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四章:大人物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21-08-28 21:12:28 全文阅读

从峪道口往槐仙岭的这条路,是一条土得掉渣的临时土路。每当有车经过,都会扬起呛得死人的漫天黄沙。往常的日子,只有各种施工机械从这里进进出出,连客运司机都不肯把车开到这里来。

可今天这条路上却出现了豪车。而且还不止一辆,是一列,整整一大列。

在最前面当头开路的是一辆SUV,后面又紧跟着三辆宝马和一辆面包车,最后是一辆保时捷便后。而在宝马车和面包车之间,是一辆低调又拉风的黑色长城车。长城车头两边插着领华集团的公司旗,在茫茫尘土中猎猎飘扬。

整个领华集团上下,能有资格插在车上插公司旗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陈总,陈明伟。

这位陈总,如今也算得上是位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据说他早年也是个普通矿工,但他脑子活络能赚钱,才干了一年就拉上一帮同乡亲戚,自己做起了包工头。没过几年,他靠着攒下来的钱,自己包了个煤窑,赚的是盆满钵满,从此开始飞黄腾达。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消息灵通,还是商业眼光好,陈总在最高位出掉了手里的煤窑,然后把钱全投到房地产里了。那时煤窑正是谁买谁赚的摇钱树,房地产则刚刚经历泡沫破灭,价格跌到谷底,几个跟他交情好的矿主都笑他是傻瓜。

可说来也奇,打那一年往后,房地产的价格就一路坐火箭似的飙升,煤炭开采却被整治,把那些矿主都亏傻了。

陈总的生意越做越大,几年间身家翻了几十倍。到了现在,领华集团先在海外上市融资,又投资多个领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巨头。虽然最近有些不利传闻,可陈总又是到处拿地盖房,又是买球队又是出自传电视剧,好不得意,至少以他魏明来看,那叫一个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属于是既不可望也不可及的有钱人。

这样一位日理万机的大人物,居然会屈尊为了一尊石像,跑到这么偏远的工地上来。

老马见他愣神,拉他衣袖,又说什么陈总赏识“态度好的人”,拉着魏明站在路旁,对着车来的方向作恭迎状。

打头的SUV先在他们面前停下,车门打开,几个穿着冲锋衣的保镖先走出来,又从后面的保时捷上迎出一个个子瘦高,面白如雪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保镖们都管他叫Kevin,从恭敬的口气看,应该是公司的高管。

男人走到老马面前,老马陪着笑打了一阵招呼。Kevin没接话,单刀直入的问老马:“石像在哪?”

老马还是陪着笑,又朝靠近山坡的位置指了指。Kevin听罢,先让一个保镖看住老马和魏明,然后带了几个人往挖掘机的位置过去了。

就在这空档里,后面的宝马车上又先后出来四个人,互相打着招呼,点烟,活动身体。这四个人身上穿的是五花八门,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无论穿着气质,还是谈吐神态,都有股子遮不住的土腥气,跟那些保镖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紧跟在轿车后面的那辆桑塔纳面包车也停了下来。一个中年发福的司机从车门里跳出来,点了根烟,用河南方言跟那四个人闲聊着什么。听口音,那四个人天南海北,彼此应该不是老乡。

从魏明的位置望去,正好可以看见车门里面。只见桑塔纳里堆满了各种工具,像是一圈圈的绳子、手电、小刀、工兵铲一类工具。其中最扎眼的,就是车座后面那几柄凹形的铲头。

那是洛阳铲。

他和老马对视一眼,两人显然都认出了这东西。老马小声对他说说:“这几个人,肯定是土耗子!”

土耗子指的就是盗墓贼,既指行当也指人。因为经常跟土打交道,又见不得光,便以此作为黑话说法。这些人显然是陈总请来的,难不成他要盗墓?

可这盗墓不光犯国法,还损阴德,用过去的说法是绝户事,做这一行的基本都是走投无路的亡命徒。他陈总这么响当当的体面人物,就算想要几个古董,花钱买就是了,犯得上亲自出马干这种脏事吗?

Kevin先在坑里看了眼石像,然后匆匆跑回长城车旁。车里头伸出一只保养得体的大手,挥了挥示意着什么,Kevin哈腰点头。接着副驾驶座的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穿着衬衫套裙,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精致的职业女性风范。

这女人到了后座车门前,先撑开一把遮阳伞,然后和Kevin一起从轿车里迎出一个保养极好,举止斯文的中年男人,正是陈总。

陈总的形象,跟魏明在电视上看到的有些出入。真人要更矮一些,更老一些,气势却分毫不减。陈总身上穿着一身白衬衣西装裤,看似平平无奇,其实全是魏明认不出来的好牌子。保养得体的国字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稳如泰山,挥斥方遒的气度。

而跟着从陈总身后走出来的,是一个穿明黄色唐装的瘦老头。老头头戴一顶瓜皮帽,脸上架着墨镜,行为举止活像从清末穿越过来的遗老。陈总对其颇为客气恭敬,尊称为黄大师。

先前在工地上,魏明就已经听过关于这位黄大师的种种传说。据说这黄大师一只手有六根手指,那多出来的一根指头叫做“神仙指”。有人说,这里头神通大得很,摸一摸骨头就能知道你命数如何。

黄大师不光是手上活好,出生也颇为传奇尊贵。据说他祖上曾是满清镶黄旗的黄带子,本人又在梦中得到黄大仙真传,可以说是根正苗黄。解放前,黄大师曾一度流落到香港,如今时过境迁,已然是内地诸多富豪的座上宾。

陈总和黄大师一前一后下了车,寒暄一阵,又张望着此地的山水形势,就此处风水进行了一番坦率而深入的探讨。然后才在Kevin和女秘书的陪同下走到泥坑前,亲自查看石人的情况。那个Kevin一边指着石像,一边跟陈总汇报着什么。

听着汇报,陈总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然后跟那黄大师争论着什么。一旁的女秘书从包里拿出个黑色的本子,下笔飞快。魏明隐隐约约能听到,他们好像是对石像上的甲骨文内容产生了争论。

老马见状,赶忙戳了魏明一下:“后生哩,我记得你是不是懂甲骨文?你快上去说道说道,没准陈总这就赏识你了哩!”

魏明听着心中一动,但毕竟也免不了有些紧张。老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你不想想你爹啦?你去讲讲甲骨文,它是犯法还是怎么地?要我说,这就算真的是盗墓,你也算不得主犯吧?再说这个陈总他手眼通天,总有办法罩的住你的哩。”

说完,老马又不忘加上一句:“就你欠的那些债,打工一辈子都还不上哩,你个瓷怂的,还愣森个啥哩!”

这番话说的魏明是心痒痒。自打他爹肺癌住院借了小贷以后,魏明每天都会收到骚扰电话,自己不得不换了好几个号码。

想到那些人恶狠狠的面孔,又想到老马的话,魏明咬了咬牙,终于不顾保镖阻拦站了出来,大声对陈总喊道:“这上面写得是‘一目王出,四方皆反。’”

这一下喊,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陈总一听见声音,让一个保镖把他带了过来,又问他说的是什么。

魏明重复一遍,陈总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Kevin先莫名其妙的急了:“陈总啊,这个人肯定是在胡说的呀,这个石像上的文字损坏太厉害,有缺笔,根本就看不清楚……”

陈总沉着脸瞪了一眼Kevin,他又低下头不说话了。陈总问魏明,是怎么看出来这些字的。魏明当即便把那几个字拆开了讲给陈总听,小到一笔一画,大部首偏旁,源流渊源,乃至于演化过程,全都讲的头头是道。

他又说,就像后世汉字有不同的字形字体一样,甲骨文也因为使用者的不同而有字体和字形的不同,不是什么缺笔。这些甲骨文,应该是当时地处边远的边疆方国居民所留下的,并非是商朝官方的巫祝所写。

看来这陈总对甲骨文多少是有一点了解,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听得是连连点头,两眼发亮:“不错,不错,确实是个被埋没的人才。”说完,他又转过身,对Kevin说:“你看看,这才是专业的考古系学生。阿凯啊,你总跟我说什么你懂得快速学习,以后别再拿这些话糊弄我,专业的事,就应该让专业的人来做,明白没有?”

原来这人本名叫阿凯。阿凯涨红了脸,陪着笑连忙称是,又说会把陈总提出的意见记在心里,引以为戒云云。

教训过阿凯以后,陈总又转过身问魏明,是不是这里的民工?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懂甲骨文?魏明一一答复,先说自己是肄业大学生,又说出自己爹生病的事情。

陈总听完,半是感慨,又半是得意道:“我当年也做过矿工,我知道的一些工友啊,就有得了尘肺病的。哎,我以前在公司年会上就常常讲啊,我们这个领华集团,要以回馈社会为责任,不能忘了本——静雯,这几句话你记下来没有……”

陈总已经陷入了发表高论的自嗨状态,只有那个女秘书在一旁忙着记录,魏明听着直打瞌睡。这一走神间,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人正在看自己。一回头,正好瞥见那个黄大师正死死的盯着他,脸色说不出的古怪僵硬。

黄大师看着他那疑惑的眼神,脸上浮现起笑容,微微颌首,似乎是在向他致意。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股死人的气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