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云侦探 > 正文
云侦探二·罪义(下)
作者:无名无矢  |  字数:2311  |  更新时间:2021-07-29 17:50:32 全文阅读

克曼忽然走来,说道:“你刚才为什么跑?”

云正走上前的脚步突然停住,脑海里的幻想骤然消散,一切浮华的解释都变成多余破碎的泡影。

“麻烦。”云说道,“我们比一比谁先破这个案子。亦或者,谁更有用些。”

克曼一愣,道:“好啊,你看出什么了?”

云道:“再等等吧,我还有事。”

云迈着微微凌乱的步伐一步步走向了郁,酝酿半晌,一字一顿地缓缓说出道:

“郁,我爱你。”

刚才云从后面离开,就是因为还不会面对郁,反正自己也没杀人,走便走了,别人也不知道。

郁慌乱地抬起头,面颊绯红,一个字都不肯说出口。

“我答应你,我们去结婚。”云道,

“好吗?”

旁边的老妇人似笑非笑地瞅向二人,冷笑着,一脸戏谑。

云寒光一瞥,转过身去,用手压住老妇人的右肩,对克曼说道:“有问题,她这眼神是看戏呢。而且她手腕的皮肤也不对,怎么又嫩又黑,好像是人p面具。”

克曼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嗯,我也注意到了。”

云微微皱眉,刚刚克曼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上,他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只需在车内要找一下凶器就行了。”云道。

克曼从其脖颈处一掏,干净利落地撕下老妇人脸上的面具。面具下,竟然是一张十五六岁的男孩的脸。

男孩皮肤黝黑,正一脸愤怒。咬牙切齿,双目猛瞪,恨不得要把眼前的两人生吞活剥了般。

“是你?”克曼惊道。

云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我杀了你——”男孩怒视克曼,扭曲地咒骂道。

云一把抽出男孩腰间的匕首,揣进了自己的腰间,说道:“我们先处理眼前的案子,你只是用锡箔带刀上来玩而已,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后再说。”然后走到面色发寒的土豪身前,俯身为他诊脉,随后长出口气,道:“死了。”

“啊啊!”郁和女服务员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列车长赶忙蹲下来把脉,上手一摸,身体都降温了。摸手腕,没有;摸颈动脉,仍然没有,彻底失去了脉搏。

“杂碎!你还我妈!”男孩大声呵斥道!

克曼听后,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男孩白牙紧咬,面皮微微颤抖,嘴里发出阵阵的低吼。恶狠狠地看向克曼,仿佛一只丧母的野狼遇见了仇人。

克曼大声对列车长喊道:“列车长,封锁这节车厢,别让外人围观!”

既然基本不是这个小孩,那么最有嫌疑的就是克曼和两个乘务员了,希望就在他们之中吧。云心想。

列车长点点头,立刻用对讲机传达命令,封锁了这节车厢。

女服务员用胸巾擦拭了额头的汗水,显然被吓得不轻。

云看着女服务员的动作,心中一紧。当时小陈说话的时候,特意扶正了胸巾,凶器大概就隐藏在那里。随即皱起眉头,道:“啧,妈的,让嫌疑人跑了。”

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云,云忽然对郁挥了挥手,道:“郁,快跟我过来。”

郁疑惑地看向云,有些迷茫,一时竟不敢过去。

“小姑娘,他把你当成罪犯了,你别过去。”克曼阻拦道。

郁听克曼这样一说,更加不敢过去。

没办法,云只好说道:“小陈呢?”

列车长道:“不是出去找电话了吗?”

云道:“把他找来也来不及了,凶器早都没了,只能指纹。列车长,找人保护好刚才小陈蹲的地方,挂物处缝边会有一个捡针类物体的指纹。”

云来到车座边的地面上,“除了筐边的漆,地上说不定也还有一些。”

很快,云就在门口发现了一模一样的漆色。但这却不是小陈蹲下的地方。

咦?难道是“琳姐”?云心中暗自思忖,没有小陈的证据,不是小陈。那么基本只有“琳姐”和克曼。克曼是侦探,难道……他回头环视众人,当他左右巡察了几圈后,忽然面色一沉,叹了口气,说道:

“克曼,你伏法吧。”

克曼心中一惊,但仍然面不改色地回问道:“你没有证据凭什么冤枉我?”

云缓缓走过来,嘲笑道:“你可真是个犯罪大师,差点儿就让你栽赃给别人了,到时候直接破案,拿个Crimaster的第一岂不是轻轻松松?”

克曼道:“你在说什么?”

云拿出“我是说,你的战绩,都是自己犯了罪栽赃给别人的,破案还不是简简单单。”

云抽出腰间的匕首,指向克曼道:“你最好老老实实伏法,你现在栽赃给小孩也已经来不及了。”

克曼笑道:“你没有我的证据。”

云笑道:“你可真是可怕,竟然以犯罪为乐,我还猜对了你的病因。这次能不能成全你全看那胖子的命,你也是顺便杀人。可是他若不伸手,恐怕我还抓不到你。这小孩的妈妈也是你顺便杀的吧,唉——”云摇摇头,“你哪怕可以作假指纹,可你身上的油漆一定是有的。……但谁让我们中国是人道主义法治国家呢?”

“哈哈,所以你拿我没办法。这也就是我专挑中国下手的原因,虽然我是白人,但在美国我也要防止不公平的判决。”

“对,证据不够,我是拿你没办法。”云说道。

不过……

“云,真就没办法了吗?”郁问道。

“那就要看他能不能通过法律杀克曼了,不过大多是徒劳无功的,毕竟人家滴水不漏。” 云瞅向男孩说道。

“哈哈,知己。”克曼笑道。

“嗯,知子莫如父。”云说道。

克曼笑笑,没有说话。

“你利用的不是法律,是人,是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中国人。”云面露怒色,昂直了头颅,义正严词道。

“可惜了,你抓不到我。”克曼脸上终于洋溢起来,那是一份从数百起案件的悲惨中提取出的来之不易的得意。

“你用的什么毒?”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看在你是知己的份上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我还是不会告诉你。”克曼道。克曼仔细回想,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发言从未承认过自己的罪行,却又貌似是承认了。

云走上前去,一个上勾拳……

三个月后 迪市人民法院外

“云,没想到你还录了音呢,怎么现在才拿出来呀?”郁转头看向云,微笑着对他说道。

“他手里有凶器,我怕他伤害到你,有录音就不用提取指纹了。既然法官已经判了死刑,我也就放心了。你看他前一秒还嘚瑟呢。哼,小崽子,真当我弄不了他呢,还嘚瑟——哈哈!”

“对呀,你看他那个脸色,哈哈——真的对不起,我当初不该那么对你,我知道错了。”

“可惜终归是个高手——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郁,我爱你。”

“不离不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