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十九章:鬼涡菌菇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21-08-31 20:44:11 全文阅读

众人都向老马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坑底有一张人脸。在几道手电光柱照射下映出焦黄的颜色,表情狰狞痛苦,宛如港片里悚然出现的恶鬼。咋一看,这人已经死了很久,状态类似于马王堆女尸那样的湿尸。可魏明盯着尸体的脸,心底却没由来的生出一种强烈的悲恸之情,。

蛊母一死,密布在尸体身上的菌丝和菌菇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整个尸体原本畸形肥大的轮廓也日渐清晰。这尸体手脚都呈张开状态,手腕脚腕和脖子处隐约可以见到金属残留,很像是某种刑具留下来的。

而最诡异的,就是这尸体额头的正中长着的一朵长着鬼涡纹的菌菇。这一朵菌菇不但没有像其他菌菇那样凋敝衰败,反而挺立在额头正中,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和恐惧感。

黄大师俯下身子,打量着那金属刑具的残迹,说:“这应该是一种魇镇刑,这尸体应该是被俘的鬼方巫师,被商朝人拷在这里,用俘虏的尸体层层累压,在这坑底之下永世经受折磨。”

魏明下意识的一怔:“刑?你是说,这人还活着?”

黄大师笑了笑:“刑不一定只能对活人用,有些皇帝为了惩罚罪臣,会让他们带着刑具下葬,以示其死了还要受刑。这些人,应该都是鬼方国的巫师。”

这头一边说着,那边陈总继续催促那一群保镖和土耗子继续工作,把剩下两座京观也一并推倒。等这些京观都推倒了一看,果然里面情况都是类似的,还有两具不同的尸体。随着京观的倒塌,里面的毒尸虫瞬间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很快就没了威胁,朝着四周的角落、墙上之类的地方逃去。

等所有蛊母都被杀死,之前附在他们身上那些像皮癣一样的东西,竟然全部自动脱落了。

陈总颇为满意的视察着战果,接着又即兴发表了一番感慨:“…我看这些个毒尸虫,其实有些像我们人类的社会。毒尸虫要依赖真菌提供环境生存,人也是这样啊,个人的发展离不开公司提供的平台…”

陈总口中这些肉麻的废话,魏明既没兴趣听,也没打算听,比起这,他倒是对坑里的那些湿尸更有兴趣。毕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商代古尸,其考古学价值恐怕还在木乃伊之上,能保存这么完好,肯定有它的缘故。

他又想起黄大师刚才的话,从老马那借来一柄探铲,组装好伸到尸体旁边,轻轻捅了捅尸体。这尸体的皮肤薄的出奇,稍稍一用力就捅开了一个小口子,许多红丝从尸体体腔内露出来,都是之前在京观里见过的那种真菌菌丝。

看来,这个人已经变成了一株巨大的真菌寄生体。想到这,他又把视线放到尸体额头顶上的那一株硕大的鬼涡真菌上,他心中一动,像吃错了药似的,伸出探铲往那尸体额头位置上的那一朵枯萎的菌菇捅了捅。

那尸体好像自己动了一下。

一股凉意骤然从心底升起,魏明吓得一哆嗦,几乎握不住铲子。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脑子里回想着程教授的话,人一旦身处在幽闭黑暗的空间,就会依靠想象力来完成感官所不能完成的功能,常常产生许多无端的胡思乱想。

可等他睁了眼再一看,却发现情况变得更加诡异。

尸体的眼睛竟然不知不觉的睁开了,死死的盯着自己。那一双眼睛里没有瞳孔,而是陶器上的鬼涡纹,仿佛是一个黑洞,向他释放出无可抵挡的引力。

他吓傻了,心脏都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想叫却叫不出来。探铲的那一头传来一阵大力,把他直往下拽。他想甩脱探铲,手却像是被黏住了似的,一个不小心没站稳,直接被拉到了骷髅塔下头的坑里面。

他掉下来的时候是头朝下,脸正好对准坑里那一具面色狰狞的湿尸。正想张大嘴呼救,却啃了一嘴的尸蜡,眼前一黑,身后突然出现了两双陌生的手,一左一右抓住了自己。

他还以为是有人发现自己掉到坑里来救他,却没想到只是被翻了个边,又被扔进了坑里。四肢被人死死按住,用冰冷的金属拷在地面上。他正想张嘴呼救,才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

先前那股强烈的昆虫激素和真菌腥臭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混合了柴木和草药的味道。从坑里向外望去,可以看见外面正燃烧着陌生的火光,一些人围在火光附近,他们的影子投在墙上,跳动着,一旁有人忙着叮叮当当的敲打着什么,似乎是伴奏。

大坑外面,又有人在吟唱着一首旋律简单的歌曲,其声调时而平缓,时而高亢。那些黑影也在随之起舞,洋溢着一股神秘鬼魅的氛围。

这歌词很熟悉,正是他在对讲机里听到的那一首颂。

他明白了,自己如今看到的,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

随着吟唱的结束,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从魏明躺着的地方往上看,看不清这人的容貌衣饰。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这人的身份地位一定是尊贵非常。这人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听清楚,一具尸体便直直的从上头扔了下来,正好砸在他身体上,如同一记重锤。接着又是两具,三具……直至他的视野范围内的一切全部被尸体填满,彻底被吞没为止。

这时,他感觉一阵火燎火烧的剧痒从体内某个位开始置蔓延,一直穿过了他的四肢五脏六腑,什么钻心剜骨都不足以形容这种痛苦。

魏明大叫一声睁开眼睛。他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涌,用手撑着身体从地上坐起,向一旁大口大口的呕吐了起来。等他吐完了,才发现自己原来还在那座京观的大坑边上,陈总、老马还有黄大师等人都站在自己周围,一个个眼神怪异。只有老马赶忙上前扶起他,又问他舒服了一点没有。

他问老马怎么回事,没想到老马也流露出怪异的神色,反问他:“你真个不记得了哩?”

魏明茫然的摇摇头。老马“嗐”了一声,说他刚才像发了失心疯似的,一个人跳到下头那坑的里面,对着尸体脑袋上蘑菇下嘴就啃,一直啃的掉了大半个才让老马给拉了回来。黄大师说他这是真菌中毒,让人给他吃了一颗什么丹药,这才捡回一条命。

老马一边指着坑底那剩下的小半块菌菇,一边说的是绘声绘色,听得魏明又是一阵止不住的犯恶心,干呕了好一阵。

黄大师问他在昏迷中看到了什么,魏明全部如实相告,一一说了出来,又反问:“您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

黄大师沉吟一阵,又说:“很多菌菇都有致幻的能力,你刚才应该是不小心吸入了菌菇散发出来的孢子。你看,你用探铲把那的伞盖捅歪了,你刚才看到的那些应该也是幻觉。”

幻觉?可是幻觉必须是基于本人的经历和记忆,那些事情,那种痛苦的感受,是他从没有经历甚至想象过的,这真的是幻觉吗?

“那,这些个蘑菇到底是什么来历?”陈总又问。

“这个东西,就是操纵毒尸虫攻击我们的蛊主。”

蛊主?

黄大师呵呵一笑:“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们别小看菌菇。传说道家修炼的天材地宝中,灵芝是最宝贵的一种,因其是集天地之精华而成的灵物,自有其灵性。我以前曾去东南亚帮一位贵人看相,见过当地人从原始森林里采来一种蘑菇,叫做‘纳猜扎’。有的人吃了以后会产生幻觉,见到祖先向自己哭诉。后来我跟这位贵人说,采到蘑菇的地方必然有古墓,他派人去探,果然就在这蘑菇生长的地方发现了一座王墓,从里头挖出好些殉葬者的尸骨,这些殉葬者,都是当地人的祖先。”

老马听了眼前一亮:“这么说,这些菌菇也是灵药宝贝哩?那可不可以采一些回去?”

黄大师又把手电打向坑里,指着那些菌菇道:“你再好好看看,这些东西现在是什么样子。”

坑底那些还保持着大概完整模样的菌菇,这时已经纷纷坍缩凋谢,远远望去竟活似一个个小骷髅躺在坑底。黄大师又说道:“这种真菌,跟毒尸虫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只能在特殊的环境里存活生长,一旦虫群分泌的不够,就会迅速坍缩凋谢,根本不能存活,外面这些白毛菌丝就是它死掉的模样。”

一番话说完,众人也都是眼界大开,纷纷叹服。可魏明还在心里头犯嘀咕,那些奇怪的幻境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这些埋在坑底的鬼方人,到底又是什么身份?这些鬼涡蘑菇又为什么会从他们额头上长出来?

再者,真菌是一种远比动物低级的生物,是无数孢子组成的,它们怎么能凭空发育出能够指挥虫群的高级思维能力呢?这一切,跟他们在墓门口看到的那些独眼人俑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刚经历过这么多事,魏明脑子里乱的很,一直也没想出个头绪来。黄大师走过来拍拍他的背,先问他有没有感觉好一些,然后又说:“我们这边发现了一条生路,需要你的特长帮忙,跟我去看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