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诸神的后裔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挖掘现场
作者:残山晓月  |  字数:3023  |  更新时间:2021-10-29 16:52:16 全文阅读

这里地处山腰,乃是地脉中缓之地,因为这块巨石的阻拦,阴阳之气在此汇聚而成,本就是绝佳的气穴,再加上这处天然泉眼滋润,更是难得的宝地。

其实秦岭内部分布着很多绝佳的风水局,所以秦汉、隋唐时期都有大量的王公贵胄将墓穴定于此地。随着时间,有很多古墓都被盗掘,这就显得那些仍完整的保存的古墓更加珍贵。

这座墓穴所在的位置让我很突然,因为从这附近整体的地势走向来看,这里的风水格局并不是很好,只有深入其中才能发现内里别有洞天。古代可没有GPS系统,无法全面看出一个地方的走势,风水堪舆大师都是通过目测,像这样一处地方,很容易被忽视。

现在我国考古大都是抢救性挖掘,多是因为意外情况发现了古墓或遗迹,很少主动对已知的古墓进行科考挖掘,这主要是因为:一、现在有些技术水平达不到要求,很容易对出土文物造成伤害;二、这方面的专业人才缺乏,国内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分工明确,一个负责现场考古作业,往往对历史典籍研究少,更加不懂得堪舆风水之术,而历史学家往往又只研究史籍,对实际情况缺乏了解。所以王斌的出现立时得到了相关部门和政府的大力支持,毕竟像这样的专业人才实在不可多得,不仅能够准确找到古墓的位置,而且对下方墓穴的结构也有详细的了解,考古结果丰厚,获得了大量宝贵的文物和资料。

就如这次一般,如果不是王斌带领众人到达此地,谁能想到这里会有这样的地方,更加想不到这下面会有一座大型古墓。

我虽然涉猎广泛,拥有很多爱好,可是也得承认关于考古方面,我确实是一个门外汉,而这些专业知识、能力并不是简单就能培养起来的。我之前并没有听过王斌说过自己有这方面的学习经验,就算有姬十三等人的帮助,他自己也一定是花了一番苦功夫学习的。

考古不是盗墓,绝不是找到冥室,开启地宫这么简单,它具备高度严谨、系统化的操作流程,一般分为:挖掘前、挖掘现场、挖掘后。

仅发掘前的准备工作就包括:1.选择发掘地点(遗址和墓葬);2.申请发掘许可证;3.制定发掘计划,编制预算;4.组织工作班子,选择工作人员;5.准备发掘工具和仪器用具等,当然这些事情之前就已经处理妥当了,现在我们一行人需要做的就是最为关键的挖掘。

考古发掘中,需要首先对文物所在地的地层进行研究,对地层文化层的划分以土质土色及其包含物和遗迹现象为依据,对发掘出土的遗物遗迹,进行分类分析和比较研究,包括依据器物形态特征及其变化,研究其演变规律进而判定相对年代。

我拿起手头的资料翻看起来,上面记载这下面是一座西周早期的古墓,埋葬的是周武王同父异母兄弟“丰叔”。

丰叔这个人在史籍中记载极少,并不是很有名气的人物,我大概知道他是周武王的第十七个弟弟,在他成年的时候周武王已经死了,周公监国将丰叔封为伯爵,封地就在丰。我不理解这位诸侯怎会将自己的墓葬定于此地。

按正常的程序,今天应该只是地面勘测,搜集到所有的数据后,并且绘制出下方墓穴的结构图才能开始破土,不过看来这些工作之前也已经完成了。

通过地面上早就标识出来的白色粉末就可以看出下方的古墓规模极大,除了主墓室之外,还配有两条墓道,一条通往耳房,一条通往殉葬房。这样大规模的墓室,最少需要一个月左右的工程作业量,按照惯例,第一天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很快在众人的组装下,巨大的帆布工程帐篷迅速搭建起来,这是必不可少的工作,主要为了预防可能的降雨会对下方的文物造成损坏,接下来,帐篷内铺设了电线、电灯,方便夜间施工。大量工程设备从山下营地运送上来。

中午时分,所有人都集中到那块巨石前,这里已经摆放一个供桌,上面铺设着红布,红布上摆放着香炉和三牲(牛羊猪)头,有人宰杀了一只雄鸡,将鲜血洒向四周,还有人持着冥币黄纸在周围念念有词,其余人在王斌的带领下恭恭敬敬的对着巨石行礼,在燃放了一挂一万响的鞭炮后祭拜正式结束,王斌象征性的挖了一下土,大规模的破土工作正式开始。

我不知道正规的考古行动前是否也有类似的活动,不过就算有,也不会是像王斌这般的,这分明是采石场或矿场开山时几点山神才会采用的仪式,也不知道王斌是从哪里学来的,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刚一开始破土,现场就发现了重大问题。这里的地层非常复杂,砂石本身就过于细密绵软,又因为那口水潭的影响,疏松沙性土壤饱水度高,一旦破坏土层原有的平衡,就很容易形成流沙状况,这样的环境中小范围流沙并没有任何危害,只是却可能导致下方土壤层发生连锁变化,进而造成古墓遗迹的损坏,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代表着这次挖掘行动的失败。

刚刚还兴高采烈、斗志昂扬的众人立刻都陷入了沉思。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前,大规模施工只能暂停,现场只留下了少数人清除表面浮土,其余人都回到了下方的营地休息。

营地内,王斌组织召开了一次问题讨论会,作为顶着国外专家头衔的我,自然也参与了讨论会。

这次讨论会,参与者都是这方面的学者专家,这些人醉心于学问,会上少了很多推诿和互相指责,大家都把重点放在了如何解决问题上。

现场讨论了两套解决方案。

一是调来水泵,通过抽水排湿,解决土壤水分过高的问题,这样一来流沙的问题就自然解决。不过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很多,也存在着不确定因素,在没有经过仪器勘测的情况下,谁也估量不出水潭下方地下水源的流量大小,一旦地下水源流量大,这个解决方法就很难达到预期,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一个办法,采用的是浇固术,通过向土层注射可二次溶解的凝固材料加固土壤,解决土壤流化的问题,然后再逐步溶解,缓缓施工,这样的好处就是不需要考虑地下水流量的问题,直接加固土壤,解决现在的问题,可是坏处就是凝固材料有可能会破坏下方土壤中的文物,造成人为损失。

会议开了半天的时间,一直持续到日落才告一段落,经过讨论,与会的大多数学者都同意采用第二种方法,凝固的材料暂定石膏、石蜡等几种常见的,没有腐蚀性的材料。

总算是有了一个解决的方案,始终凝重着表情的王斌挤出一丝为难的笑容,建议与会人员先去吃饭,然后再讨论具体的下一步执行计划。

大家陆续离开后,一脸凝重的王斌忽然笑了起来,嘴里也是念念有词。

“你知道这里的情况?”我问道

“当然,我说过我们要做的事情都已经解决,现在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离开,这就是我需要的理由,啊!老张,你不知道,我好期待接下来的行动。”

看着王斌有些激动的模样,我冷笑着算是回应了,姬贰四这时走进了帐篷中。

“怎么样?”王斌激动地问道。

“可以了,现在过去吧!”姬贰四对我笑了笑,招呼道:“张家兄弟,你也准备一下,今夜我们就要走了。”

我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盘算的,只能按照姬贰四的话,回到自己的帐篷将紧要物品收拾起来。

很快吃完晚饭的众人又返回会议现场,并将下一步具体的实施计划一一落实。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夜里九点了。

结束了忙碌的一天,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帐篷,大多数人都是四个人合住在一起,只有极少数专家可以享受单间,我自然也是如此。

营地很快就安静下来,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我一丝倦意都没有,索性盘坐在床上,思索起最近发生的事情...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营地中忽然喧闹起来,一队军车直接开进了营地,很快就从车上跳下许多防化兵,并且迅速控制了现场,所有人都必须按照要求待在帐篷中,任何人不能随意走动。

透过窗子我看到一名军官走进了王斌的帐篷,过了十几分钟才手持着一张名单走出来。

这是?我越发疑惑起来。

“姜环”一名士兵走到我的帐篷外,大声喊着我的假名字。

我应了一声,那士兵大声道:“拿上你的东西,马上出来集合。”

我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行囊走出帐篷,发现已经有几个人在营地中间等待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