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十二章:逆运改势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21-08-31 20:37:55 全文阅读

魏明和老马上了土耗子们坐的宝马,跟着陈总的车队一路开出老槐峪的土路,一同先回了市区,然后又载到了本地最好的一处酒店。

这座酒店是领华集团名下的,现在没有任何其他客人,整个“项目”的所有成员都住在这座酒店里,不但手机被收走,未经允许也不允许外出,可见此行的保密性。

老马交出手机时还直嘟囔,没法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婆娘。

好在自由虽然受限,但待遇还是一等一的,怎么说都比他们之前住的板房工棚强得多。魏明和老马都是苦日子过得多的人,打出生以来就没享受过这样舒坦的酒店。

晚饭是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的,魏明跟老马和那三个土耗子分到了同一桌。几人吃饭喝酒,一边闲聊吹牛,一边介绍着各自的情况。坐在魏明对面那个身材结实的光头叫杨哥,杨哥说,他们这四个人都是一起支锅的伙计,这些年来走遍大江南北,倒过不少好斗,其中不乏魏明上课时听过的案例。

所谓支锅,是这些“业内人士”描述盗墓的黑话,杨哥是这些人里掌眼的,也就是带头人。他喝的有点大,说自己当年在墓里遇到的怪事情,说得兴奋起来,就脱了一截衣服给他们看自己身上的纹身和伤疤。

杨哥又说,自己本来不是土耗子,年轻时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手上沾过血,认识过不少厉害人。又自称当年帮过陈总一个大忙,是可以跟陈总称兄道弟的朋友。可惜后来他后台东窗事发,自己被人卖了,坐了十几年牢。

出来以后又实在走投无路,就打起了盗墓的主意。正好认识了赵老驴,两人一拍即合就支起了锅。前段时间陈总忽然联系了他,说是要给他一个大单子做,于是就到了这槐仙岭来。杨哥说,这些年他们盗的墓多,怪事情见的也多,唯独就没见过槐仙岭这种气势的墓门,这里头怕是有些了不得的大名堂。

这赵老驴是个黑瘦的小个子,老家在广西。以前当过兵打过仗,退伍后靠着退伍安置费和战友的关系做过一阵生意,据说也算是有模有样。怎奈何他嗜赌成性,短短几年就把家产赔光,还欠下一屁股债,在本地实在混不下去,只好抛妻弃子逃到北方来。

可到了北方,他才发现环境并不如他所想,一无关系二无本金,生意根本做不开,正好碰上出狱的杨哥。杨哥说,活人财难发死人财好发,一通下去把赵老驴给说服了,就此跟着杨哥入了盗墓这个行当,后来又找来了谢疯子和牛子入伙。

谢疯子这个人,别看现在落魄邋遢,据说身世不简单,祖上是魏晋时期的望族。不但出过不少大官名臣,他的文化造诣是四人里最高的,盗墓经验比杨哥都丰富,就是特别贪财,到了近乎魔怔的地步。而之所以叫他疯子,是因为这家伙第一次倒斗就是掘自家祖宗的坟。用他的说法,这叫子孙挖祖宗坟,天经地义。

牛子算是这四个人里头最不靠谱的了。这人以前是杨哥的小弟,脑子不太行,大嘴巴,做事情又不讲究,嗜酒如命,但好在福大命大,这么多年也都没出过什么事。没想到这一次运气用完折在了这里,虽然可惜,但也都不觉得意外。

一说到牛子,大家都好奇是怎么回事。魏明又问赵老驴,他真的在那墓里头看到了死掉的牛子?

赵老驴犹豫了一下,说鞋子裤子都是牛子的,自己绝不会认错。但感觉起来又不对劲,那姿态不像是诈尸,倒像是虫子在地上头爬。可非要他说,就是横竖都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说到这,赵老驴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对他们道:“牛子这个事不算什么。我同你讲,那个姓黄的问题才大,他压根就不是人!”

魏明听得脑子一懵,初时没缓过神,还以为赵老驴是在骂人,之后才意识到赵老驴话里的意思:“你是说,这个姓黄的,他是……鬼?”

赵老驴好像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黑着个脸,既不肯定,也不否认,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任他们再怎么追问都不说话了。

魏明自找了个没趣,只好又陪着他们喝了一圈。席间絮絮叨叨,天南海北扯了一大通。

等喝的差不多了,老马又想起陈总为了找墓弄出来的这一番阵仗,不由得感慨道:“这么个人有钱真是好哩,就为了自己这个好奇心,搞一个这么大的阵仗,专门组织人去盗墓。”

杨哥笑老马天真,说这个陈总狠得下心,脑子清楚,一向无利不起早,是干大事业的人,这一趟亲自来盗墓,就是因为这件东西确实有谱。老马听到这,眼前一亮,赶忙趁机劝了几杯酒,杨哥几杯酒下肚,这下又抖出来一件他们不知道的事来。

原来,大概从一年前开始,领华集团的经营就遇到了一些问题,被迫低价甩卖了一批重要资产。具体的情况,其实远比外面传闻的还要糟糕,甚至说一句山穷水尽也不为过。

陈总这个人算是手眼通天,背后有些很大的靠山,生意也是靠这个做大的。类似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总能逢凶化吉。可架不住他后头的人也岌岌可危,到现在情况也不见好转,公司负债严重。他什么办法,什么路子都试过了,可全不好使。于是陈总得了个大人物指点,说他的情况只能靠玄学,便找到了这个黄大师。

要说这黄大师也的确是高人,一见到陈总,就说他的问题太大,涉及到了“势”,已经不是调整风水就能改观的了,非得找些厉害的东西逆运改势不可。

风水上有“形小而势大,形实而势虚”的说法,在命理中也是如此,因此形易改势难变。改“形”可以靠鬼,远的有打生桩,近了有养小鬼。传说很多明星富豪就多有类似的举动,但改“势”就非得靠神不可。这里所谓的神,并不是一般家里供奉的大神。因为类似关公、观音这种大神被求得太多,神恩泽被大众百姓,并不特别照顾他们这种有钱人。陈总要找的,是一些曾有过大神通,却不太为人所知的小神、私神之类。

听到这,魏明心里明白的也是七七八八了。这种所谓小神就是历朝历代严打的“淫祀之神”,再说不好听点,就是“邪神”。他又问杨哥,这神是个什么神,这逆运改势又是怎么个改法?

杨哥一瓶酒下肚,歪着个大光头搜肠刮肚想了半天,又嘬了个牙花子,然后才说:“这个吧,我也说不清楚。我就记得那个黄大师说,这墓里头有一颗大槐树,这大槐树是鬼王变的。只要陈总能找到它,就能许愿,有求必应什么的……哎呀,这个事情说起来也实在是太玄乎,我讲不清楚。”

鬼王变成了许愿大槐树?

魏明听到这词,第一反应是杨哥在瞎扯。合着这陈总费这么大功夫,就为了进去找一颗大槐树认仙娘?且不说这地底下,墓里头能不能长出大槐树,光就是这个说法,就跟陈总说的那些东西,还有槐仙岭的传说完全不一样了。

可杨哥的话里又确实有些他不知道的信息。魏明直觉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正准备继续追问时,赵老驴身边一个叫谢疯子的土耗子拍拍杨哥的背:“你得了你,去上个厕所,多吐几口清醒清醒!还特么找大槐树?这世上要真有什么许愿必灵,先给我老谢许个老婆,再给我老谢许个诸侯,也算对得起被老子挖坟的祖宗了!”

酒桌上又是一阵大笑。杨哥低着个头,没搭腔,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其他人都没当回事,又吹了几瓶,等把赵老驴喝断片以后,就各自回了房间。

魏明本来酒量就不太行,加上这累了一天,实在撑不住,换了身睡衣就直接躺在床上了。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是在山上。他陷入到一片迷雾里,这雾出奇的浓,浓到像水一样化不开,令人窒息。

他憋着一口气,到处走啊,走,忽然看见头顶上有一团太阳似的金黄微光。那微光又映出许多神秘的倒影,像是人、山、房屋之类的东西,像是有魔力一样把他给吸引住了。于是他挥动双臂,像游泳一样在这雾里头飘了起来,然后往那里游过去。

他就这么一直游,游啊游。眼看那一团黄色微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近时,一阵敲门声闯了进来,将他从梦中惊醒。

从床上爬起来时,他只觉得头疼欲裂,就好像有条虫子在往脑子里钻。打开门,只见一个服务员站在门外,推车上放着一包衣服和早餐,又礼貌的提醒他现在已经是八点钟了。车已经在下面准备好了,八点半准时出发。

魏明从服务员手里拿过那件衣服一看,好家伙,这都是外国电影里那些大探险家穿的样式。这牌子不是英文写的,他也认不出来,但只能猜得出很贵,往少了估计比他一年工资都贵。衣服外面用的是一层结实的防水布料,里面还有一层凯夫拉纤维。

他穿上对着镜子试了试,嗯,真挺像模像样,颇有印第安纳琼斯的风范。虽然这大夏天穿着挺热,但墓里毕竟是在地底下,里面阴气重,这种厚度可以算是刚刚好。

要不怎么说仪式感重要呢。魏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对这次行动产生了一丝期待。

那时他还不知道,真正的噩梦就此开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