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十六章:商颂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215  |  更新时间:2021-08-31 20:32:44 全文阅读

话音一落,哔哔啵啵的声音忽然变成一连串轰响,那些沉重的支撑柱在重重压力下一根根断裂,而支撑柱和石板上面的土方泥灰全部塌下来,浓浓的烟尘向他们所在的地方滚滚而来,老马拉着魏明躲在一侧墙角,戴上防毒面具然后趴下。

整个墓室被烟尘吞没,陷入一片黑暗。不知过了多久,烟尘才渐渐散了一些,勉强能看清墓室还没被波及。魏明叫了声老马,老马从他身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一边说自己没事,一边骂骂咧咧道:“今天出门没烧高香是不是,宝贝掏不着,净遇到这种倒霉事。”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从各自躲避的地方站起来。一时间,整个墓室满是烟尘和手电的光柱。陈总第一个跑到甬道入口附近,看着来时的路被一大堆土石堵的严严实实,发出一声绝望惨嚎。

陈总又背过来,对阿凯连声大骂,说他之前放炮的时候擅作主张,不跟自己知会,结果现在弄成这个样子。阿凯此时已经是灰头土脸,一个劲忙着鞠躬认错,说这回去就扣憨子的KPI。陈总又骂他是猪脑袋,说认错有什么用,赶快联络外面。阿凯这才拿出对讲机,跟外面负责接应的人联络。

可拨弄半天,除了奇怪的噪音外,没有任何人回应。阿凯急得拿着对讲机在墓室里转了一圈,里面才终于模模糊糊传出了人声。说来也奇怪,对讲机居然是在越靠近墓室后面的地方,信号越好。这墓室后面有个奇怪的鼓包,差不多一人高,上面全是白毛,看着渗人至极。

阿凯顾不上这么多,跑到后面那个鼓包的位置附近,直对着对讲机一阵大吼:“甬道塌方了呀,我们整个team都被堵在里头,快去联系救援部门!”。

对讲机里传来一句含糊其辞的话,一众人等围在阿凯身边,没有一个听懂的。阿凯又大吼一声:“什么?”对面还是继续重复着那句话,这次比上次清晰了一些,可这人口音极重,实在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好像是按某种规律念一段话,既抑扬顿挫饱含感情,又因为失真而显得格外诡异。

陈总急得要命,亲自从坍塌甬道那头跑过来:“你安排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普通话不会讲?山西话不会讲?人话不会讲,讲的这是什么鬼话?!”

阿凯青着个脸道:“老板,我安排负责联络的那个保镖,是播音主持专业,普通话十级,我亲自去校招的……”

面对生死危机,陈总再也没有什么领导气度,一张保养良好的脸涨成猪肝色:“我让你反驳了?废什么话,让他说人话!”

阿凯朝着对面吼了一声,骂了些脏字,结果对面的回答还是和之前一样,根本听不明白,就好像是在机械性的重复着同一段话。仔细一听,这整段话的语感像极了一些南方的汉语方言,又有点像藏语的感觉。

这些话别的人听不懂,但魏明听在耳中却莫名的熟悉。他屏息细听,等他听完以后,脑海中像是什么记忆被唤醒了似的,顿时感觉一股电流窜过全身,一阵说不清的恐惧和震惊如潮水一般袭来,内心激荡,简直无法自己。

老马发现了他的异状,拍了拍他。魏明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和激动,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说:“这,这对讲机里说的,确实是鬼话。”

整个墓室里忽然安静下来,只有对讲机的声音还在抑扬顿挫,播放着那陌生而古老的语言。陈总看他脸上的表情认真,吓得也大气不敢喘:“你……什么意思?”

魏明说:“这对讲机里的话,是商周时期的上古汉语。”

一旁的老马吓坏了:“啥,啥玩意儿?你说这么个是商朝人在说话……那,那它这说的是啥哩?”

魏明闭上眼睛,集中精神仔细听,陈总见状连忙喝令众人安静。这些话中的字音他分不太清楚,可节奏韵律却还算清晰。他又听了几遍,依稀听出来,这对讲机里出现的奇怪声音,应该是一首“颂”。

先秦的《诗经》中记录的诗歌里,有风、雅、颂的区别,所谓颂,指的是先秦时古人祭祀时用的歌。忽然,他察觉到这其中有一句很耳熟,似乎是《诗经·商颂》中的第一句“挞彼殷武”。

他像即将溺死之人抓住了一根救生绳般,死死的抓住这条线索,然后一路顺藤摸瓜,把这鬼声中吟唱的那首颂解读了个七七八八。果然,这首颂的节奏韵律都和《殷武》很接近,这是武丁征服鬼方之后,告于先祖的一首祝功颂词,叙事性极强,记载了武丁耗时三年征伐鬼方的始末。魏明又听了好几遍,加上了自己的解读,将这对讲机中所唱的内容对众人讲解出来。

商王武丁在位期间,军容壮盛,国家强大。但有国名鬼方,自西北崛起,屡屡侵暴大邑商。商王武丁亲率大军抵御,第一年战败,河西之地尽失;到了来年,武丁重整军容再伐鬼方,询问了一个叫觋暌的祝官的意见。觋暌连续占卜数次,得到的都是不利的结果。武丁出战,果然再次战败,损失惨重。

第三年时,武丁听从觋暌的建议,征召被鬼方所侵暴的其他方国支援。一共有九个方国应征,这九个方国以豳方为首,在豳候之子的带领下归顺商王,从两面夹击鬼方,最终大获全胜。

这更后面的部分,他没太听得清楚,也就没法继续翻译给他们听,但这意思肯定是接着前面的。

陈总听完,又问他:“你提到的这个祝官觋暌,是不是就是这个墓的主人?”

魏明“嗯”了一声:“结合传说来看,那商朝大巫,还有那个槐仙的原型的确有可能就是他,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墓。不过,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一首商朝时候的“颂”,会出现在一台21世纪的对讲机里头?”

这时阿凯提出了自己的猜测:“这有可能是一种EVP现象,我以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大学里就有个社团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他们经常会用一些,就是这个通讯设备去捕捉到一些声音。”

一旁的杨哥没好气道:“你说中文行不行?别在这时候还拽大词。”

阿凯的脸涨的通红,有些急了:“我是真的不知道这词用中文该怎么说……我想想,总之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些死人的声音,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被留存下来。就是说,这个……总之这些声音虽然我们用人的耳朵是听不到的,但却可以用电子设备接收到……”

一旁的黄大师道:“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这个地方磁场异常,记录下了一些特别的声音,呵呵,有意思,有意思。”说到这,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望向一旁的京观。

陈总又问:“黄大师,您说这个磁场异常的干扰源,会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东西?它会不会就在这几个京观的底下?”

黄大师连连摇头:“这个墓没这么简单。鬼树镇鬼眼,鬼王眼肯定不会就在这里。陈总你也不要急,这个地方肯定不是主墓室,甚至不是墓室,最多只是一间前室。不过现在空气越发浑浊,我们还是赶快先找找,看这附近有没有其他通道……”他端着罗盘,又指着后墙那个奇怪的白毛鼓包道:“我算出生门就在这个地方,陈总,你快让几个土耗子去……”

黄大师话音未落,他附近的贴身保镖冬瓜忽然猛地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陈总身后。一回头,只见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奇怪的影子,从那一座被谢疯子挖开的骷髅塔里朝他的方向爬过来,吓的陈总差点瘫坐在地上。

原来之前谢疯子手里那个骷髅头居然活了过来,朝着他脚下的位置爬了过来。那原本应该空洞洞的眼窝里,不知何时生出了两只螺旋状的怪眼,纹路像极了他之前在甬道里见到的鬼涡纹。

这纹路好似有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给看的怔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老马及时现身,把魏明及时拉开,然后就听见身后一阵“砰砰砰”的枪声。保镖们对着地上的骷髅头连开好几枪,把那骷髅头打的稀碎。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一窝指头粗细,像蚂蚁似的虫子从骷髅头里冒出来。

原来那眼睛似的东西,居然就是虫子背面的花纹。

洞室内枪声大作,那些虫子四处乱爬,一片混乱中传来阿凯的惨叫声,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种怪虫子给咬了。拿枪打虫子,比用大炮打蚊子强不了多少。这一番乱射虫子没打死几只,子弹倒是浪费不少,还差点伤到人。好在杨哥见多识广,在墓里有一套对付虫子的办法,连忙说让他们用工兵铲拍,不要浪费子弹。

魏明自觉刚才的表现实在丢脸,一看是虫子,这次啊回过神赶忙抄起工兵铲接连拍死了几只。墓室里工兵铲拍地的声音一阵此起彼伏,好在这些虫子的数量不算很多,他们人多势众,既然已经稳住了阵脚,这一通王八拳下去,虫子很快就死的差不多了。

一旁的杨哥用戴着手套的手拿起一只虫尸,仔细看了一眼:“哎嘿,稀奇了!你们快过来看这虫子。你们看,它整个背后这一撮毛,长得有模有样,跟个宝贝似的!”

黄大师走过去,看了一眼杨哥手中那一具虫尸,脸色一变,道:“快丢掉!别碰它们的汁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