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血降 > 正文
第三章:降头术
作者:凌澈  |  字数:2222  |  更新时间:2021-08-10 15:25:16 全文阅读

女人怔怔地看着我,痴痴地笑着。

这笑声,让我头皮发麻。

女鬼?

这是什么情况?!

我定了定神,立刻后退几步,站稳脚跟,屏息凝神,口中诵咒,掐指诀。

“北方黑帝,太微六甲,五帝灵君。光华日月,威震乾坤。走符摄录,断绝鬼门!”

霎时,指尖散出一缕蓝色火焰。

风雷咒,是我们叶家的独门秘术,加上我在白云观学习的道术内功,已然可以将风雷咒叠加至五重,威力更甚。

第一次应对这种灵异事件,我丝毫不敢怠慢,直接将风雷咒叠到了五重。

漆黑的房间里,女人死死盯着我,我也在紧紧看着她。

过了几秒钟,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身子猛地一颤,张着大嘴直接向我扑来。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大威……风雷咒!”

我下意识弯腰,躲过女人撕咬,顺势出手,将风雷咒重重打在女人的小腹上。

女人嗷的一声,直接向后飞出,重重摔在床上。

就这?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一击得手,使我信心大增,趁女人没有起身,脚下一点,轻踏床沿,翻身上床,将她压在身下。

一手扼住女人的脖子,一手持风雷咒,对着女人的眉心打了上去。

“风雷咒!敕!”

“姐姐!”

就在风雷咒即将打在女人的眉心时,苏曼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心里咯噔一下,猛地回过神来。

这鬼……是苏曼的姐姐苏婷?

我这才意识到出事了,这样下去,纵使我能杀了附身的厉鬼,苏婷也活不成了。

这是杀人还是救人?

立刻散去风雷咒,俯身看去,苏婷已经奄奄一息,七窍流血,双眼翻着眼白。

死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不知所以。

愣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扶起她的身子,用手去探她的鼻息。

还有呼吸!

第一次出门办事,由于经验不足,险些酿成大错。

我愣神的功夫,苏婷忽然双眼放光,双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怎么办?

打还是不打?

很快,我被掐的无法呼吸,身体有些僵硬,手脚开始不听使唤。

犹豫就会败北。

来不及多想,我立刻掐指诀,心中诵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三界侍卫,五帝司迎,金光速现,覆护真人!”

我一手托着苏婷的下巴,一手抵住她的眉心,用力一按,将一道金光安神符咒置入其中。

霎时,金光涌入,苏婷身子猛地一颤,接着一软,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我瘫坐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急忙伸手去探苏婷的手掌,一道安神符咒下去,已经能感受到她身体中微弱的气息流动了。

还好人没事。

这要是失手把苏婷打死了,苏曼还不得让我偿命啊!

我这二十多岁的年纪,第一次出门办事就要偿命可太亏了。

苏曼站在门口,本就担心受怕的她,我刚刚这么一折腾,有些吓坏了,面色如白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少爷,我姐姐……没事吧……”她无助地看着我。

“没事,放心吧。”我长出一口气,如梦初醒。

苏曼怔怔地点点头,问我:“少爷,姐姐倒地得的什么病啊?”

这……

我没说话,因为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

一直以为是苏婷是被阴灵附身,但是现在看来,并不像。

阴灵散发出的阴气要重得多,这很明显不是阴灵导致的。

如今苏曼请我过来,刚刚又差点把苏婷打死,说不知道什么病吧,多少有点没面子。

我一皱眉,喃喃着:“只能这样了……”

我站起身,定了定神,再一次去探苏婷的掌心。同时,另一只手掐指诀,诵开天眼咒。

“天清地明,阴浊阳清,五六阴尊,出幽入冥。永镇中位,护之仙成,脚踏七星,灵光永存。天地三合三把火,赐我法眼观阴阳,急急如律令,开!”

屏息冥想,将体内的丹田真气上调,食指点定眉心,轻擦双眼。

霎时,眉心亮出一道金光。

将苏婷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扫视了一遍,发现了一件怪事。

苏婷全身气血停滞,体内仿佛有一团煞气抵住丹田,虽不致命,但能抹去苏婷身上的生气,让她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这也就是苏婷皮肤腐烂,生出尸斑,且散发着浓烈的尸臭的根本原因。

想到这里,我探出身子,凝神去看苏婷的眉心,同时伸手抵在她脐下两寸的位置,这一刻,我明白了。

这团煞气,不是阴灵,而是降头!

见我不说话,苏曼小心翼翼地问我:“少爷,有什么不对吗?”

我回过神来,淡淡的说:“你姐中了降头。”

“降头?”苏曼一愣。

降头,很多人只是听过,并不了解。

看着苏曼疑惑的模样,我解释道:“降头术是流行于东南亚的一种巫术,和苗疆巫蛊术同源。降头术种类繁多,施法过程也各不相同,有的降头甚至需要降头师炼制数年。但总归起来,是一种害人的巫术。中降头者会出现运气变差,身体变差,脾气和性格也会异常,偶尔还会出现幻听、幻觉等等。”

苏曼听的一头雾水,也不是很明白,继续问我:“少爷,你有解降头的办法吗?”

“降头术比苗疆巫蛊术还要神秘,每一种降头都需要其独特的解法,我回去准备一下物品,明天再来解降头。”我淡淡的说。

“少爷,我姐的降头是谁给下的呢?”苏曼愣了半天,忽然问我。

你问我,我问谁?

我微微一笑:“降头不比其他巫术,下降头的时间、精力投入要更多。所以下降头,无非为财,为情,为仇。”

“为财,为情,为仇……”苏曼想了想,喃喃着:“姐姐为人友善,从不结仇。情感方面,姐姐有男朋友,没有其他情感纠葛。财就更不用说了,姐姐就是公司的一个普通职员……倒是姐夫……这几年财运很旺,赚了不少钱……”

听她说完,我问道:“你说苏婷有男朋友,那她出了这么大事,男朋友怎么没来呢?”

“姐夫在外地出差,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姐姐怕他担心,就没告诉她。”苏曼向我解释着。

“哦,好吧。那今晚就先这样,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说。”我说完,转身走出别墅。

“少爷,我送您回去。”苏曼紧跟着追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苏曼有些心神不宁,时不时地通过后视镜看我,欲言不止。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我没有办法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降头这种东西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只能等明天买齐东西尝试破解。

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到明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