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二十章:伏羲锁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240  |  更新时间:2021-09-01 11:44:58 全文阅读

就在刚才这会儿,陈总的人已经把牛子的尸体整个从墙面上铲掉,扔到一旁去了。魏明看了一眼,只见牛子的整个身体已经完全烂的不像人样,尤其黏在墙面那一侧的部分千疮百孔,直教人起一层鸡皮疙瘩。

魏明赶忙移开目光,生怕再多看上几眼,又会把肚子里所剩无几的东西给吐出来,把注意力集中在墙上头。

只见几个土耗子一番努力,从那一面墙的正中部位清出了一个一尺见方的方格。这方格里有个金属器物,高度正好顶住方格上下两端,表面有些花纹似的东西,仔细一看,那些花纹竟然都是一个个小字。

黄大师又问魏明,看不看得出这东西的名堂。魏明打着手电隔着一尺远慢慢看了一阵,才道:“这看起来很像是一个觚,是商代时的一种酒器,上面刻了字……等一下,这上头有一截一截的环状物,每个环状物……差不多刚好接近一个字的高度?难不成这是个机关?”

“魏先生好眼力。”黄大师走上前,拿出一把刷子,轻轻擦了擦那东西的表面的锈:“这个可不是一般的机关,而是鬼斧天工的神物,以陨铁制成,相传叫做伏羲锁。据说只要能把上面的文字按正确顺序对齐,就能打开机关,之前我们从设备里听到的那种声音,就是这东西录下来的。”

魏明奇道:“这东西还能当录音机使的?你说磁场记录,我以前也听过这种说法,暂且成立好了,但那得打雷通电才行。这古人又得怎么才能放得出来,难不成靠对讲机吗?”

黄大师说:“魏先生,你听过阴阳眼吗?其实人不光是有阴阳眼,还有阴阳耳、阴阳鼻,五官皆能通阴阳。传说古代只有身负此种天赋的人,又从小经过一系列的训练,才能胜任巫觋之职,看到和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其实如果用现代科学解释,其实就是有些信息,超出了一般人感官可识别的波段。而这种机关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听得懂里面信息的人,可以打开上面的机关。”

可既然这是一座墓,为什么商朝人还要在这里设置一道活动门?既然他们连大门都用巨石堵死了,在这里设置机关门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刁难他们这些后世的入侵者,给他们留个解谜环节吗?

他把这些疑问像倒豆子一样说了。黄大师轻笑一声,不以为然:“很可能这人死了以后,还有人进来定期上供品。你知道唐朝的那些皇帝的地宫,墓门都被设计为可供多次进出,其实就是因为要让陵寝的宫女们时常能够进入地宫上贡品。”

了这么一说,不但没有打消他的疑问,反而更奇怪了。且不说商朝是否有这样的习俗,这墓主人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巫师吗,哪里能配得上这样的待遇?

不过,考古学本来就是一门不断被出土实例刷新的学科,各种猜测在定论之前都是合理的,一切的答案或许要等到机关被打开以后。

他凑到那小方格前,仔细一看,这伏羲锁轴上的字的确是按照四个一行排序的,符合那一首“颂”的格式。他一边让陈总的人打开对讲机,一边听,又按照之前自己对那首颂的理解,将这些锁环按照正确的位置全部排列了一遍,

当魏明把所有字全部对好时,手上握住机关的地方传来一阵震动,只听墙内“咔”的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松开了一般。他慢慢后退,等待着什么机关运作,然后自动为他打开一扇门。

毕竟,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可足足等了一分钟,还是什么也没发生。

一阵疑惑涌上心头。难道是弄错了?他正准备重新看机关上的字,眼前的墙却开始向内微微移动。他连忙避开,正叹服于这墙内的机关精巧,古人智慧之高超时,却用余光看见了杨哥等人在一侧推墙。

原来,这是一扇旋转活动墙,方格里那个青铜密码锁,应该就是旋转门的中心门轴。青铜轴里应该是有机关的,密码锁的顺序如果是错的,就会卡住门轴与门之间的缝隙。看来这伏羲锁虽然神奇,但到底也没法在商朝变出一扇自动门。

这一堵门差不多一米多宽,将近半米厚,加上内部门轴老化,自重极沉,推起来非常吃力。等他们好不容易推开一个半米宽的缝隙时,听到门内部传来“喀嚓”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坏死了,整个门往一旁斜斜的卡住,任他们再用力,怎么也推不动了。

杨哥拿强光手电往里面照了照,这里头又是一条和来时几乎一样的甬道,但两侧壁上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这甬道的走向向上,极长极深,只能算是勉强看得出前边似乎是有什么方形的东西,但连形状看不太清楚。

杨哥让赵老驴拿上强光手电和照明棒,先从门缝挤过去看看情况。赵老驴这人身手灵敏,是不盗墓也能当飞贼的那种。他先戴上防毒面具,然后一侧身,像个猴子似的翻进门缝,无声无息。

众人都聚在这门口,像等待宇航员登月似的等了度日如年的几分钟,然后才看见赵老驴从门缝里溜出了回来。

陈总问赵老驴里面什么情况,赵老驴说,这条甬道走势一路向下,光看得见的部分就有大概几十米长,两侧的墙上画着许多小人画,底下太黑太长,看不清楚,也不知道通到哪里去。

黄大师对陈总说:“按照墓室格局来看,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应该是前室。这里的京观本身也是一种厌胜物,而京观厌胜的对象,就是那些鬼巫们,正好也是封住了鬼王的生门。那么作为一座魇镇墓,主墓室就在这甬道尽头,也是很符合规制的。”

魏明之前听黄大师老是在说“规制”,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味。风水先生看坟,多半都是靠《葬经》之类的书籍,这倒不能说错,但在考古学来说,《葬经》之类的东西只能算是传世文献,拿它们当圣经是新手才会犯的错误。

往常人们所认为的,前室后面是主室,两侧有耳室的结构,在考古学上来说只在汉朝以后多见,最早不过秦代,商周时的墓葬多是竖穴木椁墓。虽然说考古学本身就是不断被发现刷新的学科,但事物发展自有规律,以另一种玄学理论取而代之,跟刻舟求剑有什么区别?

这话他没说出口。陈总发表了一通演讲,当即让杨哥他们打头,从那门缝中进入了甬道。等他们进来以后,才发现这条甬道其实跟先前进来时的那条甬道很不一样,不仅更宽阔,两侧岩壁也开凿的更为平整精致,多了许多加工的痕迹。不仅如此,这里的墙壁上竟然还有商朝人留下来的雕绘。魏明拿手电一照,顿时就被它所描绘的内容吸引了。

这甬道墙壁上的壁画笔触简单,谈不上什么画功,却透着一股自然流露的雄壮气势。画中的内容,是一群群手持的长短兵器的战士,排成阵列向前方挺进,从前室的甬道门开始,一直向延伸至黑暗中那未知的尽头处,队列严整,士气高昂。

一旁的老马见他看的两眼发痴,不解道:“后生,这有啥子好看的哩?我老马以前倒过的周王陵,那壁画上头的人,一个个都画的叫活色生香。我看这墙上的小人,也就是我孙子画画的水平哩。”

魏明不屑道:“得了嘞马师傅,我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绝对没倒过周王的斗。您要倒过,我跟您姓马,当您第四个儿子好了,咱二哥三哥要是缺彩礼,我卖血给他们挣。我之前是懒得戳穿您,其实先秦时代的雕绘,都是这么简单质朴的,就算有彩漆,经过这么多年,那也早就脱落了,根本保存不到现在!现存于世的的商周雕绘那是少之又少,说比大熊猫还稀有,都不是吹牛皮。”

老马“嘁”了一声:“爱信不信!你要当我第四个儿子,我还不稀罕哩!告诉你,我遇过的事,那是神奇着哩,以后有空跟你讲。你先给我说道说道,这画上到底有什么名堂?”

魏明说:“我刚才说,先秦时的壁画大都简单质朴,比方说战国时代的《水陆攻战图》,里面人物的脸和衣着都是模糊的,远谈不上生动。而这甬道两侧的商代壁画,画中人物虽多而且有夸张之处,却一个个都有面孔五官,而且生动形象。而这些士兵不仅身上穿着都描绘细致,而且形象非常丰富,这应该是叙事性的雕绘,这在先秦时代可以说非常少见……”

魏明一边走,一边用手电打量着壁画的内容,一边跟老马解释着。可说到这里时,他忽然呆住了,目光停留在这些士兵的衣着和发饰上,接着又退回去几步,照着其他士兵。不知为何,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以及古怪的违和感。

这壁画上的人,似乎是来自许多个不同的民族或者部族、方国。但是,唯独没有哪怕一个商朝士兵或者是战车的影子。

这显然不是无意的,但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他这边反复走来走去,忙着看壁画,一时没注意,结果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一个人。那人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怪叫。魏明下意识说了声抱歉,低头一看,却正好迎上一双诡异的眼睛。

那眼中的瞳孔,赫然呈现出陶器碎片上那鬼涡纹的形状,对他手里刺眼的手电筒毫无避让,视若无物。

这个人,就是黄大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