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六卷:暗流涌动,幕后势力浮现
第八十四章 血剑的作用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21-10-10 19:24:08 全文阅读

正午,山下小屋院中,石桌一圈的几个石凳上已经坐满了人,叶思言与苏慕晴坐在一起,银坐在叶思言对面,莫不知与元沧坐在银的两边。

此时的银并没有被束缚,而且看起来极为的年轻,与叶思言差不多的样子,但其实他的年龄已经三十七岁了,并且一头银发极为的显眼。

银的神色也是意料之中的极为淡定,不过为了防止其再次咬舌自尽,莫不知给银服用了三日散。

三日散的作用是可让人三日之类全身无力,别说咬舌自尽了,能说话就不错了,银现在能坐在叶思言对面都是莫不知和元沧暗中扶着的。

不过为了方便叶思言与银对话,莫不知又给银服下了解药,有莫不知和元沧两人在旁边盯着,就算银又咬舌自尽了,他们二人也能及时反应阻止。

叶思言盯着银,银气势也不弱,与叶思言对视,见状,叶思言笑道:“银,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从未放在眼中的叶思言没想到是头吃人的老虎!”银盯着叶思言继续道:“手段不错,很绝!”

“言重了,不过银,在下还是要提醒你一点,不要着急咬舌自尽,你这么聪明应该也能猜到,我让人将你带到这里而不是直接回监天司审问,肯定是有原因的,难道你不想知道?”叶思言轻笑道。

“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会使什么手段让我开口,那我就等等见识一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银语气冰冷道。

“不着急,还在路上,这期间我先和你聊聊如何?”叶思言语气轻缓道。

虽然叶思言看起来很是和善且语气也没有咄咄逼人,但见识过叶思言手段的银也不敢小觑。

“你想聊什么?”银问道。

“不如先聊聊血剑这个人吧,要知道我能知晓你,还是通过血剑啊!”叶思言看向银笑道。

“啪!”

银直接双手拍桌,顿时站起怒视叶思言道:“血剑那个杂碎,老子当初就应该杀了他!”

莫不知和元沧想要将银拉住,但被叶思言阻止,叶思言抬头看向银笑道:“我以为你能一直沉得住气。”

“看来你对血剑的怒气很大啊!”

“那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部署也是血剑告诉我的!”

话音落下,几人便看到银的双手攥拳,双眸怒视,但随后便坐下淡然的看向叶思言平淡道:“现在想想也意料之中,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小看了血剑,让其给我摆了一道!”

见状,叶思言看向苏慕晴称赞道:“慕晴,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银,怎么样,是个人物吧,能屈能伸!”

“我给你说想从这种人嘴里得到消息,酷刑一点用都没有的!”

苏慕晴顿时有点愣住,她没想到叶思言会突然看向自己说话,但其反应也很快,瞬间反应道:“那可不,银可是前朝势力的掌权人啊,这点气魄还是有的!”

“哦?银是前朝势力的掌权人吗?”叶思言惊疑一声随后道:“可我怎么从血剑那里得知银并不是啊,前朝势力掌权人另有其人啊!”

说罢,叶思言便注意到银的眼角抽动了一下,见状叶思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盯着银凝声道:“血剑说的是真的吧!”

“叶大人的能力不是很强嘛,想知道就自己去查呗,问我干什么,问就是不知道啊!”银说出了模棱两可的话。

“查自然是要查的,但我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将你擒来,总不能让我亏了吧!”

“另外我还有一点很好奇,是什么东西让你不惜用命去守?”叶思言看向银笑道。

银与叶思言对视片刻后道:“叶思言,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说的!”

“哦?是吗?”叶思言看向右边一个方向喊道:“血剑,出来吧!”

此话一出,银双眸突然一凝,也看向右边,果不其然,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走过来,来到叶思言身边后将黑色衣袍撤去,露出面目,正是血剑。

银顿时起身,猛地就朝血剑抓去,但被莫不知和元沧拉住了,银怒吼道:“血剑,你居然和叶思言联手,你对的起前朝吗?”

“呵呵!”血剑看着银冷笑一声道:“银,我血剑有没有对的起前朝你应该很清楚吧,可前朝是如何对我的,你又是如何对我的?”

“这就是你出卖前朝,出卖我的理由?”银质问道。

“出卖?你错了,我这叫明哲保身,这叫自保!”血剑反驳道。

“你真的以为你就算将我供出来,你就能活下去吗?就算叶思言不杀你,你觉得你能受得了几次上面的追杀?”银语气冰冷道。

血剑盯着银,冷笑道:“我知道我受不了几次,所以我要让你供出一些东西来,帮助叶思言抓住他,这样我不就能活下去了吗?”

听此,银双眸顿时凝重,紧接着便看到血剑拿出一对银镯子,上面刻着一些线路图案,血剑将银镯子递到银面前道:“银,这对银镯子你不陌生吧?”

银双眸目眦欲裂的看着血剑和叶思言怒道:“血剑,你卑鄙无耻,叶思言你卑鄙无耻啊!”

叶思言都懵了,无辜道:“你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道,话可不能乱说啊!”

“没错,这件事叶思言可不知道啊,估计很少有人知道你银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妻子吧!”血剑看着银冷笑道。

听此,叶思言也是看向血剑,他没有想到血剑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但他并不认为这个方法有什么不好的。

因为银是敌人,自己手软了那就是对自己对大云的残忍。

银双手攥拳,怒视血剑道:“你真是好手段啊,隐藏的真深,我也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还留着这一手!”

血剑没有再继续看银,将银镯子放在桌子上,血剑看向叶思言道:“事情我帮你办好了,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叶思言看向血剑笑道:“放心吧,我一向说话算数!”

随后叶思言看向莫不知和元沧道:“去吧,带着银去屋里问问!”

莫不知与元沧点了点头,将桌子上的银镯子拿起后两人便带着银去了后面的屋里进行询问。

血剑也没有待在外面,也跟着进入屋里,防止银说假话。

血剑用的法子与之前擒住血剑的法子是一样的,都是抓住软肋,但叶思言着实没想到银居然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妻子。

此时院中只剩下了叶思言和苏慕晴,叶思言见苏慕晴低着头不说话,便明白了苏慕晴在想什么。

“慕晴,我和血剑用的法子是一样的,虽然很不光明,就像银说的卑鄙无耻,可若是不这样做,不挖出银背后的人,那遭殃的将是我们大云的百姓。”

“血剑也是如此,他知道他不这样做,不仅自己难以活下,他的孙子孙女也将受到威胁。”

“若是有其他办法我也不想用这种卑鄙的法子,可奈何现在是在战乱,一个不谨慎,我们和大云百姓都要遭到灭顶之灾啊。”

“为了大云数万万百姓,我只能这么做,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报应,那就让我自己一人来承受吧!”

叶思言知道苏慕晴很善良,可现在的局势不容叶思言对敌人有善良和心软,他要为大云百姓负责,更要为自己的属下负责。

听到叶思言这番话后,苏慕晴也明白这个道理,这就是为何都不喜欢战乱的原因,因为战乱会牵扯许多无辜的人啊。

这时,花香楼也来到这里,朝着叶思言拱手道:“大人,山谷那里已经清扫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全部被清除了!”

叶思言微微颔首,看向花香楼道:“传信给金五让其待命!”

“另外京城守卫军还剩下多少没有问题的人?”

“还剩下五千人!”花香楼回应道。

“五千人,足足两万京城守卫军,有一万五有问题的,真是好样的,传令给京城,立刻将京城守卫军统领即日斩首示众!”叶思言语气冰冷道。

“明白!”花香楼颔首道。

根本就无需再调查,两万京城守卫军里有一万五是有问题的,身为京城守卫军的统领怎么可能没有问题。

随后花香楼便先离开去给金五传信,大概一刻钟后,花香楼回来,与此同时,莫不知和元沧也带着银从小屋里出来,后面血剑紧随其后。

来到叶思言面前,莫不知拿出一张纸递给叶思言,叶思言接过后,看了一遍后递给花香楼道:“金五还有其他金卫只要没有任务的你随便调动。”

“墨与虹的人你也可随意调动,务必将这上面的人给我抓回来,我给你三天时间够不够?”

花香楼接过后看了一眼,唯一露出的双眸坚定道:“没问题!”

“去吧!”

“得令!”

花香楼拱手离开,叶思言随后看向莫不知和元沧吩咐道:“不知和元沧带着血剑以及银直接回京!”

“将两人都关押在监天司的地下大牢中,银关押进死牢!”

“另外若是你们抵达京城后我与慕晴还有回到京城,那你们便先去帮助金一!”

“得令!”莫不知与元沧拱手领命。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