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三章:墓龛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1-09-03 11:32:02 全文阅读

之前黄大师问生辰八字的时候,老马报出来的生辰八字都是不利开棺的。黄大师听了皮笑肉不笑,又道:“马师傅,你的生辰八字,恐怕不太合适啊。”

老马嘿嘿一笑:“我生辰天干是庚辛,地支是申酉,这都是属金,跟刀切似的金哩,我祖上也是做过伐木工的。黄大师你带上我,那肯定无往不利。”

黄大师沉着个脸,显然对半路杀出的老马颇为不悦:“马师傅,我记得您之前说生辰八字的可不是这个。”

“哎呀,这都是人年纪大了哩,记性不好了哩,老了哩!我在工地上跟小魏都是老搭档了,一直配合的不错。你说是不,小魏?”

魏明应了一声,心中却不知道怎么办。他心知这事多半是老马贪财,想趁机先进去多摸几个宝贝,解决一下他儿子的彩礼钱问题。可这黄大师既然有未卜先知的神通,老马这一通有的没的瞎扯,怎么过得了黄大师这关?

谁知黄大师还没发话,陈总却先拍了板:“我看倒是行,既然马师傅也有倒斗经验,那就跟着一起去吧,多个人也正好帮忙。”

既然当领导的拍了板,黄大师也不好说什么。他们这一行四人就由冬瓜带头,钻入了前面的门洞中。

亲自从这门洞里走了一遭,魏明才发现墓墙出奇的厚,粗粗估计下来竟然有差不多八米厚,差不多是城墙的水平,实在是太反常了。商代人为什么要把墓墙修的这么厚?难道真的是为了镇压那棺椁里的东西吗?

穿过这一道厚重的墓墙,四人才逐一跟进了墓室内部。墓室不算很大,甚至比之前那个骷髅塔所在的前室还小一些。冬瓜站在墓室门口,向墓室四周分别扔下几根照明棒,霎时间将整个墓室空间照的通明。

这一下他们才发现,除了墓室中央的那一尊巨型石椁,靠近他们那面墙的内侧有两个半人多高的方形空间,似乎是放置陪葬品的墓龛。左右两侧的墙面又各有两个同样的墓龛,加起来一共六个墓龛。这些墓龛不仅内部体积大得惊人,里头的陪葬品也是满满当当的,把老马的眼睛看的都直了。

魏明却想着怎么找机会摆脱黄大师,但老马却忙着眼馋墓龛中的陪葬品,正好就势顺坡下驴,连忙对黄大师说:“…这些陪葬品都很有考古价值,我想通过这些陪葬品鉴定一下墓主人的身份,不如你们先去看看那棺椁有没有问题,我们这双管齐下,可能更快有结论。”说罢,便捏了一把老马。

老马馋那些陪葬品挺久了,连忙附和魏明,也不等黄大师答应,便径自走到了最近的一个墓龛附近。

意外的是,黄大师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那个叫冬瓜的保镖去检查棺椁了。

他俩走到最近的墓龛,用手电往里一照。这墓龛有数米深,里头满满当当的都是陪葬的青铜兵器,矛戈斧钺仵一应俱全,还有不少青铜和石质箭头之类的东西,只是木质部分已经完全朽烂。往深处仔细看,好像还能看到别的什么东西。

老马看的两眼发光,忙挑出几件品相好的杵头之类藏在身上,一边喜滋滋的偷笑。魏明却没心思看陪葬品,拍了拍老马,小声道:“老马,这黄大师有问题,咱们得防着点他,他可能害咱们。”

老马一怔:“我看人家不挺好的,有啥问题哩!你说人家害你做什么?他害你,还会让你活着下这个墓?”

魏明一时语塞,又说:“你不记得昨天赵老驴说什么了吗?他不是人,我刚才就在那条甬道里头亲眼看到,他的两个眼睛,都是跟那蘑菇上一样的鬼涡纹……”

老马讪笑一声,心不在焉道:“得了得了你,我看你是蘑菇吃多了,出幻觉了哩。你你,你先给我看,帮我挑几件值钱的宝贝再说!”

魏明只好暂且作罢。他拿起其中一只戈头,仔细检查起来。戈头后部处刻着一个“豳”字,这个部位叫做“内”,一般刻着的多半是主人和其所属诸侯、国家的名字,他又看了其他几件兵器,发现上面都有相同的字。老马问他发现啥了,他指着手中的青铜戈头道:“你看这个地方,它写的是个‘豳’字,这就说明,这兵器是属于一个叫‘豳’的方国的。”

老马又问他这个豳方到底是什么,是在山西这块地界上不?这话把他也问住了。他说,自己只记得《诗经》里有一首《豳风》,内容他都不太记得,但那也是西周时候的事情了。而豳这个字在甲骨文中出现极少,要不是以前学甲骨文字帖的时候看过一回,恐怕连音都读不出来。

再者,从这些青铜兵器的工艺水平来看,这个豳方的冶炼技术显然与商朝相差不远。技术力如此高超的一个方国,竟在史书上完全没有存在感?

而且,关键是,这些青铜兵器里没有任何一件刻着“殷”或者“商”之类的字样。

想到这,他又分别检查了其他墓龛中的兵器,果然发现了其他字形,他能认出来的有羌、蜀、彭等字,说明这些兵器来源很杂,几乎都是当时商朝周边的小方国。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豳”,却还是没有“商”或者“殷”之类的词。

他又粗略数了一数,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原来光一个墓龛就有差不多快两件各色兵器!而这样的墓龛在墓室里还有五个,这么一看,这个墓室里光是陪葬的兵器就可能达到了八九千件!

老马却不以为然道:“大惊小怪,八九千件咋的?咱陕西人秦始皇帝的兵马俑,那都多少人呢?也就是你们山西人看到这点东西大惊小怪,地下文物看我陕西是白说的哩?哎呀,说到底,还是你个后生到底见得少。”

魏明却摇摇头,说老马是缺乏了解,是想当然:“商朝时期的生产力和人力,跟后世不在一个档次上,有资格上前线打仗的都是特殊阶级。你想啊,后来的西周一共也就14个师的兵力——这一个师可不是现在的概念,全国也就是4万多士兵,他得管多大一片土地。这些兵器,足以在当时决定一个王朝的兴衰胜负了。”

不过跟老马的这番对话倒是点醒了他。魏明又回忆起之前在甬道中两侧的壁画,那上面所绘的士兵没有一个商朝人,而这里的兵器也没有刻着“商”字的,这绝不会是什么巧合。

老马又晒然道:“后生你这不懂了吧?这个地方不是葬着什么‘一目鬼王’吗?杀人的兵器都是见过血的,煞气重着哩。拿这个煞气重的东西去镇邪祟,我们那农村里都是这么干的哩。不过看看这里兵器的数量,这个鬼王来头真的不小,不晓得等下开了棺以后,里边会出来个什么东西,等我老马见识了,以后也好跟人去吹吹牛皮……”

老马这么说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古人事死如事生,汉代以天下岁入三分之一修墓已经算是节省。东周时,吴王阖闾葬女,以白鹤舞者为引,把成千上万的民众骗到地宫中陪葬。到后来他自去世时,又命令后人以三千宝剑陪葬,等事成之后又把修墓的工匠全部坑杀。

自夏至清,历代君王都将天下臣民视为自己私产。如果这位墓主人只是拿几千兵器镇压鬼王,而没有让他们全部殉葬,那也足以算得上一位仁君圣主了。

这时老马又道:“后生,我刚才看到这墓龛最里头好像还有东西哩,你快过来看看,是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

刚才他一直忙着检查墓龛里的随葬兵器,这才想起一直忘了检查墓龛深处。他和老马拿着手电往墓龛里面走了几步,猛然听见墓龛深处传来一阵窃窃私语般的说话声,像极了是有在念什么人的名字。

老马也听到了这奇怪的说话音,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这些窃窃私语音节复杂,虽然听着模糊了些,却绝对像是某种有规律的声音。

老马这一下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个声音好像是从里,里头传出来的哩。”话音刚落,里面的笑声也忽然停顿,好像这黑暗深处,那幽魂厉鬼听到了他在说自己的坏话。

魏明壮起胆子拿手电往最深处一照,看见一张苍白狰狞的脸,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老马一哆嗦,当先大叫一声拉着魏明往外跑。这一惊一乍之下,两人连滚带爬才从墓龛里跑了出去,被地上的青铜兵器划伤了好几处。

好在这一身探险服质量过硬。黄大师和冬瓜听到叫声赶来,问怎么回事。老马指着墓龛里说里头有鬼,冬瓜听完二话不说,也不管什么文物不文物,点起一根照明棒往墓龛里一扔,霎时间便映出墓龛深处一尊凶神似的东西。

原来这些兵器堆的最深处,立着一块半人多高的黑色浮雕。那是一尊纹路繁复浮夸,面目狰狞的神像,面部咧开一个夸张的笑容表情,还有融合了一些野兽和骷髅的特征。魏明穷尽所学,也不记得这到底是商代的哪位神灵,反倒觉得这东西有几分像玛雅石像。

可殷商和玛雅文明仅在部分艺术形式上类似,年代上相去甚远,几乎毫无联系,这又怎么可能是玛雅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