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石人眼 > 正文
第一章:故友
作者:星空之墙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1-08-23 11:51:47 全文阅读

“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挑动天下反”。这话说的是元朝末年时,黄河泛滥,不堪压迫的河工们在韩山童、刘福通的带领下,从黄河里挖出一尊独眼石人,认为是蒙元将亡的征兆,发动了红巾军起义。

高中历史听过课的人,应该都还对这段历史有些印象。历史课本的评价,大多着眼于红巾军起义和元末农民战争本身,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石人一只眼”就能“挑动天下反”。

有人告诉了我一个答案。他说,他不但亲眼见到了这尊独眼石像,还发现它背后的秘密。

这是一个非常诡谲离奇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朋友。至今我既不知道他的下落,甚至也不能肯定我所遭遇的一切是不是个梦。

但就在那一天晚上,我与他之间那一段光怪陆离的对话,至今回忆起来,仍令我觉得难以置信,惴惴不安。

事情发生在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毕业后,我一直在一家互联网公司里做策划工作。那天本来是星期六,可昨天项目经理老王下班前突发奇想,说是要改方向,限我下周一前改好文档。

我哪敢有什么意见,只好跑过来加班。这一下从中午开始一直工作到晚上,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咖啡,最后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文档,才终于算是完成了工作。

抬头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等我匆匆收拾东西离开公司大楼时,直感觉心头一阵阵莫名发慌,手心不停出汗,大脑处在一种既兴奋又疲劳的状态。

这肯定是咖啡喝太多了。我强撑着难受,一路走到马路上。可是,今天的街道却安静的出奇。白日繁华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街道,居然一辆车都看不到。

太奇怪了。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无声无息的开了过来,摁了摁喇叭,把我吓了一跳。事后我才想起来,那辆车,好像是没有牌照的。

可当时我困意上头,也没多想,只要有个地方让我躺,哪管是不是黑车。拉开车门,我像条泥鳅似的钻进车里,闷声对司机说出目的地,接着瘫坐在后座上,准备眯一会儿。

我还没闭上眼,司机就忽然回过头叫了我的名字:“好久不见啊,孙崎。”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昏暗的灯光下,映出一张棱角分明,肤色古铜的面庞。我好一会才认出来:“我靠,怎么是你啊魏子!”

一听我叫他的名字,那司机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故友重逢,我们都很开心。魏子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朋友,他是山西人,本名叫魏明。其实我跟魏明不是一个系的,我学的是考古,他学的是土木工程。要说我俩有什么共同点,就是都不喜欢自己的专业。

从大一开学起,魏明就常来我们班蹭课。他喜欢在教室后头蹭课,我喜欢坐教室后头睡觉,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一来二去,自然成了好朋友。

至于魏明不读考古学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家境贫寒。他爹本来是个矿工,收入在当年也算是不错。可后来煤矿关停,他爹又查出尘肺病,家里的状况从此一落千丈。等后来考上大学,自然也只好选土木工程这种专业,为的就是毕业好找工作能赶快挣钱。

可谁知天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到大二时,魏明他爹又查出肺癌,治疗费用是天文数字。无奈之下,魏明只好辍学打工,那之后我们也再也没有见过面,连电话都没有通过。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俩竟然能在这种时候偶遇,这得是多少亿分之一的概率啊?真是奇妙的夜晚,奇妙的缘分。

我看着这轿车,显然魏明混得不错。我一拍他肩膀道:“好样的啊魏子,有车人士啊!果然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这才几年就攒下一台车啦!比我这死打工的强多了。”

魏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害,这其实是我一个朋友的旧车。我这就是怎么说——腰里揣个死耗子,假装打猎的。”

我又问他:“对了,你辍学以后去哪啦?怎么都没联系我们?”

他又苦笑一声:“能去哪?我一个半路肄业的大学生,又没有技能,当家教都没人要。没办法,只好去工地上当民工。民工挣钱多嘛!可这每天忙着跟沙土水泥打交道,一身脏兮兮的,哪里好意思联系你们。唉……不说了,程教授怎么样了?他身体还好吗?”

魏子口中的程教授,是我们大学时主讲中国古代史的老师,也是魏子的恩师。程教授曾师从考古学界泰斗张光直教授,提出过不少震耳发聩的古史理论,当年也曾是学术界的一颗新星。

可惜他为人迂腐正直,屡遭排挤,最后只得到我们这个二流大学里落了脚,忙着给我们这些本科生授课。

所有学生里,他最看重的就是这个从隔壁系过来蹭课的魏明。程教授常说,魏明在古文和古音韵方面天赋极高,连专家都认不出的商周文字,魏明一眼就能认个准。

可惜,魏明的辨读完全是出于直觉。他一直强烈建议魏明转专业深造,甚至有时候去参加一些学术会议,也会带上魏明一块。大家也都默认魏明是程教授的私传弟子。

当这事传到程教授耳朵里时,差点没把他急得心脏病发作,会也不开了就跑回学校来拦魏明。两人大吵一架,魏明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自己爹去死,执意选择了休学。

程教授没有办法,只能力所能及的帮他解决困难。先是帮魏明在教职工中募捐了一笔钱,而后又瞒着老婆偷偷拿了五万块给他,为此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没少吵架。

这件事,也怪魏明他爹病当时发的太急,光抢救就把积蓄用光了。之前治疗尘肺病时就已经花了一大笔钱,为了化疗被迫借了一大堆小贷,家中早已是债台高筑。程教授筹到的这几个钱,只够还利息和一部分本金,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去辍学打工。

魏明离开学校的那天,土木系和考古系的一众同学都过来送他。程教授那天请了病假,既没来上课,也没来送他。

想到这,又我重重叹了一口气:“别说啦。你走以后,老程每次上课都像丢了魂似的,时不时往教室后面看,搞得我上课时都不好意思睡觉,结果到期末,就数他的课拿的分最高。”

听我说完,驾驶座上的魏明沉默了一阵,说:“程教授是个好人,我对不起他。哎,要是他能看到我所见的一切,那该有多好。”

“你见到了啥?”

魏明给自己点起一支烟,缓缓道:“孙琦,你听过‘石人一只眼’的故事吗?”

“听过,那是元朝末年的事情吧。我说魏子,难不成你辍学后被征去修黄河,也挖出一尊独眼石人,要拉我入伙……”

“我呸,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征去修黄河!你注意点啊,这是新社会,海晏河清,天下太平,可不兴你瞎说……”

“那是什么嘛…难不成你见到这东西的真身了?”

“嗯。”烟雾从他口中吐出,弥漫在车内,差点没给我呛着。

“嗐,不就是韩山童他们造的一破石人么。”我不以为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程可是专攻上古史的,他对元明清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魏明深深嗦了一口烟,没接我的话,而是缓缓道:“你知道,为什么韩山童他们会把这东西视作推翻元朝的天命象征吗?”

“嗐,别废话,快说吧。”

“韩山童、刘福通等人都是白莲教徒。白莲教的教义中说,当世间陷入黑暗末日时,会有弥勒化身降世,开启真眼,拯救世人,最后引导信徒前往西方极乐世界。”

我说:“你的意思是,那尊独眼石人,被他们当做了弥勒化身?”

魏明“嗯”了一声,又说:“这个东西出现的年代,其实远比元朝早得多,年代上限应该是新石器时代到夏朝之间。最关键的是,这些传说都是真的。”

真的?什么意思?

我隐约感到一丝不安,又问他:“哪部分是真的?”

魏明微微笑了笑,眼神却是十分严肃:“全部。这故事要从头说,可得说上很久了。”

我忽然觉得,魏明要说的,将是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想到这,我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把手机放在靠近驾驶座的位置。我今天已经用脑过度,如果是个很长的故事肯定记不住,得录下来,免得一觉醒来就忘了。

可录音这事总觉得不太光彩。魏明好像从后视镜里看见我在翻手机,问我在干嘛。

我忙道:“我给明天调闹钟呢,我还有东西没弄完,明天还得来加班!哎呀你快开车,边开车边说!”

“你工作这么拼,是要赶着去投胎啊?”他没在意,一边说,一边踩下油门发动车子。

整条街道都静的出奇,好像这繁华的城市,只剩下这一辆车和我们两个人。魏子的车开的又快又稳,两边的摩天大楼开始模糊起来,在夜色中宛若一座座黑色的大山。这时,魏明才开始将他的整个故事娓娓道来:

“这个事情吧,还要从一个叫老槐峪的地方讲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