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七章:往事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776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3:38 全文阅读

出租车上

听魏明讲到这里,我酸的差点后座上蹦起来,忍不住插嘴:“我草,这加起来得是几百万年薪了吧?等一下,会不会是这霸道总裁看中了你这张脸,要买你屁股?”

“我去你大爷的,你才卖屁股呢,不就是要我跟他去盗墓呗。”

“我说,这陈总也是响当当的一号成功人士,他到底图个啥啊?还非得自己去?”

“你往下听就知道了。他要找的这个东西,的确不一般。”

“你不会真进去了吧?”比起这东西,我更关心魏明会不会被抓——以及会不会牵连我。

“呵呵,当然进去了,不然也就没有之后遇到的那些怪事了。”

我隐约感到事态的严重性。盗掘古墓葬的罪名和量刑,每一个学过考古的人都清楚得很。魏子这人吧,学术天赋算是不错,可唯独人情世故方面就是个傻白甜,被人卖了还倒贴钱给对方那种。比如说他为了给爹治病,居然去借那些九出十三归的网贷,搞的天天被电话的骚扰,最后害的他学都没得上了。

“那墓大不?”我一边问他,脑海中已经端坐了一位法官,好像是在练习预备开庭。

“呵呵。”魏明的语气中颇为不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什么秦始皇陵唐昭陵都差点意思。这地方,可要了不少人命。”

“我靠!哥们你别给弄进去了啊!你到底图啥,为了你爹?”

“不然呢?我爹已经是晚期了,住院维持生存一天要花多少钱,你知道不?我不挣钱,他就会死。”

听了这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魏明也从后视镜里看见我的表情,笑了笑:“你是不是替我觉得特不值?是不是想,为什么要为一个老头子牺牲自己的前途?”

聪明人就这点特讨厌,总能把你心思猜的透透的。

我没说话,魏明一边开车,又一边自顾自的说:“其实别说你,我爹一辈子遵纪守法,又是劳动模范,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气的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他虽然是我养父,可却是个真正的好人。他这辈子什么都没做错,连一只蚂蚁都没有伤害过。我就觉得,好人不应该有这样的下场。”

我一怔:“啥?他是你养父?为啥从来没听你说过?”

他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随之沉重:“因为我亲爹,是个疯子。”

80年代时,山西省某县曾发生过一桩诡异的“无头灭门案”,震惊全国。据说凶手魏某是一名煤矿工人,在一个除夕夜里接连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和女儿,只有一个尚在襁褓的儿子幸存。而魏某的妻子当场精神失常,打开窗户从四楼跳下自杀。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算完。魏某将自己亲人杀死后,又把他们的脑袋全部砍下来,埋到后山的一处荒坟中。等警察赶到时,他已经彻底陷入精神失常,语无伦次,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更离奇的是,那些人头,警察至今也没找到。

这件案子,在当时的大江南北引起了一阵轰动。有人说魏某是因为得不到赔偿报复社会的,也有人说魏某是欠下赌债走投无路,还有各种更诡异的迷信猜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至今仍是当地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就是我在大学里最好的哥们魏明。

听到这,我心下骇然,惊讶之情难以言表。

“事情一出,当年跟我家来往的那些亲戚朋友全都躲得远远地,连孤儿院都不要我。他们都说,我亲爸爸是个疯子,那儿子多半基因也有问题。”他自嘲的笑了一声,可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愤愤不平之意。

“后来是我爹,我的这个养父,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个一根筋的、心肠软的好人,才会愿意收养我。你说,我现在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心安理得的自己上学吗?”

“而且俗话说嘛,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那咱杀人犯的儿子去盗墓,可不是正好?现在网上不是都流行讲什么门当户对啊,阶级固化啊,犯罪基因之类的理论嘛,那我亲爹是个杀人犯,我去做个盗墓贼,也算对得起他的基因。”

看着魏明这幅自暴自弃的模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道:“什么狗屁犯罪基因,你小子别把自己看低了。程教授总说,你当年要是选择深造,凭你对古文字古音韵的了解,肯定能成学术界的大拿。”

车经过一个拐角处的路灯,魏明的半个脸藏在车窗下的阴影中,看不清表情:“说得容易。本科毕业四年,读研三年,研究生后读博又三年,我爹怎么办?我家里有这个钱吗?要是走的起阳光道,谁又乐意走独木桥呢?”

他说了好久,话里话外还是还一股愤世嫉俗之意,我也不知道怎么接,只好沉默不答。魏明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冲,又笑道:“哎,好了好了啊,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先整个讲完,你再给我看一下,看能判个几年,够不够资格吃花生米。”

话题又回到了槐仙岭。要说这位陈总真不愧是遵纪守法的生意人,魏明入职除了要签一份合同外,还有足足几厘米厚的保密协议和其他的看不懂的法律文件,等他全部签完,只感觉手都要抽筋了。

就在他准备休息一会时,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回头一看,原来是老马。

他走过去,老马那张脸上堆起兴奋的笑容:“后生,我就晓得你有真本事哩。我说,你既然跟那个陈总搭上线了,能不能想办法招我也入伙哩?”

“他们这是准备进去盗墓,还得要有经验的老手,你还是算啦,别蹚这浑水。”

老马急了:“你这后生,有发财机会怎么都不带我哩。哎呀…实话跟你说,倒斗的门路,我也不是没走过哩。”

一想起魏明瞪大了眼:“你…明明跟我说没有的。”

老马狡黠的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哎呀后生你不要较真嘛,我其实就想看看有没有机会,顺几件宝贝出去养老哩。”

“你这就不怕沾了晦气?不怕石老爷找你麻烦?”

老马先“嗐”了一声,又道:“晦气就晦气,有什么办法哩。你也不想想我什么年纪了,还能在工地上卖几天力气?我家里还有两个娃子没成家哩!你行行好哈。再说,你能到这个工地不是我介绍你的?你就不能帮我这个忙?”

他魏明是个耳根子软的,老马这一说,他心里头也有些动摇了。老马又说,他虽然身子骨还算硬朗,但其实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什么五十九岁,那都是为了进工地谎报的年龄。老马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已经结了婚,但其他两个儿子一没彩礼二没房,实在没办法,这一把年纪才跑到这里来打工凑钱。

魏明实在拗不过老马,只好又厚着脸皮跑过去找陈总。他先寒暄一阵,然后又对陈总说,其实咱们领华集团施工队伍里的人才有很多,就比方说自己有位同事。这位同事不仅懂得许多民风民俗,又有丰富倒斗经验,陈总如果有兴趣,他也愿意加入这个项目。

陈总一听大喜过望:“好啊,我正是求贤若渴呢,你这样的人才,再来十个不嫌多!他也是你大学的同学吗?”

魏明忍着一脸尴尬走到树荫下,把老马拉了过来。陈总一看是这么个糟老头子,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刚布置好土耗子的阿凯见状,皮笑肉不笑道:“魏先生,您确定自己没弄错吗?”

老马连忙赔笑:“没搞错哩,小魏他是我徒弟!我老马早年也是倒过斗的。什么墓没见过?不是我吹哩,周王陵我都进去过,里面那个大哟……”

阿凯听到这话,也没忍住笑了一声。魏明一听心说要遭,这牛皮忒大了,轻叹一口气。周朝墓不树不封,后世连专业考古队找都找不到,到现在为止,也就洛阳金村发现过几座东周的王陵,这可不一般。

老马真有这本事,早就发大财了,犯得着来工地上搬砖?一想到这,他忙出声给老马打掩护,先添油加醋的给老马吹了一顿,接着试图转移话题。说什么老马懂得很多民俗方面的知识,八字又硬,技能也会的多。

陈总并不太懂考古和商周历史,只是叹了口气:“小魏啊,你要给我内推,我是很欢迎的,不过咱们要去的这地方凶险未卜,这个人——他年纪是不是大了点?体力能跟得上吗?咱们领华集团倡导的是狼性精神,我看他不适合我们项目吧?”

魏明忙道:“都是工地上做活的老师傅,别看风吹日晒显老,其实今年才五十出头呢,身子骨比我结实,工地上什么活都能干。”他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这牛皮也吹得过了头。老马身子骨硬朗归硬朗,可平时也没少把事推给自己干,一问就说人老了干不动,得休息休息。

哪知老马吹得更过分:“你别听这个后生瞎胡说,其实我老马今年算虚岁才五十,算少一点也就四十八,搞不好还得叫陈总一声哥哥哩,嘿嘿,其实是陈总您面相好,保养的也好哩!哎呀,我这都是当年倒斗太多中了阴气,这病根落下了一直没好,人也就特别显老…”

陈总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这一番瞎扯。等老马说完,陈总才道:“那,这位师傅应该会用洛阳铲的吧?先去那边给黄大师他们搭把手,一起去探探土,这就当是试用期吧。”说着,便指向了正在山坡附近忙活的那群人。

所谓探土,其实就是把洛阳铲打进土层,然后通过挖出来的土检查地层,判断这地下有没有遗迹的一个过程,也叫“观草色,辨泥痕”,从地下的土里看出墓在哪,然后才能确定位置打盗洞。

这门功夫说容易也容易,说难,就难在辨认泥土,用洛阳铲都非得有大量经验不可,是不是熟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绝不是看几本书就能学到的,他魏明都不敢说自己会探土。

谁知老马却一拍胸脯道:“探土这点小事,陈总你就包在我身上好了哩,嘿嘿,今天一定给你找到这个墓,多摸几个宝贝出来!”说罢,从桑塔纳里拿下一截铲头,熟练的装上杆子,径自往山坡那边去了。

等老马走后,陈总先扶了扶眼镜,又让秘书静雯递给了他一张湿巾。两人先擦了擦汗,然后到一旁的槐树下去躲荫。魏明心知这是有事情要说,便跟着他一块坐下,下边正对着挖出来的那一尊独眼石人。

等两人坐定,陈总又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小魏,你是不是还在猜,这个独眼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魏明也不装蒜,干脆摊牌:“其实也没有。但您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我再怎么想,也都是瞎猜。”

陈总呵呵一笑,也不否认:“这背后的事情,确实说来话长,这里头的东西,也该让你知道了。”说罢,便从头开始,把那尊一独眼石人的来历娓娓道来,说给了魏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