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借魔成仙 > 第一卷 亡命
楔子
作者:鹅无肝  |  字数:2362  |  更新时间:2021-08-01 22:19:43 全文阅读

“吱吱……”皎洁的月光泼洒在寂静的街道上,一只枯瘦的老鼠从墙角的阴影下探出爪子,捉起地上碎裂的瓜果隐于黑暗中大快朵颐。

夜晚的城镇,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四处躲藏的蛇鼠也开始搜寻一点残食,司鸿盯着眼前大门紧闭的孙府,任务目标孙仁就在府中。

五贯钱,一条命。

这是历来的规矩,当然总有财大气粗的喜欢加价,对于这种司鸿总是很欢迎。所以,这一次居然有人开价五百贯去悬赏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员,司鸿简直高兴地发疯,只要拿到这笔钱,自己就能金盆洗手,换个城市隐姓埋名娶妻生子,安稳地过完下半辈子。

既然是官员,自然少不了家仆护院,虽然人数不多,但孙府似乎防范得非常严密,厨房、水井都看得很紧,连每日的食材都是筛查过的,找不到下毒的机会。

司鸿也不急躁,五百贯嘛,肯定有些难度。自己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是深入宅院就算得手,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马上就能金盆洗手了,现在身上留下印记的话,总会有些麻烦。

夜幕中的城市十分寂静,那些值守的官兵,懒洋洋地在街道上巡逻,不时看向暗处的巷子,闻着飘来的那些廉价脂粉味,递给左右一个会心的笑。

隐于黑暗中,安静的街道上,只有老鼠的觅食声,不多时能听到一声绝望的鼠鸣,紧接着就是骨头被挤压的咯嘣声。

四周隐隐有嘈杂的鼠鸣,那是在为同伴哀鸣,对于那条心满意足离去的蛇发出忿忿不平的喊叫。

一切都在眼皮底下发生,司鸿眼中带笑,自己不也是这一条毒蛇吗?静静寻找时机,然后迅速发动,拿到自己的猎物之后就能心满意足地离开。

如今在高处,那些值守的官兵只会关心脚底下有没有遗漏的财物,哪里肯费力多望一眼天空。

手上有一小巧的弓弩,箭矢已经挂在弦上,司鸿如一条毒蛇一般隐于暗处,等待着孙仁献出属于自己的五百贯。

孙府是一套三进的宅院,院内却没有多少景致装饰。平日里,孙仁总是在内院的书房、卧房这些地方,关上门又有护院巡视,很是麻烦。如今,孙仁正在内院中摆下一大桌宴席,偌大的一个桌子就只有两人,那些内院的家仆和护院现在全在外院。

司鸿很犹豫,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但是想要扣动弩箭扳机时,一阵恶寒侵袭全身,让他亡魂大冒。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很相信自己的本能,按捺住躁动的心,急切地想要找寻危险的源头,最终锁定在宴桌上的另一人。

司鸿很好奇,这样一个衣衫单薄并不壮实的人因何能让自己警觉,只能远远望见孙仁吩咐来管家一样的人物交代两句,见管家急匆匆地走了,便扭头不停地给那人布菜,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嘴上不停歇,像是在介绍菜品。再看那人居于上位,神态自若,偶尔能见他开口说上两句,就这一点细微的动作,却也让孙仁更加的热情。

难不成是不世出的奇人异士?司鸿打定主意,打算等这位煞星离开再说,毕竟机会可以再等,命可只有一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抬头瞧瞧稍微下沉的月亮,又看着孙仁满脸通红,这一刻的孙仁早没了往日的威仪,倒是从他的眼神里能读出一丝渴求。煞星瞧见孙仁模样,勾勾手指,孙仁竟然直接跪倒在煞星的面前,煞星伸出左手抚在孙仁的头顶,孙仁脸上的傻笑一直就没停过,似乎在回味什么。

眼中的疑惑之色更重了,孙仁这样舍去尊严,为什么还愈发高兴?司鸿惊疑不定,三条街外突地腾起一丝火苗,炎热的气息逐渐唤醒了熟睡的人群,整个城镇似乎又活过来一般,星散的灯火伴随着惊呼声点亮。

眼看着这条街开始亮起灯火,司鸿眉头微皱,再度融入不多的黑暗中,一户人家打开大门,衣衫都来不及系好,看着远处火光冲天,连忙搬来梯子爬上房顶,终于辩清了方位,这才扯开嗓子大喊:“大牢着火了。”

慢慢扫过那些赶着去救火的人群,远处那些值守的官兵也推着水龙赶去,有人扣响孙府的大门,应该是禀报这一次的火情。

回过头再去看孙仁时,孙仁已经换上了一幅沉重的表情,那煞星却消失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趁乱离开了,毕竟那股危险的感觉也消失不见。火光、灯光、月光照亮了整个城镇,司鸿短短呼吸中遁入人群中,钻入巷内,如今火势大涨,孙仁作为地方官须组织救火,官兵聚集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拿到属于自己的五百贯。

孙府的大门打开了,孙仁直接就在府门前发号施令,指挥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的那些官兵组织民众参与救火,司鸿看着一队队的官兵敲锣打鼓聚集民众,一条街道上的民众留下的仅有妇孺老人,司鸿看着三三两两散落在孙仁身边的护院,迅速地扫过四周,找到一处绝佳的位置,此处四周无人房屋众多,完成后只需要静待明日日出便可出城。

“呼呼”火光摇曳,月光也蒙上一层薄纱,强风吹拂着乌云,似是要为这一片大地降下甘霖。大风扬起灰尘,孙仁用宽大的袍袖遮挡眼睛,强风却吹歪了他的官帽。最近的护院十分狗腿地想要帮孙仁扶正,却让出了一个破绽。

手中的弩箭像一只毒蛇,猛地射出,这短短十丈的距离,就算是强风也没法阻止弩箭命中孙仁。箭头涂过蛇毒,哪怕是一击不死,也会毒发身亡。

司鸿射出这一箭后也不停留,在墙壁上一点,打算趁着慌乱遁入黑暗潜藏身形,匆匆一瞥,却是一股寒意直上心头。

那一支飞射出去的箭矢竟然停留在了孙仁三尺之外!!!

“这不可能!”司鸿心中就像是一支鼓槌重重地敲下,差点没控制住身形栽倒。

孙仁跌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箭头泛黑的弩箭面色惨白,周边的护院最先反应过来,立马朝着弩箭激发的方向追去。

家仆迅速扶起孙仁,掸去身上的灰尘,看老爷惊魂未定,脸上喜怒无常,只好扶着老爷进去内宅。

不多时,那些护院也回来了,并没有发现刺客的踪迹。

孙仁靠坐在书房椅子上,心神不定,听见护院的汇报,摆摆手示意家仆护院退下,听着外面的呼喊声微微皱眉。

翌日,大火已经扑灭,一个消息不胫而走。

大牢遭受的损失并不严重,唯独那些死囚一个不见,连尸体都没有。

孙仁遇刺的消息也被好事者传了出去,尤其是那弩箭静止不动传得神乎其神,倒是没几个人关心孙仁如何,毕竟谁当官不是一样,能遇到这种千古奇事才值得探讨。有人把大牢失火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大肆鼓吹这其实是刺客的调虎离山之计,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救出大牢的死囚……

鹅无肝
作者的话

每天六千字,不定时加更,有事请假,无事爆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