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五章:条件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2:46 全文阅读

这一愣神间,他又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原来是陈总。这时,陈总的注意力已经转回到石人上,又问他道:“小魏啊,你觉得这个石像是什么东西?有没有什么考古学上的结论,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啊?”

魏明赶忙收回思绪,唠起这个,他可不困了。

“首先这个石像表面的甲骨文字,年代下限应该是商代中期,上限是在西周早期。商代墓葬没有造石像生的传统,反倒一些戎狄方国有类似的传统,而上古时的山西、陕北一带正是戎狄之地,所以附近很可能有某个戎狄贵族的墓葬。”

说到这里时,他语气中也带上了几分犹疑:“不过,这个文字内容倒是很让我疑惑。因为这段话跟后世元末的‘独眼石人’的谶言一致。怎么说呢,太过于巧合了。”

“其次,这个雕塑的水平,也远远超过了时代,当时的商朝人都雕刻不出这么细致的雕像,更不要说其他的戎狄方国。这石像的来历,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听到这里时,陈总几乎是下意识接话道:“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巧合,它和元末的独眼石人之间是有联系的。这后面有一桩历史迷案……”

历史迷案?魏明感觉自己的好奇心被撩拨起来,像火一样升腾上了头。他忙追问陈总:“什么联系?”

一旁黄大师清了清嗓子,看了陈总一眼。陈总回过神,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黄大师把脸转向魏明,浮现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对他说:“魏先生年纪轻轻,就认得这么多甲骨文,的确是年轻才俊。不过,我想这位魏先生既然愿意站出来,一定是希望自己能被赏识,被看见,想找到发财的路子,是不是?”

魏明下意识还想争辩,黄大师一摆手,说:“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赚钱嘛,不寒碜。毕竟人活一世,谁不希望过得舒坦些?何况,我听魏先生说,自己是为父治病辍学打工,呵呵,这放在古代,也算是可以被举孝廉的了。陈总,咱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些奖励?”

陈总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当然,这当然。”他让秘书静雯撕下一张银行支票,随手在上面填了个六位数。

黄大师又呵呵一笑,说道:“魏先生,咱们之间就算是两清了,接下来的事情,您也不必管。不该知道的您别问,不该说的,也不要对外头到处乱说。魏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是有分寸的……”

魏明接过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心激动的差点跳出来。这些钱虽然不够他还清全部的债务,但至少够抵得上一部分了。

这时,黄大师又说:“其实,你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跟我们一起,去把这个秘密找出来。”

他想起刚才陈总的话,那些只言片语中流露出来的诡秘真相。一种无由来的、强烈的冲动涌上心头。这种感觉不停冲撞着他的大脑,像海潮一样汹涌,又像一团浆糊,粘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又炙热的好像是一团火,不停灼烧着他的理智。

可是,无论如何,他们肯定不是在做什么合法的事情。这些钱至少够还一阵债了,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接下来的部分,他的确没有跟下去的必要。

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在他心里掀起了一阵波澜,催动着悸动和挣扎。

黄大师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向陈总使了个眼色。陈总说:“小魏啊,你要是加入我们的项目,就按我们工作人员的待遇给工资。呵呵,我可以保证,只会比你现在拿到的多,不会少。”

魏明的心又噗噗的跳了起来,内心陷入了剧烈的思想斗争,好像有两个声音在说话。他清晰的感觉到,有一方声音已经占到了上风。如果他们真的是要盗墓……那他也可以劝他们保护好文物嘛!

魏明还没出声。黄大师已经捕捉到了他眼中的犹疑,又问他:“魏先生,你能看得懂先天书吗?”

先天书?

别说看不看得懂,这几个字他连听都没听过。

魏明摇摇头,反过来问他这是什么。

黄大师解释道:“其实仓颉造字之前,这世间已有文字。何者所作?昊天上帝也。因而此种文字便被称作先天书。后来仓颉造字,天雨粟夜鬼哭,自此之后,再无人识得这先天书。我们现在手头就有这样一条线索,是用先天书写成的。它跟我们要找的东西有关系,但就是一直没有人能看得懂,才让我们只能这么漫山遍野的一阵乱挖。”

魏明这下算是听明白了,又问他:“那你们就没有找过语言专家吗?”

这时陈总接过话头,说:“国内国外的专家,我们找过很多,但完全没有人能认识这上面的文字。他们说,我们手头的文字数量过少,从字形上看,有点像什么北欧的如尼文,也像一种极度简化的汉字,可又完全找不到能和它对应的后世文字,这就更不要说判断上面的内容了。”

魏明听完竟产生了几分期待,不过说回来,他自己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中国历史上的失传古文字有许多,大部分是由汉字衍生而来,无数学者穷经皓首一辈子,最多也就破解个一小部分。如果是完全不能和后世汉字对应,让他就这么去看,跟蒙几乎没什么区别。

又或者有没有可能,这些所谓先天书,都是甲骨文或者金文的变体呢?他还记得大学时去考古系蹭课,程教授讲甲骨文异体字的时候,很多字他只需要看一眼,凭借直觉辨读个大概。不过那是老天爷赏的本事,他的推断全凭直觉,要真的放在学术界,这都属于缺乏推断过程,不被认可的民科行为。

可直觉这东西,说白了是找不到逻辑,没有道理的。不试试看,又怎么能知道答案呢?

想到这,他也不再犹疑,点了点头说:“给我看看吧。”

黄大师说了声“好”,回头向那个秘书静雯一挥手。静雯俯身钻回车里,先戴上一双丝绸手套,然后又从车里头取出一只通体素白,四角有龙纹的小玉匣,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能用这么名贵的玉匣作包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奇珍异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