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东方双煞
作者:金火地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22-05-22 19:38:31 全文阅读

城头矗立的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望着渐渐远去的儿子尸体,整个人变得石像一般,只有泪水在涌动……

“他为什么还要拖走赫克托尔的尸体?杀死对手还不够吗?”荒山上这边,小荷噙着泪问丈夫。

“他要用赫克托尔的尸体去祭奠被赫克托尔杀死的好友……”老陈搂住爱妻轻轻安抚道,“换了是我也许也会这么做……”

“你别看我!”老钟打了个冷战,“我担当不起你这份深情厚谊!”

“好了,我们大抵看清两军的战法套路了,下一次就可以实施你的掉包计划。”项王颇有把握。

“要在兵荒马乱、刀风箭雨的战场上完成这种任务,真的有把握吗?”谢柔颇为忧虑。

“正因为兵荒马乱才有把握,”武藏也胸有成竹,“生死攸关,他们一个个都把精力放在对手身上,不会有闲情管我们的事。”

“你和项王也要好好保全自己……”阿通抓着武藏的手臂一脸恳求的神情。

“你发现没有?阿通忧愁的样子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态……”老钟一脸醉猫笑意,还低声跟老陈嘀咕着什么。

“终极砍人王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你想让你的装殓师挑战智力拼图的最高难度吗?”老陈终于逮到机会给老钟回赠这番说辞。

“那这个挑战就交给你吧,你不是说我化成灰你都认识吗?”老钟醉成一滩烂泥样,达到了生死看淡无我无畏的境界,径直向阿通走去……

“不用担心,他俩都是身经百战的绝世高手,我们也会全力保障他们万无一失的……”老钟两手扶着阿通的双肩好言安抚道。

“老钟叔,请一定要为他们计划周全啊,拜托您了!”阿通两手紧握住老钟的右手,真诚恳求。

就是这种美态啊!像漫天霞光将人包围……想着这些,老钟的醉眼竟有些发怔……

“傻孩子!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老钟给了阿通一个拥抱,还慈祥地轻抚着她的头发,阿通竟也紧紧抱住了老钟……

老陈、阿沐和谢柔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八人一马乘着夜色飞回老子静修所在的荒岛。

“酒壮怂人胆吗?你是怎么做到在武藏眼皮底下从容作案的?”说活声虽然小,但老陈看起来比老钟兴奋多了。

“师祖不是说了吗?心如赤子,虎豹不侵,”老钟醉眼迷离却吐字清晰,“我心中纯净,万事皆可为。”

“你心中纯净?”老陈一脸狐疑和鄙夷,“也对,纯净的毒药也是纯净……”

回到那荒岛,见老子和颜悦色,招呼大家喝茶:“这岛上的峭壁长着一种香茗,夏秋会被暴晒风干,我采了一些煮了一壶茶,大家都来尝尝吧。”

用干净的贝壳做茶盏,别有一番天然拙雅,茶喝起来也似乎更为返朴归真,引得各位啧啧赞叹。

又是一个海上生明月的良宵,阿沐对着爱琴海上的明月神情恍惚:几千年来,几万里外,月亮还是一样的皎洁、一样的明净,曾有多少人以一样的姿态和虔诚向她寄托过绵绵的思念?这些思念串联起来的时空,又有多少万里多少千年的跨度?此刻,你也在看着月亮吗?莎拉……

月色下,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不惜以身犯险,潜入希腊军营中,跪求阿喀琉斯归还儿子赫克托尔的尸体,阿喀琉斯感佩这位老国王的勇气,最终答应了他的请求……

月亮循环起落,十二天后,特洛伊城外再度开战……

阿喀琉斯又再驱使战车冲进敌阵,所向披靡,杀伤了上百个阻拦之敌,刺死了几个当代名将,特洛伊人见之心惊胆寒……

项王与武藏也冲进阵中,换上希腊人的铠甲头盔,登上一辆车夫与主将都已阵亡的战车,策马飞奔,寻找阿喀琉斯和他的合适替身。两人不时用长枪打落飞过来的暗箭,偶尔敲打来犯之敌……

由于突进速度太快,两人引起了一位特洛伊大将的注意,那大将驱车向他们冲来……

“来者不善,杀不杀?”武藏有点犹豫。

“尽量不改变历史……我来处理吧。”项王似乎已有了主意。

特洛伊大将挺抢刺来,项王长枪一拨就令那人一个踉跄倒向另一侧,但他战车上的尖刀眼看着就要旋转着铰割过来,会者不忙,项王轻舒猿臂只一掀,把对手连车带人掀了个底朝天。

特洛伊军又有一员战将挺抢刺来,武藏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长枪一拖,那战将收势不住,跌落车下……

“唉……叫这两个猛男去,果然免不了战斗升级,改变历史……”老钟在山上看得直挠头。

“没事,大不了荷马史诗上多几句‘女神雅典娜授意杀神和伤神前往战场助希腊军结束十年之战’云云。”老陈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别胡说,我可没授意。”谢柔一句调侃,跟阿通小荷笑作一团。

“阿通,你不担心武藏的安危了吗?”老陈笑道。

“我刚缓解了她的紧张,你又哪壶不开提哪壶……”谢柔白了老陈一眼。

战场这边,项王和武藏都盯上了一位希腊猛将,他的体型和铠甲都与阿喀琉斯极为相似,而且横冲直撞,极为亢奋,看样子很快就会为国捐躯。就在这时,100多米外的城楼上,特洛伊一名射手瞄准了那猛将,满弓将射……

项王不知怎的,下意识地掷出了投枪,枪如流星,飞越城楼,穿透了那射手的身体和前后两层盔甲,射手命丧当场,满城兵将皆震惊胆寒。

“哎哟!项王不参加奥运会可惜了!标枪霸王!”老陈只恨没有录像。

“这种几千年出一个的猛男,不用赛前热身也随便能打碎十项全能记录啊!”阿沐也兴奋不已。

“项王!我千叮咛万嘱咐你别改变历史,你却要一天打破多少历史纪录?要不要我联系体育频道给你做个专访?你好项先生,请问标枪比赛中误伤对手算不算犯规?”老钟通过耳麦远程唠叨了一大堆。

“我见他暗箭伤人,一时来不及多想就出手了,下不为例。”项王也颇为自责。

这时,武藏也为那猛将接住了从他身后飞来的投枪。

“这个鲁莽的希腊人迟早死于乱军之中,我们就选他做替身吧。”武藏提议道。

“好,这次依旧是活体掉包吧!”项王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两人用麻醉枪将那猛将麻翻,拎上车来粘贴上3D打印的胶原蛋白面具,俨然就是另一个阿喀琉斯!

两人又追上了阿喀琉斯,武藏用麻醉枪将其麻翻,项王长臂一伸,单手就把他接了过来,另一只手紧接着又把注射了解药的替身猛将扔上了阿喀琉斯的战车,瞬间调换,阿喀琉斯的车夫都毫不察觉。

“漂亮!大力出奇迹!”老陈拍手叫好。

“不是说不再活体掉包的吗?”谢柔颇为不满。

“这也行吧,反正那猛将还是要大砍大杀的,给他换辆车罢了……”老钟又打开了酒壶。

那猛将果然越战越勇,长驱直入,杀了不少特洛伊兵将,杀得兴起时,却被敌方一箭射中脚踵,紧接着又被几箭射中要害,命丧当场……

项王和武藏驱车绕了几圈,在山脚下弃了战车,把阿喀琉斯扶了下来,乘着夜色,一行人飞回了荒岛营地。

突然,风云色变,电闪雷鸣,海浪滔天,小岛有被海啸吞噬之危!

不知为何突然风云惊变,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