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诸神的后裔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入山
作者:残山晓月  |  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1-10-23 21:08:34 全文阅读

听得到这样的解释,不禁让我沉思起来。

关于自己的身世,我一直不愿意主动提起。

在我8岁之前,生活在北方一处名为“天云观”的小道观中,周围除了高矮起伏的山林、高耸苍翠的柏树,就是占地并不是很大的道观。

在我身边只有师傅还有几位道兄陪伴,偶尔能看到几位善男信女进山祈福。这期间的生活虽然清苦了一些,可是却为我打下了牢固的武术基础和培养起冥想的习惯。

我的名字“天谕”,其实是我修行时的道号玄谕和所在道观天云观的合称。

师傅对我异常宠爱,对我倾注了几乎全部的关爱。据师兄们说,我是师傅在山巅一块巨石上发现的,那里地势陡峭、山高林密、根本没有正常的道路,寻常的孕妇怎么可能在临近生产时跑到那里呢。所以师傅认为我是上天赐予,身兼上天的指派,所以赐法名玄谕。

那时年少,不懂得这其中的玄奥,只是觉得自己的来历非凡,心中多了几分自得的傲气。不过我确有自傲的资本,那些拗口枯燥的经文,我只需一遍就可以牢记在心,各种武技不管动作在难,我也可以迅速掌握。而这都不是同门师兄们所能比拟的。

我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像师傅那样气质超然、睿智出尘的清修之士,如果能够偶得机遇,得窥天道妙法,就最是完美了。

只是我最终没有实现这一愿望,就在我八岁那年的秋天,师傅生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在他弥留之际,和我坦诚了一件他隐瞒了八年的事情。

原来他当时并不是在山巅的青石上发现的我,而是有人将我拜托给他养育,那人是谁师傅也说不清楚,只强调是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

当时听到这个真相,让幼小的我顿生一种强烈的反差,我一下子从上天赐予的宠儿变成了被人遗弃的弃儿...

师傅羽化后,我被二师兄玄正心带到了山外的世界,将我委托给一对善良的夫妻收养,这就是我现在的养父母。他们将我视为已出,给了我无尽的关爱,我逐渐回归了正常的生活。在学习之外,我仍坚持每日的习练武术和冥想,这才有了今天的我。成年后,我几乎每年都会抽时间回到天云观待几天,那会让我想起曾经那段难忘的时光。我也试图搞清楚自己的真正来历,可是因为时间过久,一直没有任何收获...

“张兄弟...”我听到姬贰四仍在继续说着“如你和王斌这样,身体中周人血脉如此纯正的人太过少见,我们的相遇是机缘巧合更是命中注定。现在万事具备,不久我们就可以正式启程了。”

“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这件事情不是应该悄无声息的进行吗,为何要搞得这般大阵仗,你就不怕你们的秘密会泄露出去吗?”我问道。

“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也是另有隐情...”姬贰四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事情虽然有所曲折,可大半还是在我们的计划中,张兄弟无需太过担心,今天晚上,咱们见到其他人,再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姬贰四一边开着车,一边和我聊着。必须承认他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人,精通交流的技巧,通过声音的起伏,他在沟通中始终营造出一种舒缓的节奏感,仿佛天塌下来,只要是他表达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么说起来感觉很奇妙,其实这就是一种高级的催眠术,通过音调的强弱、快慢变化,再配合上强大的精神力,从而达到催眠、控制别人的目的。

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做了一个打哈欠的动作,眼皮也沉了下来,姬贰四透过后视镜看到了我的动作,马上适时的闭上了嘴巴。

王斌在一旁苦笑了一声,然后也沉默起来,车内立时安静下来,只能听到汽车高速行驶所发出的沙沙声。

车队一路向南行驶,进入S107省道,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又从一个叫北河村的地方下了省道,进入了另一条道路,此时已经进入了秦岭的外围,周围的地势开始起伏。车队在道路上兜兜转转,起起伏伏,壮美的秦岭风光盘亘在大地上,其间有无数深埋于地下的宝物,只是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又有何等收获。

沿途每隔一段路程,就会看到路旁有指引的工作人员和交警,这充分证明当地对这次行动的重视和支持。

车队在山里绕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在一处山坳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下了车。这里早有十几名工作人员在忙碌着。一座座帐篷正在拔地而起。一条简易的的土路开在树林中,透过柏树林能够依稀看到林间每隔十几米就用红旗指示标识。探险队所有人员集合在一起,足有三十七人,在核对好人数后,王斌装模作样的当着各路记者做了慷慨激昂的发言,然后大手一挥,一行人背上各种器材沿着林间那条路向山上走去。

我在队伍的中部,手中提着一只皮箱,我怀疑里面空无一物,不然怎会如此轻飘飘。我缓缓跟随着身前的人,并随时留意周围的情况。王斌和姬贰四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在他们身边有许多当地考古工作者陪伴,我虽然做了一番乔装打扮,仍不适合跟得太紧。现在这个形式仍不是很明朗,做起事来由不得我不小心谨慎。

“老大,你没事就好。”老四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吃力的赶到我的身侧,谄媚的和我说道。

“我应该有什么事?”这时我才发现老四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像是被人打过,一定是昨天分开后,发生了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我问道:“你...你脸上怎么搞的?昨晚谁打你了,嗯,除了我之外。”我额外补充道。

“嗨,这算什么!”老四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不要紧,只不过是皮肉受些苦头,可总算是性命保住了。不瞒您说,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王老板和我亲自保证不再追究我那点事,我今早是活活笑醒的。”

“你脑子没问题吧,那只不过是一个梦,而且王斌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隔空要人的性命。”我苦笑道。

“信!”老四斩钉截铁道:“不知道咋的,今早看到大哥您,我心里就有了底气,知道我肯定不会有事的,王老板一定会看在您的面子上放过我,说不定答应我的报酬我也能拿到呢!”

“你对我还挺有心的,忘了我昨天打你了?”

“我真真忘记了,您也不用再记着了,咱们这叫不打不相识,以后我就跟您混了,您随便提携一下兄弟,都够我好好生活一段时间了。”

看着老四那张真诚的面孔,我忍不住泼了他一盆凉水:“你要是真想活命,就听我的话,也别要什么报酬了,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不然真的出了事情,我可救不了你。”

老四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这么说,一时楞在了那里,过了半晌才强颜笑道:“老大,您这是在考验我吧,您放心,我一定会鞍前马后跟在您身边的,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就行。”

“唉!”我低叹一声:“我可是提醒你了......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算了,既然你这么坚定,就跟着我吧,不过你要记住,未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贪婪......”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继续向上走去。

王斌带着队伍来到此地,一定是此地有所发现,以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他们发掘的全都是西周之前的古墓,那个时期的人就已经根据易经推演出风水之说。所以王公贵族的坟冢一定都分布在风水、气运极佳的龙脉上。

我只是略微看过一些堪舆风水的书籍,绝对算不上其中的行家。如果让我凭借着风水走水就寻到古墓,这是万万做不到的。国内目前在这个领域确有几位专家,都是所在区域的风水堪舆大师,仅靠给人寻找墓地就已经富贵无比了,自然不愿意冒着杀头的风险,凭借着这种手段去做那挖坟盗冢的下作勾当。

通过我的观察,这里的山势自东向西缓缓倾斜而下,配合着高耸的主峰,下方又有聚气的山坳,倒也是一处藏风纳气的好地方。只是这里乃山坡阴面,既没有水流,又兼且树木栽种过于茂盛,完全破坏了此地阴阳风水格局,造成一种阴盛阳衰之势,墓葬定于此地,后代子孙说不定会祸起内院的危机。

不过我也发现,这片茂密的柏树林,树木之间的距离非常紧密,绝不像是自然形成的,通过树干直径推断,最老的树不过也就是三十几年的树龄而已,也就是说,这片树林的历史并不久远。那么说,这里倒也符合我之前所推断出的风水之局。

我走走停停,很快就落到了队伍的最后方,在我的身后除了老四之外,就是政府派来保护我们的几名持枪武警。其实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虽然秦岭动物种类繁多,其中也有些凶猛的食肉动物,只是这里靠近人类都市,鲜有猛兽会出现在这里。这些武警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危险,仍一丝不苟的持枪左右查看,严谨执行自己的任务。我不想和他们过多接触,于是加快了几分步伐。

“后边的快点!”前方传来了急促的呼唤声,队伍其他人立时加快了步伐。我凝神向上看去,此时已经完全看不见王斌的身影了。

我也连忙快步向上赶去,而老四也要紧牙关紧随我,在我的视线中猛然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青石。看上面厚厚的青苔,就能看出此地的湿润。

绕过巨石后,地面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座三米见方的水潭,潭水漆黑如墨,其他队员都坐在潭水边歇息,而王斌正和几名专家指着附近的地面,热烈讨论着。已经有工作人员根据他们的指引,将一面面鲜亮的棋子插到地上...

看到水潭的第一刻,我左右查看了一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感慨道:“真是一处上佳的龙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