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八章:弥勒化身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1981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4:02 全文阅读

这件事,还要先从元朝末年那一尊著名的“独眼石人”开始说起。

话说元朝末年,黄河水患不绝,蒙元朝廷征发天下百姓兴修水利。按说兴修水利本是利国利民的善事,自大禹以后的历朝历代都有此举。但其时大元朝廷上下已皆是贪墨自肥之辈,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做什么好事都会变成坏事,正所谓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河工辛苦一日,所得的报酬全是贬值的宝钞,所得还不够食宿之用,众河工都是怨愤难平。这些河工之中有位青年领袖名叫韩山童,平素乐善好施,又颇具慧眼,在河工中极有名望。众河工不忍压迫,都说如今天灾连连,依天人感应之理,正是当今朝廷失去天命的象征。韩山童和他的一众好兄弟们便有了杀官造反,发动起义的心思。

话是如此说,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朝廷毕竟是朝廷,手中仍有一支曾令万国威服的蒙古铁骑,一群河工又哪里是对手?

虽说自古中国就有所谓“揭竿而起”,又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实说归说,但谁人都怕死,加上古人又迷信,若没有天命降世,又怎么有胆量团结起来反抗朝廷呢?纵观历朝历代的起义,无一不是依托谶言、神迹而起,于是这群河工弟兄们便撺掇韩山童,要他断算这大元国祚几何。

韩山童是一位白莲教徒。白莲教混杂了佛、道和袄教的种种教义,因此韩山童也颇通命理术数。他深知推算国运乃是窥探天机的折寿之举,但又眼见河工弟兄们受苦,推脱不过,只好透支自己寿数卜了一卦。没想到他这一算可泄了气了,原来卦象上竟说这元朝气数未尽,仍有两百年余年国祚,可与汉、唐相比。

有元一世中原汉人饱受欺压,是所谓四等人中的下等,这样的日子再有两百年,该如何是好?韩山童急得睡不着觉,便半夜独自在河堤上夜游解闷。

其时月朗星稀,待他行至一处河曲时,忽觉天色有异,抬头一看,只见满天星光都被五彩祥云遮盖。韩山童心知这是有神圣现身,连忙跪倒在地。

云开之时,漫天神光中显出一尊大腹便便,慈眉善目的垂耳佛,正是白莲教所拜的弥勒佛,韩山童见状唱起赞歌。白莲教以弥勒救世为号,今日能见得见弥勒降世,该是何等的幸运?

弥勒佛先是称赞他虔心事神的功德,又问他有何烦恼。韩山童便向弥勒佛诉说世人所受之苦难,又说他算出这元朝仍有两百年国祚,弥勒佛能否助他救世?弥勒佛开口大笑,说此处河曲中有一座独目石像,乃是祂的化身,无所不知,得之有如神助,可败元兵。

韩山童从梦中醒来,但梦中之事又历历在目,便认定这是弥勒所降的启示。韩山童先在河工中散布“石人一只眼,挑动天下反”的谶言,又让人在昨夜梦中河曲的位置挖掘,果然不久后从黄河底挖出一尊独眼石像。韩山童以此号称弥勒降世,发动了起义,其部众头绑红巾,因此号为红巾军,一时竟成燎原之势。

陈总说到这里时,露出颇为向往的神色,又说这石人之眼,是一只‘真眼’,能直通西方极乐世界之境,有蛊惑人心,预知古今之神通。

后来蒙元丞相贾鲁听闻河工起事,派遣精锐铁骑前来镇压,红巾军却大胜连连,势如破竹,很快占据了河南、安徽一带。但蹊跷的是,红巾军虽然大胜连连,但韩山童本人起兵后不足一月,竟莫名被官府抓住处死,这尊石像后来也就落在他的儿子韩林儿手里。

虽然史书上都记载韩林儿懦弱无用,是个傀儡,可也有人说,这韩林儿其实心机极深,甚至与其父亲的死也不无关系。韩林儿登基之后,自封龙凤皇帝,每日与那独眼石人呆在一起,将朝政全部交予刘福通打理。

人人都以为刘福通独揽大权,但这时的韩林儿,其实相当于共主式的角色,不但刘福通,各诸侯也不能绕过他贸然行事。后来红巾军组织了三路北伐,但其实在刘福通的计划中,北伐大军原本只有一路,其目的是直取大都,即“以三十万众直捣中牟”。可韩林儿却不知为何,执意要刘福通分兵向西北进军,并特意叮嘱一定要占领晋地。

后来在龙凤二年八月,红巾军将领关先生、破头潘率主力北伐,从山东曹州出发,西进山西,克雁门关、大同,甚至攻克上都。可此举导致东路军久攻大都不下,只好转战辽东,最终导致红巾军北伐全线崩盘。

韩林儿一意孤行,最后导致红巾军的整个形势逆转,甚至连韩宋政权的国都都被攻破,刘福通战死。可这韩林儿却也不在乎,只带着那尊独眼石人过长江,前来投靠朱元璋。谁承想到行至一半时,韩林儿所在的船只竟莫名的沉入江中。

听到这里,魏明奇道:“韩林儿难道不是被朱元璋谋害的吗?”

陈总摇摇头,晒然一笑:“小魏啊,我看你对大局观的领悟还是不够。你想这个韩林儿屡屡战败,在当时已经沦落为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朱元璋才是手握实权的人。就算他想效仿曹操,也用不着非得杀了他,而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再说,朱元璋大可以用武力胁迫他公开禅位,然后封他个二王三恪,这难道不是更有利吗?明太祖朱元璋何等的雄才大略,怎么会干出这种授人以柄的事情来?”

“但这个时机,未免也太巧合了。如果不是朱元璋干的,为什么这一艘船好好地就自己沉了呢?”

“当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为之。”陈总说到这里,也露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而这个人,其实就是韩林儿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