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四章:惊变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78  |  更新时间:2021-09-03 18:11:24 全文阅读

老马忙向黄大师请教,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黄大师说:“这应该是个石敢当一类的东西。中国旧时的建筑里,一般都会在墙角之类的地方立一些石像、石碑之类的东西,以泰山石制成,据说能够镇邪消灾,又称为泰山石敢当。其实阳宅有辟邪镇煞的石敢当,阴宅也有阴宅的石敢当,只是很少见罢了,而且一般是对付盗墓贼的,所以这种东西又叫‘阴石敢当’。”

老马好像一下懂了:“哦,原来这是个镇墓兽的么?”

黄大师摇摇头:“这种东西和镇墓兽不一样。镇墓兽是辟邪的,不害人,而阴石敢当防备的是进来盗墓的活人,换句话说它自己就是‘邪’。石敢当一般用的都是泰山石,这种东西用的都是阴山石,所以又叫‘阴山石敢当’。据说工匠先按照自己的相貌在上面雕刻人像,等铸成时巫师便杀死工匠,将他的骨殖捣碎调制成颜料,绘在浮雕上,这样调制出来的涂料千年不化。这工匠的魂魄便成为镇守墓室,防备盗墓贼的恶鬼,原理有些类似养小鬼,能诅咒害人,你们千万碰不得。”

叮嘱再三后,黄大师又带着他们离开了墓龛,走到那一口石椁前,又说,他们在这棺椁上有了些发现,正好想问问魏明的意见。

石椁表面的锁链已经被移开了一些,到处贴着黄纸符箓。说来也奇,那些符箓贴住椁身部分,黑色阴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恢复成石椁原本的灰白颜色,好像真的被什么法术驱散了一般。

黄大师见他看得出了神,又道:“魏先生切记不要碰那些黑色的地方,否则阴气缠身就麻烦了。”

随着石椁上的黑气被清理,原本绘制在石椁表面的纹饰也越来越清晰。这些纹饰被侵蚀日久,如今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些线条。黄大师问他这上面画的是什么,魏明仔细看了一番,说:“这应该是一只玄鸟。你看这里,头戴冠,尾部似火,整体线条多蜷曲,是商人的族纹。”

上古时期,不同的部落方国各有其图腾,而这图腾又与他们的先祖神话息息相关。“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是商人的先祖神话之来由。

黄大师听完,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他还没问黄大师是怎样,黄大师却先反问他:“魏先生,你知不知道,棺椁为什么要被打造成长方形?”

这倒是有些问住他了,魏明只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黄大师悠悠说道:“棺椁这种东西,本来起源于对人类房屋的模拟,希望的是死者死后也有自己的一方居所。但是棺材中有一种叫‘牢棺’,是魇镇墓的一种形式。这种棺材会做成类似牢房的形式,寓意将埋葬在其中人的灵魂永远囚禁,对象一般是埋葬者极为忌惮的敌人。这石椁周身的锁链,并没有实用意义上的价值,而完全是象征意义上的。”

“而正如牢房需得有狱卒,牢棺自然也不例外。这牢棺上头,一般都会绘制某一类神物,就好像永世看守此棺的一名狱卒,并不寓意吉祥。这只椁身上所绘的玄鸟,就是这样的一类东西,它的作用并非保佑,而是镇压和厌胜。”

“不过。”黄大师说到这里时,话锋一转,说:“这口棺椁的魇镇,似乎已经被破了。”

说罢,黄大师又带着他们来到棺椁另一侧。魏明这才看见这边原来有个拳头大小的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暴力破开的。他半跪在地上,拿着手电往里头一照,“咦”了一声,才发现这石棺横截面出奇的厚,而且石椁里面还有至少一层木制棺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在手电光的照耀下影影绰绰,看不清楚模样。

他伸手问黄大师要了一支荧光棒,从石椁外面的洞用力扔进了棺材,打在某个硬物上然后反弹到了棺椁里。接着荧光棒的微光,他能勉强辨认出棺椁里躺着个人形似的东西,依稀可以分辨出头发、耳朵之类的细节。

他猛地一惊,难道眼前的就是这座墓葬的墓主人,那位不知名的商朝巫师吗?可他看这具尸体的后脑勺,却忽然觉得有几分眼熟。

突然间,四周安静了下来。他听不到人声,却能清晰的听见墓室里空气流动的声音,还有一些微妙的呓语。这种感觉,就好像人平时突然一下遇到了耳膜鼓胀的状态,令他浑身汗毛竖立。

这一阵窸窸窣窣的怪声,那怪声毫无防备的钻入他的脑袋,还带着一种要命的分量,就跟之前似的。他心道糟糕,这肯定是中了什么招了。

他强打起精神,想让自己冷静一些,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种类似鬼压床的状态中,不光是身子动弹不得,连思维也像被黑洞卷住似的,正无可遏制的向极致的恐惧深处坠落而去。

棺材里那颗原本平躺着的头颅忽然有了动静。魏明心中一凛,看见那头颅正向他这一侧翻转过来,摆出一张蜡黄僵硬的的死人脸。这一张脸上竟然有三只眼睛,眼睛里没有正常人的眼球和瞳孔,只有他之前见过的那种鬼涡纹,嘴角咧出一个狰狞夸张的幅度。

但他认了出来,这是黄大师的脸。黄大师发出一阵怪笑,声音中带着一阵仿佛能震破心肺的颤音:“魏先生,你是不是在好奇我的秘密?”

魏明的心脏遏制不住的狂跳着起来,强压下自己的恐惧问黄大师:“你……你到底是谁?”

棺材里的黄大师却反问他:“你是谁?又为了什么来这里?”

我?

魏明不知所云,忐忑道:“我?我来这里,是为了给我爹挣钱治病……”

黄大师微微一笑:“不对。”

还没等魏明回答,他继续自顾自笑,笑的很用力,脸扭曲成一个常人所不能的形状,又像机器人一样重复吐出两个字,越拉越长:“不对!不对!不——对!”

忽然间,笑容戛然而止,在一瞬间异变成狰狞愤怒的表情,那张嘴像融化的雪糕一样张大,扭曲抽象犹如毕加索画上的人物。一个歇斯里地的声音从黑洞般的喉咙中吼了出来:“不——对——!”

他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眼前的场景迅速扭曲,紧接着不断跳跃。许多从未见过的画面像洪水一般突然涌现出来,从他的眼前奔涌而过。这些画面是一些记忆碎片似的东西,像梦,像幻觉,也像以前上课时看过的幻灯片。里面有很多奇怪的人,还有一些他从没见过的场景。

他看见有人,赤着上身的人,正忙着开凿一条地道。这地道很狭窄,尽头处通往一处颇为宽阔的大厅。大厅中,一些看不清穿着和面容的人在墙上刻画着什么。

他又看见一个有熔炉的作坊。几个赤裸上身,头扎白巾的大汉用工具将一团炽热的陶范拆开,清理出一件铸造完整的青铜鼎,接着冷却后的青铜鼎比抬到一个夯土台上。而从夯土台的方向望去,隐约能看见远方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圆形建筑。

场景忽然再度变化。这次,他看见了一个圆形的地下墓室。墓室很大,四周的墙面上画满了人像,但他只能看到一些影子,看不清楚细节。墓室的里头,摆着五具棺材,其中有一具位于正中间,明显比其他棺材更大,更高,装饰的也更加华丽。

这些棺材没有棺盖,里面装着一种类似棺液的半透明物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的人影。而就在这些人影的脑袋和四肢附近,又有许多像细丝一样的东西往外延伸。

再一看摆在角落里的其他四具棺材,有三具也都是如此,唯有一具棺材空空如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魏明看见这口空棺材时,产生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恐惧感。

而当他抬起头时,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变换了。他看见了大片灰色的东西,高高的,远远地,里面有一片黄色微光。朦胧,神秘,诡异,像云一样远,像天国一样缥缈。

忽然间,这迷雾中传来一阵阵呼喊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向他靠近。然后,他看见一个散发着猩红光芒的影子向他靠近。

随着它越来越近,它的面积不断扩大。魏明这才看清楚,它不是一个影子,而是十个,一百个,一千个,多到他数不清的影子。不知为什么,他能感觉出它们曾是人,和他一样有着活力的人。这些影子列成方阵,一边高唱着战歌,一边向他所在的方向大步前进,散发出一种气吞山河的雄壮气魄,仿佛正准备进行一场无尽的永恒远征。

忽然,云开雾散,那黄色的微光变成了灼亮的日光,从那高高的天上洒下,瞬间充斥了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在阳光的照耀下,鬼影们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在太阳下像蝼蚁一样徒劳无功的挣扎着。随着他们身上的一切逐渐蒸发,那勃勃的英气也变成了仇恨的戾气。最后,他们开始重复的呼喊着同一句话:

“时日曷丧,吾及汝皆亡!”

这话渐而变成千人、万人的合声呼喊,凄厉悲切,其中所饱含的仇恨,直教那九天之上的烈日也暗淡无光。然而,这暗淡只持续了一刻,紧接着,那灼眼的光辉重新洒满大地,将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填满,直至他的视野中只剩下一片刺目的眩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