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十六章 苦行
作者:金火地  |  字数:2296  |  更新时间:2021-08-31 23:20:43 全文阅读

“我……我是来自华夏中国的,想请你帮忙拯救万民。”阿沐犹豫了一下,决定开门见山。

  “大明的来客吗?我见过大明的人,你们似乎有点不一样……”武藏有所怀疑。

  “我们是来自未来的,大约四五百年之后的未来,你看看这些视频,汉斯军团为祸世界……”阿沐拿出手机给武藏看了一段段视频,武藏冷峻的脸上也不由得涌起惊诧莫名的神色……

  “您看,剑道大师青木明男也为了拯救万千人质牺牲了……”谢柔也在边上帮忙解释。

  “他们两个都是难得的对手……”武藏看得目不转睛。

  “那您就和我们一起回去打败这些人吧!好吗?”阿沐不失时机游说道。

  “我还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没做,在完成之前还不能随阁下前往。”武藏仰望夜空,目光坚定,转身就要离去……

  “武藏先生!请留步!”谢柔快步向前挽留武藏,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平安符,“您追求最高剑道的旅途很凶险,请收下这个平安符,祝您平安,我们后会有期。”

  谢柔清澈的双眼荡漾着无限诚挚,令人难以拒绝,武藏默默收下平安符,又再度踏上修行之旅。

  冷月千里,尸横遍野,夜风中,千枝万叶沙沙低吟不能自已,像是在送别一个剑道名门的壮烈崩塌,又像是在迎接一众英武儿郎回归生命的本源……

  “难怪你小子连莎拉-许的备胎位置也没落着,猴急生瓜蛋,人家刚有点兴趣,你就掏出安全套,哪个不被你吓跑啊?”老钟指着阿沐数落,满脸的不满和埋汰。

  “还真别说,谢柔掏出那玩意儿我乍一看还以为是啥新牌子超薄款我没用过……”老陈还没心没肺地说笑扯淡。

  谢柔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转身往旅店走去,其他人也拍拍满身尘土,缓步返回旅店。

  第二天下午,老钟突然火急火燎地催促大家收拾行李上路。

  “快快快!武藏又出发了,走得贼快,我们赶紧跟上!”老钟从外面跑进来大喊道。

  “急什么,我们不是有飞行器嘛,他骑马也跑不掉。”老陈斯里慢条喝清酒吃生蚝。

  “用飞行器的话,别说骑马,他就是宝马也能随便追上,不过我们尽量不用飞行器,因为那可能会影响历史进程。”老钟拿了老陈的酒喝了一口,又指着阿沐说,“你也不要再出手,改变历史可能会有不虞之灾。”

  阿沐问道:“对手偷袭他也不救吗?他出事了我们带谁回去战小野?”

  “历史上的不败剑圣用得着你搭救?多新鲜哪?!”老钟吃着老陈的生蚝说道,“他肯定能把所有敌手吃掉……”

  “喂喂喂!新鲜你也别吃完啊!”老陈抢回酒壶发现只剩一小口了,“你吃生蚝算是打比方我勉强能接受,你喝完我的酒算什么?”

  “算吉凶吧,我去占一卦算算,你们赶紧收拾。”老钟一面打着饱嗝一面拿被子擦手。

  “我想赶紧收拾你!还算吉凶,一看谢柔就知今天运程,还用算……”老陈一肚怨气碎碎念。

  “什么意思?”谢柔一头雾水。

  “他可能说你有桔无胸。”老钟打量着谢柔的身材悠悠地说。

  “老娘一代尤物还让你俩挤兑?!”谢柔抄起一条木棍就要打二老,“今天我就胸神镇恶煞!二傻别跑!……”

  “你们要玩命也带上行李啊!”谢柔追打二老跑了出去,几袋行李只能是阿沐扛走,“喂!等等我!”

  ……

  日本京都建设仿照的唐朝国都,颇得几分盛唐气象。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广厦万间绕烟云;花树照水,亭台轩榭,园林如画留远风;街宽人稠,靓装丽服,车如流水马如龙。

  拖着行李箱,四人在繁华街道上行色匆匆,却也颇有走马观花的快意。对于这几个行装古怪的过客,周围行人都投来奇怪的目光并议论纷纷。

  见一位衣着华丽的姑娘对这边好奇地看了又看,老陈便随口搭讪:“美女,加个微信呗?”

  “快快快!武藏这家伙还真是一刻不留走得贼快,我们赶紧跟上,要是距离超过10公里,我就收不到追踪讯号了……”老钟一面看手机一面叨叨个不停。

  “那平安符里面有微型追踪器?”谢柔恍然大悟,然后一脸不高兴,“你干嘛要我去做那种事情?想起来真卑鄙……”

  “应援女粉丝送给偶像小礼物,这显得非常合情合理。我应援的话不是黑他陈年过气老年偶像吗?哪个小鲜肉能乐意?”老钟笑道,“不过,你的演技真不错,满脸真诚的……”

  “我确实是真诚祝他平安啊!哪有演?你也没事先告诉我里面藏有追踪器!”谢柔圆睁杏眼,满脸怒容。

  “老钟导演这叫老奸巨猾,哦不,老谋深算!早告诉你的话你哪能那么入戏?”老陈挑了挑眉坏笑道,“老钟也给你送了平安符吧?洗澡的时候千万别带进浴室……”

  “你们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小璐就没那么多心,坦荡荡带进浴室去。”老钟耸耸肩,一笑置之……“等会我要看看远程摄像镜头了……”

  “别听他瞎扯,这里没有网络,不可能远程窥探的。”阿沐一面拉着谢柔快走,一面宽慰道。

  “他也没送过我平安符啊!我才不信这两个老不正经的鬼扯……”谢柔倒是毫不担心……

  走出城门,慢慢地人烟稀少,刚开始还能找到村野客店,虽然粗茶淡饭,却还有吃有住。

  接着,走过几个村庄进入山地,荒郊野外,树林密布,荆棘丛生,茫茫荒原无边无际,四人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靠着追踪器,老钟一行跟踪了武藏几天,跋山涉水,穿丛过林,渴饮山泉,饥餐饭团,脚磨出水泡,嘴淡出鸟来。

  老陈鸟语道:“不犯贱都不会做剑圣吧?奔波漂泊,没一口好吃的……他难道就不想找个女人成家育儿吗……”

  “酸溜溜的……”老钟吐掉嘴中野果,接着说道,“人各有志,常人难以理解的人才能成就常人难以想象的伟大。”

  “他不成家育儿可能也是考虑到仇家会对自己家人不利吧?”阿沐猜测道。

  “对啊,比如他这次灭了吉冈一派,这些武士的亲人和后人中,总会有想报仇的,如果武藏有妻儿的话……”老钟拖着行李箱,突然东张西望,像是在搜寻野果。

  “公平决斗!为什么要报仇?就算报仇也找他本人啊!伤及家人就太卑鄙了吧?”谢柔忍不住打断了老钟的话。

  “公平不过是一种人定概念,他们会觉得,你杀了我父兄我就杀了你妻儿,这很公平……阿沐!左边!”闲扯着的老钟突然大喝了一声。

  不知老钟发现了什么危机,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