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诸神的后裔 > 正文
第二章 梼杌罍
作者:残山晓月  |  字数:3320  |  更新时间:2021-08-16 09:01:17 全文阅读

彝字在甲骨文及青铜器铭文中以双手被反缚的人牲祭祀祖先神灵之形。后来彝器一名用作商周时期青铜礼器的泛称,如钟、鼎、尊、罍、俎、豆之属都在此列,为权力阶层所专有。在《左传》《国语》《汉书》《资治通鉴》中都有记载,如《资治通鉴》中所写:“诸侯之封也,皆受明器於王室,故能荐彝器。”

我从器身上繁复怪异的兽首纹饰上感受到了上古时期所营造的气息,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威严,这应该是一件仿商代和西周早期的彝器。西周中期以后,彝器上的纹饰就大为改变,多以“纪功烈,昭明德,名贵贱,辨等列”等二方连续的带状纹样,讲究连续、反复、整齐中求变化,兽首纹所占比例明显减少。仿造这件彝器的工匠手艺十分精湛,从色泽上就可以看出,对铜铅锡调和比例掌握的恰到好处,不然绝不可能呈现出这种颜色,看起来如同黄金一般,这才是青铜器应该具有的颜色。我们今天出土发现的青铜器之所以会出现青灰色,是因为青铜中的铜元素氧化,这也是青铜器名字的由来。

我还注意到彝器的腰际铭撰着一行细密规整的甲骨文,一共二十个字,字字整洁清晰,这更是出乎我的预料,后世对于青铜器的仿制,直到近几年随着3D打印技术的推广才略有好转,可还是无法弥补时间对青铜器本身的伤害,在细节处常有瑕疵。这东西虽然只是一件仿品,可是艺术价值却极高,可以用“巧夺天工”四个字来形容。

这个姬十三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为什么王斌会那么在意他,他们说的大机遇又是什么,我的好奇心越发强烈起来,也不管现在已是深夜还是拨通了王斌的号码。

“老张,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电话一通,王斌的笑声就传过来了。

“你一直在等我的电话?”我反问道:“我怎么感觉被你算计了!”

“哈哈,我哪里有胆子敢算计你,我还要你和我一起去干那件大事呢!唉!姬十三送你的那件东西怎么样,还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吧,”

“嗯,确实是一件好东西,我挺喜欢的,你替我和姬十三说一声感谢,不过初次见面就收人家的东西这可不是我的风格,你明天一定要拿回去。”

“哎呦喂!老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首先,那不是我给你的东西,我说了不算,其次,我知道姬十三性子执拗,他送出去的东西肯定不会再拿回来的,我觉得你不想要就直接扔到垃圾桶吧!”王斌道。

“那我可就扔了,那东西我看着古怪!”

“那你就扔了,反正是你自己的东西!”王斌笑道。

“你...!先不说这件事情了,那姬十三什么路数,你和他认识多久了,可靠吗?”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老张,我交的朋友你就放心吧,姬十三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只是我答应了人家,现在还不能说出他的身份。不过你也别着急,很快你就知道!”

“故弄玄虚,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是什么大人物!”我提醒道:“你可别陷得太深了!”

“老张,也就是你,要是别人这么说我就不勉强了,我还真没有兴趣这么求他们呢!你也别想那么多,就当陪弟弟出去玩几天总可以了吧?”

“你还找谁了?”我听出王斌话里的意思了,看来他不光找了我,还找了其他人。

“还有好几个,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这就算答应弟弟了,半个月后一定来北京找我,这次绝不让你失望!”

“哎!你这家伙,好吧!我答应你了,你总要和我说去哪里吧,我怎么都要准备一些东西啊?”

“啥也不用准备,半个月后你直接来我家就行了!好了,不和你说了,半个月后见!”。王斌飞快挂断了电话。

这一夜,我一直没有睡好,一闭眼,那彝器上的兽首就如同活过来一般,在我的面前飞来飞去,做出各种狰狞的面孔。我仿佛还看见了排列成行浑身赤裸的奴隶跪在祭坛四周,祭坛下血流成河,我就在血河中上下翻滚,姬十三一脸漠然跪坐在蒲团上,在我的头上飞来飞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拿着那件青铜器来到了S大历史系文物研究所,我和这里的李教授关系匪浅,他可是国内青铜器领域的大咖,而且精通商周时期的甲骨文,正可为我解惑。

李教授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身材瘦小,带着一副定制的高度眼镜,一脸的不苟言笑,看到我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当我把那件青铜器放在李教授的面前,他的目光瞬间被吸引,足足五分钟一句话也没有说,然后枯黄的面容迅速涨红起来,激动地问道:“这件东西哪来的?”

我发现李教授的反应有些过于强烈了,于是赶紧说明情况,这是一位朋友拜托我拿来请教李教授的。

“小张,你的朋友可靠吗?”李教授又强调道:“不是那些缺德的盗墓贼吧?”

“请老师放心,我朋友家底殷实,绝对可靠,这件东西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要是真有问题,我哪里敢到老师这里!”

李教授点了点头,他相信我的人品,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感叹道:“嗯,小张,如此说来,你那位朋友可是找到好东西了,我老人家这次可是托你的福开了眼,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这件东西!”

我连忙追问道:“老师,难道这件青铜器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李教授轻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缓缓说道:“小张,这确实是一件大有来历的东西,我...我实在想不到这件东西真的存在!你知道西周有一位周昭王吗?”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回道:“莫非是征讨蛮楚(楚国早期一直不被中原各国所承认,直到后期才有所好转)死在汉水中的那位西周天子!”

李教授点点头,“正是这位,史书上记载,周昭王十四年(公元前982年)夏四月初八,鎬京出现反常的现象,河、井、泉、池里的水同时泛涨,宫殿和民宅山川大地同时摇晃起来。夜里有五色光气入贯紫薇星座,遍于四方,尽作青红色,天空不见二十八宿,又有紫日见于西方,月余不见消散。时人认为王道缺失才招致异象迭生。故周昭王使造九方重器分置八方,又恢复先古人牲制度,屠战俘和奴隶数千人祭天,以安抚天下。九方重器是九件用来镇压邪气的神器,这九件神器分别铸有九只上古凶兽。你这只仿制的彝器,我如果所料不差正是其中一只,上面的兽首就是梼杌。”

“老师,看来还是学生才疏学浅,昭王十四年的事情我也在书籍上看过,可是从没有提到过什么九方重器。”

李教授说道:“小张,这不能怪你,你要是早来几天,我也说不出这件彝器的具体来历。我刚刚从陕西回来,去年在西安市长安县外郊外出土了一座春秋时期的古墓,现场虽然有被盗挖过的痕迹,可还是抢救出数件珍贵的文物,其中更以几片残存的竹书为最。负责现场抢救工作的王复钟教授是我的好友,不久前在他的研究室我有幸见到了那些竹书的照片,那上面记载的事情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昭王祭天故事,其中就提到了这九件重要礼器,包含鼎两尊,樽三件,钟两件,罍两件,形式模样连同铸有的凶兽也都有记载,你手中这件就在其中,名为梼杌罍。乃是镇压正东方位邪气的。除了那几片竹书,这九件重器再不见其他史籍记载,故而刚才看到这件梼杌罍,我就怀疑起你朋友的身份,不然这件东西根本没人可以仿制出来。”

长安县出土的那座春秋古墓去年震惊了国内考古界,据说古墓的规模十分宏伟,据考证应该是西周早期王室成员的墓葬,里面出土了很多珍贵的文物,更以几枚撰有文字的竹书最为珍贵。这件事情一直处在保密阶段,竹书上的内容外界根本无从得知,难怪教授看到这梼杌罍会如此古怪呢。

李教授又和我聊了很多周朝的事情,铸造九件重器的周昭王是西周的第四位天子,名为姬瑕,是周康王姬钊的嫡长子,历史上对他的记载只有短短的四个字“王道式微”。他即位的时候,西周刚刚经历了成康之治,原本国运应该蒸蒸日上,迎来一个盛世,但这位天子为了扩大周朝的势力范围,在位十九年间东征东夷南讨蛮楚,虽然扩大了周朝的领地,可是也耗费了大量的国力,他本人更是在南征蛮楚的途中被伏,死于汉水之滨。自此以后,周朝天子王道式微,对诸侯的管控能力越来越弱,天下间各国的混战愈演愈烈,最终犬戎攻破镐京,周平王东迁洛邑,形成了春秋战国的局面。

李教授指着那行甲骨文道:“这是周朝早期使用的甲骨文,与殷商时期有一些区别,这写的是‘山有彩玉,地有金,采炼九。西有兽焉,驱之晓,以振王。’短短数字却将梼杌罍的来历和用途尽数道明,真是一件难得的宝贝啊!咦?”李教授看着梼杌罍,面色越发凝重起来。

李教授虽然研究青铜器数十年,应该是第一见到这样的逼真的仿品,所以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看他越看越痴迷......

我连忙将梼杌罍装入锦袋中,废了很多口舌,我再三强调一定会再带着梼杌罍来看他,老头才恋恋不舍的放我离开,那副表情就像我拐走了他心爱的东西一样,这种老学究有的时候,真的像长不大的孩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