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人在异界疾风伐魔 > 第一卷 卡利风云
第十七章 希琪的邀请
作者:呆乱斗求队友  |  字数:3350  |  更新时间:2021-08-06 12:00:01 全文阅读

凝视着两只肌霸魔鼠的逼近,亚索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朝它们使出了斩钢闪!

“哈赛!”

命中了!但没有完全命中。

和刚才击杀魔鼠的行云流水有所差异,这次亚索的出剑速度没有了刚才的迅敏,仅能擦着对方的腰部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此时的亚索中门大开,两只魔鼠没有放过这次的机会,一转攻势,立刻趁机出动!朝着亚索的腹部挥出了那锐利的黑爪!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伊恩发挥出了作为勇者的强大之处,他直接唤醒了身上的战神印记!

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道虚影,笼罩住了他的身躯!把魔鼠术士的诅咒隔绝在虚影之外!

“战神守卫!”

“风斩光刺!”

恢复了自身敏捷的伊恩,手持长枪朝着扑向亚索的两只魔鼠进行了斩击,击退了它们的同时,又迅速朝前方进行突刺!

一道枪影直接从他的枪尖上疾驰而出!把还在空中滞留的一只魔鼠钉死在了墙壁上!

“哈撒KI!!”

伊恩的耳边传来了亚索的高呼!

一道肆虐的狂风的在他的身旁出现,并且很快越过了他,风驰电掣地朝着平台上的肥硕魔鼠席卷而去!

魔鼠术士很明显在身手上不如它的小弟敏捷,想做出一个白鹤亮翅的姿势躲开这道飓风,事与愿违,它的半截身子还在飓风的行动轨迹上,导致它直接被腰斩,一分为二!

一滩紫黑色的血液洒落,魔鼠术士摔落下了平台,平台上的食物倾倒,把那两截身体掩埋。

伊恩在这飓风肆虐的时候,也趁机对最后一只小魔鼠进行补刀,一顿战术穿刺,把它戳成了破布,尸体悬挂在了自己的精钢长枪上。

感觉到自己身体恢复如初的亚索,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想不到竟然还有二阶的魔鼠术士,差点就大意翻车了。”

“希望后面的鼠窟能正常一点。”

伊恩割下了眼前三只小魔鼠的右耳,15点贡献到手,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咦?”

亚索发出了疑惑的神色,他用手中的长剑扒拉了那一堆腐败食物,却怎么也没有翻到那只魔鼠术士的尸体。

被腰斩了都不死?

“怎么了?”

“那魔鼠术士的尸体不见了!”

伊恩也好奇地走了过来,跟着亚索一起翻找,结果依旧一无所获。

“靠!竟然被他骗过去了!这么狡猾!这可是奖励的大头!”

伊恩发出了恼怒的叫喊。

二阶的魔鼠,还是术士,带着它的头颅和魔杖出去,估计能兑换20勇者积分!

心疼得伊恩咬牙切齿。

勇者虽然能感知到魔物不假,但如果魔物会高明的隐藏手段,也能把勇者的感知骗过去,不然当初小恶魔也不会把自己的魂匣寄生在杰拉尔主教身上,最后一直都没有被其他人发现,除了希琪。

而恰巧,这只魔鼠术士便是会暗影潜伏这一技能,在两截身体被埋入腐烂食物堆时,便发动这一招技能,直接化成了影子,从这幽暗的魔窟逃了出去。

在昏暗的环境下,亚索和伊恩根本没有发现影子的变化。

为什么不偷袭反杀?

拜托,刚才有三个小弟都打不死伊恩和亚索,更别遑论现在只有身为辅助术士的它了。

它在没有收纳其他魔鼠小弟,壮大自己的势力前,估计不会再在人前显现。

特别是如果遇到亚索伊恩两人,在下水道里,见不到他们人,老远闻到气味都要绕开走。

作为法系魔物,它认为自己的战略性撤退,不寒碜。

确定了已经没法追踪到魔鼠术士的去向后,亚索和伊恩也只能接受现实,把三只魔鼠右耳放入背包后,便退出了鼠窟。

他们不怀疑,他们退走之后,鼠窟很快便又会成为鼠群的聚集地,但他们也有没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只能交给阿兹莱尔的除四害办公室来处理。

他们不可能留下来使用水泥填补墙上的窟窿。

不过在出去下水道前,倒是可以再来这里一趟,看会不会有新的魔鼠占据这处鼠窟,到时候他们可以再割一波韭菜。

接下来的下水道探险,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言,也没有遇上第二只魔鼠术士,占据其他鼠窟的大多都是一到两只魔鼠。

一天忙碌下来,他们的背包里也堆了一大包的魔鼠右耳,足足有18只魔鼠死于他们的手上。

今天赚了90点的勇者积分,接近一个人的传送费,他们也是比较满意的。

不过后面几天就不会选择清理魔鼠这个任务了,不是因为他们俩嫌弃这个地方,而是下水道里的魔鼠已经消灭得差不多了,估计里面还只剩下那一只魔鼠术士和极个别的魔鼠。

这么大的下水道布局,就凭他们两个去找这几只魔物,而且他们俩的气味估计都已经被下水道里的魔鼠牢牢记住了,魔鼠一心想逃跑躲藏的话,他们在里面也只会是花费无用功。

可以预见后面的收获是绝对没有第一天的多,甚至会颗粒无收,性价比绝对划不来。

所以后面他们打算去找找其他任务,把剩下的一百多点贡献凑齐了。

当他们走出下水道,越过了出口的光亮时,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的落霞把阿兹莱尔的房子都染上了一抹橙黄,归鸟在城市的上方悠闲地掠过。

各处房子的烟囱也飘出了袅袅炊烟,劳作完休息归来的人们给这座圣城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活气息。

“真漂亮啊,跟我的家乡一模一样。”伊恩感慨了一句。

面对这番美景,亚索也不由得魔改了上一辈子的诗句。

“城意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阿兹莱尔毕竟不是在山里,如果用原句有点不合意境。

“这就是贵族的文化教育吗!厉害了!不过以后这句话就是我说的了!”伊恩露出了一脸惊奇的神色,然后又恬不知耻地决定把这句话占为己有。

亚索也不在意,反正他也是白嫖抄来的。

“好美的句子!不愧是阿克曼家族的长子!”两人的旁边突然传来了脆生生的赞美声。

伊恩和亚索转头望去,发现希琪牧师居然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等待着他们。

希琪的脸上带着一抹惊喜,显然是对于亚索随口说出的句子十分的欣赏。

“希琪神官傍晚好啊。”伊恩朝着希琪打了个招呼。

而亚索只是点了点头,虽然昨晚为了坚持自己心底的善良,选择学习‘风之壁障’救希琪一命,但这并不代表着亚索不心痛。

所以对于希琪他也没有过多的热情。

“你们好,这次我过来,是想给你们道谢的。感谢亚索·阿克曼昨晚的出手相救。”

显然经过一天的时间,希琪已经通过自己的人脉把亚索和伊恩的底子都查了一遍,估计除了亚索那穿越者的身份不清楚外,连他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不用谢,就算不是你,而是其他人,我也是会出手相救的。”亚索不是为了对她又谋求才打算出手的,所以并没有打算挟恩要求对方加入勇者团。

“不能因为你这个施恩者不在意,我这个受恩惠的人就能无视这件事情,所以今晚我打算请两位吃顿晚饭。”

“咕咕咕~”此时伊恩的肚子也恰好响了起来,他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尴尬地笑了起来。

“恩,吃过这顿饭我们就谁也不欠谁了。”亚索并没有打算拒绝,他知道欠别人人情的时候,一直还不上,内心是有多难受。

此时,伊恩和亚索身上还有着从下水道带出来的异味,他们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但是希琪一点异样都没有表露出来。

直到他们走近了别人,路人皱着眉头捂着口鼻,他们才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都忘了刚才是从下水道出来,我们就先回旅馆清洗完了再一起吃饭吧。”伊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提议。

“对,要不希琪牧师你到饭店等我们,我们先回旅馆,洗完澡第一时间赶到。”亚索提议,

“没关系,我到你们旅馆房间等你们就好。”希琪一脸淡然。

“啊这……”亚索和伊恩对视了一眼,他们房间倒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物品,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倒是没关系,但是让一个女生进入寝室,总感觉怪怪的。

“那好吧。”

亚索和伊恩没有注意到,当他们答应下来时,希琪牧师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潮红。

由于亚索和伊恩两人租借的旅馆里只有一个澡房,所以伊恩找了旅馆的主人,去了一个空房间的澡房里洗澡。

而亚索则是留在了原房间的澡房进行冲洗。

当希琪看着亚索进入了澡房,听到了他脱下衣服的声音以及汩汩水声时,她那处变不惊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一颤一颤地走到了亚索的床边,手缓缓伸向了亚索行囊里的备用衣物。

然后整张脸凑了上去,狠狠地吸了一口,眼神带着些许迷离,喃喃道:“这就是…亚索的…气味…吗!”

突然她眼角看到了亚索行囊里男人下半身贴身用物!整个身体都颤栗起来!

……

澡房里的亚索突然打了个冷颤。

“这是怎么回事?我感冒了?”

待亚索洗完澡出来时,看见希琪牧师正一本正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旅馆在房间里留给客人的《阿兹莱尔游玩指南》。

房间里的布置都还是他进去澡房前的模样,他倒没有怀疑希琪牧师会偷东西,毕竟从昨晚的情况来看,她可是教皇的好姐妹,哪里看得上他和伊恩的东西。

“希琪牧师对阿兹莱尔的了解,还需要看这些指南吗?”

“时不时看看这些旅馆对于阿兹莱尔的评价也是不错的,便于教会后续的政策调整。”

希琪对亚索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而她看到亚索朝行囊走去时,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然后发现亚索只是拿起行囊旁边的水杯喝水时,整个人又放松了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