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三十章:鬼方密室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1-09-08 16:44:17 全文阅读

这一下猝不及防,差点给他整得当场心脏骤停,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别叫,是我哩!”

那只手放开他,魏明回过头,手电光打在一张褶皱密布的脸上,才看清楚居然是老马。魏明低声骂了一句:“马师傅,你别存心吓我啊。”

老马听他说话,忙示意他压低声音,又道:“你以为我开心吓你?这地道里有鬼哩!我刚才看到的,就在那边哩!”

魏明顺着老马手指的位置向外望去,看见他们斜对面的方向有一处地道口,也是这间大厅除了来路外的另一个出口。老马说,他刚才听见那个地方有人的哭声,还看到一个怪影子似的东西在地上爬。

放眼望去,这整个大厅都是以山洞为基础开凿,四周都是壁画,确实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鬼魅阴森之感。可魏明闭上眼仔细听了一阵,半天都没听出老马说的怪声,又说:“你怕不是看错了吧?”

见魏明不信,老马急了:“你个后生咋地不信嗫?你见过人是在地上这么,这么跟王八一样爬着走路的?”说罢好像生怕魏明不明白,又弯下腰亲自示范了一番。魏明看了只觉得恐怖不足,滑稽有余。

身处这一片诡异之地,他哪里有心情顾得上跟老马耍宝,对老马摆摆手:“得了得了,我信。但咱们这么慌也没有用啊。我说,咱们还是快先对一下路线,省的迷路。”

两人这下定了定神,先后把自己进洞以后,走了多少岔路、弯道都各自描述了一遍,大致比了一下距离,算出他们所在的方位。这一比才知道,藏兵洞内部复杂程度,早已远远超乎了之前的猜测。这里绝不是普通的藏兵洞通道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地下迷宫。

其实修建地道以对抗强敌,或者围城战攻守双方以地道突袭,都是自古以来盛行的战术。除了我军在抗日战争时期进行的地道战以外,就以宋、明两朝为最,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宋代时的瓦桥关地道。

不过,这种地道里一般不会有太大的房间,类似他们眼前这种规模的更是少见。借着照明棒的亮光,魏明又向旁边环视一周。这附近的地上到处都是陶器碎片,除此之外,就是他进来时看到的那些壁画。这些壁画都是先用工具在墙上凿出线条,然后再涂上颜料画成的,保存的还算完好。

这画中的人物造型夸张,笔触粗陋豪放,一副连着一副,有非常明显的先后顺序。虽然不算生动也谈不上精美,却有着非常明确的叙事性内容。

他打着手电先往周围简单看了一圈。老马问他看出什么名堂来了,魏明说:“这都是一些叙事性的壁画。咱们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应该都是商朝或者更早时鬼方人修的。这些壁画里描述的内容,应该都是他们的始祖神话。”

大厅里的第一幅画,是一个头戴冠饰,被发披肩的人。他端坐在一座梯形高台上,周围围着一众仆人臣工,地位极为尊崇,似乎是首领似的人物。高台之下,有个穿黑色长袍的人向他作揖,有点像告别。画上人物衣着都出奇的古朴,很像原始社会时期,看来这画中所描绘的事情,应该还要在商朝之前。

到第二幅画里,场景已经变了,黑袍人站在一片水域岸边,带着一群手持武器的人,监督令一群断发文身的人为他伐木造船。这是一种很小的桨舟,只能容纳数人乘坐划行。

老马指着那些断发文身的人,问魏明:“这些个奇奇怪怪,身上有花纹的人,是不是就你说的鬼方人哩?”

魏明摇头否定,说:“断发文身是越人的习俗,这些应该是当时的百越先民,很可能是被黑袍人逼迫帮他打造船只。从壁画上看,黑袍人这一方都是被发,可能古华夏先民,也可能是戎狄,或者两者兼是。”

他们又继续看下去。第三幅画中,黑袍人已经穿过一片水域,来到了一座大山前,与他随行的船员一同准备进入一个山洞。大山的山腹被画成半透明的状态,山中有一颗大树,似乎是他们想要寻找的目标。

老马“哎”了一声:“后生,你看这个,这个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个鬼树哩?”

魏明看到这一幕时,也下意识想到这点,看来至少“鬼树”的存在,并不是黄大师凭空瞎编的。而接下来的第四幅画里,黑袍人从大山深处走了出来,身后大树似的东西已经枯萎,而他手中多了一颗圆形的东西。球体表面绘制着颇为眼熟的花纹样式,赫然就是之前他们见过多次的鬼涡纹。

带着疑问,他们又继续去看第五幅画。只见这黑袍人来时的小舟竟莫名成了一艘大船,他身边没有船员,却举着那个球状物,向来时的方向航行归来。

第六幅画,黑袍人又回到第一幅画的土台前,他低头跪在土台下面看不清面孔,双手高举着那个球状物,似乎是要将这件东西献给土台上的首领,但首领却不为所动。

第七幅画,土台上的首领似乎在下令,身旁的手持兵器的人抓住了那个黑袍人。而那黑袍人的额头正中处,竟赫然多了一只独眼。

看来这个神秘的黑袍人,应该就是最早的“一目鬼王”。

第八幅画中,那黑袍人平躺在地上,旁边是几个工匠装束的人,正忙着往他身上涂着什么东西。那地位尊崇的首领站在一旁,似乎是在监视着工匠的行动。首领身旁,又站着一个同样衣着尊贵的人。

看到这里,魏明忍不住“咦”的叫出了声。无论按照陈总的文献还是崔毛子的传说,应该都是觋暌或者槐仙设计降服鬼王,才让鬼王变成了石像才对。可这里把黑袍人变成石像的,显然是那个地位更高的人。

难道说,之前端坐在土台上的那个人,就是觋暌?

但这完全说不通啊。不,不可能,这个人绝对不是觋暌,不但年代对不上,哪怕从故事逻辑原型看也对不上。

带着疑问,他又继续看了下去。第九幅画里,黑袍人已经变成了一尊怪异的独眼石像,被一群人抬着往某个方向行进。这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一边赶着羊群,很像是在进行一场远行迁徙。

第十幅画,也就是最后一幅,这些人来到了一座大山前,队伍的前面抬着石像走进了山洞里,应该就是这座槐仙岭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大山,和黑袍人之前去过的大山颇有几分相似。

再往后就没有更多内容了。两人看完这一通壁画,老马忽然问他:“你说这个山,有没有可能就是咱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槐仙岭?”

魏明想起自己在幻觉里见过的场景,以一种莫名的笃定对老马说:“不是可能,就是这样。这些人抬着石像的人,应该就是黑袍人的族人或者仆人。他们进入这座山洞,在山里面开凿出了一座地下城,然后又留下了这些壁画。”

老马听了啧啧称奇:“好家伙,这黑袍人,就是那个一目鬼王哩?”

“按照这壁画上的逻辑,应该是这个意思。黑袍人找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让自己的额头长出了第三只眼。但这个位高权重的首领不喜欢他,就把他封成了一尊塑像,也就是独眼石人。然后,他的随从或者亲人之类把他带到了这个地方,这些人又在这里定居,成了后世鬼方人的祖先。”

老马又问:“那,那你觉得,这个首领他又是什么来头哩?这个黑袍人变成了怪物,首领为什么不干脆杀了这黑袍人,还要费这个事呢?”

“这个首领的身份,有两种可能。”魏明的口气忽然严肃起来。

“第一个猜测,这个人就是传说中少昊的原型,而黑袍人是他儿子;第二,这个人的身份是黄帝,而黑袍人应该是他孙子,总之因为有亲缘关系存在,所以才不忍心杀他。”

老马听着一怔:“啥玩意?你说这么个怪东西,他也是炎黄子孙哩?”

魏明认真的点点头,说:“《山海经》里曾记载一目鬼国,其原型正是鬼方国。而一目鬼国的位置,恰好就位于中原西北方向,也就是陕北、山西这一带。根据山海经记载,鬼方先祖是少昊之子,名‘威’。如果这段记载可信,再结合壁画中人的时代来看,这个站在土台高处的统治者,只可能是黄帝或者少昊之一……”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刚才还在发光照明棒忽然熄灭。他心头一紧,下意识想叫老马的名字,却忽然被一把拉住,拽到一个角落里。他刚出声想问老马怎么回事,老马劈手夺过他手中的手电按灭,然后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刚才斜对面的那条甬道。

魏明短暂适应了一下黑暗,接着听见一阵一阵呜咽声音,然后看见一个人形黑影趴在地上,正缓缓向他们所在的方向爬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