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一章:百岁转世仙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695  |  更新时间:2021-09-01 17:43:00 全文阅读

赵老驴昨天在酒桌上的话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像是一股电流贯穿全身,这一激灵就下意识退了几步,差点把手电摔在地上。等他回过神,黄大师已经重新戴好了墨镜,若无其事的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

黄大师还是气定神闲的姿态,脸上堆着笑:“魏先生?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声音好像有一种深入人心的压力,似乎能直逼内心。魏明强压住自己的恐惧,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牵动脸上僵硬的肌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没什么事,呵呵,我是在,在研究这些壁画……”

不用镜子也知道,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只能用三个字形容——太假了。

黄大师“哦”了一声,脸上的笑容越发古怪,发出令人颤栗的“嗬嗬”之声,又问:“那魏先生如此失神,莫非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还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这话仿佛是有某种魔力的咒语似的,带着一种铅块般的重量,从魏明的耳朵直入他的大脑,压的他喘不过气,直叫人身上冷汗直流。魏明感觉自己的心脏控制不住的一阵心悸抽痛,连视线也变得开始模糊起来。

“怎么了,这边有什么新发现吗?”

陈总的声音忽然从前面传了回来,这一下算是把黄大师的注意力转移走了。原来,一直走在前面的陈总发现他俩掉了队,特地追了回来。

魏明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少了许多,大口喘着气。黄大师见陈总来了,随即恢复原状,微笑道:“没什么,魏先生好像是觉得这壁画有些问题,是吧?”

陈总好奇道:“哦?这壁画上有什么特别的信息吗?”

魏明还沉浸在那种强烈的恐惧中,深呼吸几口,定了定神,才终于理智,说:“这些壁画上,完全没有一个是商朝人,实在太奇怪了。”

陈总打着手电又看了一圈,没看出什么名堂,道:“哦,我看这画上有不少人披头散发没错,应该是少数民族,但明明也有不少有发髻的士兵啊?”

魏明摇摇头:“您看,这就是问题了。商朝人一般不留发髻的,他们的发型是一种类似寸头、额发,然后后面带小辫的样式,发髻其实是周朝以后的华夏传统。这上面画着的士兵,有束发的,也有披发的,还有戴头盔的,但就是没有商朝人的常见发型。”

陈总不解其意:“我看这是个小问题吧,也许是绘画作者忘了画?”

“不可能。你看这些士兵的衣着、兵器,刻画的非常注意细节。有的士兵着甲,有的只穿了袍服,有的只有一块围兜布,甚至还能分辨出不同甲类的特征。他们的身高不同,绝不是按照什么模板画出来的,有些人头上戴着冠饰之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武丁时期的商朝是以车兵著称,他们很少会单独以步兵为主,而是协同作战,可这上面的士兵却都是步兵,这就实在太反常了。”

陈总对这些文化上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听得有些不耐烦:“你看这个甬道咱们就走了一半,没准前面还有其他画,是不是?等到时候再下结论也还不迟。小魏呀,我看你还是缺乏大局观念,不要在这些细节上继续计较了。”

魏明不说话了。既然老板已经定性了,他也只好跟着队伍继续走。只是经过了这一遭,他多了个心眼,尽量躲在远离黄大师的地方,然后找个机会悄悄拉住了赵老驴,示意放低声音说话。

赵老驴这一路走来,一直跟魏明不算特别熟,看见魏明突然来找自己,不免有些诧异。魏明抓住赵老驴便问:“你昨晚上说的,这个黄大师他不是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老驴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明显有些害怕:“你……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啦?”

魏明把刚才看见的那些诡异现象简单跟赵老驴说了一遍,赵老驴听完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你,你搞什么啦你,别赖上我呀,我不知道的呀!”

魏明急了:“什么叫赖上你?咱们不是都在一个墓里头吗?这姓黄的要是真有鬼,难道他只害我一个不成?你要是不是告诉我,我真死了也不放过你!”

赵老驴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一听这话,额头上的汗如雨下,偷偷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黄大师,又抹了一把汗,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那,那你先答应我啦,不准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魏明指天发誓,头点的跟啄木鸟似的。赵老驴便打开了话匣子,说:“你还记得进来之前,这黄大师跟我们说的那个打生桩的故事不?”

“记得,这故事怎么了?”

赵老驴用手掩住嘴,把声音压到几乎轻不可闻的地步:“这个事情是真的,岭南那边,很多人都知道那桥打生桩的事情。其实啊,那个老板,只用了一对童男童女去填黄泉眼。而且其实,他也没有诱拐孤儿。”

“那这童男童女是哪里来的?”

“那两个,都是那老板自己的一对儿女!”

赵老驴这话说完,魏明惊愕不已。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他完全没想到,这老板最后竟然能为了一个工程牺牲自己的一双儿女。

可是,这又跟黄大师有什么关系呢?

“这黄大师,就是那个被打生桩的儿子啦!他不是人,是仙,是转世仙!”

赵老驴说的转世仙,是广东本地的一种传说。说的是有些死去很久的尸体,不腐不化不僵,也不尸变,然后有一日突然醒来,与活人无异。但这样醒来的尸体,其实意识灵魂往往与原主人大相径庭,往往是与其毫无瓜葛的陌生人,甚至是外国人。

赵老驴又说,这黄大师本来是一个普通年轻人。有一回因为探亲去了一趟广州,等回来以后莫名其妙的害病死掉了。下葬当日,有人听见棺材里有“咚咚咚”的敲击声,打开一看,才发现这人竟又活了过来。不但他一双眼睛却瞎了,而且其言行举止,记忆思维皆与之前大相迥异,后来更是据说开了天眼,成了有名的一位算命大师。

转世仙?

赵老驴的说法,魏明也曾经有所耳闻。无论中外,皆有大量类似的案例,至今仍得不到科学的解释。他心中又惊又惧,难不成这世上真有灵魂附体,转生为仙的妖法不成?

可他又定睛仔细一看,眼前这黄大师分明是肉体凡胎,绝非刀枪不入之体。想到这里,他又拉住赵老驴:“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我们赶快去跟陈总说,我就不信子弹打不死他……”

赵老驴白了他一眼,摇摇头:“你真的以为,我都知道的事情,陈总他会不知道?”

魏明愣住了。的确,他完全没考虑过这种可能。

赵老驴最后又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说:“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说,你也不要跟他斗,转世仙下咒都是不折寿的,捏死个人跟蚂蚁似的……”

魏明还想继续问些什么,却忽然听见前面杨哥在叫他们的名字。赵老驴像躲瘟神似的一阵小跑过去,魏明没法子,咬了咬牙也只好跟上。

等到了前面,才发现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墓室的入口。

一堵极厚的墓墙将甬道和墓室割开,墓墙足有四五人高,内里看样子足有七米厚。墙顶直接着穹顶,正中央是一扇方形大门,门扉早已朽坏,后面有一个不小的空间,看来正是黄大师所说的墓室。

而透过方形大门的门洞向内望去,只见一口体型巨大的棺椁赫然停在正中,散发出阴森的不祥气息。

这棺椁是规则的长方形,体积极大,几乎快又小一辆轿车的规模,在手电光照射下映出极为模糊的森森黑气,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材质。而棺椁外面,又附着一些怪异的突出物,咋一看很像是有很多条蛇缠裹在棺椁上一般,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得出奇的诡异。

墓室的尽头,是一处奇怪的土石砖墙。说它奇怪,是因为这墙面砖块并不平整,凹凸不平。在手电和头灯光的照射下,似乎大致看得出一个形状。

杨哥在后面打着强光手电,又让眼尖的赵老驴走过去看看。赵老驴大着胆子稍稍往前走了半步,没过一会儿一阵小跑回来,说:“蛮糊的,里头太阴森,我走的不近……”

黄大师盯着赵老驴,忽然掷地有声的问了一句:“那个影子,有没有点像一棵树?”

赵老驴脸色一变,似乎是在冥思苦想,又有些不确定的说:“像吧?好像……好像是?”

陈总听到这话,顿时便喜形于色,忙对黄大师道:“有棵树?您看,这会不会有可能是……”

没等陈总回答,黄大师先“嗯”了一声以示肯定,又悠悠道:“刘伯温留下的谶言里,有‘鬼木镇鬼眼,鬼眼通天机’这一段。我原以为鬼木指的是槐树,现在看来,可能是‘木之鬼’,即树木的魂魄,赵老驴看到的那个树影子似的东西,确实可能就是‘鬼木’。”

黄大师又问赵老驴:“你看清楚棺椁外面,那一层蛇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了吗?”

赵老驴答道:“那个根本不是蛇的啦,那都是一些青铜链子的,裹在外面,有好几条,锈的都差不多了。”

链子?这棺椁里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又为什么要在棺椁外加链子?陈总又问黄大师:“您怎么看这个?”

黄大师也一直在注视着那口石椁,良久后才道:“从体积上看,这棺椁规格很高,应该就是那个商朝巫师的棺椁,是墓主人。棺椁外面的黑色,肯定是阴气侵染孽生的邪瘴。至于缠链子,一般就是为了镇压禁锢里面的东西。这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墓主人下葬时已经出现了尸变的征兆,为了防止尸变。”

“第二呢?”

“第二,就是棺椁里装着什么很厉害的邪物。甚至这个墓主人本身,就是为了镇压这个邪物,才被活活关入棺材里的。这也是魇镇墓里一种常见的情况,叫做‘玉石俱葬’。如果是这种情况,说明里面的邪物会很凶。那么,里面的东西,八成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了。”

黄大师的话说完,甬道中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众人心头都是一阵悚然。陈总身旁的那些保镖们都端起枪,对准了那一具黑暗中的棺椁,对那里面的东西是既好奇,又害怕。

除了魏明。

他很清楚,眼前这个黄大师,其实远比这棺材里的东西可怕。

杨哥说:“要我说,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咱们现在人多势众,兵强马壮,是不是?手里有枪,怕个甚!有什么粽子爬出来,直接子弹招呼上去。”

黄大师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样吧,我先卜一卦,看看这次开棺吉凶如何,然后再作行动也不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