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十七章:毒尸虫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1-08-31 21:13:34 全文阅读

杨哥一听这话就慌了神,像甩瘟神似的把那虫子扔掉。阿凯闻言,猛地一把撩起自己的裤脚,检查着受伤的地方,只见那里已经烂出一片黄色的鳞状物,瘙痒难当,抓了几下又变成一片红色。他涨红了脸,忙问黄大师“毒尸虫”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咬了又该怎么处理,有没有救。

黄大师说,这种蛊虫是和毒金俑同源的变种,是蛊师拿僵尸做巢穴养出来的蛊,所以叫毒尸虫,其中渗入了死者的怨气虽然不至于像毒金俑那么要命,但中蛊的人比死了还要难受。

清末时,湖南有个江洋大盗作恶多端,藏匿山中杀人越货,官兵屡抓不获,为害一方。当时负责办案的官员是黄大师先人,这位先人从湘西找了个蛊婆,给大盗的父母妻子下蛊,不出三日整个人浑身瘙痒溃烂,形容扭曲犹如恶鬼。这大盗慑服于他先人的手段,不得不去衙门投案自首,县令才终于命蛊婆把这一家人的蛊解掉。

阿凯听着慌了神,顿时求生欲高涨,脸色说不出的阴郁,跪在那一座骷髅塔附近,又是磕头又下跪,说他这辈子好不容易奋斗到了今天,不想下辈子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只求这京观里头的老祖宗能够保佑他好好活命,给他把蛊解开。

一旁的杨哥颇为幸灾乐祸:“我说Kevin哥,您可得注意一点,对着老祖宗千万别说英文。这要是万一京观里头的老祖宗听差了,给你赐下一套殷商十大酷刑什么的,那指定得完蛋。”

赵老驴也跟着揶揄道:“也不行啦杨哥,老祖宗不说普通话啦。凯哥,我看你不如先给魏先生磕个头,让他帮你翻译翻译,你说的这个普通话,老祖宗也听不懂的啦……”

阿凯没理他,自顾自对着眼前的京观继续磕头。可就在这时,京观中又发出一些了奇怪的响动。

什么声音,难不成里面真的有大仙显灵了?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众人心头是又焦躁又恐惧,揶揄讽刺之意一扫而空,一个个都不由得开始紧绷起来。

阿凯脸色一变,赶快又多磕了几个头。可那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一种的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

这时,魏明也听见靠近自己旁边的那座京观里传来一阵“咯咯咯”怪声,好像一个被痰卡住喉咙的老头在笑,而且笑声越来越剧烈。没过多久,最远的第三个京观里也发出了一样的咯咯怪声,好像是共鸣了一般。杨哥一边大骂赵老驴乱说话,一边拉着他们往后退去。众人心里都暗暗叫苦,万万没想到这墓中竟然凶险至此。

阿凯神情悚然,一副被吓傻的模样,哆嗦着被保镖架着站起身,又一不小心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身子瘫软的爬都爬不起来,被拖着才躲到了后头去。

耳听得那“咯咯咯”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好像是无数老头在磨牙。忽然间,那骷髅塔的白毛表面同时开出许多黑色的洞,就好像一块大白馒头瞬间长满了霉斑。紧接着,那霉斑变成一大片黑影,整个从冒了出来,密密麻麻,竟然全都是之前骷髅头里见过的那种毒尸虫。

魏明只感觉全身毛孔瞬间张开,一股强烈的恐惧如潮水般涌来,大喊一声:“快跑!”

原来,那三座京观竟然是毒尸虫的巢穴。这些毒尸虫数量恐怕足有成千上万,眨眼间便爬满了整个洞室,一众人听着陈总指挥,跟着黄大师一起躲到了一处墙角里,围成一个半圆状的阵型。成千上万的毒尸虫像潮水一般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涌来。

一片混乱中,只听见黄大师声嘶力竭的大吼声:“快戴防毒面具!”

一行人手忙脚乱,惨叫和尖叫声此起彼伏。随着毒尸虫纷纷破土倾巢而出,三座梯形土堆霎时间也变得千疮百孔。随着土堆表面的浮土被毒尸虫拱破,里面堆积如山的骸骨也显露出来,有些还被毒尸虫碰落在地上,整间碎骨散落,毒虫遍地,简直宛若修罗地狱。

陈总站在最内侧,外面挡着静雯和黄大师,更外层就是手持工兵铲的土耗子和保镖们了,魏明和老马都在其中。他们进墓之前就人手发了一把工兵铲,对准地上的毒尸虫一阵猛拍。

杨哥一铲子下去拍死一大片毒尸虫,溅起不少淡金色的汁液。魏明感觉身上有些痒,下意识拿手一抹,果然都是毒血。这些毒尸虫似乎是有极强社会组织性的动物,它们绕过那几座京观,像行军蚁一样前赴后继,毫不退缩。再这么下去,他们都迟早会被困死在这里。

一向镇定的杨哥也急了,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妈的,这些鬼虫子到底是有多少?”

铁锹拍击声响彻墓室,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毒尸虫的汁液,又痛又痒。眼见陷入绝境,陈总急得慌不择言,居然连官腔都不打了,连声大吼问黄大师有没有办法脱困?

经历过甬道塌陷这一遭,黄大师也已经是灰头土脸,一顶瓜皮帽上全是尘土,早没有了之前的超然之色。他先掐算一阵,然后又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只有突破生门才能逃出生天。”说罢,向不远处那块白毛鼓包指了一指,意思是让他们往那个方向过去。

打进来开始,魏明就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鼓包。这鼓包差不多刚好比一人大些,位于后墙正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诡异,看着渗人至极,哪有一点什么“生门”的模样?倒不如说更像是死门。

这白毛鼓包说远不远,也就十来米,但一路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毒尸虫,光看一眼就觉得渗人了。陈总听黄大师的说法也不解其意,可眼看眼前的情况危急,实在无暇多说,咬咬牙命令众人结成一个圆阵,抄起家伙一起朝那边突围,一边拿铲子照着地上砸一边过去,这样可以尽量保证周全。

事实证明,陈总的想法完全就是纸上谈兵。这一堆人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根本就没办法协同行动。这才刚走了没几步就开始人挤人,其中有个年纪轻轻的保镖猝不及防被挤倒在地上,铲子刚一脱手,立刻就被毒尸虫咬了。

只听一声非人的惨叫,那保镖还没反应过来,的整个身体瞬间被毒尸虫爬满,他刚一翻身想站起来,又发出一声更凄厉的喊叫,打了个滚,接着就再也站不起来了。那些毒尸虫的牙齿极尖锐,又把他脸上的面具啃掉,蜂拥而入,那保镖的整个脸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彻底烂掉,只留下一个狰狞怪异的表情,还保持着伸手呼救的姿势,像极了谢疯子临死前的模样。

其他人虽然有心救援,可奈何自顾不暇,都是处处受伤,人人挂彩。魏明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部分都被毒尸虫的汁液溅到了好几处,痒得他一阵钻心似的难受,这一段十米的路长的好像是一光年。

等好不容易冲到了那片白毛鼓包附近,陈总又大声问黄大师该怎么办,黄大师回应道:“去挖,挖开!”

保镖和土耗子们都在外面忙着抵抗虫子,陈总和黄大师自然是不能亲力亲为,静雯是个弱女子,这挖鼓包的活自然就落到了魏明和阿凯身上。

阿凯以前也算是环游世界的精英人士,以前跟着老外玩过攀岩和极地探险,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把各种枪都玩了个遍,可偏偏没见过这么邪乎的阵仗。他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原本就很白的脸变得更加苍白,呆呆的握住工兵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魏明也没指望他能帮什么忙,自己先开始行动了起来,作为民工,他铲子还是用的熟的。陈总采购的这批工兵铲尖极锋利,是上好的工具,他用工兵铲对准这那鼓包中间偏上的位置,然后用脚一送,一下就插到这白毛鼓包里头去了。

魏明只觉得所入之处绵柔无比,像是送入了什么东西的肉体里边。铲尖所及之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动,好像人的脉搏一样。看着这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神秘白毛鼓包,心头一凛,忽然生出一个想法,难不成眼前这个东西是个人?

他把工兵铲往回一收,只见一道鲜血顺着他铲尖的位置流了下来,显然是某种动物的血。他心中一阵骇然,又看见铲头上多了许多红色的细丝,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味。他挖开一角,红色细丝暴露在空气中后,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枯,又变成一种白毛似的东西。

黄大师回头一看,“咦”了一声,显然也没料到白毛鼓包里头居然是这种东西。魏明看了一眼,发现那鼓包下面的白毛最少,里头似乎有个圆形的东西,颇为坚硬。他用铲子戳了戳,这又是什么古董?

他蹲下来,小心用工兵铲和钳子弄掉了一些毛,这才看见这鼓包真实模样的一角。

那是双鞋,是牛子的旅游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