龙”,是古墓中深洞里头才有的妖孽。寻常的龙,都是吸取天地灵气而成的神物,但这种龙却是以阴气为食,因而得名。他以前倒斗的时候不但见过这种东西,还被它害得不轻。

老马又道:“后生啊,你还记得,我说我倒过周王陵的斗不?”

魏明听着一脸黑线:“我说行了啊老马,吹个牛你还当真……”

“你还觉得我是在谝闲传不是?我说的这个事情,它就跟这个周王陵有关系。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哩!莫说倒死人的斗,更缺德的事情也不是没想过。但有句老话说,夜路走多了就会碰到鬼,我有一回就碰上了件怪事,打那以后,我就再没敢再去倒斗。”

说罢,老马便告诉了他们一段自己的往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