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六章:古韘天书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510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3:10 全文阅读

可当静雯打开玉匣时,他却失望了。因为这玉匣里的东西,实在是太粗糙,太普通了。

那是一枚拇指粗细的骨质环状器物,大约半个大拇指长宽,一头有一个扳机状的小凸起,上面还有常年使用留下的裂纹,显然是个扳指。

这品相说好听叫质朴,说难听就是粗糙,跟精美之类的词完全不搭边。魏明接触的古董不多,没看出什么名堂,只好不确定的问黄大师:“这是一枚扳指?”

黄大师“嗯”了一声,说着它的来历:“这东西叫‘韘’。前清时,我先人随顺治爷从龙入关,后来被封镶黄旗汉军佐领,被赏过黄马褂。辛亥年后这皇上退位,就把一些宫内的宝物赏给旗人。可别人拿到的都是金银珠宝,我祖父拿到的却是这枚骨制的扳指。”

“这扳指看着不起眼,当时没人识货,我祖父非常失望,郁郁而终。等这东西传到我手上,我找了文物鉴定专家来看,说这东西年代可能在西周和早商之间,有典型北方戎狄文化特征,是非常罕见的文物,而且,这枚扳指内侧还刻着先天书,绝对能卖出天价。”

说罢,他又让静雯把一张纸递给了魏明,上面拓印着这枚古韘内侧的神秘文字。

魏明接过纸一看,便明白为什么没人看得懂了。当即把这些文字的由来、性质以及上面内容的含义,一一说给了陈总和黄大师他们。

原来,这上面的文字压根不是什么上天所制的“先天书”,而是一种极古老、极原始的陶文符刻。这种符刻的年代极早,最是早出自崧泽、陶寺等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中,但学者却找不到它们和甲骨文之间的传承关系。

其实现在看到的甲骨文,已经是一种相当成熟的文字,而早在甲骨文之前就应该已经存在成体系的文字,只是缺乏考古实证。

唯一与之沾边的考古实证,就是这些新石器时代中出土的符刻。但由于其出土资料过少,因此对于这种符刻的确切含义,甚至是否能算文字,学界到现在也没有定论。

中国历史上其他的文字,简单一点如鸟篆,复杂一点的像西夏文,都是有创字原型,有发展轨迹可循,甚至有明确汉语对照的。但这些陶文符刻的考古材料极其缺乏,对应的语言也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所以没有什么语言学家能懂。毫不夸张的说,放眼全球,能拍着胸脯说自己可以读懂陶文符刻的人,绝不超过十个,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考古学界。

但说巧不巧,他魏明恰好就是一个。

魏明的恩师程教授,就曾经研究过这一方面,并提出了一个叫“简文理论”的假说。他认为,这些符刻本身是一种类似民间速记符号的东西,用来标记一些生活中常见的事物,其出现的时间不仅可能早于新石器时代,而且在甲骨文出现后的西周早期都仍有运用,使用者多为非巫觋、贵族阶层的普通人,记录的也只是一些生活、日常中常见的事物,词汇量并不很多。

程教授将这种文字称为“简文”,并按照他的想法拟构了一套系统。但缺乏考古实证支持,程教授当年没少为此受攻击。魏明在古文字和古音韵方面有种近乎直觉的天赋,在这个拟构过程中也出了不少力,怎奈何都是缺乏实证的推测。

虽然简文系统大致自洽,可惜个人直觉并不能作为学术材料,因此这一理论也就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可。

但认可归认可,运用归运用。按照程教授的方法,他很快发现这拓片上写着的是的两行短语,分别标记了东西主人的名字和某个地理位置。

第一行,也就是戒指外的符刻,写的是是“稼自用韘”,韘是扳指的古称,音同“射”。这话就是说,这是一个叫“稼”的人所用的扳指。后面的一行字写得是“山阴中,左一箭”。古代以北为阴,以南为阳,这里指的是是一座山的北面,有可能是一段方位之类的信息。

至于后面这句“左一箭”指的是什么,他就看不太明白了。

黄大师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他:“魏先生,商代弓箭的射程是多远?”

这问题咋一听似乎没头没脑,但魏明随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扳指的主人“稼”多半是个军人或者猎手,如果认为这上头的文字指的是某一个东西的方位,那么“一箭”指的肯定是“一箭之地”。

他想了想,说:“我只记得,明清时‘一箭’大概是两百米左右,商周时弓箭没有后世这么厉害,肯定不会到两百米,但应该会超过一百米,或者刚好一百米。如果真的是这个意思,那么这意思是……应该就在山阴正中偏左位置的一百米处附近?”

不过,这个位置还是太过模糊了。眼前的这座槐仙岭海拔足有千米多高,山峰巍峨雄壮,一眼望去延绵不绝。所谓“山阴中”,这个“中”到底是山体中部还是在山底?再加上这个一箭之地的估计,可能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黄大师和陈总却对已经这个结果非常满意。陈总先让静雯把东西收回去,又对黄大师道:“好啊,好。您看这个范围算是缩小了不少,今天应该能找到入口吧?”

黄大师淡淡一笑:“最多一个时辰。这槐仙岭的山形走势,气脉流向我都已经了然于胸,这鬼王眼的所在,只能是在山根附近,不会在别的位置。”

陈总听完,连忙招呼阿凯,让他叫土耗子们跟准备跟黄大师一起干活。阿凯得了令,带着保镖跑到那边去,叫土耗子们从桑塔纳上取出洛阳铲之类工具,然后跟着黄大师一起往山底的方向过去了。

等黄大师走后,陈总又拍了拍魏明的肩膀,和颜悦色道:“小魏啊,其实打一见到你开始,我就知道你不简单呐。我很欣赏你,也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的项目,帮我们找到那个东西。”

“东西?”

陈总没接话,又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实话讲,我们到这里来呢,就是为了找一座很特殊的墓……呵呵,放心,我们这个也不算是盗墓,只是为了这墓里的一件东西……”

“那不是盗墓,算……挖坟?”

陈总连忙摆摆手,说:“这块地是我们花了钱拿下来的,我们这是做开发!生意人的事情,怎么算盗呢?小魏啊,你平时说话注意一些。好,我们不谈这个了,干正事要紧,你先开一个期望薪资。”

期望薪资?魏明的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计算着每个月的还债、他爹的医药费,两个人生活花销以后报的数字,又想想刚才那张支票。他算了算,这数字不小,想了好一会,才终于报了个数字:

“三万吧,三万一个月。”

陈总皱起眉头。“三万?”语气中既有不满,又有不屑。

魏明一听就感觉要糟,紧张的吞下一口口水,手心控制不住的开始出汗,正琢磨着准备改口时,却听见陈总淡淡道:

“月薪二十万,这数字是税后——等事成了以后奖金另算,股票分红按最高的职级给,至于进墓前发的利是,出墓后的奖金另算。你听好了,我陈明伟看中的是人才,不是讨饭的乞丐,你要有志气!以后你要是跳槽,下家的薪水如果比这个低,那我绝不批准你的辞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