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失踪的孩子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43  |  更新时间:2021-09-11 16:05:52 全文阅读

走近了些看,才发现这岩壁上的红色影子是个画上去的人像,虽然笔触粗糙,谈不上什么技法,却还算颇为具体生动,有鼻子有眼甚至有神情姿态。想来他俩刚才看到的所谓红衣怪影,应该多半就是这玩意儿。

一看到眼前有文物,魏明就不能自已了。心中的恐惧一扫而空,独自撇下老马,蹬蹬几步迈到前面,就着照明棒的光开始观察着那副画。

这画上的人比真人矮小一些,但身体比例却基本真实的。它的脸上有三只眼,每一只眼里的眼球都是鬼涡纹的形状,五官画的分外鲜明,脸上表情夸张。头上留着一个锅盖似的发型,脑后有小辫,身上穿着一袭未经裁剪的长袍,手里握着一把长柄兵器,从造型上看,似乎很像是一把斧钺。

眼瞅着这画上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他转过身问老马:“老马,你还记得崔毛子给咱们说的那个故事不?你看这古画上头人的打扮,好像跟崔毛子说的差不多?”

老马打着手电看了一眼,神情却莫名开始紧张起来,连带看着魏明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后生,你,你再好好看这个画哩。你,你难不成真觉得它是古人画的?”

魏明下意识说了声“不然呢”,又打着手电回头看了一眼。可没想到这一眼,也让他看出了些不对劲,心头顿时升起一阵悚然之感。

首先,这些画的笔触非常幼稚,之前的古人壁画简单则简单,但好歹线条清晰刻画均匀。绝对没有粗糙到这种地步,两者风格完全不同,这个很像是初学者或者小孩子才有的水平。

其次,这些颜料并非是古人所用的朱砂一类,也不是先刻好形状再画上去的。魏明用手轻轻碰了碰,发现这些“颜料”很像是干涸的血迹。

最后,这画中人的脸型、五官都莫名有些眼熟,细看之下,似乎很像他熟悉,但又不是天天看见的某个人……是谁呢?

他回想起老马恐惧的眼神,顿时有了答案。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他感觉背脊阵阵发凉,下意识后退几步。只听身后“哎哟”一声,他把老马也给碰倒了,还连带着被地上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绊倒了。

魏明顺着老马倒下的方向一看,这才看见地上竟赫然躺着一具骷髅,外面的衣服已经被烂的不成样子了。

原来这是一具小孩的尸骨,一直躺在附近,只是两人刚才忙着看墙上的画,没注意罢了。小孩身上的衣服浸透了污渍和污泥,保存的相当完整,依稀能看出是老款的小学生校服,那骷髅旁边还有一个小帆布包。

老马“咦”了一声,说:“这……这地方咋有个小孩子的尸体哩?”

魏明蹲下身,一边查看着这具奇怪的尸体,一边摸了摸那个帆布包,又看了看头顶上的岩缝,顿时心里头就有了答案。他对老马说,这孩子多半是当年和喜子一起进山的孩子之一,在山上迷了路,踩到岩缝,然后掉了下来,死在这里了。

老马顿时恍然大悟:“难怪,难怪!我就说怎么看都觉得这话是个小孩子画的,还以为是我老马没文化哩。唉,可怜这么大个愣娃,不明不白死在这么个地方,家里人白养了。”

帆布包里似乎有个类似书本的东西。魏明拉开搭扣,从里头取出一本拇指粗厚的日记本。这是8、90年代比较流行的那种纯色塑料封皮笔记本,在当时一些农村学生中算得上稀罕货。他翻开一看,只见这里头的纸页都已经发黄、发霉了,有些还沾着泥水和血渍,但好在字迹勉强还算工整清楚,不难辨认出上面的内容。

原来这孩子叫李建铭,是崔乡小学五年级学生,是个好奇心重的熊孩子,日记的前面除了上学和同学老师们的琐事,大都是些掏鸟窝、摸鱼之类的事情,以及他以后要当地质勘探员,去为祖国献石油之类的愿望。

魏明让老马帮他打手电,然后一直粗略的翻着,直到翻到后面,才发现这孩子原来不是掉下来就死了,而是还活了一段时间,并且见到了一些很古怪的事物。

这些字大不如之前的工整,写得歪歪扭扭,语句的逻辑也是支离破碎。从字里行间明显可以感觉到,当年李建铭亲手写下这些时,是多么的恐惧和害怕。

原来,有一年暑假,晋北一带发生了旱灾,连续一个月没有下雨,连槐仙岭上的雾都散了不少。这个李建铭以前也听过槐仙岭上住着神仙的说法,便自作主张,以“找神仙求雨”为名,撺掇了其他三个孩子跟他一块上山,一路爬到了半山腰。

可就在他们刚爬过半山腰不久,原本晴朗的天忽然没由来的黑了。霎时间,山林间刮起一阵无由来的阴风,吹动树叶百草,好似百鬼哭嚎。而山上原本像薄纱一般的白雾瞬间变得浓郁,宛若一团扩散蒸腾的水蒸气,直直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扑来。

这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了。几个小孩哪里见过这阵势?大叫一声就往下跑。李建铭一边骂他们胆小鬼,可也没办法,只好跟上,谁知他自己一不小心踩到一道岩缝,猝不及防给掉了进去。

好在这些岩缝曲折蜿蜒,他年纪小身体轻,掉下来的地方又刚好在那些蘑菇坑里,因此只受了些皮外伤,侥幸捡回一条命。他从包里摸索出了蜡烛,用火柴点着,然后开始在这个地方一边寻找出路,一边绘制路线图。

可他毕竟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这才走了没多久,肚子就忽然莫名饿了起来。他虽然带了蜡烛,却没准备食物,这时想起之前落下的地方有些蘑菇,也不管有毒没毒,心一横径自跑回到这个地方,想采些蘑菇吃。

要说李建铭这熊孩子也是不怕死,蘑菇摘下来连煮都不煮,直接吃到了肚子里。后面整整两页都是写蘑菇如何美味,字迹狂放,活像是一个人疯狂前的最后挣扎,看得魏明直起鸡皮疙瘩。

等李建铭吃完这些蘑菇,整个人不但力气有了,连视力居然也变好了。他又兜兜转转走了一圈,有了不少收获,不但在这日记本上绘出了一套路线图,还记录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按照李建铭的记载,从他们所在岩壁位置的岔洞口穿出去,再过两个拐角到一个门洞里,就会找到一个“有很多很多树,很神奇的地方。”

李建铭毕竟还只是个小学生,没法用文字描述他看到的东西,便把这些都画在了日记本上。魏明翻过一页,看见一颗极高的大树,四周还有许多巨柱。这大树有多高呢?树上头画了个月亮,而这树的树冠居然直接通到月亮的。

李建铭在旁边留下笔记,说,这个树上面肯定是槐仙住的地方,他准备顺着大槐树往上爬,爬到月亮上去找槐仙。

看到这里,老马也咦了一声,说:“你记得那黄大师说过什么不?‘鬼树镇鬼眼,鬼眼通天机’,不就是这愣娃日记里的东西?难不成这山里头,真有能通天的大槐树哩?”

魏明摇摇头,还是不能相信真有什么大树是能通天的。他说:“这树多半是确实存在的,或者不是一颗真树,不过要说通天应该还是太夸张了。老马,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吃过的那种鬼涡蘑菇?我觉得,这孩子多半也是吃多了蘑菇,结果中了毒看到幻觉了。”

老马没说话,像是被这个理由说服了。可一想到这,他脑海里又下意识的浮现出之前看过的幻觉画面。那些东西,就算真的是吃了蘑菇才产生的,他自己也把不准到底是虚幻还是某种过去的现实。

魏明又继续看下去。李建铭的日记里又说,他当时正准备去爬树,可才走到一半,忽然莫名其妙开始闹起肚子。这一下拉的他昏天暗地,口渴难耐,只好摸索着回到了之前落下来的地方,也就是这条水道附近想找水喝。

怎奈这里的水不仅少而且脏,他喝了一点,结果肚子拉的更厉害了。又累又渴又饿,最后终于撑不住,两眼一发黑便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时,他做了个梦。梦里头,他看见那颗大槐树底下走出一个拿着斧头,穿着古代衣服的怪人。怪人自称槐仙,说既然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就要让他当祭品。

李建铭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当场就吓坏了,一个劲在梦里对着槐仙不停磕头求饶。但那槐仙还是自顾自的笑,无论怎么求饶也都不听,只说其他的孩子也被他收了,接下来就是他了。

等醒过来以后,李建铭浑身难受万念俱灰,自觉已经难逃一死。他点了最后一根蜡烛,在日记上写下了最后一部分。这部分里,李建铭先是对其他小伙伴们道歉,怪自己因为好奇心把他们带到槐仙岭来,结果害了他们,只希望他们能够安全回家。

眼看到了生命最后的时刻,这孩子整个的精神状态,都已经陷入到一种极不正常的情况了。他对佛祖和各路神仙发下咒愿,说自己被这个槐仙害死,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为厉鬼,一定要找到这个槐仙,为自己和小伙伴们报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