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开棺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628  |  更新时间:2021-09-04 22:41:55 全文阅读

出租车上

夜已极深,我沉浸在魏明的故事中不能自拔,连车窗外的黑夜都不敢多看一眼,就好像这城市里的某个角落,也藏匿着某个充满仇恨的鬼影。

我问魏明:“我……我上课时没认真听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听着好像还挺苦大仇深的?我说魏子,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是《汤誓》中的一句话,说的是夏朝末年时,当时的国君夏桀暴戾残忍,又以天上的太阳自居,认为是自己惠泽天下的万民之主。于是夏朝的百姓便指着天上的太阳说,即使你是天上的太阳,我们也宁愿与你同归于尽!”

“这么说,你见到的那些鬼影是夏朝人?等等,你刚才不是说他们是商朝的人吗!”

“……我说你这人脑子怎么这么死?他们是商朝人,用的夏朝典故而已。所指的太阳,也是别的对象。”

“所以他们真的是鬼?”

魏明神色复杂,良久之后,他才道:“如果说,你把鬼定义为人死后,依然以某种形式存在的自我意识,确实可以这么说吧,但其实事情也不是你以为的这么简单。你……还是先等我说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魏明又继续说回他在槐仙岭古墓的经历。他昏迷后再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墓室外的门洞附近,外套的拉链已经被人拉开,身上冒出的汗已经结成了浆泥,口中残留着一股呛人的药味。然后,才看见了惊慌失措的秘书静雯,还有陈总那张眉头紧皱的脸。

见他醒转过来,陈总象征性的关心了他一阵,问有没有舒服一些,然后才追问道:“你看到了什么?那姓黄的在哪里?”

陈总提起黄大师时的语气,急切又焦躁,还带着一丝恨意。魏明喝了一口水,才断断续续把整个经过一五一十全说给了陈总。陈总听得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惊惧交加,咬牙切齿。

想到这里,魏明又反问陈总,问他黄大师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历,大槐树和转世仙又是怎么回事。可陈总却沉着个脸不说话,阴恻恻的瞥了他一眼,显然是不太愿意说。

眼见气氛尴尬,他只好转移话题,又忙问冬瓜和老马在哪里。一说起冬瓜,陈总就气不打一处来:“冬瓜?他已经死了。”

抬头一看,冬瓜的尸体就平躺放在甬道口附近,另一头挨着惊吓过度的老马,那张敦实的脸上七窍流血,满是惊骇之情,已经没了呼吸。原本萎靡的老马看到他醒来,顿时也来了精神:“哎哟,后生你可算是醒了,真急死我了哩,还好你没事。”

原来,就在刚才他们跟着黄大师去看棺椁时,冬瓜先前扔在墓室里的照明棒不知怎么的忽然黑了。陈总先叫了几声,然后连着往里头扔了好几支,没想到还没落地就全都灭了。等终于有一支照明棒再亮时,冬瓜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魏明一个人趴在棺椁的另一头,正对着那个洞昏了过去。

魏明又问老马在干什么。老马老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自己见照明棒黑了,就想回那些放着陪葬品的墓龛,再去找几件宝贝来。他又说,自己才刚一靠近那些墓龛,又听见那些怪声,想起黄大师说的那些话,顿时吓得跟鬼压床似的,动弹不得。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黄大师已经不见了,陈总他们也冲了进来。

一旁的赵老驴听得面色如土,一拍大腿,喃喃道:“这是中了邪啦,得罪转世仙了啦!完啦,这回要死在这里啦……”

陈总本来就一直绷着张脸,看赵老驴在这动摇军心,连声大骂:“个驴日的,他是个屁神仙?就算神仙,也吃不住枪子!把我们当闷怂耍!老子今天要是不弄死这么个贼娃子,老子不姓陈!”

这头豪言壮语说了,气也撒了,可先不说能不能斗得过黄大师,他们连黄大师到哪去了都没个头绪。要说起来,这墓室只有一条甬道通往外面,都被陈总和他的人层层把守,人总不能凭空消失,那他到底去了哪里?

魏明又问杨哥,这墓室里地面上有没有什么活板门之类。杨哥摇摇头,说这一早就找过了,这里地面都是土石,根本就没有什么活动门板,更别提什么地道了。

他又想起刚才在石椁洞附近的奇怪经历,心中忽然生出个想法,说:“你们说,这个黄大师,是躲到这个棺椁里了?”

陈总奇道:“但这石椁里头,不是应该埋着一目鬼眼吗?如果这姓黄的真能的进去,那神通岂不是早就归了他?”

魏明摇摇头,又叹了口气:“陈总啊,这些说法,可能都是他给我们做得戏。你记得之前咱们在这里做得那一次甲骨占卜吗?我当时弄不明白,他为什么非得选这种最落后的占卜方式。其实说到底,自古以来,就数这种甲骨占卜最好动手脚,方便他装神弄鬼,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算计内。”

陈总又说:“好,你这一段说的的确有道理。但那石椁盖子少说几百斤重,更别说外面还有几圈大铜链子捆着,姓黄的怎么可能偷偷摸摸打开进去,不弄出一点动静?”

“不一定是他自己搬开的,也可能是他操纵冬瓜搬开的,里头可能有什么机关诀窍。再说,这个黄大师不是什么……就什么转世仙吗?”话一出口,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真的考虑怪力乱神的存在,可能性未免也太多了。

但如果不是这样,他又能在哪里?

整个推测到了这一步,就没法进行下去了。陈总先沉思一阵,又说:“好,我们不妨暂且先认可这个说法。如果成立,这个姓黄的为什么会跑到棺椁里去呢?他的动机是什么?吓唬人?”

魏明又想起自己中邪时,看到的那一间圆形的墓室,说:“我被那姓黄的控制时,在幻觉里见到过一间圆形的墓室。会不会这个墓室的入口,就在那一口棺椁的下面?”

一旁的杨哥听到这里,忍不住眼前一亮,一拍脑袋说:“我觉得小魏说的有些道理,这地方不简单,跟我们之前倒过斗完全不是一回事。而且按海拔来算。这地方其实还在地面上,咱们老祖宗不是自古都讲究入土为安嘛。真正的墓室,确实有可能就在这个棺材下头,搞不好,这可能都不是棺材。”

陈总听着耳中,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在做决定。良久后,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大手一挥手,说:“开棺!”

这几个土耗子一直眼馋着开棺,早就按捺不住,纷纷拿出各种工具。石椁上还贴着黄大师的符咒,之前盘桓着的黑色阴气已经所剩无几。带头的土耗子杨哥见状,忍不住啧啧称奇,赞叹这黄大师果然有神通。

陈总听着很不是滋味:“什么神通?这就是个骗子,狗屁的神通!这东西肯定也是什么障眼法的桩子,怕什么,去给我撕掉!”

一旁的阿凯见陈总有令,连连点头附和,伸手就去揭棺椁上的符咒。没想到他这一揭,整个人像触了电一般惨叫一声,吓得一旁的静雯也花容失色,惊叫起来。一个叫老傅的保镖赶忙拿手电一照,只见阿凯手上碰到符箓的地方已经起了一片金色的水泡。

魏明忽然想明白了这黄大师所谓贴符驱散阴气是怎么回事,大声说:“别动!那上面腐蚀性液体!快拿水冲洗他的手!”

保镖老傅眼疾手快,拿着魏明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给阿凯洗手。陈总又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他说:“其实这石椁表面的‘阴气’其实也是一种真菌霉菌,类似于之前我们在京观洞室里看到的那种白毛。而黄大师贴的这种符箓,其实是吐了有一种强腐蚀性的物质,能灭杀这些真菌。至于这上头写的那些鬼画符,根本就是唬人的。”

陈总奇道:“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这些符纸没有被腐蚀掉?”

魏明拿起一把工兵铲,又拨弄了一下刚才阿凯扔在地上那张符纸,触感极硬,又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这质感绝对不是纸,我猜多半是什么耐腐蚀的金属箔片,只不过是故意做成了符箓的样子,装神弄鬼而已。”

陈总听完,忍不住骂出声:“这些东西没点时间准备不来吧,这姓黄的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不光是陈总,魏明也觉得奇怪。他们这一路走来,并没有在这里发现过明显的盗洞痕迹,这黄大师对这个地方了解多少?他又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的?

杨哥又说:“陈总,这些事儿就交给我们来做好了。您让您的那些保镖们持枪站在咱们外头,一旦有什么异变也好有个照应。您要是没什么意见,我就开棺了。”

陈总点点头表示首肯。杨哥便叫上老马和赵老驴,一人拿了一把工兵铲,先从外头的青铜锁链开始砸起。

棺椁外面的青铜锁链锈蚀极其严重,有些还锈死在棺椁上了,从外面看绑着跟麻花似的。其实很多锁环锈的只剩下一截壳子,脆的很,敲起来可比麻花简单多了。

没过多久,这些摆设似的青铜链就已经清理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就是黏在椁身上那些金属片符箓。杨哥从背包里掏出三根钩子似的东西来,这种东西有的地方叫“扒子”,有的叫“折子”,是专门用来撬砖、开棺、开箱的一种工具,必要的时候还能当武器,比工兵铲好使。

杨哥手里的这些工具,是专门找了作坊定制的,远比魏明在课上看到的那些要先进,看来考古教材该更新了。这些扒子是非常精巧的多用途工具,不仅钩头分叉,而且还可以调整间距,尾部尖锐能当锥子使,钩子杆能够调整伸缩折叠,还有齿轮固定。

敲掉锁链和符箓都不算难,这些工具杨哥和赵老驴都用的很趁手,老马多年没盗墓,用的生疏,但过了一阵也上手了。三个土耗子一人分了一边,准备同时从三个方向起棺。

这口棺椁的椁盖盖沿大概在椁身一半往上的位置,压的非常紧,三人用上了工具一齐发力,各自都使出了死力气,却还是撬的勉勉强强。陈总见状,又派了保镖里力气最大的憨子去帮忙。

三个土耗子加上憨子,总共四人一齐发力,废了好一阵力气才把椁盖掀开。偌大的椁盖翻倒在地,在土石地面上砸出一记放炮似的闷响。

眼见这一幕,魏明才觉得自己之前的推测根本不靠谱。就凭冬瓜加上黄大师,根本不可能靠自己打开这椁盖,哪怕活活累死都不可能。

杨哥爬到椁沿,当他看清楚棺椁里的东西时,发出了“咦”的一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