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云侦探 > 正文
云侦探一·罪义(上)
作者:无名无矢  |  字数:2022  |  更新时间:2021-07-29 15:54:03 全文阅读

“郁,你的写真P好了。”郁的手机传来了一则消息,一并附上了七张郁的图片。

郁回好了消息,美滋滋地拿出手机把写真和车窗外的风景对比,欣赏着照片中的自己。

车厢内,人烟疏稀,黄昏余落,遍野生辉。郁的孤独也随之悠悠起伏,挥发出淡淡的愁绪。

郁已到北京打拼五个年头了,陆陆续续导换了六七份工作。虽然都在同一个行业,但终究是踌躇满志,郁郁不得。

直到最近压力很大,工作糟坏了身子骨,心悸气短得厉害,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才好意思回家听一回父母的话。

郁一个人坐着,周围有两三个人也坐着,郁的脑袋不停地转动,好奇地观察着车厢周围的人。

一个是在她前座的老外,一个在她后桌戴着帽子,另一个是在她左桌的老妇人。坐在前面一个土豪劣绅模样的人正站起来,但是伸完了懒腰便又继续回去坐着。

郁就是这么无聊,刚刚和处了五年的男友分手,总感觉她的命格少了些什么。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又有些患得患失。

郁大学毕业的第二天见到自己婆婆的时候心中就凉了半截,因为她们相处很不愉快,但当时小两口的感情很好,所以也没有在意,很快就忘之脑后。可到了最后,没有收获事业,也失去了爱情。没办法,谁让自己作贱非要去大城市打拼呢?没办法,谁让自己嘴欠触怒了婆婆呢?最后结不了婚,也没钱,家里还养了三条狗一只猫,更加没钱。到底还是送了别人。

郁的家里人纷纷都劝她分手回来,郁也禁不住三番四次地劝说。就借着七分头晕和三分道理真的分了手,孤身回来。

“唉,还能怎么办呢?”郁心里想着,“自己打拼好难啊,真的是煎熬。”

此时,只听刚从前面进来的女乘务员对坐在大前面的土豪大喊道:“乘客,您怎么了?还好吗?——列车长!小陈!快来!出事啦!”

坐在郁前面的客人快步走上前去,把土豪小心地平放在地上,仔细地端详着。郁也好奇地凑过去,左面的老妇人伸出头张望着,后面戴帽子的旅客也探出头,一双眼睛接连不断地观察,然后匆忙从后面地离开了这个车厢。

“站住,回去!”一个雄俊挺拔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走进来,正是列车长,他不慌不忙把手中的钥匙别到腰间的铁环上。列车长锐利的目光直直刺向帽檐下生硬的眼眸,仿佛一块劣质的顽石,昂起头想要自证清白。

“走。”列车长冷冷地说一声,就拉着男人回到了车厢。

“琳姐,怎么了?”前面的车厢门被咔的 一声推开,一个略显稚嫩的乘务员闯了进来。还不小心把弄开了鞋带,随后蹲在一旁的角落里缓慢地系起了鞋带。

“琳姐,他没事吧。”乘务员蹲在角落里大声问道。

女乘务员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向列车长,问道:“列车长,乘客口吐白沫休克了,怎么办?”

列车长拨开郁走到近前,摸了摸土豪的脉搏。心里一凉,好像没有脉了。于是重新调整位置,再次把脉。

小陈小心翼翼地正了正胸口的胸巾,俯身道:“让我来吧,我爸就是广安门中医院的中医。”

可他身旁的男人却道:“不用摸了,还有一些脉搏,很浅。”

列车长回头睁大眼睛望向男人,男人道:“小侦探一个,我叫克曼。”

“您就是Crimaster上排名第一的克曼大师吗?”女服务员一脸惊讶地问道。

克曼点点头道:“对呀,疫情期间你们都不戴口罩的吗——”

“啊啊。”女服务员羞愧地低下头,转过身去。刚刚发生疫情,很多人都不重视。偶尔偷个鸡摸个狗,偷工减料一番,然后自我安慰说喘不过气。

郁惊讶地看向男人,心道:“第一侦探啊,厉害厉害……”

当郁回头去看戴帽子的男人时,郁瞬间惊呆了,心想:“怎么是你……”

那人正是郁的男友,云。不过今天早上郁刚刚和他说完了分手,“大约是解释清楚了吧——”划分了界限,然后扬长而去了,只留下一脸错愕的云呆在原地。

“可能是谋杀。”克曼说道。

“谋杀?”列车长问。

克曼道:“你看他手腕上的针眼,可能是中了针上的毒。因为不会有人打针在手腕上。而且存放水瓶的圆柱边还有一点不一样的颜色,应该是给针涂上的漆,还有一点胶水的痕迹。”

“那凶手……”女乘务员问。

“我们当中每个人都有一定嫌疑,当务之急是先报警。”克曼道。

“我来报警。”小陈说。

克曼的目光转向在场的每一个人,又蹲下身去仔细查验着平躺在地下的土豪。

“哎呀,我没带手机,我去拿手机。”小陈突然惊叫一声,转身离开了车厢。

“我有,我打吧。”列车长道,随即拿出电话开始拨打。但是列车目前在山区中穿行,一时半会警方无法赶来。为了尽快和警方碰面,列车长并没有让列车停下。

郁默默退回到座位上,转过身,低下头去。她很害怕与云说话,因为是她抛弃了他。

“郁,可不可以……别离开我。”云在郁身前,双眼直勾勾盯着郁。云的眼前仿若由云梦筑成,是期盼自己这么去做的梦境。

郁在眼前没有抬头,喃喃自语道:“不好意思,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也该,走到尽头了。”

“所以还分手吗?”云道。

郁低下头,低声下气地说道:“不分手……”

“真的?”

“……不分手,怎么办啊。”

“我们自己结婚啊,我们俩去一个小县城,找一份工作,共度余生。”

“可是我还有一个大城市的梦。”

“其实……我也是个侦探。”

云话语一出,整个人立刻换了一副身姿,目光依旧澄澈,但却多出了一分自信和智慧。

不分手,我们就要在一起,我愿用生命守护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