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十章:毒金俑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375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6:18 全文阅读

原来,就在刚才他忙着和陈总聊天的时候,老马在靠近山壁的地面下用探铲打到了些硬东西。黄大师就说这个地方阴气极重,可能是墓室之类,让他们都往这个地方挖。

没想到这一挖,居然挖出满坑满谷的一大堆石像,全都散发着一股刺鼻冲天的腥臭之气,往少数都有二十来个。这些石像跟他和老马之前挖出来的几乎非常相似,雕工精细栩栩如生,全都是额头上一只独眼。

不同的是,他们之前挖出的那尊石像,眼睛完全是岩石的质地,中间有青苔。而这些石像额头上的独眼里却有一个金色的瞳孔,在这整体灰白的石质雕像上特别的显眼。

怎么会有这么多独眼石像?它们都是鬼王?难不成这鬼王是流水线上产下来的?

但也不是。这些石像除了那一只大大的独眼外,无论五官、身材还是衣着都各异其趣,只是都保持着一样的姿势,而且头的朝向都是他们这边。这给魏明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些石像就好像是……在往他们这边逃跑似的。

一旁的黄大师闭目掐算着什么,一副不容打扰的模样。陈总问魏明:“小魏啊,你说这会不会是个殉葬坑,比方说,兵马俑一类?”

魏明摇头否认:“这些石像摆放的很乱,人俑坑一定是呈现某种规律的,而且会有明显的夯土坑线和填埋痕迹。而这些石像光看姿态也不像是作为人俑立的。。”

一旁拿着洛阳铲的老马看着石像,脸上忽然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陈总哩,我倒觉得,这些石像很像……哎呀,我老头也就是瞎猜,还是不说出来吓人了,算了,算了。”

“什么?”

“你看这个鼻子嘴巴表情么,我觉得像是活人哩!”

老马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顿时炸开了锅,七嘴八舌指着石像上的脸认了起来,一个个都觉得有道理,甚至还有人跟自个儿亲戚的脸对上了。

但这石像头上的那一只金色似的眼睛,又到底是什么?

土耗子里头有个叫牛子,一看发着金光的眼睛就急得按捺不住,摩拳擦掌,说:“嚷嚷啥?我看这就是金子!这指定是陪葬的人俑。嘿嘿,我也不晓得这是哪个皇帝这么有钱,拿金子来做眼睛。”说罢,也不顾旁人阻拦,拿上凿子一把跳下去,眼看就要动手去撬那人俑的眼睛。

一旁的黄大师听见动静,猛得睁眼大喝一声“别动!”他话音刚落,牛子已经砸了下去。只听“砰”一声脆响,石像面部破开一个口,一道金光一闪而过,接着众人便闻到一股恶臭,牛子也瞬间僵住不动了。

牛子正好蹲在背对着他们的方向。黄大师这一声喝,好像时间静止了似的,牛子还是蹲在下边一动不动。另一个膀大腰圆的土耗子又喊了一声牛子的名字,牛子还是像没听到一样。

那土耗子小心翼翼的翻下坑里,然后用洛阳铲戳了戳他。牛子不避也不让,反而整个人僵僵的倒了下去,手中的凿子“当啷”一声掉在石像表面上,整个脸侧向一边。

这时,众人才从坑边看清楚牛子的脸,吓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牛子的脸,已经彻底烂掉了。他的五官像是被一只鬼手胡乱揉捏过,位置颠倒扭曲,狰狞不可名状,整个变成了一堆烂泥似的东西,皮肤表面还翻着一堆金色的泡泡,丝丝缕缕的白烟从被腐蚀的皮肤上冒出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谁都没反应过来。秘书静雯吓得脸色煞白,吓得差点当场晕倒。那膀大腰圆的土耗子还想去碰牛子,只听黄大师大喝一声:“别碰!”那土耗子忙把手缩了回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黄大师说:“这些石像,多半都是用活人做出来的祭品。我以前在古书上看过一种叫‘毒金俑’的邪法,说是先往人体内灌蛊引,然后这人就会昏睡过去,身体也变得僵硬。然后再让工匠抹上陶泥,将这人制成一具活陶俑,放在墓里头作为陪葬品。这样做出来的人俑,浑身金光灿灿,像是金像一般华丽。但其实这金色表层是剧毒,人一碰就就会渗入人的皮肤里头,目的就是为了诱骗盗墓贼上当。”

陈总一听黄大师这么说,以为自己之前猜想得到了验证:“看来还是我猜的对头嘛!这地方,它就是个殉葬坑。”

毒金俑的说法,魏明也听说过,这是出自南北朝时的一部野史,但其中也没有提到毒金俑只有一只眼啊。再说,这种东西要放在墓主人的墓室里才有意义,在外面挖个坑算什么呢?

不过,害死牛子的肯定是什么剧毒之物,这倒是毋庸置疑。

黄大师也说:“此处倒不像是殉葬坑。要我说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没来得及被制成人俑,就先醒了过来,想跑结果被监工发现,因为身上有剧毒,又不方便抓回去,不得已只好就地活埋了”

陈总听到这里,忙问黄大师道:“这么说起来,是不是我们按照他们逃跑时的方向找,就能找到墓门?”

黄大师点点头:“现在墓门的位置已经非常明确,一定是在这个石像坑后面的山坡里,不是在地下,而是在地面上。陈总,现在已经是未时了,我们最好是快些行动。等天黑了夜里阴气重,还说不好会遇到什么东西。”

陈总当即一拍大腿,俨然已经忘了刚才死过人这回事,严令这些土耗子们必须一个小时内找到墓门。阿凯听了拍拍胸脯立下军令状,说不要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就成。

牛子那诡异的尸体还躺在坑底,大家都害怕他身上的剧毒,没有一个人敢去收尸。阿凯当即拍板,说项目赶进度,现在没法处理,先让人把土填回去埋在地下,接着命令老马上挖机向着前面的山坡挖去,其他人在一旁帮忙。

听黄大师的意思,这座墓应该是在槐仙岭的山腹之中。按之前陈总故事里说的,这墓应该是属于一个商代的巫师。商代墓葬一般是竖穴土坑墓,不封不树,依山为陵那是后世的创举,在先秦墓葬极其少见。

难道这槐仙岭中,真真葬着一位神仙不成?

老马开着挖机,一路上挖的非常顺利,没有碰到任何防水泥膏或者积沙之类的东西。仔细想来也很正常,商代的防盗技术远不如后世那样花样繁多,更别提区区一个巫师的墓葬了。只是他挖得越深入,那股似有若无的腥臭味就越浓烈。

果然没过多久,老马的挖机就碰到了一大块平整坚硬的岩石。阿凯一声令下,保镖和土耗子们一起抄起工具上前,清理掉岩石上的泥土,露出了一侧古朴的花纹。

这是墓门的痕迹。

陈总见状大喜,当即让保镖和司机从车上搬出几箱香槟,又摆了一张折叠桌,说是要在墓门前开了一次项目庆功会,也正好让他们休息一番。

魏明一边把香槟端在手里,一边打量着墓门。说巧不巧,这折叠桌正好放在老马刚才开挖掘机回填过的地方,也就是牛子被埋的地方,总让人觉得不自在。

陈总端着酒杯,先发表了一番重要讲话,无外乎还是强调项目愿景,公司文化云云,接着又让秘书静雯给他们一人发一个红包。土耗子们把红包放在手里头一掂量,都惊的叫出了声。只见这红包比他在别处见到的都大,鼓鼓囊囊的,少说装了几千块,又说这只是个彩头,之后还会继续加钱。

这帮土耗子喝过香槟,收下红包,一个个脸上都是喜气洋洋,早就把之前同伴惨死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干得更加卖力起劲,没用多久就把墓门的全貌清理了出来。

这是一尊巨大的长方形石门,嵌在山体的岩石层中,高度大约两米,宽度则接近高度的两倍。顶部有一条岩缝,不过似乎被人为用石灰、夯土填塞住了。这石门不仅极重,也没有门轴之类的东西,完全没考虑过盗墓者的用户体验。

石门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材质。这种材质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种华贵的暗金色,表面夹杂着一些霉斑似的黑点。石门的正中,刻着一张大大的饕餮纹,兽目圆睁,令人望之胆寒,散发出凌冽的威严气象。光从艺术风格上看,应该是商中期的东西。

魏明正忙着赞叹,墓门旁有人忽然叫了起来:“杨哥,快来看看这个!”

杨哥就是之前那个膀大腰圆的土耗子。他走过去,只见石门最底靠右侧的地方赫然正有一个小洞,刚好可容一人爬入,那股浓重的腥臭气就是从这洞里散出来的,像极了盗洞。

陈总走过去,指着那洞问:“这……这是个盗洞吗?”

土耗子里有个叫赵老驴的,据说以前当过侦察兵,身手好个子矮,一阵小跑爬到那小洞边上去看泥痕。他打着手电往里面就看了一眼,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连滚带爬上来了。

陈总忙问怎么回事,赵老驴吓得说话声都结巴了起来:“这,这里头有人!”

人?这封闭了几千年的古墓,怎么会有人?难道是其他盗墓贼正在里头作案?

可是不对啊,这个洞如果是盗洞,那肯定也是以前的,搞不好还跟这古墓一样都是文物,怎么可能会有盗墓贼在现场呢?

没想到赵老驴却道:“我赵老驴倒了这么多年斗,就属墓里头古代人打出来的盗洞见得多。这个洞肯定是新挖出来的!还热乎!”

一听到这里,其他人都凑到小洞附近,仔细一听,果然听见里面隐隐约约好像有声音,既像哭,又像笑,时断时续,听的极不真切,渗人至极。

阿凯又问赵老驴,他在里头看见的“人”是什么样子。赵老驴脸色苍白,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那……那影子在地上爬,我看那双鞋,好像是牛子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