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轮回纪元 > 正文
第十章 劫后余生
作者:忆里乡  |  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1-10-26 08:27:59 全文阅读

江翎枫忽然想起,石书中记载的只是关于上身的修炼方向,而全身修炼好像是自己强行进行的,难不成他就是因为这个要被雷劈?

“轰隆隆……”

乌云越来越密集了,浓密的云层在酝酿着巨大的死亡之威。

看着树林上空的云层,江翎枫此时陷入了抉择,究竟是继续修炼碎灵身但可能会被雷劈,还是停止修炼避开天劫。

江翎枫思索了许久。

“轰隆隆……”

雷声滚滚,江翎枫被打断了思绪,他抬头怒望天穹。

“这次避过了,那下次呢?我若继续修炼碎灵身,又怎能避开天劫?还不如搏一把,我还就不信了你能把我劈死!”

江翎枫握紧拳头怒斥天穹。

说罢,江翎枫释放出碎灵身目前的最强力量,同时他运转全身的力量,做好了抵抗天劫的准备。

“咔嚓”

一道闪电似巨龙一样携带着毁灭之力破空而下。

“天劫开始了!”

天羽宗的几个老不死说道。

“砰……”

闪电结结实实地劈打在了江翎枫的身上,江翎枫被劈成了血人,但他还是艰难地站了起来,举头望着天空。

“今天你最好能劈死我,若是劈不死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踩在脚下!”

江翎枫不加掩饰地怒斥着天劫。

远处天羽宗的人看到这种景象,心中都不禁心悸不已,就算是真的有宝物出世,那也不敢贸然前往,谁都不想送死!

“咔嚓”

江翎枫话音刚落,天劫又一次劈落下来,这次的天劫比前面的还要强,竟是三道天劫同时落下。

“你来吧,我不怕你!”

江翎枫依旧在怒吼着。

“轰隆……”

江翎枫所在的地方被劈出了一个大坑,而他自己则趴在坑底,仿佛没有了生命。

“结束了吗?”

天羽宗众人心中暗道。

天羽宗远处的原始森林中。

“呃……”

许久,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坑底传来,江翎枫颤颤巍巍地抬起手用力地撑地,他艰难地站起身来,再次抬头望天。

“我还未死,天劫也不过如此!”

江翎枫咬牙藐视地对天劫说道。

他再次运转灵力,碎灵身之法再次被他运转。

“轰隆隆……”

方才已经开始散去的劫云又重聚到一起,此次的雷劫云比之刚才更加的绵密,可想而知接下来江翎枫要面对的是什么。

“咔嚓……轰隆隆……”

这一次的天劫威力无与伦比,江翎枫静静地看着天上的闪电,这一刻他的心绪无比的宁静,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嗡”

突然,江翎枫的脑海中又闪过了一个熟悉的画面。

“是那座黑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江翎枫困惑地说道。

“轰隆隆……”

天劫最终还是劈了下来,这次仿佛是要将江翎枫从这世间抹去一样,竟然同时降下十道恐怖的天劫。

江翎枫再次看向天劫,自身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轰隆隆……”

天劫将江翎枫所在的那片地域十里范围内清除得寸草不生,有关江翎枫的一切痕迹全部被天劫给抹除,远处只剩被天劫截断的溪水还在缓缓流淌。

乌云最终散去,天羽宗的很多老者都飞往了那里。

“这不像是有宝物出世的样子,这附近也没有任何宝物的气息!”

说话的正是天羽宗的宗主楚天阳,他的周围还有数十位老者,有些老者形若枯木,仿佛立马就有可能腐朽。

“这不是宝物出世,是有人引来了天劫!”

一位苍老的老者说道。

“什么?人为引来的天劫,长老,这世间还有人为能引来的天劫?”

楚天阳惊愕地问道。

不少年轻一些的老者也在洗耳恭听。

“自然是有的,凡是绝顶天骄修创功法,皆可引来天劫!”

老者对楚天阳众人解释道。

“可我们天羽宗弟子长老众多,天骄能人辈出,这么多年来也没见谁曾引来天劫啊”

楚天阳不解地说道。

“那是你们没用,唯有天道所不容者,方可称为天骄,此等天骄一经修行必会被天道所察觉,一旦其修为有所精进,天道就要将其抹杀!”

老者毫不客气地训斥楚天阳他们。

楚天阳等人被训得脸都绿了,不过他们可不敢对这位老者有半分的不敬,据说这位老者可是存在上万年的岁月了。

“这里并没有死气,说明那个人并没有陨落,可我却连他的半分气息都捕抓不到!”

老者有些遗憾的说道。

听闻此言楚天阳等人纷纷升空展开搜查,如此遭天道嫉妒的奇才若能入他们天羽宗,那天羽宗日后的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

甚至那名天骄很可能就是他们天羽宗的弟子,毕竟这里离天羽宗如此之近。

可他们派人整整搜寻了三天却是什么都没找到,楚天阳不甘继续派人扩大了范围去搜寻,最终所有人全部无功而返,至此楚天阳就算再不甘也只能作罢。

远在数万里外的群山中。

一座滴水的溶洞里,一个浑身满是裂痕的人正躺在一块巨大的钟乳石上,气息非常的微弱,仿佛随时就会断气了一般。

江翎枫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他的父母都还在,爷爷奶奶也没有去世,他们一家五口人依旧幸福的生活在江家村,村民们也没有疏远他。

他和爷爷也不必为了食物而烦恼,他不用每天都往山上跑,村子里的粮食也没有凶禽来偷食,一切都是那么的其乐融融。

可是突然间,所有的村民又开始嫌弃他,父母离去了,爷爷奶奶也走了。

“不……别丢下我,不要再丢下我,爷爷……奶奶……”

江翎枫哭喊追逐着他们,可不管江翎枫怎么奋力地奔跑,就是追不上他们。

“活着!活着!”

江鸣的声音在江翎枫的耳边回响,江翎枫只能无力地跪地哭泣。

“爷爷……”

突然,溶洞中的人艰难地抬起手仿佛要抓住什么,嘴里在梦呓着家人。

不知又过了多久,那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双手艰难地撑着地上的钟乳石,他缓缓坐起身来。

“这是哪?我不是死在天劫下了吗?”

江翎枫痛苦地自言道。

接着他记起了天劫之下的那一刻。

“我记得那座黑山好像发出了一丝神曦,接着天劫就劈在了我身上了”

江翎枫摸着昏沉的脑袋回忆道。

“难道真是那座黑山救了我?可这也太神奇了!”

江翎枫此刻都还不太相信,但是自己身上的伤却是实实在在的,他相信如果自己没有修炼碎灵身,只怕他早已尸骨无存了。

看着龟裂的身体,他无奈地摇摇头,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也不知这是哪里?”

江翎枫捡起了掉落在远处的佩剑,他不用想都知道,佩剑肯定是和他一起掉落于此的,他又仔细检查了一番。

“幸好储物袋还在!”

江翎枫松了一口气,他所有的东西都在储物袋中,若是储物袋丢了,那他可就亏大了。

他艰难地寻找溶洞的出口,可他刚刚走几步,身上的伤口就裂开,他疼的差点打滚。

“看来还是得先等伤势好些才能寻找出路了!”

看着身上不断渗出的鲜血,又看着如蛛网般密布的伤口,他自嘲地说道。

江翎枫想要爬回刚才的那块钟乳石上,几步的距离他仿佛要使尽全力,他拄着长剑一瘸一拐地爬回石头上。

“呼……呼……”

江翎枫大口喘着粗气,他背靠在钟乳石的石壁上,这一刻他只能依靠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他竟能一声不吭。

曾几何时江翎枫也和同龄人一样会哭,而现在的他,即使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可他却哭不出来了。

江翎枫取出几件衣服撕成布条,将之绑在伤口上,由于没有止血药,所以他只能靠这些衣服布条来止血了。

靠在石壁上,江翎枫在迷迷糊糊中又睡了过去,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来到了四天后。

“嘀嗒……嘀嗒……”

洞壁上的水滴滴落在他的鼻尖,江翎枫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这几天他睡的不好,全身的疼痛令他不敢使用灵力。

抬起手,江翎枫看着布条上渗出又凝结变黑的血迹,他不禁暗自苦笑了起来,自己还真是命大啊。

“老天爷,既然你这次杀不死我,那你以后将再无可能杀掉我!”

江翎枫恶狠狠地说道。

今天他感觉好过了不少,他盘腿坐好,手上捏法印,一层淡淡的灵力开始覆盖他的全身,这并非碎灵身,而是江翎枫在使用灵力来修复外伤。

而他之所以今天才开始修复,那自然是因为伤势过重,这几天他只能依靠自身的血肉自行修复伤体。

灵力在他的体表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自身的伤势,江翎枫的气息开始逐渐平稳,伤皮开始褪掉,新的皮肤真正形成。

“嗡!”

灵力犹如火焰,不断地焚烧着江翎枫的身躯,他的内伤也在好转,发丝燃尽又新生,他的修为正在提升。

又过了一个时辰后,江翎枫身上的灵力火焰开始内敛,他的修为也已经到达了聚灵境巅峰,只需稍加修炼,他极有可能踏入下一个大境界。

不过江翎枫没有立即踏入下一个境界,他知道厚积薄发的道理,想想他踏入修行界也不过三年而已,基本是一年一个阶段。

这太快了,他需要沉淀,不然他的境界很可能会因为不稳而跌落,若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危险了,他虽然无惧但也不能冒那个险。

江翎枫取出最后一件衣裳穿上,他有些尴尬,这是他的最后一套衣裳了,衣服总共也就那么几套,他的衣服毁的毁撕的撕烧的烧。

要是身上这件也坏掉了,那他可就真的没衣服穿了。

环看溶洞四周,江翎枫很快确定了出口,他抓上佩剑收拾东西,最后再看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但我真的很感谢你,我江翎枫若日后真有出息,定会回此祭拜!”

走出溶洞之时江翎枫感激地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