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八章:瓮城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392  |  更新时间:2021-09-06 22:28:10 全文阅读

出租车内

自上车以来,我一直舒舒服服瘫在后座上,听着魏明跟我讲述着自己的离奇经历。不知道是因为车窗玻璃,还是天气的原因,天色晦暗,外面格外昏暗压抑,静的出奇,仿佛时间也过得极慢。魏明说的这些话,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和怀疑。虽然地下建筑在现代随处可见,但魏明说的这些,还是远远突破了我的常识认知。

我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一座商朝的地下城市?可这,这先不说几千年前怎么造出来的,这里面通风怎么办?用水又怎么办?又怎么可能保存到现在呢?”

魏明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我:“你知道德林库尤吗?”

这名字听着颇为耳熟。我当即发挥一贯不懂装懂的精神,说:“哎这个我知道嘛!那个吸血鬼公爵对吧?可人家不是把少女关在城堡里的地下室吗?那也不是地下城啊……”

魏明嗤笑一声:“什么跟什么。我说孙琦,你怎么还是这自以为是的毛病?这个德林库尤位于土耳其,是一座三千多年前的地下城,是当年赫梯人修建的。年代正好是对应咱们的商朝,土耳其像这样的地下城还有不少。你刚才说的这些问题,人家古代先民全想到了,早就解决了。”

我一时语塞,还想强辩:“那,那也不好说全是赫梯人留下的啊,那地方后来应该也有人住吧?会不会是他们修建的?”

魏明脸上又露出嘲讽表情:“我说山崎太君,你不记得那次程教授是怎么骂你的了吗?”

“老程骂我的时候可多了,你说哪一次?”

“就是讲隋唐古建筑的那一课。”

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有点印象了。那一课老程讲的是古长安城和大明宫,他说大明宫比后来明清紫禁城面积要大4倍多。我当时正值中二晚期,精力过剩,天天在网上当杠精喷子,当即举手,就跟老程吵了起来。

要说当杠精有什么技巧,那就是不管谁,不管他说什么,首先习惯性反对。从他的话里先找些很小的茬,然后再上纲上线,接着又把他以前的言论翻出来,狠狠批判一番,死缠烂打几百楼,对面就算没被我说服也被说累了。

有人或许不明白,这种行为的意义是什么?其实意义就在于,杠精可以从“打倒权威”中得到一种虚假的成就感。进而反证自己的高明,你真要让他们自己弄点什么,那就两眼一抹黑,干啥啥不行。

我当时就是这样的心态,当着同学的面,问老程这个面积是不是古人作假。毕竟明清时的生产力和建筑技术都要显著高于唐朝,怎么可能规模还不如唐朝呢?我说这个有没有可能像曹操口中的八十万大军一样,全是牛皮吹出来的?

老程一听我这话差点气的当场吐血。先是骂我“无聊、无知、愚蠢而且缺乏敬畏”,然后又详细列举了大明宫和唐长安城的考古实证遗存,给我当场从脸打到屁股,驳斥的体无完肤。可惜现实不是网络,不能换个马甲下线,那以后至少一个学期,我都是考古学系中的笑柄。

见我终于回忆起来,魏明又说:“当时程教授给你上了课以后,又说了一段话,我现在都还记得。他说‘不光是中国,全世界文明在各自的古典时期,都营造过许多后世所不能达到的奇迹,知名一些的,就是国外的所谓七大奇迹。不知名的,就太多了。像汉朝人又喜欢凿山为陵,梁孝王的地宫光论面积,比后世雍正皇帝的地宫还大,这是因为汉代拿了三分之一的国家岁入去修墓,而这在明清时期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做考古的,决不能低估古人的智慧,更不能低估古人的决心。不论是秦汉帝国的天子还是古埃及的法老,他们为了营造现世奇迹所愿意付出的种种代价,包括人力,都是后世君王所不可想象的。’”

我酸道:“好家伙,不愧是老程看中的高材生,连他说的话都能全文背诵,我说魏子,你什么时候干脆出一本《程教授语录》得了。”

魏明没理我,又说:“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深以为然。这就像现在有些人喜欢说中国功夫是花架子,我小时候是见过货真价实的高手的。可他们为了练基本功,小时候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放到现在绝对可以算得上虐待儿童,更别说那些训练方式造成的后遗症。我的意思是,我们所见到的那些奇迹也是同理。在我们赞叹于奇迹的同时,却总是下意识忘记了它背后所付出的巨大代价——是之后时代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他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就是非不能为,实不为也。奇迹这东西,太过于耗伤民力,加上后世人越来越趋于理性,渐渐也就不做了。见我脑袋终于转过弯,魏明点点头,才又继续说回了那座地下瓮城。

所谓瓮城,是古代城市常见的防御措施,一般是位于城门外的小城,高度与大城相同,有圆有方,城墙往往比城市主体部分的城墙还要厚实不少,完全符合这座所谓“墓室”的特征。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一是因为先入为主,一路都觉得这是一座墓,二是一般的瓮城,乃是宋代以后才出现的,宋代以前不但没有实物出土,也不见于史书记载。

但其实最新的考古实物表明,瓮城甚至早在夏代之前其实就已经出现了。典型的就是陕西的石峁遗址皇城台前的瓮城,只是不知道为何后世反而失传了。到了商代有类似的设施,完全不奇怪。

根据这个推测,眼前这座被土石墙给堵上的门,应该是当年通往后面大城的正门。

他这番理论,彻底颠覆了之前的所有猜测。仿佛往鱼缸里扔了一枚原子弹,把所有人都整懵了。老马问道:“后生……你是说,这地方它压根就不是个墓?它是一座城?”

魏明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你们看这个倾斜面,这个墙它整体是梯形的,又高又厚,墓墙没有必要修成这样,完全是城墙才有的配置。还有那个外门小,内门大,这都是瓮城的特征。这就是为什么京观会垒在‘墓室’前面、地上为什么有这么多车马辙、墓龛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兵器,这样一切就说通了。因为这个地方压根就不是古墓,而是一座古城。而这里——”他指着挖出来的门沿,“这个里,就是原来古城的大门!”

“那小魏啊,如果这真的是一座城,这个姓黄的,他又从哪里进去的呢?”陈总问。

“从这里。”魏明转过身,指向一旁的那些墓龛:“如果说这里不是墓室,那么这些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墓龛了,而应该是瓮城里常见的藏兵洞。藏兵洞一般会与内城有地道一类的通路相连。这黄大师用幻术迷惑了我们,然后就是从这些藏兵洞里离开了。墓龛里的那些黑石板浮雕压根不是什么‘阴石敢当’,应该也是黄大师编出来吓唬人的,入口肯定就在那后头。”

陈总听完一拍大腿:“我就说这个姓黄的,净编些鬼东西来唬我们!他妈的,这家伙搞不好就躲在里头!阿凯,你带几个人进去,看见了人,不管是人是鬼,立刻开枪,打死不论。”

阿凯得了令,一把拿上手枪和工兵铲,当即让几个保镖爬到最近的一个藏兵洞里,准备去揭那黑石板。

可他们才刚一进去,竟然又隐约听到之前那些细细碎碎的说话声,吓得赶忙退了出来。

阿凯自觉丢了脸,既不敢上前,又不想后退,光忙着对里头大喊:“姓黄的,装神弄鬼,什么里个东西,册那个小八腊子……”骂了这几声,还不解恨,又对着墓龛里头连开几枪。只听子弹好像打在了什么东西上,发出一阵破碎的脆响。

说来也怪,这几枪下去,那笑声竟然真的停了。阿凯以为没了威胁,端着枪俯身钻进藏兵洞,却没料一股阴风冷不防的从藏兵洞里吹了出来,就好像有个人在对他吹气似的,还带着一阵淡淡的植物香草味。

这一下躲闪不及,自觉沾了晦气,赶忙躲到一旁,蹲在地上大口的咳个不停。魏明觉得蹊跷,正好站到他的位置,打着手电往里一看,那黑石板被子弹打碎了几个洞,而这阴风正是从洞里灌出来,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半。

魏明把自己的想法跟老马简单说了一下,两人一起壮着胆子进了墓龛,走近了仔细观察着黑石板上的神像。这一下才看清楚,原来这黑石板的两个眼睛是两个洞,而这藏兵洞里有气流从里头涌出来,又通过这眼睛上的洞,忽高忽低。咋一听好像是有人说话,仔细听却只是一些无意义又重复的呢喃声,其实不过是大家之前都普遍处于精神紧张状态,就下意识以为是闹鬼了。

他用工兵铲把黑石板往一旁拨弄了几下,把黑石板弄倒了,果然露出了后面黑洞洞的一条暗道,有股颇为湿润的风从里面涌出来,风力不大,时有时无。

魏明叫来陈总他们,指着黑石板上的神像眼睛,把原理说了出来。原来,这黑石板后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瓮城藏兵洞里的一条暗道。而暗道狭小,里面估计连着类似通风口的地方,而通风口的出口又在山体外面,可能岩缝中的空间大,而进气口又小,因此导致空气流动速度快。

而雕刻这些黑石板的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眼睛处故意留了两个空洞,又在中间设了一个小小的拦隔,把这个东西变成了一个哨子似的东西,这样的话,一旦有空气从这里流过,就会发出一些高低起伏的尖锐响声。

一旁的杨哥听完以后直骂娘:“今个真是长见识了。老子从来就没见过这么邪乎的墓,合着这商朝人搞这么多花头,就全是为吓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