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二十章 虎口脱险
作者:金火地  |  字数:2453  |  更新时间:2021-09-22 20:58:19 全文阅读

却说老钟呼喊着冲了出去,阿沐也回过神来,也拎起一根木棒冲了出去。中川也跟着跑了过去。

  小次郎的几个手下从远处冲向倒地的武藏。老钟迎面大喝一声,冲他们撒了两把沙子,其中两个被飞沙入眼,还有两个恶狠狠扑了上来,阿沐飞步快棍,两招就将那两人打翻。

  “别杀他们!”老钟喝止跟上来的中川。使眼色让阿沐将那两个还在揉眼睛的倒霉蛋也敲晕了。

  “你小小年纪,砍起人来眼也不眨的吗?”老钟舒了一口气笑道。

  “不眨又怎么样?”中二高声叫道。

  “那就很容易被沙子迷了双眼啊……”老钟边说边夺去那两个沙眼倒霉蛋的刀剑以防万一,然后拿出随身的小药盒给武藏止血并做临时处理,武藏被疼醒,连声叫唤……

  阿沐也有样学样,夺去另外两个人的手中武士刀……

  “啊!”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尖叫!

  “不好!”老钟大惊失色,“还有敌人!谢柔她们……”

  阿沐惊得疯狂回奔,歇斯底里嚎叫道:“别伤害她们!”

  中川也跟了跑回去……

  那一边,一个手持长剑怒目圆睁的武士正快步逼向谢柔和阿通……

  老陈呢?老陈早察觉到有敌人靠近,已经悄声快步躲进树丛中……

  “嚯!”那武士举起武士刀砍向阿通。

  “阿沐……”谢柔伏在阿通身上护住她,惶恐间只说出两个字。两个惊恐的弱女子闭了眼睛引颈待毙……

  “哇咋!”老陈突然大喝一声侧后方杀出,飞起一脚把那武士踢倒。被踢中的脑袋又撞到了树干,那武士晕了过去……

  “嚯呀呀……”还有一个持刀武士跟在后面……

  老陈吃了一惊,但已避无可避,也只能硬着头皮摆开架式与之对峙、周旋。

  “你手持刀剑欺凌妇女和长辈,还算男人吗?”老陈骂道,“你练剑法十几年只学会了一招自宫是吧?”

  那人愣了一下,一言不发气鼓鼓杀向老陈,老陈赤手空拳自是心惊胆战……

  “嗷!……”持刀武士突然额头中了一石子,另一颗石子又飞来,他正要躲闪……

  “哇咋!”老陈瞅准机会用尽平生气力,一记侧踹踢在那人脖子上,那人应声倒地。

  老陈扑上去揪住那人就是一顿砸拳,边打边骂骂咧咧:“白骨精的飞石都接不住的菜鸟,还想打赢我?吓?吓?……”

  阿沐跑回来看到谢柔阿通都毫发未损,又看着老陈扬眉吐气得势不饶人……如释重负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粗气……

  中川赶回来一看这情形,大喝一声,又举起太刀要砍晕倒在地的武士。

  “别别别!别杀他!”阿沐连吼带叫连拖带拽制止了中二,“你这小孩,是不是出娘胎就会砍人了?”

  “我看他就是没出娘胎就会砍人的剖腹产发明人……”谢柔觉得好笑又好气,无奈又无力,坐在地上直摇头。

  “多亏有老陈叔,真看不出您也是个高手呢……”阿通真心感激千恩万谢。

  “啊?哈哈!小意思!小意思!”老陈惊喜莫名,志得意满,“这种小喽啰,我伸伸懒腰都能打倒几个!”

  “是吗?”阿沐一脸狐疑地笑道,“那前些天看一乘寺大战你怎么怕成那样?”

  “我是怕自己出手太重,打死一大片负全责赔不起,蜘蛛侠不说了吗?力量越大,责任越大。”老陈忘乎所以放开吹,“我空手道黑带!知道吗?白带过多,黑带稀有……”

  “什么黑带?你去年在美国想泡一个叫杉山纯子的空手道教练,也就跟她练了半年,半年不洗腰带也黑不了吧?都别墨迹了,在小次郎下一波手下杀到之前赶紧撤!飞行器什么的拿过来吧!”老钟用脑电波耳麦远程听与说,催促大家快走。

  “你小子总这么戳我是怕没人陪你一起光棍吗?难得阿通……”老陈压低声音,调整耳麦为私发,质问老钟。

  “我是怕没人陪我一起光棍所以才总这么救你,”老钟笑道,“终极砍人王宫本武藏的妞你也敢抢?你是活得多腻烦了?”

  众人匆忙收拾行李跑过去,中川还跑来跑去快速消除了沙滩上的足迹……

  “中川,别忙活了!我们飞着离开,不怕追踪!”老钟大声劝阻道。

  “唉……如果我当初没出手,他就不会有今日的苦战受伤……”阿沐小心扶起重伤的武藏,心里很过意不去。

  “经历了这次极限考验,武藏又进入了另一个境界,祸兮福之所倚……”老钟说着已经为武藏穿上了飞行器……

  老陈在手机上操作设定了一番,7人一行,无人驾驶,智能飞行,平稳飞离小仓岛……

  高空中,阿通吓得不敢往下看,中川倒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你们真的是几百年后的人吗?还是你们其实是神仙?啾啾!啾啾啾!”中川兴奋得嘴不能停,还跟飞过的海燕打招呼。

  “闭上你的鸟嘴,当心吵醒小次郎,一个‘燕返’就把你当中一分为二,”老陈不耐烦道,“你个中二……”

  “想不到鸟瞰下关这么美!”逐渐适应并克服恐惧的阿通俯瞰美景,由衷赞叹,“到了春天,这一带开满樱花,会是怎样的盛况呢……”

  “阿通满眼的诗情画意啊!你本人就是一阕清新典雅的俳句!”老陈赞叹不已,不顾中川直翻白眼,诗兴大发俳句出,抑扬顿挫地深情念道,“繁樱下/另一种芬芳/惊回首。”

  “这节奏和腔调听起来怪怪的,你这是俳句还是排便?”老钟嘲笑道,“樱花下你撇夜香,被人拍照惊回首?”

  “粗鄙!你这焚琴煮鹤的恶俗之徒!”老陈火冒三丈,雅兴全无。

  “老钟叔这两句明显更有画面感啊,哈哈。”谢柔诚心捣乱。阿沐笑而不语。武藏昏睡不醒……

  在一个荒村野店,几人住了下来,晚上吃了猪血粥,第二天,武藏神志比较清醒了。

  “中川,我现在还没有收徒的想法,也许以后会吧……”武藏拿出了一卷书,“这是我的剑术感悟《兵道镜》,送给你吧。”

  “可是,我想跟您一起修行……”中川已经泣不成声。

  “等我回来,会带你一起修行的……”武藏翻身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中川清楚武藏的性格,不再多说什么,道了别就走出门,阿通追上去给他送上衣物和饭团,老陈也把所有铜钱都送给了他。

  “有了这本秘笈,你以后更加想砍谁就砍谁了,”老陈调侃道,“不止剖腹产,环割**也能熟练操作。”

  “年轻人要修炼武德,否则,成不了剑豪倒成了屠夫。”老钟拍了拍中川的肩膀,送他一道平安符。

  “是!我不会让沙子迷了眼睛的。”中川笑道,向众人鞠了一躬,告辞而去。

  “他一个十五六的孩子独自上路不会有危险吗?武藏怎么忍心……”阿沐有点担忧。

  “也许,武藏觉得他跟着自己会更危险吧……”老钟叹了口气道。

  “没问题的,一路上都是他在保护我,他已经是男子汉了。”阿通微微笑道,那笑里半是欣慰半是忧愁。

  下午,店外来了三个粗鲁的武士,叫嚣着,执意要挑战宫本武藏。

  未知重伤未愈的武藏如何应对,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